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不可思议的事儿

没有任何犹豫,五名强者顿时联手,将灵笼外的灵阵强行开启。

面对五人,灵笼中的灵血豹王显得更加暴躁,不过眼神中还多了一抹浓浓的敬畏。

估计是,平时,没少被这五人给狠狠的欺负。

但是,它的畏惧我可以理解,而那一抹敬意,就让我很纠结了。

按理来说,灵血豹王这是上古灵兽,本不应该对任何人表现出敬意,它骨子里便是流淌着,高高在上的高傲气息。

唯独我,是因为收服了它,成为了它的主人,它才会对我产生敬意。

可眼前,它对我非但没了敬意,反而对聚贤庄这五个,囚禁起它的家伙产生了敬意。

并且,这敬意似乎,要比曾经对我的时候,显得更加的敬畏。

从而,使我也更加的感到疑惑,更加的想零距离的接触到它。

我倒是要看看,这聚贤庄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

竟然能让我亲手驯化的灵血豹王,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轰!轰轰……

这时,灵笼外的灵阵发出一道道惊天动地的声响,入口处的灵阵撕裂开,形成一道入口。

同时,还有一道精芒,在灵笼之中,将彻底狂暴起来的灵血豹王,也是死死的拦在了一边。

聚贤庄的主持人,手中拿着一柄大灵钥匙,浑身冷汗,双腿颤抖着,来到灵笼的入口。

他眼中满是畏惧,连大气都不敢出,双手同样触电般的抖动。

就放佛,那一柄大灵钥匙会烫手似得。

不过,在场所有人都可以知道他为何,会被吓成这副模样。

试了几次,才总算是将灵钥匙,插进了灵锁的锁芯里。

咔哒!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开锁声,巨大的灵锁顿时被打开。

顷刻间,整个灵拳场都寂静了下来。

虽说,之前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挑战灵血豹王,可当此时,真的要开始对挑战灵血豹王了。

他们,却是纷纷畏惧了起来。

哪怕是,擂台下那些,根本没有考虑过要和灵血豹王挑战的家伙,同样畏惧到极点。

放佛,那开锁声就是索命符一般。

嚣张男本就心生后悔,此时看着擂台下众人的异常表现, 更加的感到畏惧了。

不过,我倒是无所谓。

毕竟,这声音在我耳朵里听起来,那完全就是一道清脆悦耳的小曲一般。

“大人,我……我现在认输可以吗?”

“求你别放我进去了,我以后再也不会来灵拳场放肆了。”

“求您放我一条生路好不好,求求您了……”

眼看着主持人就要伸手去拿下灵锁,放我和嚣张男进去的时候。

嚣张男顿时哀嚎了起来,一阵的后悔,此刻哪里顾得上什么脸面和尊严。

见聚贤庄这些家伙,根本不予理会,他“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要是早知道,必须在灵笼中,最少待够十分钟,他说什么也不可能作死的,提出要同时挑战我和灵血豹王啊。

原本,只不过是为了在众人面前装装叉而已。

显然,他这是装大了,完全就是玩火自焚。

可是聚贤庄,巴不得多一些他这样作死的人,好让她们聚贤庄在这里立李威。

同时,还能带动一下气氛。

所以,怎么可能放过他呢。

白管事一脸轻蔑,根本不予理会。

他不发话,其他人自然更不可能有胆量答应嚣张男。

而我,则是一脸玩味儿。

直接走到跪在地上的嚣张男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挑衅道:“怎么?现在知道怕了?之前的气势上哪去了?有种我们就进去试试啊!”

“我倒是觉得,你灵兽对你这种强者,会十分感兴趣的,至于我,不过就是个蝼蚁而已,那灵兽肯定都不屑理会我!”

“要不,你对我磕几个响头,待会儿进去之后,我帮你拦着那灵兽,让你多活儿一会儿!”

听到我的话,嚣张男抬起头盯着我,目光如恶狼一般,恨不得立马撕碎了我。

“连这点胆量都没有,还有什么脸当男人,我要是你,我直接冲进去喂那灵兽了!”

我故作狂傲的挑衅。

其实,我看到这家伙这副模样,我心中也是有着几分凝重的。

这灵血豹王,是完全的不认识我,我进入后,同样也是充满了危险。

若是嚣张男,可以振作点去拼命对付灵血豹王。

我自然,会有更多的时间去趁机,故意接触到灵血豹王。

但是这家伙,此刻显然一副丢人丢到姥姥家的怂样,估计一进去,就会直接被干掉。

因为,他的内心已经被吓得崩溃了。

哪怕是真的有实力,去挑战灵血豹王,此刻也是不可能有胜机了。

“王八蛋,都是你这该死的,我发誓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最终,那家伙还是对我放下一句狠话。

对于嚣张男的威胁,我丝毫不惧,放佛根本没有听到一样。

而是直接,质问道他一声。

“要想挑战,就立马的进,要不想挑战,那就自己砍下自己的脑袋好了,别耽误几位大人的时间和灵力!”

