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他是猎杀门的

听到我的问题,聚贤庄那家伙,顿时浑身剧颤。

他自己的打量起,面前这柄诡异的灵剑,以及旁边地上,抽搐着的黑衣强者。

似乎,在确定着那黑衣强者的身份。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你要是敢暴露我们,你必然会死的很惨!”

黑衣强者,用最后的一丝灵力,艰难的威胁聚贤庄那家伙一声。

这家伙,之所以还有口气在,是因为他一身恐怖的实力。

以及,我之前在聚贤庄那边,耗费灵力太大,同样不能爆发到最完美的境界。

“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敢威胁别人!”花残雨拿着灵剑,当即抵在了那黑衣强者的脖子上。

旋即,冷冰冰的质问道:“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来我花丛门,又有什么目的?”

“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帮你求情,留你条生路,但你要是……”

然而,不等花残雨的话说完。

黑衣强者顿时冷笑一声:哈哈……你直接杀了我吧,别再废话了!”

“我是不可能告诉你的!”

果然,和之前来的那家伙,简直一模一样,是根硬骨头。

“你这不是不想说话,而是知道,说了就会必死吧?”

我目光轻蔑的看向黑衣强者,冷笑一声。

上一次,他们的同伴来,就是因为认怂,想要暴露我能身份的时候,结果瞬间死亡。

而眼前这家伙,必然同样的是下了死咒。

一旦说了不该说的,就要死了。

这也是我,之所以将聚贤庄的强者,留下了一个,而不是直接逼问黑衣强者本人。

黑衣强者闻言,眉头微微一皱。

本就虚弱到极点的他,再次努力的说出一番话:“噬九天我承认你的强大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我背后的宗门……”

“血王,这家伙实力不错,就赏给你补补身子了!”

我直接打断黑衣强者的话,摸了摸身边灵血豹王的头颅。

吼……

听到我的命令,灵血豹王顿时兴奋的仰头低吼一声。

下一刻,身影已经离玄的箭一样出现在了黑衣强者面前。

“不要……给我滚……啊……”

紧接着,便是黑衣强者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以及,灵血豹王发出的撕扯和低吼。

那声音,听着让人浑身汗毛直竖。

宛若身处炼狱之中,遭受恶魔的吞噬一样。

这些愚蠢的家伙,能有一口气存在,不好好珍惜多活几分钟。

偏偏要作死的威胁我,真不知道他是哪来的勇气。

“现在,可以回答了吧?”

我目光一扫聚贤庄那家伙,冷漠道。

闻言,那家伙看着一旁,被灵血豹王吞噬精血的黑衣强者。

顿时间,进退两难,满脸绝望。

“噬……噬九天大人,求求您饶了我吧,我……他们真的了,真的不是我能得罪的……”

听到这家伙的话,我顿时怒火滔天。

啪!

旋即,大手猛然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从地上提了起来。

凌冽的杀机,将他死死笼罩。

“他们是你得罪不起的,难道我噬九天,你就可以随便得罪了?”

“还是说,你觉得我噬九天对你的待遇太好了?”

我话音一落,当即松开手。

旋即,另外一只手中的烈焰长矛,我想都没想,便狠狠的朝着他的脚刺了下去。

伴随着一道,地面被震起的尘土,一股股血水也涌了出来。

“啊……我说我说,求你别再折磨我了……”

那家伙,一只脚赫然被烈焰长矛给钉在了地面。

我没有说话,而是将烈焰长矛从地面,以及他的脚中抽出来。

紧接着,不等他喘口气,烈焰长矛再一次的戳了下去。

他的脚上,顿时间又多了一道血洞,再次被钉在地上。

“说!”

我这才冷漠道一个字。

“我说我说……这黑衣人他……他是隐世大门派的人!”

“他们的身份和行踪,一般情况下都十分隐秘。”

“我也是一次偶然,很聚贤庄其他强者,去隐世大门派的时候,得知了他们的身份。”

“他们是猎杀门的人,手段极为凶残,不过在隐世大门派的宗门当众,地位只是算中等。”

“这柄灵剑,据说是他们猎杀门从外面抢来的,总共有三把!”

“他们的门主也没有让他们上缴,谁抢回去的就是谁的!”

“所以,执行一次任务的其中三人,拥有这柄灵剑!”

“至于其他的,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我知道的,也不过是小道消息而已。”

“大人,求您现在放了我吧,只要您不嫌弃,以后我做您的灵犬……”

那家伙很认真的解释了一番,随后便继续开始求饶。

不过,我并没有去理会那家伙。

毕竟,我本就没有打算放过他。

当初,将我打下悬崖,他可是其中的参与者之一。

“血王,这个也赏你了!”

