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看谁敢

听见林南的话,我顿时醒悟,果然跟我想的一样,林南早就准备了这一手,现在就算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肯定是林家的后手,但只要没有证据,谁也拿林家没办法。

就算是来自省城的四大家族之一的任凯杰,此时眉头也不由的挑了起来,林家这是根本就不给自己面子。

不过任凯杰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林家的婚礼上针对林家了,林家也没有必要在乎任家的想法了,再说了,省城的四大家族,又不是只有任家,不是还有钱家吗?刚才钱家不就还帮助林家与任家争锋相对吗?

这时候钱多多哈哈大笑了一声,看着任凯杰说道:“我说老任,你说林家想要当众行凶,这就不占理了啊!就像林南贤侄说的那样,那个小子没有后台还敢这么嚣张,谁知道会不会是他得罪了太多的人,今天找上门来啊?”

任凯杰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虽说他也想要取消今天的婚礼,然而毕竟他的举止行为都代表了省城任家,他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忽然出现的那二三十号保镖是林家的人,他就没办法把林家如何。

看着已经将我团团包围起来的一大群保镖,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难道今天真的要从这里打出去?

此时我身边的韦洪和铁牛都跟我站在一起,铁牛双拳紧紧攥了起来,大声说道:“谁敢动俺张哥,俺就打死谁!”

铁牛一米九的大块头,此时像是一尊铁塔般的守护在我前面,说出这番话,让我心中暖暖的,他说要打死人,在别人听起来就是夸张的吹牛的话,但我却知道,此刻铁牛是真的敢杀人。

当初我们一起在南山遇到那三个蒙面黑衣人的时候,铁牛所表现出来的攻击手段,就是奔着对方的命去的,还有铁牛的爷爷随手认出两颗瓶盖大笑的石头,就能像是子弹一样直接爆头两个蒙面黑衣人,就是这些凌厉的手段,也知道铁牛的凶猛。

韦洪同样跟我们站在一起,虽然他的战斗力并没有多少,但此时面对如此多的敌人,却能跟我站在一起,这是大义,这份恩情,我谨记在心。

林南听到铁牛的话后,嗤笑一声,眼中满是不屑,并没有多说什么,目光平静的看着台下被团团包围起来的我们。

这时候从这二三十号保镖中间走出来了一个鼻子特别大的中年男人,看向了我,嘴角轻轻上扬了起来,盯着我说道:“小子,还记得我吗?”

听到对方的话,我的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他的意思是我们见过?但是我回忆了一下后,脑海中并没有这个人的身影,忽然猜到了他这句话的意图。

见我不说话,大鼻子说道:“或许你已经忘记了,我提醒你一下,半年之前,在米方大学搏击社,你玩暗器打败了我弟弟,当时我弟弟回家后就一脸无精打采,本来我以为他只是被你打败了这么简单,结果当天晚上他救一睡不起,再也没有起来,经过法医鉴定才知道,我弟弟中毒身亡了,而他中毒的原因就是你打在了他胸膛的那一拳,你用了暗器,暗器有毒!”

大鼻子说的跟真的一样,而我阴约也回忆起了一点半年前的事情,记得那时候韦洪被人打成重伤,在病床上躺了好几天,后来我正好回学校的时候,正好遇到舍友的老乡学弟创办的功夫社被人踩了,我硬是被舍友拉过去跟搏击社的社长比赛,结果那个货太弱了,我一拳就倒下去了。

虽然有这么一回事,但却不是大鼻子说的这样,什么暗器了,中毒了,这种手段我怎么可能会用?

还有,如果真的就像大鼻子说的那样,他弟弟是因为我使用了有毒的暗器才害死了他弟弟,为何没有人去找我麻烦?按理说,当天那么多的学生都看到了,如果大鼻子的弟弟的死真的跟我有关系,我也逃不掉啊!

所以说,这个大鼻子肯定在说谎,就算他弟弟真的死了,也绝对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也可能是大鼻子故意用这样一件半真半假的事情作为借口来对付我。

韦洪此时脸色大变,顿时怒道:“你放屁!如果真的就像你说的那么简单,你们怎么不报警?怎么没有警察去抓张泽?你就别说瞎话了,本就是林氏安排你们对付我们的,既然要对付我们,那就来好了,在这里说瞎说什么鬼话?”

大鼻子冷笑一声:“哼,你们想要狡辩也没用,不是我们没有报警,只是警方没有找到证据跟这小子有关而已,但我弟弟的死,本来就跟他胸口被有毒的暗器所伤有关,既然如此,我们不需要证据,这一切只能算在你的头上,小子,今天好不容易逮住了你,你也别想跑了,这里是别人的婚礼现场,我们可不愿意在这里把你怎么样了,跟我们走吧!”

