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干掉白管事

但是,他们自己为了保密,而做出十分完美的隔音效果,此刻求救声,怎么可能传出去。

“你不用挣扎了,再继续下去,依然是死路一条,难道认怂活命,不好吗?”

我玩味儿的说道。

一边,攻击狠狠的朝他身上落去。

轰!

然而,当烈焰长矛接触到他身体外,那层看上去十分恐怖的灵气后。

竟然是,瞬间袭来一股巨大的反噬力,将我顿时震退。

踉踉跄跄的一阵后退,后背狠狠的碰撞在密室的墙壁上,才停了下来。

若不是这密室的墙壁解释,我估计这一击,能让我直接撞碎墙壁。

原本还完好无损,威风凛凛的我,顿时间口中也渗出了血水。

“就算你是噬九天又如何,我照样杀了你!”

那家伙,见我受伤,顿时也得意了几分。

他脚下发力,如同蜻蜓点水一般扑向我,双拳则是不断的快速挥舞,只留下两道残影。

拳风极为凌厉,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不过,由于一条手被砍下的原因,速度要微微慢了一些。

并且,每一次的挥舞,都会挥洒出几滴血水。

“我倒是看看,你的拳头硬,还是我的烈焰长矛硬!”

我后背警告冰冷坚硬的墙壁,一边迅速稳固气息,一边冷哼道。

我可不介意,将他的双臂统统砍下。

轰哧!

最终,烈焰长矛和他的拳意碰撞在一起。

让我意外的是,这家伙的拳头,竟然是要比,他之前所用的灵剑,更加的解释。

拳风竟然阻挡着烈焰长矛前进,根本无法彻底的伤害到他的拳头。

“噬九天,我劝你还是立马投降吧,你永远都斗不过我们聚贤庄!”

“更何况,你这是主动送上门来的,更不可能有机会在离开。”

“你这条贱命,是我们聚贤庄的,你今天死定了!”

白管事一边疯狂攻击,一边吓唬道我。

但我张泽,要是怕他们的话,今天就不可能来这里了,更不可能与他开战了。

“废话少说,看剑!”

我低沉的喝道一声。

一手挥舞烈焰长矛攻击着他,同时腾出另外一只手,抡起那柄诡异灵剑。

运进一丝灵气,猛然朝前劈去。

这柄灵剑,给白管事显然是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他见状,迅速的后退躲避。

“狗杂种,哪里跑!”

我怒喝一声。

双脚猛地一瞪背后的墙壁,腾空朝他扑去。

两只手中,皆是灵器。

眼看着到达白管事面前时,我将烈焰长矛直接脱手。

毕竟,跟了我这么久,又经过之前在神之遗迹的上古火山中重新炼化。

烈焰长矛几乎富裕了灵性,完全可以自己去进攻敌人。

叮!当……

白管事连忙对付起烈焰长矛,但看着一旁的我,眼中总算是浮现了一抹绝望。

灵剑砍下,他下意识的伸手过来。

但突然,又收了回去。

紧接着,便是将被砍掉手的那只肩膀对向了我。

轰哧!

我没有任何犹豫,管他给过来的是什么部位,只要伤害到他就行。

旋即,整条胳膊,都落在地上。

轰哧!

而那家伙,则突然间的一个闪身,烈焰长矛由于惯性,急速射出,插在他背后的墙壁中。

而他的那只完好的拳头,则猛然砸在我胸膛。

原本,他此刻的拳意就十分恐怖。

此刻落在我身上,我感觉被坦克炸了一样。

就连呼吸,都是短暂的窒息了十几秒才恢复。

身体狠狠的飞出,被撞得头晕目眩。

体内胫骨,也是断裂了几根。

“很好,你竟然敢砍下我整条手臂,我今天一定要砍下你的四肢!”

