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噬九天在这里

我根本没想到,这混蛋说动手就动手了。

不过,看他这模样,是的确还没有发现我噬九天的身份。

我只好故作极为痛苦的模样,对白管事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我就是一名普通的散修而已,沈天意她……她也是想要拉拢我!”

“刚才,她又来拉拢我,但是被我拒绝了,我只是告诉她,让她别再纠缠着我了,并没有说其他的!”

对于沈天意,我之前的确说的大概就是这些。

不过,最重要的是,我提醒沈天意离开聚贤庄。

因为,这里用不了多久,必将不太平。

“你确定,只说了这些?”

白管事眯着双眼,阴冷的质问道。

我艰难的点点头:“就这些!”

“你这混蛋,我看你还是不老实啊!”然而,白管事并不信任我,继续质问:“如实交代,你是不是沈家派来的卧底?”

“你要是敢有半句谎话,我立马拧断你的脖子!”

这家伙,如此态度让我很是不爽。

原本,我这一次来到他的密室,就是为了干掉他的。

他竟然,变本加厉。

我忍着耐心,感知着外边的动静,发现通道里还有几名强者。

于是,只好继续解释:“我真没有骗你,我若是沈家派来的,那沈天意还怎么可能敢故意接触我,她也不傻!”

听我这么解释,那家伙也是略微的沉思,表示有道理。

而我继续道:“况且,是你逼着我加入的,我若是被他们派来的,肯定会主动找你……”

“擦!你这混蛋,意思是老子蠢?不该收你加入我们聚贤庄?”

白管事顿时打断我的话,满脸愤怒。

似乎,我这句话是在侮辱他们聚贤庄一样。

“不不不,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真不是聚贤庄派来的而已!”

我连忙摆手说道。

而目光之中,则已浮现出一抹寒光。

因为,通道内没什么动静了,那些家伙显然继续隐藏了。

而这密室隔音效果倒是也不错,一般的强者,在外面根本无法听到里面的声音。

至于使用秘术去窥探,他们就更没那个胆量了,这倒是给我提供了很好的动手机会。

他的实力,也不过就是化神后期而已。

只有他一个人,动手起来,我还是很有自信的。

“真没看出来,你竟然如此嚣张,给我跪下!”

就在这时,白管事松开手,对我厉声呵斥。

同时,释放出他化神后期实力的威压来逼迫我跪下。

但我,怎么可能对他下跪呢?

“我跪舔跪地跪父母,你算什么东西?”

我非但没有被他的威压逼迫,并且冷笑连连,质问道白管事。

那家伙闻言,顿时双眼瞪大,根本没想到,我竟然敢在他面前口出狂言。

最令他震惊的,还是他的威压没有将我压迫的跪下。

“你……呵呵……果然有问题,还真是有意思!”

那家伙回过神,顿时冷笑起来。

“谁派你来的?来这里,有什么目的,说吧!”

那家伙,在得知我的确有问题后,反而平静了下来。

他一边质问着我,一边坐在灵椅上。

不过,我也并没有去回答他的问题。

而是直接问道:“噬九天的那只灵兽,在什么地方?”

听到这个问题,白管事顿时就不淡定了。

他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整个人神经紧绷,面色凝重。

目光深处,更是多了一抹畏惧。

显然,他在独自一人,面对噬九天同样会感到畏惧。

“你……你难道是……噬……噬九天?”

他忍不住,伸手指着我,难以置信的问道。

我不屑的冷哼一声:“我的身份,你没资格知道!”

“你只需要告诉我,噬九天的那只,真正的灵兽在哪里?”

听我这么质问,他更加的疑惑。

“你究竟是噬九天,还是说……是其他势力的?想要,抢走噬九天的那只灵兽?”

白管事再一次的问道。

这让我,很是不耐烦。

“你的废话真是太多了!”

旋即,我猛然出手,早已运转的一拳,狠狠砸向白管事的胸膛。

轰哧!

那家伙的反应速度,倒是够快。

见情况不妙,没有任何犹豫,也不急着还击,而是迅速的躲避开。

我的一拳砸出去,恐怖的劲气,将他背后的灵椅,当场化为齑粉。

“你这该死的混蛋,竟敢对我动手!”

白管事怒道一声,立即回击。

顿时间,两人疯狂的运转功法。

我不敢有丝毫大意,尽管我可以爆发出和他境界相同的实力。

但是,如今身边没有灵血豹王的辅助,我的战斗力也弱了很多。

“告诉我,那只灵血豹王究竟在哪里,我可以饶你一条生路!”

我一边小心的应对着白管事,一边质问道。

白管事冷笑连连:“那畜生,你刚刚不是才挑战过吗,自然就关在那擂台上啊!”

“不过,我觉得你还是想想你要怎么死吧。”

“你既然来到了我们聚贤庄的地盘,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天都绝对走不掉了!”

我身形闪电般穿梭,此刻彻底的爆发。

根本没有之前,在擂台上表现的那么弱。

轻蔑道:“走不走得掉,不是你说了算!”

