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自相残杀

凯撒顿时傻眼,根本没想到,这黑手门的少爷,竟然还真敢对自己动手。

“地萨尔,你这该死的混蛋,你确定真要这么做吗?”

他愤怒的大声吼骂。

之前,也不过是故意吓唬吓唬凯撒,试图让凯撒向自己服软。

结果,地萨尔竟然还是跟着他的妹妹邦妮一起动手了。

“是你这该死的家伙,自己不给我面子,现在能怪得了我?”

凯撒郁闷之极。

“哥哥,别和这垃圾废话了,你的实力不是已经突破到化神巅峰了吗,你就别隐藏着了,直接干掉他!”

“我们对外声称,是他在来的路上,被不明人物杀害的!”

邦妮对地萨尔提醒道一声。

原本,地萨尔见凯撒向服软,他也像和平解决。

可一听邦妮的话,的确有道理。

顷刻间,将他的化神巅峰实力彻底爆发。

如此实力,让我都感到了一股恐怖的威压。

当初在神之遗迹中的时候,险些被化神巅峰实力的强者干掉。

而之后,这是第二次遇到,化神巅峰的强者。

若是让我和他交手,此刻我必然需要全力以赴,才能够勉强对付。

“你……你竟然一直隐藏实力!”

凯撒见状,顿时瞪大了眼。

地萨尔没有说话,而是和如今已经拥有了,化神初期的邦妮,一同疯狂的追击。

“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你只需要知道,你惹怒了我,只能必死无疑!”

地萨尔低喝一声。

很快,在兄妹两人的强势攻击下,凯撒倒地不起。

伤痕累累,气息微弱。

“你们……你们黑手门这是找死,血盟一定会查出来的!”

“我现在也已经被你们废了,我劝你们,最好立马把我送回血盟!”

凯撒一边吐着血,一边虚弱的威胁道。

在这一刻,地萨尔也冷静了下来。

心中,微微的有些后悔自己一时的冲动。

暴揍凯撒,爽虽然是爽了。

但自己父亲要是知道了自己,将血盟彻底的得罪,可能都不会轻饶了自己。

可就在他满脸挣扎犹豫的时候,邦妮却直接走到凯撒面前。

旋即,高跟鞋赫然抬起。

咔嚓!

当她的脚落下时,伴随着一道骨骼断裂声。

凯撒最后的一丝生机,彻底消失。

“你疯了?竟然真杀了他?”

当地萨尔亲眼看到,凯撒竟然被自己妹妹一脚踩死,他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该死!邦妮,你特么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儿?”

“你存心想害死我们黑手门是不是?等父亲回来后,他绝不会饶了我们!”

“我也是为了你,才一时糊涂动手,父亲质问起来,你就自己去承担责任吧!”

地萨尔抱怨一通,将身边的灵茶几,直接一脚踹翻。

直接朝门外走去,并且开口准备叫人进来处理现场:“来……”

“哥哥,你先等等,我有话要对你说!”

见地萨尔准备离开,邦妮急忙叫道一声,匆匆上前去抱住地萨尔的胳膊。

而地萨尔闻声,也是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转过身,目光赫然看向我。

十分不爽的问道邦妮:“这该死的小子又是怎么回事儿?你怎么又带他出来了?不应该是……”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他们一家做的那些事儿,他们都知道。

“我正要对你说这件事儿,你先别急着走!”

邦妮平静的解释一声,拉着地萨尔再次回到沙发上坐下。

地萨尔并没有发现邦妮冷静表现的异常,只是坐在沙发上,一副愁眉苦脸。

他双手,不停地揉起头颅。

邦妮则贴着他紧紧的坐着,安慰道:“哥哥,你就别生气了,我保证血盟的人和父亲,不会找你麻烦!”

“你当血盟是一群废物啊?”地萨尔忍不住冷哼一声,道:“他们短时间内,可能不会查出来!”

“但是,用不了多久,便会差的水落石出,到了那个时候,我们黑手门不得不和他们翻脸开战!”

“一旦开战,你知道这对我们黑手门,会造成多大的损失吗?”

听着一声声怒吼,邦妮依旧平静。

她说:“这些,都不是你该操心的,我会处理好的!”

听到邦妮这句话,地萨尔眉头微微一拧。

这才意识到,邦妮话中有话,而且是格外的异常。

他顿时不悦,怒声质问:“邦妮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是黑手门继承人,这些事儿都是需要我来解决的!”

“你说你来解决,难道你是想……”

邦妮直接打断地萨尔的话:“主要是,你没有机会去处理那些事儿了!”

听到这句话,地萨尔更加的懵逼。

他实在搞不懂,自己这妹妹,今天是吃错什么药了。

做的事儿,说的话,全都让他很难以理解。

就在这时,邦妮搂在地萨尔背后的玉手中,突然寒芒四射。

一把充满杀戮的灵短刀,赫然出现在手中。

噗……

几乎是灵短刀出现的瞬间,邦妮脸不红心不跳了,十分淡定的,狠狠扎进了地萨尔的后背中。

地萨尔顷刻间,虎躯一颤,满脸的痛苦和震惊。

瞪大双眼,猛然回过头看向邦妮。

并触电般的跳了起来。

“邦妮,你……你竟然……竟然要暗杀我?”

