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炼制南离师父

很快,灵山洞府内形成了一个灵器旋涡。

不断的吞噬着外界的灵界。

周围花草树木,迅速的干枯变黄,其中的生机纷纷涌来。

这一幕,令洞口处的邦妮等人,纷纷瞪大眼睛。

“主人果然手段非凡,如此疯狂的吞噬灵气,我还是第一次见!”

邦妮忍不住感慨一声,身边几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黑手那张从始至终都十分淡定的脸上,顷刻间也露出了一抹震惊。

而我则是,先帮南离师父,运进灵气彻底的修复他体内的隐疾。

一道道如同铜墙铁壁的桎梏,纷纷被打开。

曾经在遇到南离师父的时候,在我眼中,他的实力那就是神圣般的无敌存在。

即使后来,自己实力上来了,也依旧认为南离师父的实力,还是当初那个境界。

但如今,当我亲手帮他检查身体后,却是忍不住的心痛。

因为他的实力,竟然是被旧疾形成无数道,错乱的桎梏,死死的压制着他不能够继续突破。

稍不小心,就会让他命丧黄泉,所以我在帮他打通的时候,都是极为小心的。

而这,显然是有人专门对他下手的。

南离师父在感觉自己要离世前,来挑战夜影天。

很显然,将南离师父害成这样的,必然就是夜影天了。

这每一道桎梏,都足以让人受尽折磨,我实在不忍心去想象,南离师父是如何撑这么久的。

不由的,心中对于夜影天的杀机更浓。

“夜影天,你这老畜生,我非要亲手灭了你!”

我暗暗发誓道。

足足用了半个小时,才彻底清除尽那些桎梏。

被我聚集在周身的灵气,瞬间猛烈的钻入南离师父体内。

“师父你坚持住!”

我提醒到一声。

“嗯……噗……”

南离师父刚应道一声,紧接着便是一口暗红的淤血喷了出来。

紧接着面色也恢复了些红润,只不过看上去依旧毕竟痛苦的样子。

毕竟,这么多年没有被如此浑厚的灵气洗礼,一时间身体也有些无法习惯。

逐渐的,他整个人身体都漂浮了起来。

浑身,被暗红色的光芒所笼罩,宛如仙神一般。

轰……

然后,就在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

南离师父体内,突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反噬力,将我直接震的倒退出五六米,险些栽倒。

这突如其来的反噬力,让我心头一颤,一股不祥的预感,席卷大脑。

而南离师父也是显得更加痛苦疲惫,浑身筋骨一阵猛烈的收缩。

血管中如同有一条条小蛇在游动,极为的诡异。

“张泽,算了吧!还是放弃治疗吧,师父恐怖躲不过这一劫了,恐怕这是天意!”

“我自己的情况我知道,为师当年和夜影天那一战的时候,也是炼虚境了。”

“现在想要恢复到那个境界,也是不可能了,而如此活着,我也感觉是苟且偷生!”

“你就别浪费自己灵气了,还是留下来,快点提升你的实力!”

“你帮为师报仇,为师死而无憾!”

南离师父擦着嘴角的淤血,虚弱的劝起了我。

但我,又怎么可能放弃呢。

“师父,你别说了,只要还有一丝希望,那我就决不放弃!”

“更何况,你还有很多希望!”

“夜影天现在还没来,我们还有机会的!”

南离师父依旧摇头苦笑拒绝我。

但我并没有去理会,而是继续检查起他体内,突如其来的反噬力是怎么回事儿。

最终,发现在他心脏大动脉中,竟然还有一道桎梏。

这是之前没有被检查出来,更是我没有想到过的。

而且,解决起来竟然还有些困难。

“师父,在让我为你治疗最后一次可以吗?我想在试试?”

想到之前,在得到真正的噬九天那老头子的传承的时候,其中也是包含了一些和医术有关的。

解决师父这十分危险的心脏中的桎梏,倒是可以试一试。

“不用试了,有着时间你还是提升自己的实力吧,至少可以在夜影天手中,有个逃离的机会!”

“毕竟,也不能每一次都靠黑手来逃跑,而且他那秘术,也不是随便就能施展的!”

南离师父摇摇头,果断拒绝。

“师父,算徒弟求你了!”

而我,同样的坚定。

一边说着,我直接对他跪了下去。

这世界上,虽说没人可以让我跪拜。

但是,南离师父是有资格的其中一个,其他便是父母和噬九天那老头子了。

“你这孩子,何必呢!”

南离师父见状,无奈的直摇头。

对于我的性格,他十分了解。

最终,只好点头答应下来:“算了吧,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你就尽管的治疗吧!”

见他总算答应,我心中一喜。

我要是不试试,他只有一死,可是治了那就还有一死希望。

此时,我也是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轰隆!

话音一落,一尊灵丹炉,赫然落地。

“起!”

我低喝一声,双手猛然拍出。

顿时间,两团烈焰射出,在灵丹炉下方轰然爆发,将整个灵丹炉撑起。

紧接着,将邦妮当初送去小灵旅馆给我修炼,我没用到的灵丹也拿了出来。

“师父,您先将这枚灵丹服下!”