同时,威胁那家伙:“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想要活命,就如实的回答我的问题。”

“若是想死的话,那我成全你!”

那家伙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对我进行,更加猛烈的攻击。

显然,他这是并不打算告诉我了。

并且,祭出了一柄灵剑,朝我猛地刺来,剑意恐怖至极。

“和我玩儿剑,你还嫩了些!”

我冷笑一声。

旋即,祭出了之前在花丛门,那黑衣人手中,抢来的那柄灵剑。

这柄灵剑,就连我的烈焰长矛,都难以对付。

估计,在灵界明面上,是不会再有比它品阶更高,气息更加恐怖的灵剑了。

嘭!

果然,我灵剑刚拿出来,还没有来得及运进灵力。

只是,随手阻挡了白管事朝我脖子袭来的一剑而已。

那家伙手中的灵剑,利刃当场就被砍成了锯齿状。

“这……这怎么可能?你手中的灵剑,是什么剑?”

白管事见状,瞳孔瞪大,急忙后退。

“砍你头颅的剑!”

我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回答他一声。

旋即,急速爆发,冲上前去。

“你找死!”

白管事怒吼一声。

此时的他,神情是彻底的凝重了,再也没有一丝之前的淡定。

嘭!嘭!

两人一个照面。

还相差两米的距离,两道恐怖的剑意,便已经碰撞在一起。

密室中的灵沙发,以及小灵桌和灵水果什么的,统统都被剑意,释放出的无形劲气,纷纷化成碎片。

轰哧!

而白管事手中的灵剑,最终也是被三两下,就很是容易的,直接砍成了碎片。

看着自己手中,只剩下一只短小的剑柄,白管事双手直发颤。

“现在,你还确定要作死不回答我的问题?”

我手握灵剑,剑尖抵在侧后地面上,再次问道他。

他,我必然会杀,只不过在杀了他之前,需要从他身上的,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不然,杀了他那纯碎就是便宜了他。

“我可以告诉你那灵畜在哪里,但你需要,先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和我聚贤庄过不去?”

我冷静了几分,和我提出条件。

“我说了,你没资格知道的太多,要么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饶你不死!”

“要么,就去死!”

我冷冷的说道,并已经朝前走去。

手中这柄诡异的灵剑,我虽然只是,顺手拉着它在地面前行。

而它的剑尖,依然将坚硬无比的灵地砖,割出了一道沟壑。

白管事余光盯着灵剑,整个人都开始颤抖了。

即便,他拥有着化神后期的实力,但此刻看着如此诡异的灵剑,依然会畏惧。

突然,那家伙眼中精光一闪。

猛然朝碎裂的灵椅冲去。

而我这时候,也立马发现,那碎片上,竟然还有一个灵开关。

估计,是用来通知外面人的警报开关了。

他既然冲过去,显然就是想要按下开关通知其他强者了。

我想都没想,瞬间将手中的灵剑朝那碎片扔了过去。

但我,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呢。

干掉他一个人容易,但要是同时和一群强者斗,我可不会有什么胜算。

噗!

果然,那家伙是跑去按开关的。

不过,就在他手指头,距离开关还剩下最后一厘米的时候。

我扔去的那柄灵剑,已经飞快的划过。

他连收回手的机会都不再有。

微微的失神,当他回过神后,那只手赫然掉落在地上。

鲜血不断的朝外喷射而出。

“啊……我的手,我的手……”

那家伙彻底的懵逼了,他根本没想到。

他最为一名化神后期的强者,在整个灵界中,都算是比较牛叉的存在了。

然而,他的手臂,竟然会被如此轻易的砍掉。

手臂的疼痛他倒是可以忍受,但是内心已经完全崩溃。

“畜生,我弄死你!”

白管事怒吼一声,布满血丝的双眼瞪向我。

旋即,整个密室都震动了起来,一道道恐怖的灵气,环绕在他周身。

显然,这家伙是准备对我来狠的了。

刚才,他一方面是大意,一方面是轻敌,才会造成手臂被砍。

此刻这一幕,倒是让我也凝重了几分。

轰隆!

旋即,在密室中,竟然是传来阵阵雷声。

紧接着,他浑身都包裹起了雷电。

这倒是,和我常用的手段有点相似,令我十分震撼。

我迅速将大道天衍经,燃魂秘法运转到极致。

同时,那天地玄黄功也是没落下。

并且,将烈焰长矛也是祭了出来。

那灵剑虽然恐怖,但是比起烈焰长矛终究差了几分意思,而且我是接手不久,用着还是没有烈焰长矛顺手。

“你……”

在看到烈焰长矛的瞬间,白管事瞳孔一瞪,立马明白了我的身份。

他们已经寻找我好几个月了,对于我用的灵器,比任何人都清楚。

噗……

那家伙,一边运转功法,一边震惊的失神,顿时被灵力反噬喷出一口血。

“怎样?是不是很意外?”

我冷笑一声,已经后发先至的冲了过去。

“快来人,噬九天在这里!”

在这一刻,那家伙胆汁都快吓出来了,拼命的对着密室外大吼起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