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不同意

十一点整,正是婚礼正式开始的时间,此时宴会厅的大门也缓缓关闭,突然一阵悠扬的音乐声响起,婚礼司仪踏着音乐的节奏从幕后走了出来,拿着话筒,按照婚礼主持的台词先是客套欢迎了一番。

接着就看到两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也从幕后走到了舞台中央,正是今天的新郎,林氏的继承人林南,以及林南的堂弟林峰,灯光照射在两人的身上,这一刻他们才是整个宴会厅主角。

男主出现,女主也即将出现,在婚礼司仪的主持下,舞台通往宴会厅的入口处的大门缓缓开启,在所有人的期待中,两名新年在所有人的欢呼鼓掌中出现。

正是穿着婚纱的陆一菲和陆一凡姐妹,此时两人都是一身相同的白纱,两人的中间是陆军,今天陆军也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高档西装,满面的春风得意,一手牵着陆一菲,另一手牵着另一侧坐在轮椅上的陆一凡。

陆一凡的双腿虽然已经被铁牛的爷爷治疗好了,但毕竟时间太短,还无法独自行走,今天婚礼的现场,依旧坐在轮椅上。

陆一菲和陆一凡姐妹俩本就是绝色倾城的存在,此时穿着婚纱,同时出现在舞台上,让到场的来宾一阵羡慕。

此时我也被两个女孩的装扮所深深地震撼到,两人的头上都带着紧致的钻石公主冠,白色的婚纱,白色的手套,她们就像是真的白雪公主一般,极其的耀眼。

即便是我身边的秦笑笑和吴丝雨,此时眼中也有些惊讶,秦笑笑更是惊讶的开口说道:“好美!”

吴丝雨也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林家的那两位,配不上这对姐妹花。”

我心里十分的难受,眼前的两个女孩,在过去的一年里,一直跟我生活在一起,然而这才短短一年,她们就要变成别人的新娘了。

以前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刚开始,因为对苏婷的不舍,一直想着有一天自己赚够了五百万后就主动提出离婚,然后去找苏婷,可后来才发现,苏婷对我因爱生恨,后来又选择性失忆症而彻底的忘记了我,苏婷的家里都不希望我在出现在苏婷的世界,还因此让苏婷休学离开。

就是在这样的感情中,我慢慢的放下了苏婷,当我试图接受这个有名无实的婚姻的时候,忽然有一天发现,实际上我已经喜欢上陆一菲了,没错,就是陆一菲,而不是原本跟我结婚的陆一凡。

但是,却在这种处境之下,陆一凡却主动要跟我离婚,签订了离婚协议书,又去民政局办理了离婚证,就在我自己都已经决定放下陆一菲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根本放不下,就算我不能跟她在一起,可我也不愿眼睁睁的看这她嫁给一个自己根本不喜欢的人,甚至是讨厌的人。

今天,我来到了婚礼现场,就是想要破坏这场婚礼,即便我知道可能性并不大,在我没有想到如何破坏婚礼的情况下,我还是到场了。

在婚礼进行曲的悠扬曲调中,陆军已经牵着陆一菲和陆一凡的手到了舞台中央,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在舞台中央。

陆军的脸上挂满了笑容,他本就一直想要让陆一菲和陆一凡姐妹嫁入林氏,为了自己的利益,他恨不得把陆一菲和陆一凡卖给林氏,如今终于得逞了,最高兴的人应该就是他了。

婚礼司仪在一些列的台词之后,忽然庄重而又严肃的大声说道:“请问新郎,您是否愿意娶你身边的新娘陆一菲女士为妻,无论今后疾病健康、贫穷富贵,一生一世直到永远吗?”

婚礼司仪先是问道林南,而林南的脸上始终洋溢着自信而又阳光的笑容,此刻也十分激动的说道:“我非常愿意!”

接着婚礼司仪又看向陆一菲问道:“你愿意嫁给你身边的这位英俊的小伙子林南先生为夫,无论今后疾病健康、贫穷富贵,一生一世直到永远吗?”

这一刻,无数双期待的眼神都在舞台中央拿到最耀眼的身上,此时陆一菲脸色极其平静,眼神中却多了几分思索,沉默不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婚礼司仪等了那么几秒,陆一菲依旧没有开口,顿时他有说道:“新娘,您愿意嫁给新郎吗?”

陆一菲缓缓抬起了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英俊的容颜,脸色平静,缓缓开口道:“我愿……”

眼看陆一菲就要说愿意了,她的话音还未落定,我猛地站了出来,大声吼道:“我不同意!”

我这一道嘶吼声,顿时全场震惊,一瞬间吸引了无数的目光,舞台中央的拿到绝美的面容,此刻一脸惊讶的看向了我。

我无视了所有人的目光,起身朝着舞台中央一步步的走了过去,再次说道:“没有幸福的婚姻,被胁迫的婚姻,谈何幸福?我不同意!”

