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南离师父的消息

黑衣人刚说出一个隐字,顿时间瞳孔泛白瞪大,显得十分痛苦。

整个人,浑身直直紧绷。

噗……

口中顿时狂吐黑色的血液,旋即抽搐了起来。

我连忙抓住他的手腕,迅速的输入进一丝灵气,试图让他多撑一会儿。

但是,一番救治,却是丝毫无效。

很快,黑衣人便彻底的失去了生机。

而我,则是愣在了原地,根本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儿。

眼看着就要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了。

现在,线索有彻底的消失了。

“我估计,这些人在出来执行任务的时候,肯定都被下好了毒,一旦泄露秘密,就必死无疑!”

花残雨检查了一番黑衣人后,凝重的解释一声。

我来到灵界,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儿。

在世俗,则是遇到过一些,不过那些家伙,都是死士。

他们无力反抗时,会自行破开口中早已准备好的毒药。

但是,并非此刻面前这家伙,他显然是怂了,对于生还是有着几分渴望。

结果,他背后的人,还是千里之外,照样控制着他的生死。

不过,根据黑衣人临死前,口中的那个隐字,我暗暗的想到了,隐世大门派。

之前, 他那一身恐怖的实力,以及手中这柄灵剑的诡异。

我就隐约感觉,他背后站着的,是隐世大门派。

但是,具体是哪一个门派,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隐世大门派并非是一个大宗门,而是和灵界这些势力一样。

是由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各种宗门,是它们的总称而已。

若想找出黑衣人,背后的那个宗门,显然还是很困难的,和大海捞针差不了多少。

“我感觉,他背后是,隐世大门派的人!”我对花残雨,说出自己心中的判断,同时问道她:“你们花丛门,有没有得罪过,隐世大门派中的哪个宗门?”

听到我的话,花残雨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认真的沉思了起来。

片刻后,她很是郁闷的摇摇头:“我们花丛门,就连灵界这些,普通的宗门都没有得罪过,更不可能得罪隐世大门派那些恐怖的存在了!”

“而且,我总觉得,这黑衣人也并非是来报复我,因为若是报复我,他足以早早的杀害了我!”

“我认为,他背后的实力,来花丛门可能还是有其他的目的!”

花残雨的分析,的确是有道理。

顿时间,两人再次沉浸进了疑惑之中。

“先不管了,我想后面,一定还会有人继续过来的,到时候在重新质问吧!”

半晌,两人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花残雨顿时叹了口气说道。

而我,却依然很担心。

我一边放下尸体,跟她起身朝禁地外走去,一边淡淡说道:“下一次,派过来的强者,实力可不会比这家伙的实力低了!”

“而且,之前黑衣人不杀你,是因为他还活着,想要达到的目的,也没有达到!”

“现在,我们杀掉了他们的人,下次就很有可能,面对他们的杀戮了,而且更没有机会去质问了!”

化神中期的存在,都已经牺牲了,对方自然不会傻傻的,继续派化神中期实力之下的垃圾过来了。

这让我,对于整个花丛门今后的存亡,都十分担忧了起来。

“那……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花残雨也知道,我说的这些有道理,忍不住问道我。

她是不怕死,可是花丛门那些弟子,她自然要全部保护。

我想了想,还是对花残雨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我暂时先待在你们花丛门吧,有什么事儿好第一时间出现!”

“正好,我这次回来的消息,很多人还不知道,就当是藏匿在你这里了!”

“不过,还是先看花门主你能否答应,若是感觉为难,那我再去附近找地方好了!”

花丛门毕竟全都是女弟子,而且有史以来,也从没有几个男人可以进入。

几乎,都是些实力较大些的宗门门主,或者长老,找花残雨谈论事儿的时候来一次。

而且,也是谈完事儿之后,就立即离开。

但我,却是要居住在这里,这或许是花丛门,有史以来从没有过的事儿。

所以我,自然需要请求她的意见。

花残雨听闻我的话,也是一愣。

但是,微微沉思后,她还是立即点了点头。

虽说,还从没有男人,在我们花丛门过夜过,但是你为了花丛门的存亡,自然可以。

得到了花残雨的同意,我便跟着她,去她为我安排的地方。

“张公子若是不介意,就先住在这里吧!”

花残雨带我来到,花丛门中算是最豪华的一栋小灵楼之后,对我说道。

“那就多谢花门主的安排了!”

我拱手感谢道。

花残雨顿时摆手拒绝:“张公子来帮我花丛门解决麻烦,是我该感谢你才对!”

“花门主客气了!”

