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逼我舔灵鞋

那熟悉的气息,赫然是来自于,被困在灵笼中,灵血豹王的身上。

气息,和曾经跟随在我身边的灵血豹王,几乎完全相似。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莫名的感到有些不对。

总是感觉,这灵血豹王很是奇怪,和真正的嗜血麒麟,好像有些哪里不太一样。

但是,至于究竟是什么不一样,究竟是哪里奇怪,我又说不上来。

“狗东西,你之前的嚣张劲呢?不是还扬言,随便暴揍在场每一个人吗?有种就给我站起来!”

见我倒在灵笼边不动弹,嚣张男顿时吼叫了起来。

同时,再一次的爆发他恐怖的灵力朝我冲来。

“滚!”

我一声怒吼,顿时迎了上去。

刚才,只不过是因为灵血豹王而微微失神罢了。

至于他,我可根本没有放进过眼里。

顷刻间,双拳之中也是孕足了灵力。

身形化作一道黑影闪过。

当嚣张男看到我出现他面前的时候,眼中布满了震撼和惊恐。

“给我去死!”

他的攻击,赫然落向我的胸膛。

而我,则是收敛了几分自己的灵力。

只是,让自己保住性命就好。

若是,直接表现太强,将嚣张男干掉。

那我自然没有什么理由,继续待在擂台上,从而就更加的没有机会,去接触被困在灵笼中的灵血豹王了。

对于眼前的灵血豹王,我本就心存疑惑。

而之前在密室中,当我试问起灵血豹王的情况时,白管事那异常的表现,就让我更加的感到质疑了。

所以,此刻我必须要表现的狼狈,要不断的被嚣张男,将我揍到灵笼旁边。

轰哧!

两人的攻击,再一次的碰撞。

因为我的刻意压制,自己便顺其然的,被再一次揍飞到灵笼旁边,不过这一次,要比之前很多了。

我感觉,肋骨都快要断裂了,胸膛一阵被炮弹炸了一样的生疼。

嚣张男则是提前,躲避开两道功法碰撞而产生的威压,所以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这让他,一时间更加的得意了。

“哈哈哈……我看你嘴上那么嚣张,还以为你本事很大的,搞了半天,竟然是一直在装比!”

“你要是没其他本事了,那我必然会让你,如同丧家的灵犬一样,趴在地上,给在场所有人舔干净灵鞋!”

嚣张男一边朝我走来,一边狠狠的侮辱着。

擂台下强者,原本还感觉嚣张男单方面的碾压我,看着实在是没有意思。

可是,当他们听到嚣张男对我的威胁后,他们顿时玩心大起。

气氛,再一次的高涨。

“别急着杀了这混蛋,给我打断他的狗腿!”

“我要让家伙,舔我的灵鞋,正好今天出门走的急,没有来得及擦拭灵鞋!”

“把这家伙折磨成废物,我要看到他生不如死,我要将他狠狠的踩在脚下侮辱!”

……

众人,激动地纷纷大叫。

全都是,想让嚣张男侮辱我狠揍我,还偏偏不想让我死的那么容易。

就连聚贤庄那些该死的,此刻也全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态度。

让我没想到的是,就连白管事也来到了擂台下。

有人帮他搬来一张灵椅,他很是惬意的挑着二郎腿,口中抽着一只灵烟。

满脸淡笑的看着擂台上的我被折磨,也没有急着出手阻止嚣张男。

我知道,他显然是想要我,在撑不住的时候,亲自求他帮我。

否则的话,估计我就是被嚣张男干掉,他也不会阻止一下。

唯独,只有那沈天意匆匆来到擂台边,看着我很是担忧。

不过,可能是因为我之前,对她坚定的拒绝,所以她也并没有急着出面阻止。

这些人的态度,倒是让我很满意。

因为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反而他们要是自作主张的,主动上来帮我,那反倒会打破了我的计划。

我再一次的,故作痛苦爬不起来的样子,依靠在灵笼上。

但是,由于灵笼上还覆盖着一层灵阵,所以身体几乎是,隔着灵阵靠着灵笼的,并没有完全覆盖。

导致,我对灵笼之中的灵血豹王,便是更加的难以接触到。

这让我很是纠结。

我甚至考虑到,要不要直接爆发,将这嚣张男斩杀了。

从而,获得与灵血豹王接触的机会。

可一旦这样,我又极有可能会被看出破绽。

顿时间,我有些进退两难。

最终,还是决定先冷静。

既然已经误打误撞的加入了聚贤庄,那以后探索灵血豹王的日子,便还长着,有的是机会。

所以,依然不能暴露了身份。

旋即,我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一抹疯狂的笑容。

这笑容在别人看来,那就是丧心病狂。

他们实在搞不懂,我明明如此狼狈了,再继续下去,也肯定不会是嚣张男的对手,而我为何,还依然如此的淡定。

他们从我的身上,根本看不出丝毫畏惧。

我故意的,继续挑衅嚣张男。

“你别做梦了,今天死的必然是你!”

