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花残雨救了我

不过,对此我还是比较感激的。

因为,这把在最为关键的那一刻,射来的灵剑,是一旁花残雨扔来的。

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我的救命稻草。

即使灵剑被砍碎,但依然是阻挡住了黑衣人的灵剑。

那家伙,或许是因为之前和我交战,此刻体内灵力不足。

所以,被花残雨的攻击,手一软,他那把巨蛇般的灵剑,躲过了我那要命的位置。

“你这畜生,你死定了!”

我忍不住大骂一声。

毕竟,被当着一个女人的面,尤其是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的面。

被一名强者,给自己裤子完全劈烈。

就连我的那个充满雄风的标志,都是若隐若现的展现在了漂亮女人面前。

估计,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会不感到暴怒的。

甚至是,发疯失去理智。

而我此刻,也已经有些癫狂了。

因为我的颜面,几乎都是要丧尽了。

而且最终,还是被这漂亮女人,还挽回了最关键。

心中,一半是极端的杀意。

另一半,则是极端的感激。

毕竟,要不是花残雨,我特么现在就算是不死,但也绝对不会在是个真正的男人了。

“你这该死的溅人!”

黑衣人对花残雨,却是愤怒到了极点。

毕竟,他原本就要得逞,废了我,结果被花残雨大乱了他的计划。

而花残雨此刻从震惊中回过来,下意识的看了我那一眼。

顿时间,满脸通红,满是娇羞。

直接捂着脸转过头,根本不理会黑衣人对她的怒骂。

毕竟,此刻她有些难以面对我。

我也同样,很是难以面对她,好在我也是经历过生死,经历过大风大浪,很快就冷静了不少。

只是,对于黑衣人的杀机,丝毫不减。

我对着他的身躯,狠狠的一顿狂踹!

嘭!嘭!嘭……

而他的身体,也不断发出闷响,以及骨骼断裂的声响。

至于那柄灵蛇一样的灵剑,他却是死死的握着,即使无力在动手,也不松手。

这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也更加的意识到,这柄灵剑的不一般。

“你这灵畜,竟然敢偷袭我,还想废了我,我今天就先废了你!”

我猛踹一阵,见这家伙是的确无力还手了。

我怒骂一声,对着他那位置,狠狠的一脚踹了下去,没有丝毫的犹豫。

力道,也是发挥到了极致。

哪怕是有强者来临,也无法阻挡我这一脚。

因为我这一脚,蕴含了太多的愤怒和灵力。

嘭!

最终,即使黑衣人面色大惊,一手护着灵剑,一手急速的护向那里。

也依然,被我精准的狠狠踩在了那里。

伴随着一阵鸡蛋碎裂的声音。

那家伙整个人,身体蜷缩成一团,一阵剧烈的抽搐。

面色直接惨白,毫无血丝。

浑身都是冷汗。

就连痛苦的呼声,都已经无法发出。

显然,是痛苦到了极点。

毕竟,对于任何一名强者来说,那里都是十分脆弱的。

因为从没有人,刻意的去浪费时间,修炼那东西。

从而,导致面前的黑衣人,那里也是脆弱,不堪一击。

看上去,虽然可怜至极。

但我对他,并没有丝毫同情。

因为在上一刻,若不是花残雨,此时变成这副惨样的人,那边是我了。

“你不是喜欢废别人吗?现在感觉如何?是不是爽爆了?”

“刺激不?意外不?”

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玩味儿的冷笑道。

旋即,我蹲下身,一把抓住他手中的灵剑。

本以为,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夺过来。

然而,那家伙却是死死的抓着不服。

胳膊上,青筋暴起。

“你若不松手,小心我砍断你胳膊!”

我冷声命令道。

这柄诡异的灵剑,在我身上留下了不少痕迹。

在黑衣人,惦记上我的烈焰长矛时,我便同样的,对他这柄灵剑,产生了兴趣。

早就是势在必得了。

“你……你休想!”

那家伙见我要夺走灵剑,显得更加痛苦,他虚弱的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咔嚓!”

