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轰动整个灵界

因为宗门门口的大战,很快便引来了,猎杀门当中其他人。

看到地上的死伤一片,他们纷纷面露恐惧。

“让你们门主给我滚出来!”

邦妮冰冷的目光一扫众人,替我吼道一声。

“邦妮大小姐,我们猎杀门似乎没得罪过你们吧?”

“而且,就算是要见我们门主,那也要你父亲来才有资格,你又算什么东西?”

“对于你所做的这一切,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否则我们让你们猎杀门不得安宁!”

猎杀门一名长老,气势汹汹的走来,瞪着邦妮怒吼着。

他虽然面色凝重,但是眼神中,对于邦妮还是十分轻蔑的。

显然,这家伙对于黑手门当中的事儿,也还不是很清楚。

这说明,邦妮将她父亲死亡的消息,隐瞒的还是很好。

此刻,邦妮也露出一脸不屑。

毕竟,如今有我在身边,她底气十足。

霸气的威胁起猎杀门长老。

“我如今是黑手门门主,你只不过是猎杀门中的一条看门灵犬罢了,又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话?”

“快点叫你们门主滚出来见我,不然我让人给他送去你的头颅!”

被邦妮藐视,他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继续怒道:“你放肆,在不让你的人住手,我可真要给你颜色瞧瞧了!”

嗖……

他话音一落,我手中的烈焰长矛,便划破长空,对准他的眉心射去。

见状,他瞳孔瞪大,下意识的就要去躲避。

但是,恐怖的威压,压的他迈不动双腿。

吼……

身旁的灵血豹王,和我默契十足。

不用我命令,它便主动一跃而出。

当那家伙回过神的时候,灵血豹王便将他,已经扑倒在地上。

而他,也不过只有化神后期实力罢了。

毕竟,猎杀门在隐世大门派中,只不过是,势力最微弱的,和跳梁小丑没什么两样。

灵血豹王则跟随着我,不断的修炼,他如今已经相当于一名化神巅峰强者了。

区区一抹猎杀门的长老,又怎么可能是它的对手。

“灵畜,给我滚,滚开啊……”

嘭!

他话音刚落,因为灵血豹王对他的纠缠,导致烈焰长矛并没有插进他喉咙。

但依然,插在了他体内。

和心脏位置差了没多少。

“连我主人的灵兽和灵器,都阻挡不了,你哪来的勇气在这里叫嚣?”

邦妮看着那不堪一击,倒在地上被灵血豹王折磨的半死不活的,猎杀门长老,打击道一声。

那家伙此刻,哪有心情和邦妮打嘴仗。

他在地上拼命挣扎翻滚,浑身早已血肉模糊,面孔被灵血豹王的利爪,给抓的都快要看不出人样了。

周围猎杀门众弟子,纷纷退让。

瞬间,就失去了一战的勇气。

这一点,他们猎杀门比起孤影门,要差的太远。

那些家伙在被吓退的时候,毕竟是我亲自爆发的时候。

可现在,只不过是灵血豹王,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而已。

“这么怂,还要去欺负人,究竟是谁给你们的勇气?”

我负手朝前走去,冷漠的质问一声。

那些真正拥有恐怖实力的大宗门,都不曾露面去欺辱灵界明面上,那些实力比他们弱的强者。

而他们,就这熊样,竟然还三番五次的去欺压那些宗门。

果然,越是没真本事的家伙越跳。

他们猎杀门,将欺软怕硬这个词,是演绎的淋漓致尽。

“想活命,现在就乖乖的跪在这里,别等着我亲自动手!”

我再次开口说道。

听到我的话,众人皆是一愣。

“主人,您真的要……要放这些一条生路?”

就是邦妮,也忍不住问道我一声。

我没有隐瞒,直接道:“没错!”

“只要现在跪下来的,必然可以活!”

“否则,那只有死路一条!”

“我只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考虑,否则待会儿连跪下来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听到我只给他们十秒钟时间,这让他们顿时间,颤抖的更加厉害。

原本,还想着见机行事,但现在显然是来不及了。

扑通……

“我……我……求您放我一条生路!”

很快,有人跪了下来。

若是我刚来,便如此威胁,他们必然不会下跪求饶。

但是,他们的长老,在我身边一条灵兽的攻击下,都没有你活命的机会。

究竟是他们背后的猎杀门实力恐怖,还是我们这些人的实力恐怖,一目了然。

“很好,你们很聪明,我噬九天保证你们不会死!”

