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三百章 我绝望了

我一脸不屑的看着黑衣人。

轻蔑道:“我就算是垃圾,至少干掉你够了!”

“而且,没有像某些人贪生怕死!”

听到我的话,黑衣人嘴角狠狠一抽。

但他无力反驳,因为此刻的他,已经明显落入下风。

只有一味地躲避,根本没有机会在爆发攻击。

而我,则是变得强势。

叮!叮!铛!

烈焰长矛和他手中的灵剑,不断碰撞。

余威散发出去,将周围古树都纷纷砍断。

而我和黑衣人的身上,也同样是,留下了对方灵气的伤痕。

我的衣服,破烂不堪,腹部满是剑痕血迹。

而那黑衣人,身上那件看起来霸气威猛的黑色披风,也已经完全变成一袭破布。

他的身上,则留下了烈焰长矛的攻击。

那破烂的黑披风上,不断滴答着血水。

“小子,你到底是谁?”

黑衣人越战,心中越惊,忍不住在地问道。

我目光一愣,烈焰长矛猛然一刺,直接刺穿他的肩膀。

而他,见已经躲避不开,便不再躲避,继续的趁机,一灵剑看向我的头颅。

无奈之下,为了不让肩膀被砍到。

我迅速抬起胳膊,并运进一般的灵气在胳膊保护。

嘭!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我的护体在这柄恐怖的灵剑之下,根本没有多大的作用。

伴随着一声闷响,灵气护体瞬间被砍碎。

一股钻心的痛,从我胳膊袭遍全身。

鲜血喷洒而出,直接喷那黑衣人满脸。

“嗯?你的胳膊,竟然能阻挡下我的攻击!”

黑衣人顿时惊呼。

显然,平日里他这一剑下去,必然会让对方的胳膊,直接落地。

否则,此刻他不会如此震惊的。

我紧咬牙关,忍着胳膊的痛,依然紧握烈焰长矛,将他整个人插着,不断的朝后冲去。

“你这疯子,疯子……”

黑衣人被我的举动吓到,顿时不断嘶喊。

同时,不断的用灵剑,继续的朝我一顿乱劈。

轰!

最终,我将黑衣人直接钉在了一块巨石上面。

而我的胸前,也是被他的灵剑,砍的一片血肉模糊,鲜血淋漓的。

旁边的花残雨,想要帮我,但是根本跟不上我的脚步。

直到我将黑衣人,已经钉在巨石上,她才赶过来。

“张公子,你怎么样了?”

她很是担忧的看着我。

我微微摆手。

但实际上,我的确是够疲惫的。

因为这家伙的攻击,完全就是疯狗一般,让人防不胜防。

而我,原本还想接住和他的交手,冲破我那道,冲入化神后期实力的桎梏。

所以,我一直压制着,没有去运转天地玄黄功。

可没想到,最终自己的目的依然没有达到,反而受了一身重伤,白白浪费了体内灵气。

但好在,将这家伙总算是控制住了。

“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灵界最近出现了一个恶魔。”

“他血洗宗门的时候,喜欢用一柄满是烈焰包裹的长矛!”

我玩味儿的看向黑衣人,问道他。

闻言,黑衣人顿时愣住了。

但很快的,他瞳孔瞪大。

难以置信的惊呼道:“噬……噬九天!你……你难道是,难道是噬九天?”

不等我回答,他面色惨白,自己回答道自己的话。

“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是噬九天呢!”

“噬九天之前,就已经被聚贤庄那群垃圾给杀害了,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绝对不可能,你不是噬九天!”

黑衣人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目光看着我,依然没有太大的底气。

显然,他这只是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而已。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这都不重要!”

我冷冷一笑。

毕竟,不管如何,他今天都必死无疑。

尤其是,此刻我已经,告知了他我噬九天这个身份,那他就更要死了。

“现在,说说吧,你又是什么人?”

“你躲藏在花丛门,到底又是什么目的?”

“还是那句话,如实告诉我,我可以留你一具全尸!”

我再次问道黑衣人。

对于他的身份,以及来到花丛门的目的,我感到十分好奇。

但是,黑衣人却是十分嘴硬。

非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再一次的威胁起了我。

“小子,有些事情不是你区区一个垃圾有资格知道的!”

“我劝你还是现在立马放开我,不然得罪我之后,你会引来很多麻烦的!”

“就算你是噬九天,但是在我背后那些实力面前,你依然就是个垃圾而已!”

“你永远不会知道,我背后势力的恐怖……”

黑衣人的态度,让我十分恼怒,他完全就是在找死。

“既然你都说了,我不会知道他们的恐怖,那我为何还要怕他们?”

我打断黑衣人的话,冷漠的质问一声。

顷刻间,浓郁的杀气,将他彻底笼罩。

旋即,我伸出手掌,对着钉着他的烈焰长矛,狠狠一掌拍下。

轰哧!

一声巨响,他伤口处的躯体,直接被炸裂几块。

“啊……”

即使他的实力很强,但是面对此刻的折磨,依然感到痛苦至极,不断发出哀嚎。

“混蛋,放开我,否则我让你不得好死……”

他拼命嘶喊,拼命威胁。

我收回手,又一个跳跃,旋即一只腿猛然朝他的头颅踹去。

嘭!

