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暴揍亲叔叔

“他不是我父亲是谁?”

我下意识的急忙问道。

眼前的男人,虽然给我的感觉十分陌生,可他真的和父亲一模一样。

不知老头子,为何非说他不是我的父亲。

老头子顿时回答:“他和你父亲,只不过是孪生兄弟而已!”

“什么?我父亲的孪生兄弟?这怎么可能?”

我顿时就急了。

父亲从前,根本没说过自己还有孪生兄弟啊,这突如其来的,和父亲像极了的男人,怎么会是父亲的兄弟。

可他和父亲,同样的面容,若说不是孪生兄弟,那的确无法在想到其他的了。

可他,就算是父亲,曾经一直隐瞒着没告诉我的孪生兄弟。

但他又为何,要囚禁起父母,又为何要对我动手?

难道是,没有认出我?

“有什么不可能的,这家伙就是为了,得到你父亲的龙之血脉,所以才将他囚禁在这里面!”

“你没发现,旁边那灵桌上,摆放了很多血液吗!”

“那正是你父亲的血液,只不过他并没想到,真正的龙之血脉,你父亲并没有得到传承!”

“而是,继承在了你的血脉中!”

老头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听到他的解释,我脑海中的思路也逐渐清晰。

果然,灵桌上摆放着好几个大大小小的透明瓶子,里面装着鲜红的血水。

而且,还有不少抽取血液的工具。

一想到,那瓶子中全都是父亲的血液,我整个人如遭晴天霹雳,大脑嗡嗡作响。

父亲得承受多少折磨,才可以被抽出这么多的血水啊?

“他虽说和你父亲是孪生兄弟,但他是个毫无人性的东西!”

“为了自己得到龙之血脉,便亲手折磨自己的亲兄弟。”

“所以,我觉得这种人,即便是你的亲叔叔,你也是干掉他最好!”

老头子再次提醒道我。

紧接着,不管我在问什么,他也不在插手,更不在理会我。

愤怒之下,我也不管他是什么人了。

至少,我可以确定,他绝对不会是我的父亲。

毕竟,那老头子可从来不会跟我开玩笑的。

于是,我不在一味地躲避。

在男人再次一击冲过来的时候,我猛然一掌拍出。

轰隆!

一声巨响,整座山头微微一晃。

而男人,也瞬间被震飞出去。

嘭!

他喷出一口血,身体狠狠砸在墙壁上。

满脸震撼。

“你……你怎么可能这么强?不是说,你只有化神中期实力吗?”

“你为什么会爆发出炼虚境的实力?”

他难以置信的问道。

显然,这家伙估计是一直待在这里,不问世事。

所以,对于我在隐世大门派的事儿,一无所知。

竟然,以为我的实力还停留在曾经在灵界的时候。

而他刚才,也是爆发了炼虚境初期的实力,想要一击制服我。

结果没料到,竟然反被我一击,震出了内伤。

“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告诉我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儿!”

“你为何要将那对夫妇和女孩关起来?”

我强忍心中的杀机质问道。

同时,释放着精神力,窥探父母和苏婷的位置。

“那对夫妇?他们……他们和你噬九天又有什么关系?”

男子满脸诧异。

我冷哼一声。

旋即,伸手将噬九天的面容恢复。

看着我张泽这个身份的面孔,他微微皱眉。

看了大半晌脸色才有了变化。

“他们是我的父母,你说我是谁?”

我开口反问他一声。

顿时间,男子显得更加震惊,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竟然是你这个孽种!”

“但是……但是这怎么可能,你……你怎么可能就是噬九天?”

“还有,你的实力为何会突然这么强?”

他有些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不断的质问着我。

我顿时怒声打断,道:“你觉得你有资格知道这些吗?”

“还不速速将他们放出来,是等我先杀了你?”

我手中紧握烈焰长矛,若不是很多事情还没有弄明白,此刻我都想直接穿透他的心脏了。

“哈哈哈……放开他们?你说让我让我就要放?你算什么东西?”

“就算你已经拥有了炼虚境实力,但你别忘了,我同样是炼虚境实力!”

“刚才,只不过是被你偷袭而已,我若是真动手起来,你觉得你还有机会活命?”

“你能够这么快的突破,我想那龙之血脉,应该是被你这小杂种给得到传承了吧?”

“我说,怎么吞噬了那废物那么多的精血,也没有什么反应!”

男子顿时间冷笑连连,放佛想通了什么。

看向我的目光之中,也布满了一道炙热的光芒,就好像我是一个很和他口味儿的猎物一般。

“那又如何?”

我也没有隐瞒,直接问道。

毕竟,他炼虚境初期的实力,我还从没有放进过眼中。

而且,我今天就算是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让父母和苏婷安全的回去。

更何况,我就连隐世大门派中的几大宗门,都彻底血洗收服。

他区区一名,炼虚境初期的废物而已,我就更不可能出事儿了。

“果然!那还真是不错呢,你这小杂种,竟然亲自找上门来了!”

