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和家人团圆了

看到父亲,依然这般的在乎我,我更加难受。

“爸,你别激动,快点躺下,我先为你治疗!”

“你放心吧,以后再也没人敢伤害你了,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第二次了!”

“我待会儿就带你们回去!”

见父亲情绪激动的要坐起来,我连忙让他再次躺回去,并且加速治疗。

但是父亲依然很担忧。

“张泽,那畜生要是发现你,绝对会把你一起关起来的!”

“你别管我了,快点带着你妈和苏婷离开这里。”

“那畜生,根本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算是爸爸求你了,你快点带她们走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父亲一边说着,又急着要推我。

我急忙安抚起他的情绪。

“爸,你说的应该是你那个孪生兄弟吧?”

“他已经被我打废了,现在趴在外面,根本动弹不了!”

“你不用担心,他根本不是你儿子我的对手!”

我担心父亲不信,于是又叫道,正在外面看守着那家伙的灵血豹王。

“血王,把那畜生给我带进来!”

吼……

随着我一声令下,灵血豹王低吼一声回应我。

紧接着,就见它口中叼着那死狗一般的家伙,走了进来。

看到这一幕,父亲顿时瞪大了眼。

“这……这怎么可能?这畜生,都已经拥有了炼虚境实力,他……他该不会是装的吧?”

父亲看到那家伙,变成这副惨样,有些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你先安心的躺着,让我帮你疗伤,其他事儿我回头慢慢告诉你!”

“总之,你记得以后再也不会受到这种折磨了就是!”

我对父亲露出一抹笑容,一边继续治疗。

父亲看着我,也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通红的双眼中,甚至流淌出几滴热泪。

十多分钟过去,父亲总算是完全清醒,面色也恢复了正常人的红润。

只不过,长时间的躺在石床上,自己的行动方面,身体有些僵硬。

我小心翼翼的搀扶他坐在床沿。

紧接着,将我身边,不断捶打我的母亲和苏婷两人。

伸手在她们眉心处,分别一点。

两人顿时昏迷。

“你妈妈和苏婷这丫头,总是为了阻止这畜生抽我的血,而被狠揍。”

“爸爸对不起她们,都是我害了她们!”

“张泽,求你一定帮爸爸治好她们,她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根本没法活下去!”

父亲看着两人,也痛苦到极点,声音一阵哽咽。

“爸!你放心吧,我这次过来,就是要带你们过好日子!”

“我妈和苏婷,只是长期成活在这种环境里,又遭遇殴打和惊吓,神经方面出了点小问题!”

“很快就可以恢复,你不用太担心!”

虽然,听着我说的很简单,但父亲依然无法放心。

点了点头后,他默默的站在旁边,看着我为两人治疗。

又是过去十多分钟,我满头大汗。

好在功夫没白费,母亲和苏婷两人,纷纷恢复正常。

“张……张泽!”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快点离开,快点带苏婷离开这里!”

“不!阿姨我不走,张泽你快带叔叔阿姨离开,你别管我,快点走……”

她们两人,清醒过来之后,第一举动和父亲一样。

也是担心我,让我带着其他人离开。

如此善良的几人,却要在这里,遭受折磨久的折磨,让我感觉上天很不公平。

甚至,让我体内那,被众人传说很牛逼的龙之血脉,都有了些怀疑。

我龙之血脉的人中龙子的父母,竟然会是这种惨烈命运?

我要是再来晚一点,我根本不敢想象,他们三人是否还能坚持下去。

“妈!苏婷!没人伤害我们的,你们难道,还没看到那畜生吗!”

我用目光,一指旁边,被灵血豹王死死摁在地上的家伙。

两人转头过去,顿时惊呆了。

“太好了,这畜生总算被制服了!”

两人顿时激动的泪流满面。

下一刻,纷纷激动的上前一把抱住我。

“好了,别哭了!”

“你们再次看到我,不应该开心才对吗!”

