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三十八章 林南的后手

任凯杰的话霸道之际,这番话一说出口,全场震惊。

林氏集团虽然在全国来说不算什么大集团,但放在米方市也是顶尖豪门,然而此刻就在林氏的婚礼上,任凯杰竟然丝毫不给林家的面子,当众对着新娘说,如果她真的是被威胁嫁入林家的,就能让婚礼取消。

此时林家上下,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愤怒之色,然而任凯杰是谁?他可是省城四大家族之一任家的下一任继承人,而且传闻下个月就要继承家主之位。

林家虽然愤怒,却也只是敢怒而不敢言,林南的父亲隐隐有些愤怒想要爆发,然而此刻只能憋着。

虽然不敢对任凯杰说什么,但还是敢对陆一菲说点什么的,此时林南的父亲一脸阴沉的盯着陆一菲,语气冰冷至极:“陆一菲,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决定如何回答,我们林家待你不薄,这些年,林南追求你付出了多少,你最清楚不过了,这次你能答应林南嫁入林氏,我们林家上下都很高兴。”

林南的父亲此刻语气中充满了警告,任凯杰眉头一挑,冷冷的看着林南的父亲:“你的话有点多了,我让她回答,而不是你在这里说话,如果你敢再多说一句废话,就别怪我不客气!”

霸道!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任凯杰,林南的父亲顿时也闭上了嘴巴,不敢插嘴说话。

然而林家不敢说话,却不代表没人敢说话,刚才就跟任凯杰有些争锋相对的钱多多,此时带着几分嘲讽之意开口说道:“老任,你们任家的手插的是不是有点长了?这是人家米方市林家的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有本事你去燕京管那些燕京豪门的家事,跑来一个小小的米方市欺负林家做什么?”

“钱多多,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我任凯杰行事,轮不到别人多嘴,既然我插手林家的婚事,那肯定有我的理由。”任凯杰瞪着钱多多说道。

钱多多呵呵一笑:“老任,你不用跟我嚷嚷,你口口声声说你做事轮不到别人插嘴,那你问问在座的,有哪个对你的行为认同?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门亲,你这是要将林家的婚礼彻底毁了啊!”

“哼!”任凯杰一脸冷漠,大声说道:“有没有人服气我管不着,但我今天就是来拆台的,我就是看林家不爽,就是想要让林家的婚礼取消了,你们谁敢不服,来咬我啊!我就是仗着任家欺负林家,又如何?就凭你们林家能威胁人家一个小姑娘,就不许比林家强大的任家威胁林家?小姑娘,你尽管放心的开口,告诉所有人,你是不是被威胁才嫁入林氏的?只要你点头说是,今天谁也别想为难你,我给你做主,你也不用害怕说出真相之后,有人敢背后对付你,你尽管放心,我任凯杰一言九鼎,既然今天站出来帮助你了,那就不允许任何人在背后搞手段。”

我的心中极其的感激这个忽然冒出来的省城四大家族之一任家的任凯杰,原本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只能在婚礼最关键的时候跑出来,试图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陆一菲和陆一凡拒绝婚礼,后面的事情我都没想过,也不敢想,因为我知道说服她们的可能性并不大,这是想着今天可以放手一搏,即便失败了,将来有一天回忆起来这件事的时候,我也不会后悔,不会有心理包袱,仅此而已,但任凯杰的出现让我很意外,让我信心更大。

此时我站在陆一菲的面前,一脸认真的看着陆一菲,又看了眼陆一凡,开口说道:“任叔叔已经说了,只要你们说出真相,谁也不敢为难你们,菲菲姐,我知道你根本就不愿意嫁给林南,你也根本不喜欢林南,为何还要嫁给他?你害怕林氏针对你,对付非凡,可你真的认为,你嫁入林家了,非凡就能保住了吗?那不是保住了非凡,而是将非凡双手推了出去,那时候非凡不仅仅属于你和一凡,同样属于林家。”

陆一菲的眼睛有些红了,陆一凡也同样双眼通红,但谁都不肯开口说话,陆一菲脸上都是挣扎,似乎在考虑说出真相和拒绝说出真相的后果分别是什么样的,而陆一凡的目光始终在陆一菲的身上,在她的世界里,陆一菲的决定就是她的决定。

见陆一菲有些动摇,我继续说道:“菲菲姐,你觉得如果阿姨还在,她知道了你是因为她留给你的非凡,你和陆一凡才会委曲求全,嫁入林氏,嫁给你们并不喜欢,甚至有些讨厌的人,她会愿意吗?且不说阿姨,就单纯说说你和一凡,让一凡嫁给林峰,这就是你甘愿看到的吗?你觉得林峰真的是喜欢一凡才答应娶她的吗?林峰是什么样的一个人,难道你比我不清楚吗?你让一凡嫁给林峰,就是把一凡推向了深渊,这辈子都会在林家的阴影下或者,难道这是你愿意看到的?这就是你对一凡的爱护?”

