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凶残之地血海岛

听到我的问题,孙修齐顿时叹了口气,面色挂满凝重。

显然,南离师父的状况,不是很好。

旋即,对我解释了起来。

“我也是托人打听到,有人在血海岛看到了南离师兄! ”

“不过,那人也说,是和南离师兄很想,究竟是不是,他也不能完全肯定!”

“而且,就看到了一眼后,便再也没找到,也很有可能是认错了人!”

听完孙修齐的话,我心中那抹激动,顿时间也是荡然无存。

之前,再来虚空门的路上,我可是一直幻想着,自己可以找到南离师父了。

然而,根本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回事儿。

甚至,有可能都不是南离师父。

那人只是看到了一眼,那边说明,不管那人是否是南离师父,对于南离师父的现状,也是一无所知。

这让我,再次为他担忧了起来。

“难道,南离师父的下落,终究要成为一个无法解开的谜?”

我心中暗暗沉思。

旋即,还是问道孙修齐:“孙门主,那你可知,那血海岛,在什么地方吗?”

虽然,不能完全确定那是南离师父。

但我刚刚,一番思考后,感觉很有可能就是南离师父。

不然,一个人不会消失的那么快,只给对方看一眼的机会。

而且,想要真相的话,那就必须亲自过去看看。

只有自己亲眼所见,才能知道是真是假。

不论如何,这血海岛我都必须去一趟,否则我无法心安。

然而,孙修齐听到我问血海岛这个地方,他面色顿时更加凝重,连连摇头。

“你……你还是别问了,那个地方不是我们能去的!”

“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个消息,只是因为我就打听到了这么多。”

“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儿而已,等能够完全确定,南离师兄在那里,我在告诉你也无妨!”

听闻这番话,我顿时眉头高挑。

我很意外,这奇怪的地名,孙修齐竟然不愿告诉我具体位置。

而且,在提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发现他的目光之中,竟然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了一抹畏惧。

这让我,对于这个叫血海岛的地方,顿时间兴趣浓浓。

我知道,这地方绝对不同寻常。

否则,也不会让孙修齐有这番表现。

这老头,如今的修为,虽说和我相似,只有化神中期。

并不是灵界中最强,但是他的性格,跟南离师父很像。

面对多么恐怖的存在,也不会怂。

哪怕是面对五大门,他也不会畏惧到这种程度。

但他,此刻眼中的这副表现,那就必然很异常了。

我目光,满是坚定地看向孙修齐。

“不管南离师父,是否真的在那个叫做血海岛的地方,我都一定会亲自过去的!”

“所以,还希望孙门主可以告诉我这个血海岛的地方。”

“我不想自己心中留下遗憾!”

孙修齐虽然早就猜到,我要去血海岛找南离师父的下落。

此刻,当亲口听到我说出来,他依然是无法淡定。

旋即,他直接起身,满脸认真的对我道:“那我就更不能告诉你血海岛的位置了!”

说完,他又重新坐下。

长叹一口气,显得很是无奈。

“唉……我早就该知道,你这小子的脾气,和南离师兄一样倔!”

“只要知道这件事儿,就一定会亲自去!”

“早知道,我就先不告诉你了!”

他一番感慨后,闭起双眼沉默了下来,丝毫没有要告诉我,血海岛位置的意思。

这让我也很是无语。

我只好道:“孙门主,你既然知道我的性格,那你就知道告诉我吧!”

“就算你不告诉我,以我的手段,也照样可以通过其他人找过去的!”

“只不过,那样会多浪费我一些时间而已!”

就算血海岛这个地方,鲜为人知。

但是,既然孙修齐能够说出来,那灵界之中,必然有很多强者,也会知道的。

哪怕是,从唐青云那里问不出什么。

但是,五大门强者,必然会更加清楚。

他们宗门势力,在灵界表面看来,是最为庞大恐怖的,所以必然是见多识广。

我完全可以,通过五大门那几个,和我关系还算不错的长老,来查到血海岛。

只是,不到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实在不愿意去找他们。

因为他们,可是一直惦记着我的。

孙修齐听到我的话,眉头微微一皱。

但最终,还是舒展开来。

他是想到,我说的没错。

顿时叹了口气,只好很不愿的说道。

“唉……你这小子,真是让人头疼,既然你非要这么选择,那我就告诉你吧!”

“不过,你要想清楚了,这血海岛可是一个,十分残酷的地方,稍不小心就会没命的!”

