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哥,听我的

看着这一幕,那六十多名被我解救的人,都纷纷傻眼了。

他们根本没想到,我竟然这么容易,就将那个,在他们眼中,如同地狱恶魔一般的女人给控制了。

最不可思议的是,那恶魔女人,竟然听从我的命令,愿意去斩杀自己的亲人。

“你们现在这等着,赶在天亮之前,我必然会让你们活着离开这‘炼狱’恢复你们的自由!”

在离开前,我对那六十多人说道。

听到我的话,他们纷纷感激的致谢。

之前,我说这句话,他们可能还半信半疑。

但是现在,他们相信我,肯定会说道做到。

毕竟,就连让邦妮杀了她家人这种,原本根本不可能的事儿,都真的实现了。

还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

当邦妮,带着我走出密室后。

庄园中的那些黑手门弟子们,纷纷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

显然,曾经跟着邦妮进到这密室中的人,肯定没有一个能像我这般活着走出来。

这才让他们,感到这般的震惊。

随后,在无数道不解的目光注视下,我和邦妮,又一次的回到灵楼中。

直到看不到我们两人,那些黑手门弟子们,才纷纷小声的议论起来。

“怎么回事儿?邦妮小姐,怎么可能会,带着活人从那密室里走出来?”

“我去,我们邦妮小姐,难道是改变了?”

“别乱猜了,我估计那家伙,可能身份不简单。”

“邦妮小姐,或许只是带他去参观参观,他并非是邦妮小姐的猎物!”

……

至于这些猜测,在我的精神力中,自然是清清楚楚的感知到的。

不过,他们怎么想,那就不是我的事儿了。

我要做的,是斩杀了邦妮的家人,以及一些难以掌控的强者。

让我去斩杀,必然是不可能的。

但是,邦妮作为他们的亲人,他们自然不会有什么防备。

所以,让邦妮在他们背后去捅刀子,是件很容易做到的事儿。

“邦妮,你……你怎么又进来了?”

来到灵楼中之后,大厅里正喝着灵茶谈论生意的地萨尔和凯撒两人,纷纷皱起眉头。

尤其是邦妮的哥哥地萨尔,脸上写满了浓浓的不解。

毕竟,至于邦妮的那些事情,他最清楚。

“哥哥,我和我的主……张天小师弟,想和你一起,讨论这次和凯撒先生的生意!”

邦妮径直走到地萨尔身边坐了下去,两条白暂细长的腿,更是挑起二郎腿。

而我,则如同被她征服的小男人似得,默默的站在她背后。

她虽然被我掌控,但是我并没有去抹除她的记忆。

否则的话,她连自己身边以前的人都忍不住来,必然会被揭穿。

而此刻,既被我掌控,又保留了原有的记忆,自然好办的狠多。

就比如此刻,地萨尔根本无法感受到她的异常,最多就是不解她的做法而已。

“地萨尔师兄,我们那边可十分在意这次的合作,但可不是,谁都能来随意插嘴的!”

凯撒顿时不悦道一声。

哗!

然而,就在凯撒声音刚落下的瞬间。

一杯热气滚滚的灵茶,突然被泼洒在凯撒的脸上。

顿时间,整个灵楼中,气氛一阵死寂。

地萨尔和凯撒两人,纷纷傻眼,难以置信的看向邦妮。

因为,那杯热滚滚的灵茶,正是邦妮毫无征兆,拿起来来泼在他脸上的。

“特么,你这该死的小溅人!”

凯撒回过神后,愤怒的骂道一声。

他面目狰狞,凶狠的瞪着邦妮,恨不得将她撕碎。

但估计,是因为这里是黑手门的原因,他并没有动手。

只是,抹了把脸上的灵茶水。

即使实力强悍,但是没有任何防备下,被一杯热灵茶泼在脸上,那感觉也不好受。

面色,都是一阵的涨红。

瞪了邦妮大半天,他才转过头看向地萨尔。

愤怒的威胁起来。

“地萨尔你们黑手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不想与我们血盟合作了?”

“还是说,你们黑手门,真拿自己当这血海岛的主人了?”

“你们黑手门若是想要开战,我们血盟绝对会应战的!”

地萨尔也是满脸愤怒。

这邦妮平时虽然无理取闹,但是对于宗门中的事儿,她从来不胡来。

可没想到,他们黑手门这次,好不容易和势力相当的血盟,谈了一单大生意。

结果,邦妮却来了这么一出,让他久久的无法回过神。

他实在搞不明白,今天的邦妮,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不但带着陌生男人,没有解决掉。

而且,还很是奇怪的,跑来掺和他在这里谈生意。

“凯撒先生,你先冷静点,我替我妹妹给你道歉!”