我对灵血豹王留下一句话,旋即转身便朝花残雨的大灵别墅走去。

而她,则是如下人一般,陪同在我身边,一起进入。

周围花丛门的弟子们,一个个满脸震惊,目光之中充满了深意。

“噬九天大人竟然……竟然去了门主的灵别墅!”

“门主的灵别墅,以前还从来没有男人进去过,她对噬九天大人竟然没有丝毫排斥。”

“你们说,门主和噬九天大人该不会……”

……

在我和花残雨,进入到灵别墅后。

那些女弟子们,顿时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这个猎杀门,你以前听说过没有?”

灵别墅中,我坐在大沙发上,问道身边的花残雨。

她有些疲惫的坐在我身边,帮我倒了杯水。

一边摇摇头,道:“这个名字,我倒是略有耳闻,但是详细的就不清楚了!”

“而且,我们花丛门,以及整个花丛门的所有弟子,都从来没有得罪过他们,这一点我是可以保证的。”

“因为他们猎杀门,毕竟是属于隐世大门派中的其中之一,对于被我们来说,有着遥不可及的差距。”

“所以,我们根本不敢得罪他们,甚至不敢和他们牵扯上任何的关系。”

“这些年来,他们也从没找过我们麻烦,这次是第一次!”

花残雨解释后,俏眉依然微微宁在一起,满脸的愁容。

毕竟,最担心的,就是这种,无缘无故的有强者上门挑事儿。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这是,根本就不了解对方,最让她郁闷的是,连对方的动机是什么,都不知道。

而我,顿时间也沉默了。

认真的,沉思着猎杀门为何会盯上花丛门。

但是想来想去,依然想不出任何答案。

毕竟,这花丛门在灵界,都不曾招惹其他宗门,更何况是那些,更加恐怖的隐世大宗门中的势力。

估计,想要彻底弄明白究竟怎么一回事儿,只有亲自去上门,问个清楚了。

“他们派人过来,也是有间隔的,这段时间内,应该不会再继续有人过来了。”

“我正好也准备,去隐世大门派的地盘了,顺便在想其他办法,帮你解决这个麻烦。”

“最近,你们花丛门就多加小心,和虚空门以及惊天宗,随时保持联系。”

我说道这番话,旋即起身便朝灵别墅外走去。

“张公子,你要去隐世大门派的地盘?那些人手段十分残忍,你……你要不,还是在考虑考虑吧!”

“而且,你实力也即将突破到化神后期了,等突破了在走吧。”

“至少,可以多一份保障!”

花残雨跟在我身边,听到我要去隐世大门派的地盘,顿时就急了。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担心,而并非是因为我要离开而想阻拦。

但是,就算不是她这事儿,我也必然要去隐世大门派的地盘。

毕竟,打听到的,关于南离是非的消息,就在那边的一个,叫做血海岛的地方。

所以,无论如何,我都是要过去的。

既然可以,暂时的确定下来,那黑衣强者背后的势力,叫做猎杀门。

那这件事儿,解决起来就要方便很多了。

我相信,只要踏入隐世大门派的地盘,必然也很容易,就可以打听到这个猎杀门了。

“我去那边还有其他事儿要解决,已经没办法在继续等突破了!”

我对花残雨随口解释一声,便彻底的离开了花丛门。

如今,这最后的一道突破的桎梏,让我也很是无奈。

但我可以感觉的出来,要是不去历练历练,待在这里想要突破,绝对很难。

所以,这也更加的,坚定了我去隐世大门派的决心。

离开的路上,我又一次的,给孙修齐打灵机过去。

问他,关于猎杀门的消息。

然而,孙修齐却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在灵机那边,沉默了片刻,才对我说道:“张泽啊,这猎杀门我和花门主一样,只是略有耳闻。”

“但我清楚,他们必然恐怖至极,你最好还是不要轻易得罪。”

“你这次非要去血海岛,我也不阻拦你。”

“但你要是想帮花门主彻底的解决这事儿的话,我觉得你还是,等找到你南离师父之后,在想办法去,千万不要单独行动!”

这老头子,显然也十分担心。

对于我去血海岛,寻找南离师父这件事儿,也是比较抗拒的,但是又无法阻拦我。

“嗯,我知道了!”

他的好心我自然清楚,最终叹了口气,便挂断了电话。

看来,这猎杀门只有去隐世大门派的地盘打听了。

“还不出来,难道是等我亲自请你?”

我将灵机,收起来之后,对着虚空冷漠的说道。

话音一落,一道有些微微颤抖的娇躯,赫然从暗中走了出来。

“噬九天大人,冒昧打扰你,实在是抱歉,我……我也是迫不得已的……”

而我,则顿时冷哼一声。

“聒噪!”

顿时间,女人低下头,不敢在直视我。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