我紧紧抱着两人,拍了拍她们的后背安慰。

强忍下内心的痛苦。

“妈妈很开心能在见到你!”

“张泽,谢谢你能来救我,我还以为……以为再也不能见到你了!”

目前摸了摸我的脸,兴奋的说道一声后,苏婷也满脸激动的看着我。

对于她,我实在是很心疼。

毕竟是我的初恋,也是我当初最爱的女人。

更是为了她,不得已之下,上门做陆一凡的女婿。

可是后来,娶了陆一凡,我也不能在继续爱着她。

将这份爱,只有深深的藏在心里。

“好了别哭了,你因为我被连累,应该是我对你说对不起才对!”

我伸手擦了擦她的泪水,心中的痛,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待几人情绪稳定之后,我这才道:“爸!妈!苏婷,你们先去外面等我吧!”

三人自然没意见,点点头纷纷不舍的走到外面。

“血王,帮我去外面,保护着他们,谁敢伤害他们,杀无赦!”

我拍了拍灵血豹王的头颅,它点点头,也立即出去。

这是,我走到那家伙身边,一脚踩在他身上。

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这段时间,都是怎么伤害我家人的,说说吧!”

“我也好做决定,该怎么杀了你!”

听到我的话,他浑身一颤。

“张……张泽,我……我不管怎么说,也是……也是你的叔叔,而且和你爸爸还是……还是孪生兄弟!”

“叔叔也是一时糊涂,求求你饶叔叔一条生路吧!”

“叔叔保证,以后一定会全力补偿你们一家,我再也不犯这种混事儿了……”

伤害我父亲的时候,将我父亲和家人折磨成那般惨样。

甚至,连那些灵畜,过得都要比他们好。

现在知道得罪不起我,竟然想起来是我父亲的兄弟了。

这种叔叔,我张泽不要也罢。

“饶你生路?你觉得可能吗?”

我忍不住冷笑一声。

“张泽我求你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了……快来人救救我啊!”

“大哥,大哥……你快来救救我好吗,我可是您的亲弟弟啊!”

“您怎么忍心,看着您的儿子,亲手杀了您的亲弟弟呢,求您了……”

这家伙,见求我没用,竟然开始大声嘶吼,求助我父亲。

这卑鄙阴险的家伙,让我心中对他的恨意顿时更浓。

知道父亲心软,就立马忘记了自己之前是怎么对待父亲的。

果然,他没多久,父亲便忍不住跑进来。

有些难为的看着我:“张泽反应现在他也废了,要不……要不就……就算了……”

“爸!你先出去等我,别管这些了!”

我深深呼吸一口,对父亲说道。

父亲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走了出去。

嘭!嘭……

而父亲一离开,我对这家伙,又是一阵猛踹。

紧接着,我蹲下去,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在地上用力的碰撞。

一时间,血水四溅。

同样的,惨叫声也是接连不断。

“吞噬我父亲的精血,你特么有什么资格?你吞噬了多少,现在就给我流出多少!”

“我父亲的血,哪怕是渗入地中,也不能让你这畜生糟蹋了!”

我一边怒骂,一边又是猛磕。

他说是得了重病需要父亲的血,我自然无话可说。

但他,偏偏是为了那龙之血脉的传承,就要折磨父亲。

敢动父母的人,我根本不打算让他死的太容易。

我也不急着直接秒杀,而是不断的用暴力,让他感受着死亡的威胁和逼近。

没几下子,那家伙也已经不成人样,鼻骨被彻底磕碎,眼睛高高肿起,口中牙齿也成了碎片。

满脸血肉模糊,只能蜷缩成一团在地上颤抖。

谁能想到,炼虚境的强者,竟然会被揍成这副模样。

地上,则是猩红一大片的血水。

“看在你是我父亲的兄弟的份上,这辈子我就轻饶你一次,现在给你个痛快!”

“记住,下辈子要还是我父亲的兄弟,千万别得罪他们!”

“不然,我依然让你死!”

我叹了口气,起身朝外走去。

同时叫道:“血王,交个你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