我淡淡一笑,毕竟在虚空门和我遇到苦难的时候,她也帮助过我。

我现在帮她们,也是应该的。

旋即,我对花残雨道:“黑衣人背后的人,今晚肯定不会这么快派人过来,今晚应该是安全的!”

“你就放心的去休息吧,让人把尸体处理好就行!”

“我就在这里先疗伤修炼了,你有什么事儿,就过来找我!”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花残雨却是尴尬的一笑。

对我道:“我……我……这,这是我的房间,我也住在这里面的!”

“你……要不你就在楼上房间去疗伤吧,我在楼下住!”

这是,要和花丛门女门主,共处一室?

我一阵的意外。

花残雨俏脸微红,带着一抹娇羞。

旋即解释道:“张公子你别多想,我没别的意思!”

“主要是,花丛门全部都是女弟子,所有住处都有女弟子看守或者住着,所以只有我这栋灵房,还……还空着!”

她既然都这样解释了,那我一个大男人,自然没有什么多说的了。

毕竟,我总不可能,去和花丛门其他女弟子睡一起。

“没事儿,那我就先上楼了!”

我回应一声,直接走向楼上。

二楼,可能是花残雨平时居住的屋子,一到楼上,便是有股淡淡的清香。

让我有些微微的失神,甚至是有些享受住在这里。

不过,一颗躁动的心,很快便平静了下来。

黑衣人对我的伤,并不是很重,只用了几个小时,便完全恢复。

剩下的后半夜,我则是研究起了那柄灵剑。

这柄灵剑,黑衣人不惜用命都想保着。

估计,它的丢失,也同样会引来黑衣人背后的势力。

一时间,让我有些犹豫,将这柄灵剑该送给谁好了。

我已经有了烈焰长矛,必然不能将这柄灵剑在私藏起来。

可送人的话,不管是送给谁,对他来说,都并非是一件好事儿。

“张公子,你醒了没?”

早上天色刚亮,我还没有决定好,送灵剑于谁,门外突然传来花残雨的声音。

“进来吧!”

我直接道。

一道倩影,很快便走了进来。

看到我之后,她微微一笑:“看来这一晚,你恢复的还不错,起色很好!”

说完,她继续道:“蓝灵和倾城来了,她们在楼下等你,说是有重要的事儿找你!”

“好,我马上下去!”

我起身说道。

不知道,这两个丫头,一大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儿。

“花门主,这柄灵剑,你可否看得上?”

下楼的时候,我拿着黑衣人的灵剑,问道花残雨。

之前,一直想着将灵剑送给谁,直到花残雨出现。

我才想到,这柄灵剑,毕竟是黑衣人来她这里,才被我抢来的。

就算送,怎么也能应该先看看她的建议。

花残雨自然明白我的意思,立即道:“多谢张公子的好意!”

“你身边的弟子多,这灵剑就送给他们吧!”

“他们本来就是找我的,若是我在用这柄灵剑,估计麻烦会更大!”

她既然拒绝了,我自然不会再纠缠着非要送她。

毕竟,这柄灵剑给她,所要带来的麻烦,的确会更大。

“师兄!”

“张公子!”

来到一楼后,蓝灵和云倾城,纷纷从沙发上起身对我打招呼道。

看到我,很是激动。

蓝灵立即上前,抓着我的胳膊,将我仔细的检查了一番。

这次出了口气,道:“刚才残雨说你在楼上疗伤呢,我还以为你有被重伤了,真是吓死我了,没事儿就好!”

看着她的担忧,我很是感动。

而旁边的云倾城,也是一脸轻松下来的模样。

不过,可能是因为昨天的事儿,她并没有像从前那样贴上来关心我。

“你们这么早找我,是有什么事儿?”

我立即问道重要的事儿。

闻言,蓝灵看了看四周没其他人,俏脸满是认真,对我解释起来。

“昨晚你和残雨离开没多久,虚空门孙门主就过来了!”

“我们告诉了他,你已经回来了,不过并没有告诉他,你来花丛门了!”

“然后,孙门主就告诉我们,说是他有了你南离师父的消息!”

听到这番话,我顿时间,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南离师父已经失联很久了,和父母一样,让我很是担心。

至于父母,我至少还知道,他们如今还活着,只是被困在武宗而已。

但是南离师父,则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放佛人间蒸发了一般,就连是生是死都无人知晓。

我没想到,今天却是听到,有人说得到了他的消息。

这让我,怎能不激动呢。

“我南离师父他现在哪里?”

我情绪有些失控,抓住蓝灵的肩膀,急忙问道。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