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令所有宗门颤抖

在这一刻,我感觉浑身毛孔都打开了。

魂魄,更是有些动摇,似乎随时都要消散。

如此恐惧的危机感,这么多年来,我还是初次遭遇。

“难道,我终究还是斗不过这隐世大门派的宗门,要将性命,留在这里了?”

我心中,不由的产生了这种想法。

毕竟,强悍的身躯将我摁倒在地上,我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而且,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机遇,显然只能受死了。

嘭!

两只巨大的利爪,将我的脖子,死死的扣住。

紧接着,一股恐怖的撕扯力,从我喉咙产生。

瞬间,血水四溅,我的眼眸之中,都是猩红一片。

只看着,我体内血水,从喉咙之中如小型喷泉般喷射着,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

在这一刻,我绝望到了极点。

我心中满是不甘,还有很多的遗憾。

我张泽并不死,但我不想在这个时候死。

因为,我还有很多事儿都没有处理好。

父母和苏婷,以及我的妻子陆一凡,还有南离师父。

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赫然从我脑海中浮现。

我放佛,看到了她们为我伤心落泪,时而又感觉,他们在指责我,在怒骂我的无能。

顷刻间,在脑海中浮现出他们后,我的双眼立马就湿润了。

我多么想,在看他们最后一眼。

可面前这情况看来,是根本没有可能了。

我试图,去拼命的进入燕都春秋图。

只要进去了,就足有活命的机会。

等我彻底在燕都春秋图中恢复好之后,再出来重新报仇,也不是不可以。

只不过,这样只能对不起沈天意和方子怡两个女子了。

但是,让我很是绝望的是,燕都春秋图在这一刻,我也同样很难进入。

因为你我此刻,身体实在过于徐若男,神魂遭受重创,根本无法去感知燕都春秋图。

而且,血水还在疯狂的涌出,体内机会都没剩多少血水了。

我的神志,也在逐渐的涣散模糊。

“特么的,你之前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怎么死狗一样不动弹了?”

“有种,你倒是给我继续爬起来啊?”

“灵界那些废物,竟然将你这种垃圾,当做恶魔和偶像,真是愚昧无知!”

“哪怕是,你身上有了突破气息,又有何用,还不是在突破之前,就被我弄成死狗……”

男子化作的黑灵狮,身形也没有恢复原形。

他面目狰狞的看着我,一阵侮辱嘲讽,十分的不屑。

至于后面的话,我听得也已经十分模糊了,根本不知道,他具体在说什么。

轰!轰隆……

然而,就在这时,我脑海中突然猛地一阵神雷大作的闷响。

而体内,那股魔道也是彻底的爆发。

一股恐怖到,我的身躯都有些无法承受的灵气,磅礴的爆发。

如同火山爆发之势,极为狂暴。

啪!嘭……

体内的胫骨血管等,在这一刻,竟然也是纷纷断裂,发出刺耳的断裂声。

“啊……”

那种痛,是我前所未有体会过的。

死在我手中的恶魔有很多,但我根本没有体会过,真正的死亡。

在这一刻,我痛苦到了极点。

我感觉,时间任何痛,都没有这一刻的痛痛苦。

“难道,这就是每个人,在死亡最后一刻,所要承受的痛苦?”

我很自然的,将这认为是,我要彻底死亡的千兆。

但我又根本无法,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只能默默的躺在血泊中承受。

我不知道的是,此刻九天之上,也的的确确是瞬间的雷声大作。

一道道狂暴的雷电,放佛要将整个九天撕裂开来。

乌云密布一片,但却无法阻挡住烈日。

同时,狂风大作,粗壮的古树纷纷拦腰折断。

轰隆……

伴随着一道道惊天动地的轰响声,雷电从九天直直击在地面。

同时,一道道龙形虚影,在九天之上遨游了起来,足足有九条。

“这……怎么回事儿?好好的天气,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天啊,九天之上,竟然有神龙浮现了?难道,这就是隐世大门派地盘上的恐怖?”

“这气势,怎么有种末日的感觉?难道,我们这些弱者的到来,触怒了隐世大门派地盘之上的天威?”