看到有人跪下,我也十分满意。

毕竟,我也不想杀戮太多,毕竟自己并不是杀神,尽管入了魔道,也一直在压制着那恐怖的杀机。

但是,总有很多人,还是比较作死。

就比如,大部分没有跪下的家伙。

而跪下的,也不过就十来个。

“什么?你……你就是噬九天?”

有人忍不住惊呼。

比较,噬九天这个名字,如今不止是在灵界很响,而在隐世大门派,同样如此。

“嗯!不过你现在知道怕,也已经晚了,我主人给你们的十秒钟时间已经过了!”

邦妮冷哼一声。

旋即,手中灵剑挥舞,再次动了起来。

身后,黑手门弟子们也兴奋的嗷嗷大叫。

顷刻间,又是一轮新的斩杀。

整个猎杀门,一阵动荡。

至于被杀的,必然都是那些,态度坚定不求饶的。

看到满地的血水,在自己跪地的膝盖下流过,那十几个计较机智下跪的家伙,心中一阵庆幸。

因为,的确没人去斩杀他们。

“住手,给我住手……”

很快,又是几名强者,愤怒的冲出来,不断的大吼。

这些家伙,实力倒是在化神巅峰和炼虚境初期了。

“你们为何要对我猎杀门大开杀戒?”

其中,浑身气势最强的男子,喝声问道。

“主人,这条开口乱吠的灵犬,便是猎杀门的门主了!”

邦妮来到我身边,提醒一声。

“在灵界各个家族中,逼迫他们交出,特殊体质后辈的,是你安排的吧?”

我停手后,问道猎杀门门主。

猎杀门门主,虽然眼中满是畏惧。

但这毕竟是他们宗门,他作为一门门主,可不能表现的太弱。

于是,强忍着心中的惧意,强势的看向我,一阵冷笑。

“噬九天,我想怎么做事儿,似乎和你没有关系吧?”

“我早就打听过了,你也不过就是,灵界的一名散修罢了,又有什么资格,管我猎杀门的事儿?”

“你可知道,对于隐世大门派中宗门,肆意滥杀,是何等的罪过?”

“我告诉你,你这就是在作死,整个隐世大门派,都会联起手来惩戒你的!”

“我劝你现在,还是快点相信,该去哪里藏身!”

这家伙,嚣张!

对于我的警告,也完全就是威胁。

而我张泽,最不怕的就是威胁。

同样的,我最讨厌的,依然是威胁。

尤其是被一名,蝼蚁办的弱者挑衅。

如今,我和他拥有相同的实力境界,但我却可以,爆发出比他更高一个境界的实力。

我叹了口气。

“隐世大门派的事儿,根本没有资格让我去管!”

“但是你,动了我身边的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你不该去动花丛门还有云家的,不然的话,你可能还可以多活一段时间!”

听到我的话,猎杀门门主双拳捏了捏。

“动她们又如何?她们生来,就是要成为我猎杀门灵犬的!”

“给你十秒钟,立马跪下,对这些死去的生灵道歉!”

“我便饶你一条生路,让你在其他宗门赶来之前,逃离这里藏起来!”

他口出狂言,威胁道我一声。

“你这狗东西,简直就是在作死,让我主人下跪,我看你还是别活了吧!”

邦妮第一个就不愿意了。

“主人,别问那么多了,让我能直接拧下他的头颅吧!”

黑手,同样动了起来。

对我恭敬的留下一句话,身影便已经,出现在猎杀门门主面前。

他们两人,本就势均力敌。

所以我也懒得爆发太强的实力,只是用平常的实力,加入战斗。

邦妮则带着黑手门弟子,和猎杀门弟子们拼了起来。

半个小时候后,整个猎杀门中,和之前的孤影门,一模一样。

遍地横尸,血水形成血河。

只是站在外面,闻着空气中的血腥味儿,都会让人颤抖不已。

唯独,那十来名提前看清局势的家伙,则跪在地上。

“以后,这里也是百门,将你们那边的人,在这边安排一些!”

“还有这些家伙,也一同收留了!”

我说完,便走出猎杀门。

在没有来血海岛的时候,猎杀门还是一个,在我眼中十分恐怖的宗门。

就连我自己都没想到,竟然短短一段时间内,便已经彻底的血洗了猎杀门。

而且,还是如此的轻松,自己都没怎么动手。

随后,带领黑手众人。

又继续杀向了血盟,以及那些,当初侮辱过南离师父的宗门。

整整一天一夜,我都率领着黑手几人,不断的血洗着,隐世大门派中的宗门。

这是我之前,都从未想象到过的。

背后跟随着的众人,在不断的变少。

但是,被收服的强者,则是越来越多。

次日,整个隐世大门派都轰动了起来。

一则消息,更是传遍整个灵界。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