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我被怀疑了

我顿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收起杀机。

并且,故作嚣张的淡淡冷哼一声。

“区区噬九天的一条坐骑灵兽而已,挑战它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我一边故意嘀咕着,一边走进灵拳场内部。

原本,就连聚贤庄内部的那些家伙,在感受到我的杀机后,都纷纷朝我看来。

有人,更是准备接近我。

但随着我的一番故作狂妄的嘀咕,众人纷纷收回目光。

我心中,顿时暗道一声好险。

“唉……看来我这心境,还是不够沉稳啊!”

一边暗想着,一边观察着灵拳场。

我发现,在这紧紧一条通道里,暗中都已经,布满了各种监视。

这里的监视,可并非是世俗的那种监控器。

则是更为先进,直接和通道墙体融为一体,不施展一些秘术去窥探,还真的很难发现。

估计,此刻每一位进入灵拳场的人,在通道中的时候,就会被全部检查一遍。

只是,不知道他们的监视,是否会看出我的易容。

但是为了看看,这里面究竟是不是真的灵血豹王,我必须要进去看看。

聚贤庄的确是底蕴浑厚,这一条通道,都足足快半公里长了。

当走到最内部的时候,眼前直接就是一处地下城一般宽敞。

里面,更是装修的,如同宫殿一般,金碧辉煌。

用来照明的,都是专门可以发出亮光的灵石。

这随便拿一块,去世俗出手的话,价值绝对会超越夜明珠。

而我,越朝里面走,心情则是越激动。

若里面,真的是真正的灵血豹王的话,那我也总算是,可以见到它了。

但让我感到头疼的是,它一旦是真的,我又如何才能将它救出去呢。

若是它安然无恙,我倒是还可以淡定的去接受这个现实。

可若是,我眼睁睁的看着它,被那些强者欺辱暴揍的话,我怎么可能忍心站在原地不予理会?

这让我,顿时间极为犹豫。

可直到,我都已经,远远的看到,被摆放在灵拳场最中央地上,困着的灵血豹王,也依然没能想到最好的办法。

灵拳场最中央,被腾出了一块空阔擂台场地,而雷电中央,则是放着巨大的灵笼。

灵笼的四周,有着恐怖的能量波动,如同闪电一般的幽蓝,偶尔的还会发出,噼里啪啦的雷电声。

显然,这是控制封印灵血豹王的灵阵。

哪怕是全盛时刻的灵血豹王,也很难从里面逃出来,这便是聚贤庄的恐怖之处。

而我,更是怒火朝天。

不管里面的灵血豹王,究竟是真是假,但对我和灵血豹王来说,都是巨大的侮辱。

不少强者,看着灵血豹王却是激动澎湃。

整个灵拳场,如同菜市场一样喧闹。

“这他妈就是噬九天的灵兽吗?看起来,很一般吗,我只用一成的灵力,估计都可以将它弄的粉碎!”

“聚贤庄这不会是开玩笑的吧,竟然就抓一只半死不活的灵豹,来让我们挑战,而且挑战成功还给奖励,那聚贤庄不得赔大了。”

“聚贤庄有的是灵石,无所谓地,能让我们见识见识噬九天的坐骑,也算是值得了。”

“只不过,噬九天的灵兽看上去,让我有些失望啊,弄死它根本不用浪费几秒钟的时间啊!”

……

一群强者,议论纷纷。

不知道是,为了彰显他们自身的实力,而故意吹牛叉的。

还是说,他们的确认为灵学豹王很渣。

吼……吼……

灵笼中的灵血豹王,不断发出愤怒的低吼。

那吼声如雷震耳,即使此刻的它,满身伤痕,气势依然恐怖。

一身原本就通红的皮毛,在猩红血水的渲染下,给人一种如来自地狱的恶鬼一般的恐怖气息。

即使很多人,嘴上都说着不畏惧灵血豹王,甚至说自己随便干掉灵血豹王。

但是,在听到灵血豹王的低吼时,他们的目光之中,还是有畏惧在闪现。

而灵笼中的地面上,都是从灵血豹王身上的伤口渗出来的血液。

整个灵拳场中,都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儿。

这只个股血腥味儿,便是来自于灵笼中这头,还不能完全是真还是假的灵血豹王。

它看上去,十分虚弱,趴在灵笼中地上,似乎连爬起来的灵力都没有。

但是,面孔依然狰狞凶狠,给人的气势极强。

不时的,露出森白的獠牙,冲四周低吼一声。

而它的瞳孔中,更是满满的戾气,看起来倒是和真正的灵血豹王极为相似。

最让我愤怒的是,它的一条后腿骨,竟然都露出了森白的骨头。

这就算是只假的灵血豹王,我也同样感到愤怒。

因为,将一头灵兽折磨伤害成这副程度,真不是作为一个人该做的事儿。

简直就是灵畜不如。

但是其他强者,却是看着十分兴奋。

“这些该死的变太!”