地萨尔立即起身,对血盟的凯撒道歉一声。

紧接着,凶狠的目光,看向邦妮。

“你这该死的家伙,竟然敢毁坏我们黑手门和血盟的关系,存心找死是不是?”

“父亲要是知道了,一定要你好看!”

一道严厉的谴责,眼中都快要迸射出怒火来。

凯撒见状,却是冷冷一笑,直接站起了身:“地萨尔,我看我们也没必要谈下去了!”

“你们黑手门,实在是太没有诚意了,完全就是来故意侮辱我,甚至是侮辱我们血盟的!”

“你这该死的溅人妹妹,给我脸上泼了杯滚烫的灵茶,你竟然想用随便几句废话,来解决这件事儿!”

他说完,就想转身离去。

这让地萨尔急眼了,显然这一次的生意,对他们黑手门来说,十分重要。

“你这该死的混蛋,还不快点跪下对开萨尔先生道歉!”

地萨尔对邦妮愤怒的吼道一声。

同时,伸起一只大手,狠狠的朝邦妮的脸上扇来。

邦妮眉头一挑,瞬间伸起手,当即阻挡住地萨尔的巴掌。

这一幕,让地萨尔更加的懵逼了。

自己妹妹,竟然还敢阻挡自己的教训了。

这可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儿。

凯撒看着这一幕,一阵冷笑和侮辱。

“没想到,平日里威风凛凛的地萨尔先生,竟然如此懦弱。”

“连自己的妹妹都管教不了,你还有什么资格,来和我血盟谈生意!”

“下次,还是叫你老爸来找我谈吧,要么就直接开战,我也不介意!”

就在这时,邦妮也开口了。

她神情冷漠的看了凯撒一眼。

冷笑道:“懦弱的家伙,应该是你!”

“仅仅一杯灵茶而已,你就不敢待下去了?”

“难道,你这懦夫是怕我,会杀了你不成?”

这几声侮辱,让凯撒脸色一僵,彻底的激怒了他。

“就冲你这句话,老子今天就不走了!”

“地萨尔我今天要是,不让你妹妹好好的感受感受我的恐怖,我绝不会轻饶了你们!”

“我要狠狠的侮辱她,让她在我的身下求饶!”

凯撒怒吼着,根本不给地萨尔面子。

那气势,似乎恨不得要当着地萨尔的面,将他的妹妹邦妮给用那啥大玩意儿征服了。

“我被这般侮辱,你作为我的哥哥,难道就不应该做点什么吗?”

对于凯撒的怒吼侮辱,邦妮十分冷静,只是问道自己的哥哥地萨尔一声。

这让地萨尔夹在中间,有些为难起来。

虽说,自己妹妹有些过分,但是这凯撒,当着他的面,侮辱自己妹妹。

这似乎,更加的过分。

他歉也到了,要是在继续沉默,就连他自己都会觉得他自己懦弱了。

旋即,他脸色阴沉的看向凯撒。

“凯撒,我已经替我妹妹对你道歉了,希望你也不要太过分,要是真动起手来,你们血盟也不一定是我们黑手门的对手!”

闻言,凯撒深深皱起眉头:“怎么?你意思,是真的要和我们血盟开战了?”

“不过,我觉得你这懦夫,在说话前,还是先去问问你父……”

地萨尔的脸色,更加阴沉。

就在凯撒,准备继续侮辱下去的时候。

邦妮的声音,再次打断他。

冷漠道:“没错,我们黑手门,就是要与你们血盟开战!”

“所以,你今天也没有必要,活着从这里走出去了!”

听到邦妮的话,地萨尔和凯撒两人,再次震惊傻眼。

“你……你说什么?”

凯撒瞪大眼睛,质问一声。

地萨尔眉头一阵狂跳,立即呵斥邦妮。

“你给我闭嘴,少说两句,在敢找事儿,小心我将你囚禁起来!”

邦妮却不以为然,直接对地萨尔道:“哥!听我的,直接杀了这该死的混蛋吧!”

“让他们知道,在这里是谁说了算,让他们感受感受,我们黑手门的恐怖!”

“在我们的地盘,容不得他撒野,而且干掉他,我们还有很多的说法去给血盟解释!”

“我保证,血盟绝对不会想到这该死的混蛋,是被我们杀的!”

邦妮的话,让地萨尔微微犹豫挣扎。

可不等他做出结论,原本还坐在沙发上的邦妮。

竟是化作一道风,已经冲向了凯撒。

“你找死你!”

凯撒愤怒到,立即爆发。

“他要杀我了,你难道还要犹豫吗?我才是你的家人!”

邦妮不冷不热的说道一声。

“该死!”

地萨尔郁闷到了极点。

旋即,也冲向凯撒。

他即使不是很有人性,但是一单大生意和自己妹妹比,还是自己妹妹的性命更加重要一些。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