听到我的话,五名控制着灵阵的强者,纷纷点头表示赞成。

立马就有人,冲嚣张男吼道:“你进还是不进?这入口,开启后只能撑三分钟,现在还剩下最后几十秒了!”

“你要是不进去也可以,那就是像他说的,直接砍下你自己的脑袋好了!”

“或者是,我们几人亲自动手,我也不介意!”

这简单的几句话,充满了威胁。

嚣张男彻底的绝望,这是他自己作死的后果。

面对聚贤庄的强者,他根本没有勇气去挑衅。

“我……我进!”

聚贤庄的人都发话了,他自然不敢在浪费时间了,只能咬咬牙,勉强的说道一声。

旋即,迈着沉重的步伐,放佛去上刑场似得,缓慢走向入口。

布满血丝的眼中,除了绝望便是对于我的浓烈杀机。

主持人见状,立马取下灵锁拉开把手。

嚣张男站在门口,停下脚步沉默了片刻,坐着最后的挣扎,才走了进去。

而我,则是紧跟其后。

咔哒!

当我们两人都进去后,背后响起清脆的落锁声。

嚣张男,几乎是下意识的虎躯一颤,险些倒在地上。

双腿再次剧烈颤抖。

而我,则是思绪万千。

我暗想着,这会不会是聚贤庄,故意对我下的套。

故意看穿我的身份不揭穿,故意将我关进灵笼中。

或者是,他们会不会真的不管我的死活。

而这灵血豹王,若是一只假的话,那我又该如何,究竟要不要将它击杀。

亦或者是,它要是那只,我所寻找的真正的灵血豹王,我又该如何再次驯化它。

难道,还是用实力?

但在这里,显然是不允许的。

因为,就算它是真的,我用曾经的办法,去驯化它的话,那聚贤庄这群混蛋,肯定先对我下手了。

越沉思,我的心情越是焦躁复杂。

体内的魔道,都忍不住有些蠢蠢欲动,恨不得杀光了眼前的所有人。

“我们……我们不如,不如先联手,一起将这头灵畜拿下,然后在解决我们之间的事儿!”

“否则的话,我们两人,今天谁也不可能活着走出去。”

“灵笼外的阵法,已经完全重新封锁了,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出去了,除非是解决掉这灵兽!”

外面的灵阵虽然恢复了,死死的阻挡出了唯一的出口。

不过,灵笼之中那道,阻拦者暴躁的灵血豹王的蓝光,还依然存在。

嚣张男趁机,连忙对我提出了这些建议。

若是其他人,或许会痛快的答应下来。

毕竟,比起灵血豹王,强者与强者之间的挑战,必然要容易多了。

不过,我可不会答应的,我巴不得在这里面多待一会儿。

旋即,我冷冷一笑:“那干掉这灵兽之后呢?你觉得,我们就可以活着走出去?”

“而且,你愿意不在挑战我?你甘心让我活下去?”

听到我的质问,嚣张男顿时一愣,沉默了下来。

显然,是被我揭穿了。

他那点小心思,我要是看不出来,我张泽也就不可能活到今天了。

在他看来,他的实力比我强很多,弄死很容易。

一旦我联手和他干掉灵血豹王,他便会在继续,将我一同斩杀了。

那活着离开的,必然是他。

我一脸玩味儿的讥讽起来。

“醒醒吧,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就别再做梦了!”

“我早就告诉过你,你今天死定了。”

“要知道,这是你自己作死的后果,你根本没有活着离开的机会了!”

话音一落,我目光一寒,怒喝一声:“给我跪下!”

嚣张男身躯一颤,险些真的跪下。

旋即,他擦了把眼角的汗珠,面目狰狞的朝我冲来过来。

“我去尼玛的,给你脸了!”

“装叉还装上头了你!”

恐怖的气浪,顿时朝我冲来。

这家伙,此刻完全就是癫狂的状态,这一攻击极为凌厉狂暴,我根本不敢大意。

若是压制实力,必然会受伤极为严重,从而导致被这根本认不出我的灵血豹王干掉。

可要是爆发实力去阻挡,那又绝对会暴露了我的真实身份。

聚贤庄这群家伙,肯定会一眼看出我的身份。

这让我,顿时间更加的难以做出选择了。

轰隆!

可就在这关键时刻,突然间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

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儿发生了。

在场所有人,纷纷起身尖叫。

而我和嚣张男两人,则是彻底的愣住。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