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沈天意的请求

我在离开花丛门的时候,就已经发现,有人在暗中跟着我。

我若是连这都发现不了,那我也不可能活到今天了。

只不过,我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气息比较微弱,我有百分之二百的自信,可以轻易解决掉他。

所以,并没有将他当回事儿,而是先忙自己正事儿,给孙修齐打电话。

哪怕是,被偷听了,我也丝毫不在意。

因为,只要将他揪出来,直接拧断他的头颅便是。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走出来的竟然是女子。

而那熟悉的身影,在逐渐明亮起的清晨,我也一眼就看出莱她是谁了。

赫然是那,之前在聚贤庄的时候,我就很多次警告,让她离开的沈天意。

“跟着我一路了,说吧!到底有什么事儿?”

我有些不悦的问道她。

虽说,她之前在聚贤庄的时候,对我也表示出了友好。

但是在我的拒绝后,还依然这样偷偷跟踪我,这就让我很不爽。

“我……我找你,是想……想让你帮忙救救我!”

沈天意犹豫了片刻,很是艰难的对我说道。

担心我不答应。

她洁白的贝齿,顿时紧紧咬住嘴唇,将嘴唇咬破都没有感觉到。

一股殷红血丝,顿时在那诱人红嫩的嘴皮渗出。

旋即,一副鼓足了勇气的模样。

对我继续道:“只要你答应救我,你有任何……任何条件,都可以提出来,哪怕……哪怕是你要……要我,也可以!”

说道最后,沈天意俏脸已经通红到了极点。

而且,声音也是越来越小。

若不是因为我的听力非凡,估计最后那句话,也只有她自己能说出来了。

她的头颅,也是深深的底下,彻底的没有勇气面对我。

我甚至,看得出来,她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也是彻底的豁出来了。

并且是,彻底的放下了尊严和脸面。

此刻,心中一定痛苦至极。

原本,我还蛮生气的。

但看着她这般举动,我的怒火也顿时消散了。

毕竟,可以看得出来,她并不是那种,随便为了点利益,而就要不知廉耻的女人。

此时,也是彻底被逼上了绝路,才会选择低下头,难以启齿的求道我。

只不过,让我有些感兴趣起来,究竟是什么人,能把她逼迫到这种境界。

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虽然嘴上这么说的。

我若是,最后真的帮了她,同时对她也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要了她。

估计,她有很大的可能,会立马选择轻生。

“什么事儿?”

我面无表情,背负双手,淡淡的问道一声。

听到我的话,沈天意顿时有些兴奋,猛然抬起头。

美眸看向我。

不过,眼中早已湿润通红。

“您……您答应了?”

她急忙问道一声。

我顿时无奈,但还是说道:“先说说是什么事儿!”

闻言,沈天意脸上微微闪过一抹失望。

旋即解释了起来:“你刚才的电话内容,我已经听到了……”

她说道这里的时候,我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浑身,释放出一股恐怖的威压。

冷漠道:“怎么?你这是要威胁我?”

这件事儿,就算被听到,似乎也不是一件什么大事儿。

只不过,要是被人威胁的话,我自然会愤怒。

甚至,会让她后悔。

“不是,大人您误会了!”

然而,沈天意听到我的问题,也是被吓的浑身一个激灵,险些跪倒在地上。

立即摇头解释:“大人您冷静点,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是我,知道那个你说的黑衣人,我知道他们的身份!”

听她这么说,我倒是有些意外了。

毕竟,我可以确定,之前她并没有去花丛门里面偷听。

显然,她是的的确确的,知道黑衣人的身份。

不然,绝对不可能,只因为我在灵机中,对孙修齐随便提了几句,她就能说出来。

“嗯,你继续说吧!”

我恢复平静说道。

沈天意点点头。

“那黑衣人,是隐世大门派中,叫做猎杀派的人。”

“而我之所以求你帮忙,也是因为这个猎杀门,我被他们盯上了!”