“张泽,你特么的给我闭嘴!”一直没有说话的林峰,终于忍不住了,彻底的爆发,朝着我愤怒的大吼了起来。

我冷眼看了眼张泽,不顾林家一个个怒火冲天的目光,继续对陆一菲说道:“我知道你们都不愿意嫁入林氏,就是为了非凡,但刚才任叔叔已经说了,只要你们说出真相,谁都不敢为难你们,难道在你的心中,省城四大家族之一任家的承诺,还比不上一个米方市林家的威胁?今天就是一个机会,一个你们能彻底摆脱林氏的机会,如果错过了,你们会后悔一辈子的,菲菲姐,说出真相吧!”

最后几个字,我几乎使用哀求的口吻说出来的,我是真的不想看着陆一菲和陆一凡嫁入林氏,我也知道,从今天开始,林家对我恨之入骨,或许从今天开始,我都没有办法在米方市立足,然而我什么都不怕了,只要能阻止陆一菲和陆一凡嫁入林氏,一切都是值得的。

就像韦洪说的,我今天尽管去放手一搏,大不了离开米方市,天下这么大,难道还没有我张泽的安身立命之地?还未毕业,我就遇到了伊婉儿,遇到了韦洪,遇到了李杰,遇到了钟叔,包括陆一菲和陆一凡,我的人生已经很精彩了,就算离开,我也不后悔。

林南始终没有说话,低着头,像是呆住了一般,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有林峰像是一个跳梁小丑,此时愤怒的喊着让我闭嘴。

原本热闹非凡的宴会厅,此时也十分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切,或许在听了我说了这么多之后,他们也有些明白这场婚姻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导致的。

任凯杰此时也没有在说话,一脸淡定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似乎陆一菲和陆一凡是否选择讲出真相,都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

听我说了这么多,陆一菲终于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泪水,哗哗的流了出来,陆一凡也同样泪流满面,不知道她们心中所想,但我知道她们此刻一定非常的为难。

虽说这里有省城四大家族的任家承诺不会让任何人背后做一些小动作,然而如果林氏真的在背后做了什么,亦或是林氏找到了堪比任家的大家族的支持,任家同样无法保住非凡。

此时我也沉默了下来,我已经把我能说的全都说了出来,至于最终如何选择,那就要看陆一菲了,陆一凡不会选择,她只会顺从陆一菲。

“张泽!”就在这时候,一直低头沉默不语的林南,忽然间一扫颓势,身体站的笔直,目光直视着我。

听见林南叫了我的名字,我也抬起了头颅,虽然被酒店的保安挡在了舞台之下,但此时我的目光平静,身体站得笔直,丝毫无所畏惧的与林南对视在一起。

当初,在我第一次被陆一菲带去见林南的时候,我在林南的面前还是那么的弱小,他说打就打,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一年后的今天,我出现在了他的婚礼上,打断了婚礼的进行,在最关键的时候,大声喊出了我不同意,他们的婚礼,我不同意。

“我从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你会出现在我的婚礼上,我也从未想到过,这一天,你敢大闹我的婚礼,让我林南当着所有人的面受尽屈辱。”林南一脸平静,看向我的眼神中似乎都没有仇恨,就像是在对一个朋友聊天一般平静。

我一脸平静的看着林南,我知道,他并不是要表达几句对我的惊讶而已,等着他的下文。

林南平静的看着我,忽然话锋一转,眼中满是威胁,开口说道:“可是,你是否想过,今天你大闹了我的婚礼,你觉得我能轻易的放过你吗?”

“既然我今天来了,就没有想过害怕,就算你不放过,又如何?”我争锋相对道。

林南嘴角上扬:“既然如此,那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疯狂一点吧!”

林南话音刚落,忽然从人群中走出来了二三十号身穿西装的保镖,所有人的方向都是我这里,短短十几秒时间内,我被二三十号保镖彻底包围了起来,看到这一幕,我的眼睛顿时微微眯了起来,林南竟然敢真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我如何?

“林南,你想要干什么?”陆一菲看到忽然出现的这么一大群保镖的时候,顿时急了,冲着林南大吼道。

满场嘉宾都震惊了,最前方上宾位置上的任凯杰,目露锋芒,低沉的说道:“林家,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这是打算当众行凶?”

林南却淡淡的一笑,说道:“这些人是什么人,跟我们林氏可没有任何关系,各位千万别把他们跟我们林家联系在一起。”

林南的话说完,我忽然间明白了一点,看样子林南早就准备了这一手,或许在他看来,根本就没必要露出这一手,但结果还是用了出来。

林南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这些人跟他没关系,谁信?可是不信,谁又有证据证明这些人跟他有关系?既然他准备了这一手,那么就算是省城的四大家族出手,或许也没办法查出这些保镖跟林氏关系。

“林南,看来你还是怕我的,否则也不会准备这一手了。”我冷笑着说道。

林南摊了摊手:“你可别乱说,我不认识这些人,或许是你没有后台还那么嚣张,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吧?”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