还真是黑的都能说成白的,我也看出来了,这个大鼻子分明就是豁出去了,绝对是林南安排的,既然他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付我,恐怕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能付出生命的代价,林家肯定给他许了什么无法拒绝的条件,所以才答应今天来对付我的。

想明白了这些之后,我顿时也冷静了下来,如果真的想要这么容易把我怎么样了,那也太小看我了,现在我也对林南有些佩服了起来,他能被林氏当做下一任的继承人,不得不说他是依靠自己的能力。

林南既然能让大鼻子不顾一切的对付我,那分明就是冲着我这条命来的,一旦我今天被大鼻子这些人带走了,就算不死,肯定也会被打成残废。

我不怕这些人,如果我想要离开,就凭他们这些人,我还是有能力突破重围的,但关键是现在我的身边还有韦洪和铁牛,韦洪实力并不怎么样,如果真的要冲出去,韦洪一定会伤的最惨。

我的目光一扫全场,隐约间,感受到了许多凌厉的杀机,恐怕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或许我前脚刚从这里逃出去,后脚就有高手追杀我。

看来林南为了要我的命,已经布置好了一切,我还是小看了林南对我的杀机。

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的分析,或许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可怕,但我基本上确定,一切都跟我分析猜测的差不多。

“我看谁敢带走我大哥哥!”就在我在思索如何解决眼前麻烦的时候,忽然一道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就看到一道美丽的身影从这群保镖后面冲了进来,跑到我的前面,直接保护在了我的前面。

出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王者之城老板秦总的女儿,她这一出现,仙女一般的吴丝雨也紧跟着而来。

忽然出现在我面前的两个美女,顿时让整个大厅更加惊讶了起来。

“你们快点出去!”我顿时皱眉说道。

虽然我对她们在这个时候能出现十分的感激,然而她们不知道的是,她们的出现,只能给我带来麻烦,我一个人可以冲出去,然后一个人远走高飞,却没办法带着两个女人从这里冲出去。

林南似乎并不知道秦笑笑的身份,此时看着我冷笑一声,意味深长的说道:“张泽,你还真是处处留情,这个时候竟然还有美女站出来保护你。”

“闭上你的狗嘴!”谁知林南话音刚落,秦笑笑便十分霸气的朝着他的方向愤怒的说道。

林南脸上的表亲顿时僵住了,眼眸深处闪过一丝锋芒,冷哼一声,对大鼻子说道:“既然你们有恩怨,那就麻烦你们离开我的婚礼现场,我还要举办我的婚礼。”

听起来是林南在对大鼻子训斥,但我却知道,他这是在对大鼻子吩咐,让大鼻子赶紧处理眼前的麻烦。

大鼻子对着林南说道:“今天打扰了林少婚礼,实在抱歉,我这就带人离开。

这两个人装的还跟真的一样,林南冷哼一声没说话。

大鼻子此时一脸淫笑的看着秦笑笑和吴丝雨,舔了舔嘴唇:“没想到还有两个大美女,小子,你还真是艳福不浅,就是不知道如果这两个美女到了我的床上,会发生什么精彩美妙的事情?”

我连忙上前一步,将秦笑笑和吴丝雨护在了我的身后,目光死死的盯着大鼻子:“闭上你的臭嘴!”

秦笑笑也是气的不轻,浑身都在发抖。

我的目光朝着舞台中央的林南深深地看了眼,旋即看向陆一菲和陆一凡,此时两个女人的眼中都是着急,她们显然也想要帮助我,但却不知道如何帮助。

“菲菲姐,我最后再问你们一遍,你们真的就甘心这样嫁入林氏?”我一脸认真的说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再问这个问题,只要陆一菲回答是,我绝无二话,现在就一路打出去,至于秦笑笑和吴丝雨,以王者之城秦总的能量,如果这时候将秦笑笑的身份说出来,我不相信林氏敢看着她们被大鼻子这伙人带走。

陆一菲紧紧地咬着嘴唇,似乎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把这小子给我带走!”大鼻子忽然开口说道。

看着陆一菲还不开口,我忽然有些自嘲的一笑,今天不顾一切的带着自己的兄弟来婚礼现场,都到了这一步,还没有办法让陆一菲改变主意,我忽然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我不嫁了!”就在这一刻,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大吼了起来。

顿时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那道坐在轮椅上的绝美身影,说话的正是陆一凡,此时她满脸都是泪水,冲着陆一菲大声说道:“姐姐,张泽说的没错,我们本就是被林家威胁,才被迫答应嫁入林氏的,张泽为了我们都付出了这么多,难道我们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人带走?”

陆一凡怒气冲冲的大声嘶吼了起来,哭的撕心裂肺,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对自己的姐姐发火。

陆一菲这一瞬也是呆了一下,旋即泪水夺眶而出,哭着抱住了陆一凡,说道:“一凡,姐姐错了,姐姐一开始就错了,我就不该让你跟张泽离婚,就不该因为林家的威胁而同意跟你一起嫁入林氏,姐姐错了,姐姐错了,我们不嫁了,不嫁了!”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刻,陆一菲和陆一凡会当众说出不嫁的话,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们承认了自己是因为林家的威胁,不得已之下才嫁入林氏的。

此刻,每一个林家人的目光中都是愤怒,林南的眼神中充满了怒火,死死的盯着抱头痛哭的两个女人。

这时候,任凯杰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道:“果然是受到了你们林家的威胁,林家还真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今天我任凯杰就把话放在这里,以后,陆家姐妹就是我任凯杰的义女,此件事了之后,今后若是谁敢再为难她们,就是为难我们任家。”

林南眉头一挑,忽然冲着大鼻子怒道:“还不块带着人给我滚蛋!”

大鼻子顿时也急了,连忙对身边的人呵斥道:“给我把这些家伙全都带走!”

“我看谁敢!”忽然一道愤怒的声音响彻整个宴会厅。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