……

一些,从灵界初次来到隐世大门派地盘的家伙,纷纷仰望着九天之上的异变议论。

没多久,几乎所有人纷纷跪地,虔诚的叩拜,祈祷着天威快点散去,千万不要伤害他们这些可怜的弱者。

与此同时,在隐世大门派的一些,极为隐蔽的地方。

屹立的那些宗门之中,一名原本双眼紧闭,浑身带着炼虚期境界的强者。

猛然睁开眼。

那张不怒自威的脸,给人一种,看一眼都心惊胆颤的畏惧感。

“是什么人,竟然触动了如此天地异象?给我查,速速的查出来,究竟是哪个宗门的弟子!”

强者,大手一拍龙椅,当即怒吼道。

当下人速速离去调差后,他坐在龙椅上,却是双手微微的轻颤。

面色,凝重道了极致。

短短的一瞬间,他满头黑发也是变得花白起来,放佛苍老了好几十岁。

而其他宗门中,实力最强悍的那一位,同样是坐不住了。

他们纷纷召集手下大将。

极为严肃道:“竟然有人,可以引发这般天地异象,就是不知道,是哪个宗门中,又出龙了!”

“唉……这种突破前兆的异响,可是有数千年没有发生过了,一定要给我弄清楚,这究竟是谁!”

“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立马查到此刻此人,否则提着你们的人头来见我!”

“不好,我们隐世大门派中,估计有宗门要出真龙了,这对我们其他宗门的地位,有很大威胁!”

……

顿时间,不少隐世大门派中的宗门门主,纷纷的颤抖,感到恐惧。

就连一些,原本闭关的恐怖存在,也是纷纷提前出关,前来观看这九天之上的各种异响。

时而幽蓝璀璨的神雷大作,时而竟是挂起黝黑的狂风。

时而,更是下起了满是血色的大雪,和毒液般璀璨耀眼的雨水。

每当落地后,地面一些拥有生机的东西,都纷纷被腐蚀。

大江大河之中的灵鱼灵虾,放佛被抽空了生命力,全部泛着白肚皮漂浮在水面上。

一些宗门中,驯养的那些强大灵兽。

竟然急躁不安,纷纷狂吼。

狂吼之后,则是纷纷面对九天,恭敬至极的跪拜下来。

灵兽不受主子的掌控,对着九天叩拜。

这一幕,也是令隐世大门派众强者坐不住了。

如此诡异的异响,是他们从未经历过的。

也只有,一部分人在他们宗门祖先,在古灵书中提到过。

而且,十分清楚的告知后人,一旦如此真龙人物出世。

必然,会成为灵界的巅峰存在,任何人都不允许挑衅。

若是不想让此人高登,那只有在这条“真龙”,还没有完全脱变的时候,趁早的斩之。

他们隐世大门派,虽然平时不喜欢杀巀。

可是,当有人会威胁到他们地位的时候。

他们必然不在隐藏,会不留余地的想尽一切办法,用尽各种伤天害理的手段,也要将其斩杀。

而这一次,如此异响,极有可能,导致他们这些隐世大门派的宗门,会被重新大洗牌。

这是他们所有宗门,都不愿看到的一幕。

所以,此刻疯了一般的,要想尽办法,将此人寻找出来,趁早的解决掉。

顿时间,整个隐世大门派都进入了恐慌状态。

所有宗门门主,都是立即召集紧接会议。

有的,更是施展起各种秘法,窥探寻找引出异响之人。

“不好……这竟然是天意,根本无法窥探,看来是果然出真龙了……”

“而我,也只是隐约的,看到了一具模糊的身体。”

“他似乎,倒在血泊中突破的,而且身前,似乎漆黑一团,快去寻找……”

几名拥有着炼虚境界的强者,施展秘法后,当即口中喷出血水,倒在地上。

他们捂着胸膛,一阵痛苦。

神色惨白凝重。

此刻,我这边。

那原本嚣张恐怖的巨大黑灵狮。

他看着我,突然猛地后退,满是惶恐的看向我。

难以置信的,浑身发颤:“你……你竟然……你竟然还没有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