此时舞台中央林南和林峰的神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昨天晚上林南安排人追踪我,还想要带走我的时候,如果不是秦笑笑,说不定我根本就无法来到婚礼现场,在秦笑笑让我决定怎么处理林南派去的那些人的时候,在我废掉了每人一条手臂之后,就告诉过刀疤脸,让他回去告诉林南,今天我会送他一份大礼。

当时我只是愤怒,只是说了一句大话,让林南寝食难安,然而今天我真的到了婚礼现场,在这最庄重的一刻,我出现了。

这一刻,整个宴会厅的主角,是我。

“这是我和菲菲的婚礼,答不答应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张泽,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决定要怎么做,离开这里,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林南站在舞台中央,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语气中满是优越性,似乎在他眼里,我根本就不值一提,或许昨晚废掉刀疤脸那些人,让他们带给林南的话,林南根本就没有当回事。

我冷笑一声,几个呼吸之间,已经出现在了舞台边缘,被十几号保安人员拦住了去路,我停下了脚步,一脸冷漠的看着林南:“林南,我想你比谁都清楚,陆一菲和陆一凡是怎么答应嫁给你的,我告诉你,你不过就是借着林氏的羽翼,才能活到今天,如果离开了林氏,你什么都不是,为了得到陆一菲,你处心积虑,用尽手段,威胁一个弱女子,你还算是男人吗?”

我的话让整个宴会厅都陷入了惊讶之中,此时陆一菲和陆一凡都是一脸复杂的看着我,而林南脸上布满了阴霾,如果不是在公众,或许林南早就爆发了。

“小子,这是我们陆家和林氏的婚礼,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乱说?给我滚出去!”陆军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他说着,大声喊道:“保安!给我把这个小子轰出去!”

陆军话音刚落,十多号保安全都将我包围在了中间,像是领头的保安,沉声说道:“这位先生,麻烦你离开这里。”

韦洪这时候走了过来,拿出了请帖,大声说道:“我们是凭借请帖进来的,既然林氏发出了请帖,那就没有理由让谁离开吧?再说了,我的兄弟又没说错,林南仗着自己是林氏的继承人,欺负一家小公司,还威胁一个弱女子嫁给自己,还真当这是古代呢?你林氏还敢强抢民女?林南卑鄙无耻,这样的人,就该单身一辈子,婚姻,不适合他。”

铁牛也跟着韦洪而来,此时两人一左一右的站在我的身边,此时只要有人敢对我动手,两人就敢在这里闹个天翻地覆。

“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我林南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如今获得家族的继承资格,也是凭借自己的才能,并不是依靠家族的力量,我和菲菲也是两情相悦,进过慎重考虑之后,才打算结婚的,你们既然是受邀的客人,那就麻烦几位摆正自己的位置,坐会自己的位置。”林南冷着脸说道,此时站在舞台中央,傲立于世,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呵呵,林家的婚礼还真是精彩,今天倒是让我任某人看了一场好戏,依我看,感情是两情相悦的事情,如果真的是借助家族的力量去胁迫女人嫁给自己,这样的婚礼,我看还是取消了。”这时候坐在最首位桌子的中年人,忽然十分爽朗的大笑着说道。

听到对方的话,无数目光都看了过去。

说话的正是来自省城四大家族之一的任家下一任继承人任凯杰,刚才还听邻桌有人说下个月任家就要举办继承人交接仪式了。

我心中有些惊讶,任凯杰显然是相信了我的话,此时一点不给林氏面子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有种感觉,怎么像是在帮助我说话?难道说,林氏得罪过任家?

虽然疑惑,但此时有人帮我说话,我倒是十分乐意,而且还是一个林氏得罪不起的人物帮我说话。

“老任,这是人家林氏的家事,你在这种场合,说这样的话,不太合适吧?”这时候同坐首桌的钱多多,带着几分调侃对任凯杰说道。

钱家,同样是省城的四大家族之一,叫任凯杰老任,也合情合理。

任凯杰无所谓的摊了摊手:“我任某人从来都是帮理不帮亲,不管是谁的婚礼,如果真得让我看不惯了,我依旧会开口说话,倒是老钱你,我说什么都是我的言论自由,跟你有什么关系?”

省城的两大家族,此时却有点争锋相对的意思,倒是引起了一阵轰动。

林南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这时候又一个中年人笑呵呵的看这任凯杰说道:“任总真性情,说的也是,不过在下还是要向任总解释一下,我儿林南跟陆家的陆一菲是两情相悦,我儿子已经追求陆一菲很久了,对于这场婚礼,两家都是十分乐意看到的。”

“对对对,亲家说的是,我们陆家跟林家能有这桩喜事,我们陆家上下都很乐意看到,当然,我女儿对嫁入林家,同样十分向往。”陆军也连忙附和道。

任凯杰似乎有意针对林南,冷笑一声,看向了舞台中央的陆一菲,开口道:“这些老家伙的话我信不过,你自己说说,嫁入林家真的是你自己想要的吗?你放心好了,只要你不愿意,今天这婚礼就得取消。”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