“别以为能将我打倒就是你的人生巅峰了,要知道,我可是没什么实力的。”

“你赢了我,必然没什么面子,可你要是败给了我,那必然会更加的没脸!”

“还有,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就算是放开这只灵兽帮你,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所以,我劝你还是立马跪下来,对我道歉吧!”

果然,听到我的话,那嚣张男顿时就炸毛了。

“我去尼玛的,你这垃圾竟然也敢侮辱我!”

“就凭你,也有资格威胁我?还特么用这这灵畜来吓唬老子?”

“你冲你这句话,待会儿我就挑战这灵畜,而我的最终目的,那就是将你投喂给这只灵畜!”

这家伙,口气倒是不小。

若里面的灵血豹王,被聚贤庄的那群混蛋折磨的太狠,说不定他还有资格挑衅一番。

可要是,灵血豹王并非是真的伤的趴在地上无法站起来,那他必然不可能是灵血豹王的对手。

只不过,这家伙若是真的敢挑战灵血豹王,并给我机会,完全零距离的接触到灵血豹王的话。

那对我来说,自然是个不错的好机会。

我心中一喜,立马从地上翻起来。

并一个箭步,朝嚣张男冲去,口中则是不断的挑衅他。

“废物,少在我面前装叉了,有种你倒是挑战这灵兽一个我看看!”

“我看你,可能连摸一摸这灵兽的勇气都没有!”

“要是个男人,就别光说不做!”

嚣张男被我当众人的面,这般的侮辱,他感觉尊严都丢尽了。

“你特么找死!”

他也不犹豫,见我都动手了,立即运转功法。

而我这一次,也是略微的表现的比较强势了一些。

不然的话,别说是接触灵血豹王了,绝对会被这家伙,给彻底的打废。

我手中,灵气已经化成了一团肉眼可见的圆球。

看上去,倒是很有震慑力。

“哼!你以为,弄点秘术出来,就真的要无敌了吗?”

嚣张男不屑的冷哼一声,不过目光中还是多了一抹警惕的。

他话音一落,也是立即运转一道秘法,顿时间浑身灵气滚滚。

灵拳场外的灵气,都朝他汇聚了过去。

浑身,都被灵气所包裹。

比起我手中这团灵气,就显得要霸气太多了。

嘭!嘭!嘭……

顷刻间,两人身形如闪电一般,在擂台上不断的来回穿梭起来。

擂台下,实力较弱的家伙,只能看到两道残影。

已经,听到那不断爆发出的狂暴气浪。

整个大厅,都是微微的颤抖。

“你不是说,随便就能送死我吗?有种的,倒是来啊!”

“可别到时候,不小心撞进灵笼里,被那灵血豹王给干掉了!”

我一边争锋相对,一边激怒那家伙。

“你这狗东西,竟然一直隐藏实力,难怪有底气敢挑衅我!”

嚣张男面色铁青,愤怒至极的骂咧一声。

紧接着,他冷声道:“不过,你要是只有这点本事,我照样可以干掉你,你今晚必定会比丧家的灵犬还要狼狈。”

“原本,我只是想要干掉你,但是现在,我想将你投喂给噬九天的那头灵畜!”

听到这家伙的话,我心中冷笑连连。

他口中的灵畜,那可极有可能,就是我的老伙计灵血豹王。

让它吃了我?这怎么可能!

只不过,令我感到很意外的是,不知为何,这灵血豹王,看着我和看着其他人的目光,同样十分冰冷,充满戾气。

曾经,哪怕是我在怎么易容,它强大的感知力,也会通过各方面知道是我。

就好比,我可以感受到,它身上这股熟悉的气息一样。

因为在擂台上,和它就隔着一个灵笼以及灵阵。

所以,鼻尖感受到它的气息,还是蛮浓郁的。

但它偏偏认不出我。

我不知道这家伙,是故意帮我演戏,不想暴露了我的身份。

还是说,它被聚贤庄这群混蛋,用什么秘法给封印了曾经的记忆。

我对嚣张男冷哼一声:“但我觉得,这灵兽还是对你的肉,更加的敢兴趣,别到时候自己被吃了!”

嘭!

嚣张男闻言,一个闪身过来,狠狠一拳头砸在我的脸上。

将我整个人,直接砸飞出去。

最终,身体落在了灵笼的最上方。

吼……吼……

轰隆!嘭……

没等我回过神,身下灵笼中的灵血豹王,顿时抬起头看着上方的我,显得极为暴躁。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