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密室中的秘密

其实,在被扣的时候,我的精神力,早就已经发觉到了。

只不过,依然装傻任由她胡来。

“好了亲爱的宝贝儿,现在可以睁开眼了!”

邦妮开口说道。

同时,一只手在我下巴上轻轻一捏。

我没有回应她的话,只是睁开眼。

眼前的景象,俨然和我精神力窥探出来的,一模一样。

“哈哈哈……宝贝儿,这里是不是很刺激?你有没有热血沸腾的感觉?”

邦妮顿时一脸玩味儿的笑了起来。

“嗯……的确是很刺激呢,眼前这景象,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呢!”

我淡淡的一笑附和道一声。

邦妮看到我淡定自若的表情,她微微皱眉,显得十分意外。

忍不住问道:“你难道,就不感到害怕?不担心,我待会儿会将你,也成为他们其中一员吗?”

说话间,邦妮伸手,指了指我面前,满密室的人。

“只不过是一群可怜人而已,我为何要怕?”

我微微笑了笑,回答一声。

脸上,依然没有邦妮所预想中的那股畏惧。

而我,之前之所以心中,对邦妮起了杀心。

也正是因为,眼前密室中的这群人。

“你还真是个有趣的人呢,不过就是可惜了!”

邦妮叹了口气感慨一声。

旋即,她继续问道我。

“有一件事儿,我十分想不明白,之前你喝了那些灵酒,难道真的就,没有一丁点的反应?”

听到她的问题,我顿时就笑了。

“反应?你想要什么反应?”顿时间,我眼眸中,满是邪恶的笑容。

“是,将你直接拿下的那种躁动反应吗?”

听到我的回答,邦妮的脸色顿时冰冷了几分。

“你的勇气倒是可嘉,但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如实的回答我的问题!”

“你喝了那些灵酒,为什么没有昏迷?”

“是因为,那灵酒真的没有什么作用,还是说你用了什么小伎俩?”

她不问这事儿还好,我倒是也不屑去替。

此刻,她再次提出,我的怒火也是渐渐的更加浓郁。

因为,她在打开那瓶灵酒的时候,我敏感的嗅觉,便已经闻到了其中的不同寻常。

在淡淡的酒香中,还夹杂着一股乖乖地味儿。

虽然是第一次闻到这种味儿,但是它的来源配料,在我的脑海中,很快便浮现了。

很快,便得出结论。

那灵酒中,加了不少强悍的昏迷神志的药粉,和世俗中的蒙汗药相同。

只不过,这个的劲更大,而且几乎接近无味儿。

没有强大的感知力,根本无法察觉出来。

我敢确定,除了我之外,几乎其他所有被她骗来的男人,都无法抗拒她的诱惑。

而且,最终绝对会服用下她给倒的那杯,有强烈昏迷药粉的灵酒。

我体内,早就炼化的,几乎是百毒不侵了。

想要毒倒我,都需要很强的手段,不仅要品阶极高的昏迷药,同时还要配合秘术辅助。

如此垃圾的昏迷药粉,对我来说,自然没有什么影响。

只是,在喝下之后,微微的会感到肠胃有些不适罢了。

而我,也是为了看看她下一步的目的是什么,这才直接装昏过去。

而我,在假装昏迷的瞬间,便发现她了她的异变。

竟然是,想要用那锋利的虎牙,咬破我喉咙,吞噬我的精血。

只不过,邦妮根本没想到,我竟然没有被迷昏,反而在关键时刻坐了起来。

“你那灵酒,喝到肚子里,本来就没什么反应啊!”

“我想,可能是你的佣人,见你的灵酒太珍贵,偷偷的给你用劣质酒交还了!”

“就是不知道,邦妮小姐,那瓶真正的灵酒,会让我有什么反应,难道是会让我那里,变得更加雄伟?”

此刻,我故意一通胡说。

闻言,她脸色一阵冰寒。

“这些该死的家伙,回头在找他们教训。”

她忍不住抱怨一声,显然将我的话,也是信了那么几分。

毕竟,那如此烈性的药粉,却是没能将我昏迷倒。

在她看来,这本就不正常。

旋即,她神色恢复,嘴巴贴在我耳边,诱惑道:“没错呢,我就是想让宝贝你变得更加雄伟壮观!”

“好让我难以忘记你呢!”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她话音一落,双手在我身上胡乱游走,竟然是直接大胆的……

我顿时眉头一皱,心中满是寒意。

“好啊,那就开始吧!”