若不是那家伙拼命阻挡,他的脑袋即将入足球一样射出去。

尽管如此,脖骨也被踹的变形弯曲。

他七窍之中,满是血水,不过生命力依然顽强。

“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回答我之前的那些问题!”

我大声呵斥道。

我实在想不明白,这家伙都这样了,还不求饶,竟然还要嚣张的自讨苦吃。

在我看来,他就是白痴,而并非是勇气强大。

听到我的厉喝声,他虎躯一颤,眼中他布满畏惧。

但是看向我的时候,更多的还是怨恨。

花残雨见状,也是俏眉紧皱。

她忍不住出声对黑衣人说道:“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来我们花丛门的?”

“我也看得出来,你并不想杀我,但你不杀我,又为何要暗中监视着我?”

“是哪个宗门派你来的?你如实回答,我可以向噬九天大人,帮你求情,放你一条生路!”

花残雨话音落下,我并没有说话。

因为,就算她答应饶这家伙一命,我也不可能真饶了他的。

而那黑衣人,也依然是作死。

“你这溅女人,我已经告诉过你们了,我背后的势力,你们没有资格知道!”

“而我也并非是不敢杀你,只是你对我背后那些人,还有大用处,所以我自然不会杀了你的!”

“我今天一旦不会去,我背后的宗门,必然会派出比我实力更强的强者来救我!”

黑衣人,在提起他背后势力的时候,满脸都是自豪。

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但是,这也不过是他自我感觉强大而已。

我并未放进眼里。

从他的实力,我也可以看得出来,他背后势力一定很强大,比他强的高手,也绝对还存在的。

毕竟,一个宗门实力,不可能派一名实力超强的强者,来做这种监视的事儿。

不过,至于他背后的势力,究竟是什么宗门,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我之所以想知道,也完全是因为花残雨,是担心她会被恐怖的大势力盯上。

我一旦离开,她所面对的危险,必然会更加严重。

“你还想着,有人来救你?你觉得,我会留你狗命到那个时候吗?”

我冷冷一笑,再次朝他靠近。

“你……你要做什么?你敢动我一下……”

黑衣人顿时紧张了起来。

我感觉,这家伙完全就是个白痴,甚至有些质疑他的智商。

我都已经,将他钉在巨石上不能动了,他竟然还觉得,我因为他背后的恐怖存在,而不敢动他似得。

“动你又如何?我还要杀了你!”我的脸上,露出一抹狞笑。

旋即,猛然一掌,继续朝他拍去。

“给我滚!”

黑衣人简直,大吼一声。

就在我以为,他要下意识的去伸手躲避的时候。

意外却发生了。

那家伙,竟然是大吼着,直接运出一道灵气,强行身体直接穿透烈焰长矛朝前滑来。

他强忍着身躯,从烈焰长矛的最中央,一直自己脱离烈焰长矛。

当他脱离烈焰长矛的时候,肩膀下方的胸膛,直接露出一个空洞,同时还散发着,身躯被燃烧的白烟。

那烈焰长矛,满是上古烈焰。

他能够,让自身承受着那些烈焰的燃烧,而脱离,也算是比较有勇气了。

与此同时,他再次爆发出强烈一击。

“张公子,小心!”

花残雨见状,大吼一声。

毫不犹豫的朝我面前冲来。

轰哧!

但是,花残雨的到来依旧慢了些。

我和黑衣人的速度,飞快之极。

双方的攻击碰撞在一起。

我双腿发软,急速的暴退数十步。

而黑衣人,则是被震飞出去。

身体,狠狠的砸在,之前烈焰长矛钉着他的那块巨石上。

轰隆!

短暂的两秒后,巨石瞬间崩裂。

而黑衣人倒在地上,迟迟爬不起来。

“狗东西,竟然还敢偷袭!”

我站稳后,一个箭步朝他冲去。

原本,他都已经是,被钉在案板上任由宰杀的鱼一样,结果突然又跳腾起来对付我。

这让我,很是愤怒。

旋即,我大脚直接踩在黑衣人的胸膛。

他看起来,十分虚弱,根本不在挣扎。

就在我脚刚踩住他疑惑时,一股强烈的杀机袭来。

不好!

我心中顿时惊呼。

果然,这家伙竟然是装的,他又一次的动手了。

而这突如其来的偷袭,让我根本来不及躲避了。

那柄寒光四射的灵剑,如同一只面目狰狞的巨蛇一般,猛然刺向我那玩意儿。

要是对着其他地方攻击也就罢了,大不了受伤,在继续浪费些时间闭关疗伤好了。

可是他此刻攻击的这部位,那可不单单是要我性命这么简单。

那会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再做男人啊。

这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巨大的侮辱。

刺拉……

剑意直接划开我的裤腿,一路朝上,速度极快。

每经过我腿上的位置,腿干直接被劈开骨头。

寒意,不断袭向我那里。

让我心中,一阵绝望。

而黑衣人的脸上,则是露出一抹兴奋得意的狞笑来。

叮!

就在那巨蛇般的灵剑,剑意彻底劈开我裤子那里的时候,眼看着就要将我那里也废了。

又是一道寒光,急速闪了过来。

我心中一阵绝望,这尼玛,是要在我那啥开始交战吗。

我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落入这种地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