他难以置信道。

连连后退几步,迅速运转功法准备回击。

不过,由于邦妮给他背后捅的这一刀,将他内脏都刺穿。

导致,很难运转起功法,任由血水滴落一地。

“对不起,主人要你死,那你就绝不能活!”

邦妮回应道一声。

“主人?什么主人?该死的,到底怎么回事儿?我们可是亲兄妹!”

地萨尔崩溃绝望的大吼一声。

他为了帮自己妹妹,不惜得罪了势力与黑手门旗鼓相当的血盟。

结果现在,自己妹妹没有一丁点的感激。

反而,偷袭自己,而且还直接就是奔着自己的命去的。

“邦妮别废话了,直接杀了他吧,我还要带着你去杀了你父亲!”

就在地萨尔疑惑时,我对邦妮下达命令,要求她速战速决。

闻声,地萨尔充满震撼的目光,迅速看向我。

他想到了一切原因,但是都没想到,我竟然就会是,控制着的邦妮的主人。

之前因为看我浑身没有丝毫气息,认为我就是废物。

哪怕是,邦妮带着我再次出现。

他也认为,邦妮是嫌弃我实力低弱,带着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才没有特别的在意。

以为,我跟邦妮待不了多久,还是会死。

但此刻,我这一声命令,让他宛遭雷击。

看着邦妮对我那恭敬的模样,傻子都能知道,我就是邦妮口中的主人。

“这怎么可能?”

他面色惨白,连连摇头,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你是什么人?为何会成为邦妮的主人?”

“你又为何,要杀我?我似乎没有得罪你吧?”

他一连几声质问。

这时候,邦妮已经冲到他的面前。

地萨尔慌忙应对,但因为之前那一刀伤的太重。

此刻,尽管他拥有着化神巅峰的实力,也根本无法爆发,只能被逼的不断后退。

房内的一些摆设,更是被纷纷震碎。

最终,地萨尔被逼到墙角无处可退。

邦妮直接双手死死的扣住了地萨尔的脑袋,抬起那白暂细嫩,多少血海岛雄性梦寐以求的波膝盖。

嘭!嘭!嘭……

伴随着一道道闷响,地萨尔的脑袋和腹部,不断的被邦妮膝盖猛烈撞击。

他神情恍惚,只感觉脑袋要被撞炸。

“邦妮,你这该死的溅人,竟勾结外人杀害我,你不得好死!”

“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回答,你们究竟为何要杀我!”

“也算是让我死的明白一点!”

地萨尔用尽最后的灵力和清醒,大声的嘶吼着。

而他的身躯,已经弯曲在一起。

邦妮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依然再疯狂的攻击暴揍。

而我,则是对他解释了起来。

“你是没有得罪我,但是你们做了太多该死的事儿,所以你必须死!”

“至于邦妮,因为她可以做我的狗,我自然让她活下来!”

他们吞噬活人精血,以此达到自己修炼方面的提升。

这般丧尽天良的事情都做了,我还怎么可能让他继续活下去。

我若是亲自出手,自然会引起剧烈的动静,整个黑手门的强者,都会被吸引进来。

所以,我想到了,控制邦妮动手。

毕竟,邦妮动手去偷袭,地萨尔根本就不会想到的,更容易中招。

而一切,都显然按照我的想法来的。

不仅将他彻底制服,同时也没有引起外面众强者的注意。

这也是我,为何要选择,将邦妮彻底掌控起来的原因。

至于这地萨尔,若是能将他也炼化掌控,那对我来说,绝是个强有力的帮手。

但无奈我修为太低,还无法做到彻底掌控一名化神巅峰的存再。

咔嚓!

很快,又是一道剧烈的骨骼断裂声。

地萨尔的脖子,直接被邦妮掰断。

“主人,他已经死了,我们现在去哪里?”

邦妮溅满了血水。她来到我面前,恭敬的问道。

微微沉思,我平静的命令道:“叫人进来处理干净这里,就告诉他们,是血盟的强者,暗杀你哥哥,最后两人同归于尽了!”

如此一来,血海岛上的大势力之间,必然也会开战。

越是混乱,能够威胁我的强者变越少,因为他们没那么多时间来对付我。

这给我,寻找南离师父,取得了很多时间。

很快,黑手门众强者闻讯赶来,只得悲伤的处理尸体。

“大家和血盟的拼了,为少爷报仇!”

“该死的血盟,敢杀我们黑手门少爷,我们血洗了他!”

……

一道道怒吼声,不断的黑手门庄园中回荡。

“没有我的命令,先在这里等待我的消息,我现在去找我父亲,寻求解决的办法!”

邦妮自从被我掌控后,浑身充满了气势。

冷声下达命令后,立即带着我,去他们黑手门的秘密基地寻找她的父亲。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