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全都要杀我

原本,还在擂台上挑战冒牌灵血豹王的家伙,瞬间就被从震下了擂台。

至于,困着挑战者和冒牌灵血豹王的灵笼,在密室被我强势冲破的那一刻,便已经彻底破裂轰倒。

那冒牌的灵血豹王从地上爬起来后,一阵恼怒。

不过,由于五名在暗中,操控着它的家伙,此刻已经完全傻眼,直愣愣的盯着我和真正的灵血豹王,而失神。

导致,没有人的操控,冒牌的它也是只能站在原地不动。

它被炼制出来,为的就是服从聚贤庄强者的命令。

没有命令,即使它有着几分自己的神志,也根本不会自己行动。

擂台下,在冒牌灵血豹王身边,原本已经绝望恐惧到极致的他们。

也发现了冒牌灵血豹王的异常,一个个满脸懵逼。

“天啊,这发生了什么?怎么会突然间,又多出一只灵兽?”

“不对,擂台上那只灵兽旁边的人……好像……好像是恶魔噬九天啊?”

“噬九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不是被聚贤庄吓得躲起来了吗?”

“这聚贤庄到底是要搞什么鬼?该不会是,他们早就将噬九天拿下了吧?”

“现在这是拿出来?要以此告知其他人?”

……

没多久,擂台下议论纷纷,彻底炸开了锅。

有认出我身份的,开始猜测我会不会,已经被聚贤庄掌控了。

或者是,我和聚贤庄合作了。

这让他们感到十分吃惊。

不过,不论是哪一种结果,他们都没有想到,我是自己来的。

而且,还是来找麻烦的。

“嗯?不对啊,这噬九天身上的衣服,怎么有些眼熟?”

“这不是之前……之前为卜先知的那个家伙吗?之前,在灵笼里还险些被干掉。”

“现在他的脸,怎么突然变成噬九天了?这特么,谁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又有人,认出了我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

毕竟,之前我也算是,灵拳场的一个小小的焦点了。

先是猜中擂台上选手最终的胜负,更是拒绝与他人联手下赌注。

后面更是,上了擂台去挑战那只灵兽。

所以,不仅仅是我这件衣服,以及我的身材和背影等方面。

他们都可以确定,我就是之前的那个人。

只不过,现在是噬九天的面孔,浑身还多了一抹强烈的杀气,以及暗红色的魔气。

这让他们就很郁闷了,实在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些人,更是认为他们自己在做梦,难以置信的,将自己的双眼使劲的揉了又揉。

“你……你是谁?”

那五人,此刻也是回过了声,大声质问道我。

他们面色凝重,目光深处透露出一丝警惕和畏惧。

其实,在看到我带着灵血豹王,是从擂台下出现的。

他们便,瞬间想到,的确是噬九天回来了。

毕竟,擂台下到底怎么回事儿,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

只是,此刻依然不愿因接受这个现实。

我能够从下面,救出灵血豹王,显然说明,他们的其他人,已经丧命了。

否则,根本不可能给我这个机会对的。

“擂台下其他人都知道我是谁,难道你们会不知道?”

我冷笑一声。

站在擂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五人。

“噬九天你好大的狗胆,竟敢自己送上门来!”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五人当中,一名只有化神中期实力的家伙,顿时怒吼一声。

旋即,拿起一柄灵剑,直接跳上擂台。

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地盘。

哪怕,他想到下边密室已经出事儿了,但依然觉得,他们人多会更加强悍。

不过,他并未急着动手。

而是站在我的对面,对我威胁道。

“擂台下各位好汉,都是我们聚贤庄的好友,你这是准备,要挑衅我们所有人?”

“还是说,你噬九天已经将自己,当做灵界的天了?”

“还不快给我速速跪下!”

这家伙,装比倒是一把好手。

亲自动手不敢,凡尔纳用灵剑对着我一指,故作强悍的暴喝一声。

我张泽,要是能被这么轻易的吓唬住,怎么可能站在这里。

“呵呵……聚贤庄中的一条灵犬而已,竟然也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谁给你的勇气?”

我顿时冷笑。

之所以不动手,跟着这家伙废物。

其实,就是为了恢复刚才,破开密室冲出来,所耗费掉的灵力而已。

而擂台下,此刻也爆发了轩然大波。

“这竟然真的是噬九天那个恶魔,他竟然真的回来了!”

“这尼玛,究竟是聚贤庄厉害,还是噬九天更厉害呢?不过,我觉得他一个人来到这里,恐怕很难活着离开啊!”