我冷冷的笑道一声。

旋即,运出一道灵气在双手中。

咔咔咔……

一连几下清脆的金属响动声,顿时打断了她那疯狂的节奏。

她神色,顿时一僵,难以置信的看向我。

只见束缚着我双手的,巨大灵扣锁,竟是已经纷纷打开。

并且,在她还没有回过神来的瞬间。

她的双手,却是被我,给扣了起来。

整个人双手高举,后背紧贴冰冷的墙壁,根本无法逃脱。

“你……你快点放开我,你到底想怎样?”

邦妮回过神,顿时就慌了,她急忙怒道。

同时,拼命的挣扎。

“不应该是,我问你想怎样才对吗?你不是,想要和我来点刺激的吗?”

“可我,就喜欢这样对待你啊!”

我满脸都是玩味儿,狠狠的捏着她的下巴戏虐道。

这狠毒的女人,将我当做小白脸对待,我自然不会便宜了她。

“你想那样,也先给我你放开,不然待会儿我哥哥他们来了,你就完蛋了!”

“快点松开我,你这该死的混蛋!”

帮你对我,一阵的吼骂。

而我,倒是显得淡定自若。

我站在她面前,脸色也是彻底的冰冷了下来。

“别挣扎了,在我还没想到怎样处理你之前,我是不可能放开你的。”

“而且自己,应该也十分清楚,这两个看似简单的灵卡扣,想要打开可不容易。”

“还有,我应该感谢你才对,把这密室的隔音弄得倒是蛮不错,就算你今天吼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来救你!”

听到我的话,邦妮是彻底的清醒了。

脸上,也不在有之前她演戏时候的那般柔和,而是冰冷的如恶鬼一般。

双眼通红,目光之中满是愤怒。

突然,想到了什么,她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会看穿我的目的?”

“就你区区一个垃圾而已,我有什么看不懂的?”我不屑的冷哼一声。

旋即,我大手一指密室中,那些正纷纷傻眼,盯着我警惕的看着的众人。

冷声问道邦妮:“这些人,都是被你骗来的吧?”

“他们变成现在这副模样,是你一个人的杰作,还是有着其他人的一同参与?”

邦妮没想到,我第一时间做的,并非是对她做什么,反而是问道了这些人的事儿。

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愤怒到:“这些不是你该知道的!”

“你应该清楚的是,这里是我们黑手门的地盘,你一旦惹怒了我的话,后果会十分严重。”

“就算是你杀了我,你也绝对不可能有命离开黑手门!”

邦妮的话,十分坚定自信。

而我听着,却是直摇头。

“想要控制我,你们黑手门还没有那个资格,因为你们黑手门,都是一群头脑简单的废物!”

我毫不犹豫的侮辱道。

他们黑手门,实力的确不简单。

毕竟,就连庄园中巡逻的那些家伙,身上都有着不同寻常的气息。

显然,十分难以对付。

只是,他们太过于自信。

就好比这邦妮,认为自己是黑手门的千金小姐,就是天下无敌了一般。

带着我一个陌生人来家中。

因为,看不透我身上的气息,短时间无法确定我的实力。

所以,她也不来硬的,而是用软的。

竟是用,沟引我的办法,想用昏迷的药酒,将我昏迷了在做下一步的举动。

而且,在发现我的不一般,没有被灵酒给迷昏倒之后。

竟然还不带点强者,跟着我一个人,就将我带来这里。

这不是愚蠢是什么?

“你这么做,完全就是在作死,还真当我黑手门是垃圾了?”

邦妮见我侮辱她们的宗门,顿时就暴走了。

但是,在怎么愤怒,也无法打开她们黑手门,自己搞的这两个大扣锁。

我冷哼一声,直接打断她的话。

“希望你现在,看清眼前的额形势,别用你们这垃圾黑手门吓唬我!”

“我能不能活着离开,那是我的事儿。”

“现在,你若是想要活命的话,那就立马如实的回答我的问题!”

被我强势的逼问,邦妮浑身一颤。

但是,整张面孔,依然是狰狞地,挂满了对我的愤怒。

“你确定要这么做?我劝你不要逼我……”

她咬牙切齿道。

啪!

只不过,她话音刚落,便是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响到。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我,整个人一阵懵逼。

白暂的脸上,瞬间浮现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你若是在继续废话,我不介意将你这张嘴,先给你抽烂!”

我张泽,几乎从不会对女人动手。

但是,眼前这女人,实在太恶毒。

甚至,她根本就不配做一个人。

因为,每一个只要是,来到这密室中,或者看到密室中场面的人,都会这么认为。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