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女儿杀父亲

邦妮也是满脸恐惧,根本没想到,她的父亲会突然对她发狂。

这让我,心中也是一阵苦涩。

这女人,今天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掐着脖子了。

第一次是我,而这一次,又是她的父亲。

“父亲,你……你这是……”

她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努力从喉咙中艰难的挤出几个字。

“地萨尔的死,绝对有蹊跷,血盟根本不可能轻易和我黑手门触发大战!”

“他们没有那个胆量,这就说明,你是在骗我的!”

“告诉我,地萨尔到底是怎么死的?你应该最清楚,我十分讨厌骗我的人!”

“说!到底是不是因为你,担心地萨尔以后会独吞了宗门,你才故意联手外人杀了他的?”

“你和血盟中的废物,是不是私底下有关系,故意拉拢那些废物,杀了地萨尔?”

男人一连几声逼问。

也更是佩服他,这脑子的确好用,连着都能看出来。

而且,还能做出这么狠的手段,将自己女儿掐的都快要窒息了。

“父亲不是这样的,我怎么可能忍心对我哥哥动手呢!”

“而且你也知道的,我一直都是,只渴望自己能够实力强大起来。”

“但我,对于宗门继承和灵石,根本就没有在乎过,我根本不需要这些!”

“我只想,能够自由自在,您真的误会我了。”

“我每次出门,身边都有人跟着,怎么可能会与血盟的人联手起来呢?女儿根本没那个机会,更没那个心思啊!”

“血盟是不敢和我们开战,但是他们同样,隐藏真实实力,从而想要偷袭。”

“只不过,是偷袭失败了,才会两败俱伤而已,真的和我没有一点关系!”

听着邦妮的解释,黑手门门主微微沉思。

片刻,他将邦妮扔到了一旁。

“父亲您消消气,女儿心里也很难受,我们一定要灭了血盟帮哥哥报仇!”

邦妮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喘气,连忙跑到她父亲身边。

再一次的,小心翼翼的将灵水杯端给他。

“该死的,连我儿子都敢杀,这群该死的灵畜,我一定亲手灭了他们!”

黑手门门主气势十足的怒道一声。

旋即,结过邦妮手中的灵水杯,仰头猛地统统灌下。

可能是因为,他早已习惯了那种物品的味儿,所以根本没有感觉到丝毫异常。

也有可能是,因为根本没想到,他的女儿邦妮,会对他水里下药。

如此简单的一手,他根本不会想到。

“父亲,现在感觉如何?有没有好受些?”

见黑手门门主,将满满一大杯灵水,喝的干干净净。

邦妮俏脸上,突然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来,问道一声。

“嗯?你什么意思?”

黑手门门主,满脸疑惑。

就放佛,当初地萨尔听不懂邦妮的话一样的表现。

毕竟,谁能想的到,自己女儿会想着杀害自己呢。

“没什么意思,女儿就是想让你心中不要太难受,要不我们先回去,处理哥哥的后事儿吧!”

邦妮收起脸上的笑容,解释一声。

“走吧!”

黑手门门主叹了口气,此刻的他,虽然并没有表现出,太浓重的伤心之意。

但是,整个人的气势上,在得知自己儿子的死讯后,放佛瞬间苍老了几十岁。

看得出来,他心中还是极为痛苦。

叹气一声后,径直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邦妮手速快如闪电,猛地抽出一柄短灵刀。

正是之前那柄,给地萨尔背后捅了一刀的灵短刀。

此刻,邦妮显然是,准备用它,继续杀了她的父亲。

只是,这家伙毕竟是炼虚境实力,手段极其恐怖。

比起地萨尔,要强了很多。

噗!

而邦妮的手速是更快,在黑手门门主回过神的瞬间,已经插进了他后背一半。

就连肋骨,都险些刺断。

咯嘣!

然而,下一秒,那柄灵短刀,直接发出一声断裂声,手柄直接掉落在地上。

那家伙,竟然强行震断了这柄灵刀。

我不敢犹豫,立马拿出烈焰长矛。

因为这柄灵短刀,可是我给邦妮的,品阶极高,就是因为担心,品阶太低的,会在关键时候被震碎。

这炼虚境的实力,也是让我震撼不已。

毕竟,就连如今的我,也不一定可以用体内灵气,将这柄灵短刀震断啊。

慌忙之下,邦妮赫然爆发,用她如今的化神初期实力,去对抗她的父亲。

“你这该死的臭裱子,你竟然敢偷袭你老子!”

“你特么疯了?你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黑手门门主勃然大怒。

他怀疑了自己儿子的死,和自己这女儿有些关系。

但根本没想到,自己这女儿,竟然胆大包天,连他都敢杀了。

他实在是心痛不已。

嗖!

突然,他话音落下后,更是用体内灵气,将断裂在体内的那半截灵短刀,也强行逼了出来。

在他身边的邦妮,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一幕。

我立即将手中烈焰长矛扔过去阻挡。

叮!

但是,那半截灵短刀,竟极为强势,将烈焰长矛震得瞬间偏离方向。

半截灵短刀自身,也是化为碎片。

几道碎片,依然眼中刺伤了邦妮。

“你这小畜生,竟然隐藏了实力?你又是什么人?”

见我也动手了,而且实力还不是太差,黑手门门主瞬间震撼不已。

直到这一刻,他才认真的打量起了我。

在这之前,都是一直将我当做空气的。

“我当然是要你狗命的人!”

我冷笑一声,一个箭步跨上前去。

即使,他拥有着炼虚境界的实力。

但此刻,后背被那把品阶极高的灵短刀刺伤后,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最重要的是,他喝下了邦妮个他下了猛药的水,那药物还是他们黑手门,自己研究炼制出来的。

据邦妮给我讲述,说那药物是黑手门,药性最大的。

一般主要用于,他们炼制这些d品的时候,其中少量添加的。

溶于水中无色无味儿,一般不去可以的体会,是发觉不了的。

而他是因为,一方面出于自己丧失儿子的悲痛和愤怒之中。

灵一方面是因为,根本没想到自己女儿,会给自己水中来这药物,一时的大意。

根本没去可以检查,自然中招。

此时,他面色迅速的通红,呼吸浓重,眼神恍惚。

很显然,就是因为这药物起作用了。

正常情况下,服下那么多剂量的药物,一般强者都会直接毙命。

而他,则因为自身实力太过强悍,达到了炼虚境,一时间还无法要了性命。

“父亲你别再挣扎了,乖乖地受死吧,黑手门主人会交给我打理的!”

邦妮,更是在一旁,劝道黑手门门主。

这对那家伙来说,简直太过讽刺。

自己女儿联手外人暗害自己,还让自己乖乖地受死。

“你这溅人你会后悔的,老子有本事让女人把你生出来,就有本事让你化为一滩灰!”

黑手门门主愤怒的咆哮。

此刻,走起路都摇晃了起来。

我并急着去攻击他,而是先给邦妮,迅速的逼出体内的灵短刀碎屑。

紧接着,给她一枚小灵丹。

“先服下,自己疗伤吧,你不会有生命危险,这老东西让我来解决!”

邦妮接过小灵丹,满是感激,说了声谢谢主人之后,毫不犹豫的吞服下去。

这时,黑手门门主的攻击,也已经来到了我面前。

他虽然受到了很大影响,显得也十分痛苦。

但是爆发的实力,依然恐怖如斯。

我根本不敢大意。

嘭!

不等我回神,竟然将我震得连连后退。

“你这垃圾,你今天死定了,我会拧下你的头颅,炼制成药物,让灵界每一个人吞服了你……”

黑手门门主,咆哮着继续朝我冲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