他话音一落,我便抓住他的胳膊,用力猛然的一提。

他的胳膊,顿时断裂。

此刻,也算是完全的,变成了一个废物。

原本,我是给他机会,在他临死之前,可以让他少受更多的折磨。

但他偏偏,要自己找罪受。

灵剑到手,入手是一股冰凉刺骨的感觉。

里面,蕴含着满满的灵气,给人一种极强的气息。

很显然,这柄灵剑吞噬了太多的精血,否则不会给人这般强烈的感觉。

而且,入手后还有一种反抗力,似乎不愿被人征服。

若是将它,给一般强者,都无法完全的驾驭它。

“倒是一柄不错的灵剑!”

对于我来说,倒是十分满意。

毕竟,我身边可不差实力弱的人。

将它送给任何人,他们都绝对会十分高兴。

因为,品阶如此之高,还拥有如此恐怖气息的灵剑,哪怕是在灵界,也是十分难得的。

就连五大门长老们,用的灵剑也不过如此。

“把剑……还……还给我……不然你会……毁死无葬身之地!”

黑衣人面色阴沉至极,看着我艰难的讨要起灵剑。

我即将就要灭了他,又怎么可能,把灵剑在还给他呢。

“想要再次拥有这柄灵剑,那你就祈祷,下辈子不要在遇到我,否则你依然无法在拿回去!”

我收回烈焰长矛,并且紧握住灵剑,戏虐黑衣人一声。

连自己小命都保不住了,还想抱住这柄灵剑,这不是蠢是什么。

与此同时,他也让我意识到,他背后的势力,绝对恐怖。

不然,他也不会对于一柄灵剑这么的在意,这完全就是职业素养。

“你现在,还确定不回答我的问题吗?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我也不和他多废话,直接用他的灵剑,抵在他的脖子上。

锋利的剑尖,刚接触他的皮肤,便有血液流出。

这一刻,黑衣人是彻底的怕了。

他也是,彻底的看出了我的杀机。

“你……你确定,要杀了我?我已经警告你很多次了,你要敢杀了我,会惹到很大的麻烦!”

黑衣人,同样的再一次质问到我。

我点了点头,态度十分坚定:“我不管你是哪个宗门的,你今天都必须死!”

“现在,只不过是看你的态度,我从而决定,是让你随便的死,还是将你神魂破灭了!”

“我想,你拥有这般修为,就算是杀了你,得到轮回也是有很大可能的,所以你也不想,被神魂俱灭吧?”

这一次,黑衣人犹豫了。

他并没有急着继续嚣张,也没有在说话,而是沉思了起来,显然是在心中坐着衡量。

我等待了三分钟,他依然没有做出决定。

我手中的灵剑,顿时加大了力道。

感受到死亡气息的逼近,黑衣人浑身一个激灵。

旋即,目光看向我,试问道:我要是回答你的问题,你……你可以放我一条生路吗?”

我淡淡道:“我刚才的话,已经很明白了,你没有其他选择的机会!”

得到我的确定,他也是彻底的绝望了。

我继续道:“好吧,既然你还是确定不了要怎么做,那就给我神魂破灭吧!”

“我相信,等干掉你之后,很多事情都会自然浮出水面的!”

说完,我手中运出一道恐怖的灵气,形成白雾状。

彻底的,包裹住灵剑。

整个花丛门禁地中,骤然间都布满了杀机。

“等等!”

就在我,准备动手的那一刻,黑衣人顿时大吼一声。

“怎么?想明白了?”

我眯着双眼,冰冷道。

“我说我说!但是求你,一定不要毁灭我的魂魄!”

黑衣人急忙说道。

这点要求,我自然可以做到,当即微微点头答应:“当然!我说话,一向都是说到做到!”

黑衣人也不敢在犹豫,因为他知道,若是继续反抗,将会有什么遭遇!

他立即道:“你听说过,灵界的隐……”

可就在这时,眼看着他就要,告诉我想要知道的答案,意外却是发生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