我不由的暗暗骂咧一声。

若不是因为聚贤庄,早就料到他们这些没人性的东西,会对灵血豹王十分感兴趣。

自然,也就不会搞出,挑战受伤的灵血豹王这么一出了。

我不断的挤过人群,朝灵拳场最中央,靠近灵血豹王的位置挤进去。

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一股熟悉的感觉,也是越来越清晰。

顿时间,我双眼通红之极,双拳下意识的紧紧握起,险些就要忍不住,祭出烈焰长矛,直接大杀四方了。

这种熟悉的气息,是来自于灵血豹王。

我顿时断定,眼前这只狼狈至极,伤痕累累的灵血豹王,极有可能就是我的老伙计。

在我眼里,我可并没有将灵血豹王当做一头,灵畜一般的灵兽来看做。

而是,将它当做自己的好兄弟一样。

我身边的人,便是我的逆鳞。

灵血豹王,同时是。

敢伤害它,那就是触碰我的逆鳞,这是在作死。

“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会想办法救出你的!”

我心中,坚定的发誓道。

无意间,我的身上已经再次散发出了浓郁的杀机。

顿时,便被周围其他人感受到。

一个个,显得十分郁闷。

就在这时,一名站在控制着灵血豹王的灵笼边上的,聚贤庄的内部人员。

他突然一脸笑意的看向我。

“这位老兄,看你浑身杀气腾腾,该不会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挑战噬九天的这头灵兽了吧?”

男子大声质问道我。

顷刻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我的身上。

“难道,我的身份已经被他们看出来了?”我心中顿时一紧。

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兆头,之前就因为释放出了杀机,再一次的如此举动。

极有可能,露出马脚。

这一旦被发现,估计我的下场,也是必死无疑了。

毕竟,在这偌大的灵拳场,在场的可不仅仅是聚贤庄的那些强者,还有众多没有人性,喜欢挑事儿的家伙。

就一个聚贤庄的联手实力,我都无法对抗。

这要是被发现,聚贤庄随便三言两句,必然会引起所有人对我的杀机。

那我估计,死了都留不下全尸。

至于控制着灵血豹王的灵阵,对我来说虽然不是极为困难,彻底的破解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这需要时间。

没有一定的时间,也根本无法打开。

如果,等我放开灵血豹王的话,估计我的性命也早该丢了。

不过,我很快便冷静了下来。

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想再多也没用,只有从容面对。

我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并且故意看着灵血豹王,脸上露出一股浓浓的不屑。

对聚贤庄那家伙,狂傲道。

“呵呵……要是一只全盛状态下的灵兽,那还有些挑战性!”

“这家伙半死不活的,估计还没有一条生病的灵猫厉害,这让我彻底的失去了对它的挑战。”

“原本我还兴致勃勃的,但是现在看到,噬九天的灵兽,我实在是有些失望啊!”

说着,我一副看起来好像真的很不屑的样子,又是叹气又是摇头。

聚贤庄那看起来,像是今晚灵拳赛的主持的家伙,听到我的这番话,顿时笑了起来。

“哈哈哈……这位好汉,果然是英雄豪杰,说话都是如此有底气!”

“不过,你可千万别看这灵畜受伤了,就觉得它没什么本事了。”

“不瞒你说,我们当初带回它的时候,它伤的比这更。”

“而我们聚贤庄,却是出了不下五名化神后期的强者,最后才联手那下。”

那家伙对我说的同时,也是在提醒着在场其他人。

而我这也看出了,他并没有怀疑我的身份,这让我顿时间微微松了口气。

只是,对于聚贤庄的杀机更加强烈。

“别说那么多废话了,这灵畜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厉害,等我们待会儿开始挑战的时候,便知道了。”

“就是,我也感觉你们聚贤庄,这是才故意吹捧这灵畜。”

“到时候,可别忘了你们聚贤庄,答应我们的啊,要是真的挑战胜利了,必须给我们灵器!”

……

台下很多强者,纷纷嚷嚷了起来。

一个个,摩拳擦掌,那情绪比我还激动。

但和我不同的是,我是焦急的想要救出灵血豹王。

而他们,则恰恰和我相反,他们是想干掉灵血豹王。

“大家相信我的,待会儿开始挑战后,这灵畜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不过,你们也可以对你们自身的安全放心,一旦你们不敌这灵畜,我们聚贤庄便会出手相救。”

“哪怕是噬九天那个废物来了,我们聚贤庄也照样可以将他控制,更被说这区区一头灵畜了!”

聚贤庄那家伙,再次大声提醒道。

这些家伙,一口一个灵畜的侮辱着灵血豹王,让我不由的怒火滔天。

看向那台上嚣张的家伙,我手中顿时运出一道灵气。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