“因为,在那里聚集着,灵界大多数丧心病狂之人。”

“在那里的,都是一些,在灵界犯下了打错,成为人们心中公认的敌人。”

“还有的,则是因为在灵界杀戮太多,招惹的敌人太多,无法在这里混迹下去,所以跑去血海岛躲避。”

“在这里,还有五大门和大势力的压制,但是在血海岛所有杀巀都是很随意的。”

“只要你看对方不顺眼,便可以当场斩杀,而周围的人,也绝对不会多管闲事儿。”

“那里,更是高手如云,就算是五大门的强者过去,也不敢在那里嚣张!”

“所以,想要在血海岛混下去,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而且,在那个地方还有很多灵毒的交易,那些灵毒可是很祸害人的东西。”

“在我们灵界,原本是制止的,但是在那里是公开的,随处可见,无人管制。”

“而且,据说还有一个恐怖的大势力,在暗中掌控着,很多人一不小心,就会招惹到他们。”

听着孙修齐,不断的说着血海岛那边的凶险,我顿时间更加的期待去这个地方了。

我倒是要看看,这个没人管的,混乱而又凶险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

同时,我心中有股浓浓的预感,南离师父很有可能就在那个地方。

不然,在外界我一直打听他的下落,又怎么可能一直找不到呢。

而这血海岛,听孙修齐这么一说,还的确是个很合适的藏身之地。

“能够在暗中,如此掌控此地运行的,估计一定是隐世大门派的势力吧?”

我打断孙门主的话,直接问道。

我知道,他这是想让我知道血海岛的凶残和恐怖,从而想让我,打消去血海岛的念头。

我若是不打断他的话,他必然会继续不断的讲述下去。

而且会,越说越凶险。

可这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必须去闯一闯。

不为别的,就为了南离师父。

也好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哪怕是在血海岛找不到南离师父。

但是,只要自己去了,良心上还是会稍微好受一些。

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找到南离师父的机会。

不过,没人知道的是,如今我不知道,是因为入了魔道的原因,还是怎么回事儿。

对于血腥的地方,甚至喜欢。

所以,在那名字听上去,都充满血腥气味儿的血海岛,我更加的迫切的想要亲自去。

而我修为的突破,也极有可能,在此地突破。

“没错,的确是和隐世大门派有关!”

“但具体是哪个势力,几乎没人知道,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十分恐怖!”

“你确定,还要去血海岛?”

果然,我的猜测没错,孙修齐说那么多,就是为了让那地方的凶残事迹来震慑住我。

但是,这有怎么可能?

我好不犹豫的点点头,坚定道:“我十分确定,一定要去这血海岛一探究竟!”

孙修齐无奈的摇头叹气,旋即拿出了一张,看起来有些破旧发黄的兽皮纸给我。

他苦笑一声,道:“我早就料到,你肯定会去的,也早已准备好了血海岛的地图。”

“只是没想到,最后还是没能拦住你。”

“这图上,有从我们这里,去往血海岛的路线,这一路上也同样十分凶险。”

“但是,这仅次于,让你能够达到血海岛入口处而已。”

“至于血海岛内部的图,我这里也没有,毕竟我也没去过那地方。”

“你一定要记得,去了血海岛之后,千万不能表现的太过张扬跋涉,最好是躲着那些人走……”

接过前往血海岛的路线图,我心脏狂跳不已。

不过,这可不是被血海岛的凶残给吓的,而是给激动的。

总算是,可以亲自去那里找南离师父了。

在我看来,这是我从世俗来到灵界之后,做的第一件最有意义的事儿。

我来灵界,不就是为了父母和南离师父吗。

父母现在还没办法救回来,但是去找南离师父,倒是可以。

“多谢孙门主,你的帮助我感激不尽,以后必有厚报。”

我简单的扫视了一眼路线图,旋即小心翼翼的收起来。

为了保证不丢掉,我直接放进了燕都春秋图中。

旋即,起身对孙修齐弯腰感谢道。

孙修齐摆摆手,他可没有我这般激动。

反而,更加的忧愁。

对我继续道:“血海岛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还是希望,你最好可以不去。”

“你南离师父若是在那里的话,他暂时肯定不会有事儿的。”

“因为你不知道的是,他曾经实力十分恐怖,比我要强的太多太多,所以在血海岛也有很多保命的办法。”

“但你不一样,你从世俗才来到灵界,对于灵界的很多事情格局都不清楚。”

“更别说是,这种和隐世大门派有关的地方了。”

“五大门在那些人面前,都不算什么,就连你如今,一直无法解决的武宗,都同样如此!”

“我可不希望,你因为这事儿,而把性命丢失在哪里,你南离师父同样不希望你这么做!”

孙修齐说这番话,十分严肃。

我自然明白,他是真心为了我好。

“谢谢孙门主的好意提醒,我会慎重考虑的,你放心好了!”

我又是一番感谢。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