我自己服下一枚后,给南离师父又递去一枚。

对于灵丹南离师父倒是没什么意外,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服了下去,连看都不看一下。

只是,他目光看着那尊灵丹炉有些复杂起来。

“张泽,你拿这丹炉要做什么?”

“难道是准备现在炼丹救师父?你还是快点收起来吧!”

“也夜影天的本事,你根本来不及炼制出灵丹,他就会找到这里来!”

“而且,师父这隐疾根本不是灵丹能解决的!”

南离师父见状,再一次的拒绝起来。

但我可没有收起来的意思。

而是一脸凝重,对他道:“师父,我并不是要炼制灵丹!”

“而是……而是要……炼制您!”

听到我的话,南离师父顿时神色一僵,满脸苦涩。

他有些不明白我的意思了。

而我,也是很无奈。

但是,这是我如今,所能想到的,以自己这点修为,唯一能够治疗他的办法了。

“师父,您相信我吗?”

我一脸严肃的问道。

南离师父想都没想,立即回答:“师父当然信你!”

“你说吧,到底要师父怎么配合你!”

我深深吸了口气。

“您……您待会儿直接进入这尊灵丹炉里,我会用炼制灵丹的方法,炼制您!”

“虽然不一定能够成功,但至少有百分之六十成功的机会!”

“就算是失败了,我也可以保证,至少让你和现在一样!”

听到我的话,南离师父笑了笑。

他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身形一跃,跳进了灵丹炉中。

“血王,为我护法!”

我也来不及多犹豫,立即叫道一声。

血王低吼一声,在我身旁匍匐,口中也喷出阵阵灵气,辅助起我。

轰隆……

一阵阵巨响,丹炉再次升高,漂浮在半空。

底下的烈焰越燃越烈。

灵山洞府中的温度,骤然升高,整个地面都通红一片,放佛一片火狱。

“师父,开始运转大道天衍经!”

我吼道一声。

自己也同时运转功法。

……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因为将南离师父当做灵丹炼制,我竟然并没有虚弱感。

最让我意外的是,这一番炼制,我体内的灵气竟然也在不断增长,并且产生了强烈的突破感。

我出发前,才通过邦妮给我的那块诡异灵石,而成功突破到化神巅峰实力。

这只是过去了半天时间而已,我根本不敢想象,竟然这么快,便有突破感了。

恐怕,整个灵界中,也很难再找出第二个,向我修炼速度这么快的人了。

“张泽,我……我好像要突破了,那块隐疾似乎也消失了!”

就在我心中暗暗震撼的时候,灵丹炉中,响起了南离师父,激动的声音。

顷刻间,我也更加的感到兴奋。

根本没想到,不仅自己有了突破感,就连南离师父也同时有了。

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这次炼制而产生的幻觉,还是真切的要突破。

毕竟,这种事儿实在太少见。

“师父你尽管运转您的功法去突破,我会在这里保护着你的!”

我大声回应。

旋即,加快了功法的运转,紧咬牙关,将体内所有能释放的灵气,疯狂的输入灵丹炉中。

嗡嗡嗡……

片刻后,灵丹炉剧烈的晃动起来,不断发出沉闷的嗡响声。

放佛其中,蕴含着无尽的灵气,一副随时都要被灵气轰烈的样子。

那股突破感,顿时来的更加猛烈。

吼……

这时,灵血豹王也发出一声狂吼,我余光看去。

赫然发现,这家伙此刻,已经进入了突破的状态。

“尼玛!这修炼速度,恐怕是个人都会羡慕的吧?”

我不禁震惊道,这南离师父都没有突破呢,它一头灵兽却是要突破了。

“门主!黑手大人,主人他好像要突破了!”

洞口处,黑手门几人,也震惊的感慨起来。

轰隆……

终于,九天乌云蔽日,瞬间如同黑夜。

竟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前所未有过的黑。

一道道电闪雷鸣,赫然疯狂的爆发。

呼呼……

狂风暴雨,同时来袭。

整个隐世大门派中,都是一片狼藉,如同世界末日的到来。

踏在这片土地上众人,更是感受到了强烈的压抑窒息。

他们眼中,纷纷露出浓郁的恐惧。

哪怕是那些,拥有炼虚境巅峰的存在,同样如此。

轰隆隆……

紧接着,竟然是剧烈的大地震,整个灵界放佛都在晃动。

顿时间,整个隐世大门派都慌了。

如此超自然现象,他们也是第一次遇到。

但没人知道的是,我此刻所在的灵山洞府中,除了那尊灵丹炉在颤动,山壁倒是没有太大的动静。

只不过,一道道神雷,已经在不断的冲进来。

轰……

九天之上,顷刻间三条金芒闪烁耀眼的神龙,赫然冲天而下。

这一幕,几乎被所有隐世大门派都清楚的看在眼中。

他们纷纷张大口。

扑通!

更是虔诚的跪拜在地上,拼命的磕头起来。

不论实力高低,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站立。

“门主要不要进去叫主人他们出来,似乎是产生天威了!”

“不如叫他们别突破了,还是先跪拜九天吧?”

黑手门弟子们,一边磕头一边对邦妮提议道。

邦妮面色凝重,但随后还是坚定道:

“我觉得,这一切似乎,都是因为主人而产生的!”

“主人高高在上,他不需要跪拜!”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