白管事看着自己断裂的胳膊,怒吼一声。

旋即,重新拿出一柄灵剑便朝我冲来。

而我则倒在地上,体内气息还一阵的混乱。

就连举起灵剑,都显得有些困难。

顿时间,我想到曾经的战斗。

每次都有灵血豹王在身边帮忙,给我很多喘息的机会。

“你特么不是很狂吗?有种倒是继续爬起来啊!哈哈哈……”

白管事来到我面前,我也没能站起来。

那家伙狂笑一声,旋即大脚竟是直接踩在了我的胸膛。

手中的灵剑,更是抵在我的脖子上。

此刻的白管事,如同独臂王者一般。

“现在,给我爬起来,对我下跪求饶,我考虑让你多活几天!”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玩味儿道。

这家伙,此刻完全就是得意忘形。

“这话,我觉得还是我对你说,才最合适!”

突然,我的脸上又一次浮出诡异的笑容来。

那家伙顿时眉头一皱,感觉到不妙。

嗖……

就在这时,白管事背后,传来一道尖锐的破风声,灵力极为猛烈。

他下意识的转过头。

赫然,是那原本插在墙壁上的烈焰长矛,对着他的脑门后直直射来。

看到这一幕,白管事吓得都快魂飞魄散了。

哪里还有时间在继续折磨我,连忙躲避。

而我,则是一咬牙,忍着体内的痛。

举起灵剑,猛然朝身旁砍去。

咔嚓!

伴随着一道,轻微的骨骼断裂声,那家伙的身体当场倒地。

而他的一条腿,则是独自躺倒在一旁的血泊中。

这一刻,那家伙彻底的傻眼了。

他根本没想到,我竟然给他来了一个声东击西的偷袭,让他根本来不及考虑。

“不……不……”

一条手被废,现在一条腿也被废。

他顿时绝望的嘶声大吼起来。

因为他十分清楚,对于一名强者来说,失去手脚的后果会是什么。

“白管事,我说的没错吧?该跪下来道歉的人,应该是你!”

我从地上爬起,戏虐的看着他。

旋即,抬起脚在他胸膛,狠狠的踹了起来。

敢踩我张泽的人,还真没有几个。

被我接连踹了几脚,那家伙身体蜷缩成一团。

不过,依然不忘威胁我:“噬九天,你这该死的畜生,你要是敢动我……”

“动你又如何,我还要杀了你!”

我顿时打断白管事的话,冷漠道。

“告诉我,那真正的灵血豹王,到底被你们藏在什么地方?否则,我立马砍下你的脑袋!”

我收回烈焰长矛,用灵剑抵在白管事的脖子上。

“你休想知道,我绝对不会告诉你的,你这辈子都别想找到那头灵畜,有种你就杀了我!”

“对了,我还要告诉你,知道那灵畜在哪儿的,整个灵界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显然,这家伙是想以此,来威胁我不杀他。

“呵呵……你当我噬九天是傻子?”

我冷笑一声。

手中灵剑微微用力,他的脖子顿时有血水流出。

他并不是聚贤庄的顶尖人物,更没有掌控整个聚贤庄的资格。

所以,我不会相信,这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灵血豹王的下落。

“给你十秒钟考虑机会!”

“十!”

“九!”

“……”

我没读一个数字,白管事便剧烈的颤抖一下。

直到我数道三的时候,他依然没有回答。

“好了!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我也懒得继续数下去。

当即,手中灵剑猛的朝地面刺去。

伴随着一道血水喷射,白管事瞳孔瞪大,生机全无。

哪怕是真的只有他一个人知道,那我也要先干掉聚贤庄的所有强者。

他们联手的实力固然恐怖,可如同此时,面对一个人的时候,他们的结果依然只有死路一条。

干掉那家伙,我一边大喘着,迅速服下一枚小灵丹。

从燕都春秋图里,拿出水冲洗了一番身上的血水,这才走出密室。

通道里,此刻已经有几名聚贤庄的人员,整齐的站着。

看到我浑身伤痕累累的走出密室,一个个满脸疑惑。

“你这是……”

有人忍不住问道。

“之前擂台上丢人了,白管事惩罚了一番!”

“白管事,让你们看好这里,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进入密室!”

我故意忽悠几人,解释一番。

随后,走出密室,继续寻找其他,有可能藏匿灵血豹王的地方。

“张天先生,你怎么了?那混蛋……”

让我郁闷的是,刚上去,就碰到了我不想碰到的人。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