“这里毕竟是聚贤庄的老巢了,噬九天他在厉害,但他只有一个人而已!”

“噬九天你这恶魔,活着只能残害我们灵界,快点跪下受死!”

“该死的噬九天,要么滚出灵界,要么死!”

“聚贤庄,给我杀了噬九天,我们支持你!”

……

顷刻间,又不少人竟然是,情绪激动地大声吼着,要聚贤庄干掉我。

听到这些声音,我依然面色平静,毫无波澜,稳站擂台。

因为我知道,这是由于我之前消失的那段时间里,聚贤庄在外面,故意散播出于的一些,对我不好的谣言。

我早已成为了,灵界中人人敢杀的恶魔。

在他们看来,我若是活下去,必然会继续肆意的滥杀无辜,肆意的毁灭其他宗门。

所以,此刻他们更希望,聚贤庄可以干掉我。

同时,大吼着还能故意引起聚贤庄的注意,以后也好合作。

毕竟,如今的聚贤庄,在灵界可是比较牛叉的存在了,不少宗门自然想与他们结交。

“哈哈哈……噬九天,你听到了吗?就连擂台下各位好汉,都希望你死!”

“你这个垃圾,就是灵界的祸害,何必要继续作死呢?”

“你要是在不跪下,我估计就算是我不动手,擂台下这些好汉们,也会让你成为一条死狗的!”

那化神中期实力的家伙,见擂台下众人的情绪,很是得意的狂笑了起来。

“你们聚贤庄,故意弄条假的灵血豹王,乱打广告,忽悠擂台下众人!”

“你们聚贤庄,这是根本没拿他们当人看待啊!”

“而是,完全将他们当做了傻子!”

“并且,五人还在暗中,操纵着那只假的灵血豹王和其他强者挑战,这戏倒是演的不错!”

我当场,便是揭穿了那家伙。

闻言,五人面色顿时就不自然了。

“你胡说!”

那家伙,下意识的怒吼一声。

我顿时就笑了:“我胡说?那你倒是解释解释,我身边这头,真正的灵血豹王又是怎么回事儿?”

擂台下众人听到我的话,也立马回过了神。

“你们聚贤庄到底怎么回事儿?竟然真的弄头冒牌货,在这里欺骗我们?”

“特么的,白让老子在上面废了老大的劲,我说怎么总觉得不对劲,搞了半天是你们在暗中搞鬼!”

……

几名,和冒牌灵血豹王挑战后,最终都很是无奈的,为了性命而丢失尊严,最终认输的挑战者们。

听到我的话后,顿时质问起聚贤庄几人。

“你们别听噬九天胡说,这家伙就是怕你们对他动手,你们听我解释……”

聚贤庄那家伙,立马解释起来。

如今,我的出现已经让他们感到了极大的危机感。

若是,擂台下这些强者,也因此记恨上他们,与我一起联手攻击他们。

那他们,必然会灭亡,此刻立即解释。

“你特么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们现在不动手,这冒牌灵畜都不动弹了,难道还不能证明这玩意儿是个假的?”

挑战失败的强者,顿时怒吼起来。

聚贤庄几人闻言,顿时眉头一挑。

旋即,竟然立马继续施展秘术去控制那只冒牌灵兽。

冒牌灵兽顿时双眼一红,转头便朝对聚贤庄不满的强者冲去。

我双眼微微一眯,没有丝毫犹豫,将手中烈焰长矛,猛然扔了出去。

见状,所有人都傻眼了,他们不明白我这又是什么意思。

毕竟,烈焰长矛是朝那强者扔去的,自然以为,我要斩杀那强者。

嘭!

然而,最终烈焰长矛,直接将那只冒牌灵血豹王的身体穿透,灵兽挣扎了几下轰然倒地。

而那强者,也是瞪大了眼。

之前是因为,将那冒牌灵血豹王当做了真的,所以不敢动真的,而并非是不能打败它。

那强者,沉默了片刻,立即对我弯腰一拜:“感谢噬九天大人的救命之恩!”

我没有理会,而是收回烈焰长矛。

旋即,目光一扫擂台下黑压压一片:“我噬九天从来不滥杀无辜,今天来,也只是解决我和聚贤庄之间的恩怨。”

“和你们其他强者,以及其他宗门,没有任何关系。”

“但若是有人不信我,或者是想作死,那就尽管的来!”

我话音一落,旋即身影消失。

轰哧!

面前化神中期的强者,没有回过神,身体便飞下了擂台。

顿时间,大战一触即发。

聚贤庄强者,纷纷跃上擂台。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