“也免得我再去研究你父亲,也免得我去找你!”

“哈哈哈……你小子要是想多活一段时间,那就给我乖乖的跪下!”

男人兴奋至极的说道,径直朝我走来。

“我要是不跪呢?”

我目光一寒,浑身杀机四射。

“不跪?”男人冷笑一声,一脸的狠劲:“我让他跪的人,他还从来没有站的!”

“因为,我会砍下他的双腿,让他跪下来!”

这家伙,口气实在是嚣张。

虽然和父亲,极有可能就是孪生兄弟,也拥有着父亲的面容。

但是性格方面,他和父亲完全不同,这家伙简直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疯子。

仅仅为了那么一个血脉,都是自家人,他竟然如此残忍。

就连得之我,的确得到了龙之血脉的传承,眼睛都通红一片,比那些恶狼看到女人还要激动。

他话音一落,瞬间加速朝我冲来,整个人只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

我也没有压制自己的实力,而是将早已,运转到极致的三道功法,同时爆发。

身影依然站在原地,没有丝毫躲避。

在他冲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伸出一只手。

啪!

恐怖的威压,将他强势的攻击笼罩,而我大手直接抓住了他的脖子。

直到这一刻,他才彻底的感受到我的恐怖。

原本,之前只是发现我的实力,和他相同,都是炼虚境初期。

可没想到,我这一次更是爆发出了,炼虚境中期的实力。

而他在我手中,就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整个人面如死灰,眼中则是满满的不甘。

脸颊,是不断滑落的汗珠。

曾经,他或许认为自己就是在灵界中,隐藏在暗中的最强者。

但这一刻,他这种想法赫然被彻底掐灭。

旋即,我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让他连呼吸都做不到,双腿双手不断的挣扎。

嘭!嘭!嘭……

紧接着,我抬起膝盖,在他腹部狠狠的踹了起来。

没踹一下,他口中便喷出一口血,整个人越来越虚弱。

尽管拥有着一身,传说出去轰动整个灵界的,炼虚境初期实力。

但是在这一刻,在我手中他只能如同楼一般渺小。

不知踹了多少下,他痛苦的身体蜷缩成一团,体内肋骨也是尽数断裂。

我这才将他,如同死狗,随手扔在地上。

他趴在地上,彻底的丧失了行动的能力。

这时,我也通过层层灵阵,窥探到父母和苏婷。

我身体微微颤抖,朝他们的方向走去。

破开一道道灵阵,在一处暗无天日的漆黑洞府,总算是看到了他们的身影。

“爸!妈!苏婷!”

“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们受罪了!”

看到他们的这一刻,我情绪几乎崩溃。

我从没有像此刻这么愤怒过,虽然表面看起来比较淡定多了。

但是心中,压抑的已经无法心跳,比刀绞还要痛苦。

他们三人,此时几乎都要看不出人样了。

全是披头散发,浑身脏兮兮的,显然是很久没有洗漱过了。

里面,更是一股腥臭的血腥味儿,地面上也是不少干涸的血水。

母亲和苏婷两人,蜷缩在墙角,浑身瑟瑟发抖,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啊……不要过来,畜生不要伤害我们!”

“你这该死的畜生,不要在伤害我们……”

我朝前走去,两人竟然恐惧至极,嘶声惊叫。

我这才意识到,母亲和苏婷两人的神志,竟然都已经不清楚了。

此时,她们根本认不出我。

一旁,是虚弱的父亲。

他整个人,一副失血过多的疲惫,面色惨白如纸,就连嘴唇都白的看不出丝毫血色。

已经完全的进入了昏迷状态,静静地躺在一张冰凉的石床上。

而他的身上,则是插着不少正在吸取血液的管子,管子连接着几个瓶子。

瓶子里面,偶尔的滴答进几滴血水,一副很难在流出血液的样子。

但是,偏偏又有无数道秘术和灵阵,才控制着父亲,让他强行坚持着生命的运转。

尽管进入了昏迷状态,依然无法灭了最后的生机。

在这里,父母和苏婷,承受着非人的对待。

这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两滴热泪没忍住,最终还是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我来不及多想,伸手一擦眼睛,立即来到父亲旁边。

破解掉那些灵阵,将一枚灵丹塞进他口中。

紧接着,便运转功法为父亲治疗。

“你这畜生,给我滚……不准你动我丈夫,我儿子一定会杀了你!”

“滚开啊,你这遭天杀的,张泽一定不会轻饶你……”

让我没想的是,神志不清,并极为虚弱的母亲和苏婷两人。

在看到我站在父亲身边,她们顿时拼命的冲过来。

强行拉着我,一阵疯狂的攻击。

我身上很快就被她们两人,抓出深邃的血痕来。

在这种情况下,还时刻记着保护父亲,让我心中更加的难受。

我也不说话,任由她们的咬、抓、打……

认真的救治着父亲。

几分钟后,沉睡的父亲,终于睁开了眼。

看到我之后,他顿时一脸焦急:“张泽你怎么能来这里,快跑……快点离开这里……”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