沈天意竟然,也和花残雨一样,被猎杀门的人给盯上了,这倒是让我很意外。

不过,我也没有在打断沈天意的话,让她继续说下。

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沈天意知道的似乎还挺多的,甚至可以给我,彻底的揭开心中的那些疑惑。

“他们猎杀门,仗着自己实力恐怖,所以每隔两年,都会在灵界中,找到一些修炼方面,有比较突出的人。”

“而且,大多数都是一些,是特殊体质的修炼着。”

“这些年来,已经有很多优秀的人,都被他们带走了,最终都成为了他们的人。”

“而我,便是今年,他们选中的其中一人,一旦我敢拒绝,他们便会血洗了我们整个宗门。”

“从前,也有人反抗过,结果被整个宗门被血洗,导致其他宗门,后来也不敢多说,只得默默忍受。”

“前几年的,被带走宗门优秀后辈的,他们也都将这个消息彻底封锁,担心说出去,对宗门以后发展不好。”

“所以,知道这事儿的人很少。”

“我不想跟那些混蛋去,同时也不希望自己的宗门被覆灭,所以就想到了,求您帮帮忙!”

说完,沈天意满脸期待的看向我,那模样楚楚可怜。

和她之前,在聚贤庄里的时候,判若两人。

再也没有了那层,伪装出的坚强一面。

让人看着,不由的心生怜悯。

“那你怎么就确定,我可以帮得了你呢?”

“你自己,不也已经说了,猎杀门十分恐怖吗?”

我淡淡一笑,并没有答应沈天意,而是问道她。

闻言,沈天意娇躯一颤。

旋即,她叹了口气,道:“您之前,在聚贤庄的那一面,我也已经见识了,我相信您,那些宗门,绝不是您的对手。”

“不过,就算是……就算是您真的不能对付他们,也……也没事儿,我答应给你的,必然会给您的!”

这女人,为了自己宗门,还真是豁出来了。

“我为了一个女人,以及一点灵石,就去自己冒险,万一不是猎杀门的对手,那我这不是白白去得罪人家了吗?”

“你觉得,我还能有命,来拿走你答应给我的那些?”

我再一次的质问道沈天意。

我看得出来,她的确是一心想为了自己背后的宗门,同时也是十分诚恳的在请求我帮忙。

但我说的,也无不道理。

我的实力,在灵界并不是最强,而那些隐世大门派的宗门,可是要比灵界。

明面上这些强者,都更加的恐怖。

得罪他们,完全可以说是找死。

而我,之所以一心要去解决这件事儿,那是因为花残雨。

她几次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都不惧艰险,亲自带人来帮忙。

这是我张泽欠她的,而且也答应了要帮她处理这件事儿。

那必然,就要说到做到了。

“我……我可以现在就给你一切想要的,我只求您能保住我们沈家,求求您了……”

沈天意见我要拒绝,顿时就急了。

一边说着,她就要对我跪下去。

不过,被我释放出一股威压,强行让她站在原地没有跪下去。

“你回去吧,我不会要你的,更不会拿你们宗门的东西,至于要不要帮你,那是我自己的事儿。”

“你请回吧,别再跟着我了。”

“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我目光冰冷,满是威胁。

感受到我的寒意,沈天意彻底的绝望了。

她很是焦急,还想在继续求我,但是看着我,最终也没有在鼓起勇气。

而我,则一副很是无情的样子,直接离开了。

我心中,却是一阵无奈。

这女人,显然是个傻女人。

幸好遇到的是我,估计去求其他强者的话,很有可能,此时就已经被那些强者,给趁人之危了。

因为,她明明都已经,听到了我在灵机中,对孙修齐说,我一定要帮花丛门,彻底的解决了这件事儿。

那就说明,我会彻底的阻止住猎杀门。

然而,她还要在这里,在苦苦的哀求我。

我在帮花残雨的同时,那就是一起帮了她。

只不过,我并不想在和她牵扯到其他关系,至于她给出的那些利益,我自然也不放在眼里。

更不可能,去趁人之危的侮辱了她的清白。

随后,我返回惊天宗,立马召集起所有兄弟。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