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隐藏在花丛门

就在我,快要你忍不住要上手的时候。

“我这是在做什么?她叫我来帮忙,我竟然这样对她,我还是个人吗?”

我心中,顿时暗骂道自己一声,那叫一个后悔。

原本,只是想故意吓唬吓唬这丫头而已,没想到竟然,双方都有些失神了。

“对……对不起!”

我冷静下来,连忙将手从古树上收回,很是尴尬的对花残雨道歉一声。

紧接着,转身就朝禁地深处走去。

花残雨也慌忙睁开眼,大口的喘了几口气,俏脸满是通红。

旋即,紧跟在我背后。

毕竟,在这夜晚的禁地之中,她花残雨作为花丛门的门主,也依然不敢独自进去。

“我感觉,那道气息现在已经不再了,要不……要不我们还是出去吧!”

“我估计,那暗藏的强者,或许也不敢一个人深处此地!”

花残雨跟着我来到禁地深处,那片她们用来修炼的小湖边后,突然开口对我说道。

说话间,她美眸之中,浮起一抹畏惧。

不过,我并没有说话,而是对她摆摆手。

旋即,站在湖边,将精神力释放到极致。

一道道气息,逐渐从体内释放出。

精神力所窥探到的范围,也越来越大。

禁地之中,每一个位置都不断的在我面前浮现。

逐渐的,之前那道若隐若现的恐怖气息,也是再一次的被感受到。

但是,身影却无法浮现出来,具体的位置,也依然无法找到。

我只能断定,他是绝对在这里。

可是,种种迹象让我很是意外。

这是以前,还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儿。

看着我的脸色,逐渐的难看,有种很是忧愁的样子。

花残雨俏眉皱了皱,顿时问道:“怎么了?张公子?”

“他就在这禁地之中!”

我如实的说道。

虽然自己没能力将人抓出来,但是也总不能欺骗花残雨,说人不在。

不然等我离开之后,那家伙出现,对于整个花丛门来说,便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听到我的话,花残雨微微一愣。

旋即,她竟然问道:“你……你确定真的有人在这里面?不是故意骗我的?”

那质疑的目光,让我一阵哭笑不得。

我根本没想到,这平时看起来冷冰冰的霸气女人,竟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估计,还是刚才的事儿,给她心里,瞬间留下了深刻的阴影。

看来,在她心中,我已经是个邪恶的人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一脸严肃的看着她,对她认真道:“我保证,的确是真的!”

“只不过,我现在还不能确定他的位置,在给我一点时间!”

“还有,就算我找出他,倒时候,也不一定可以拿下他!”

“所以,到时候要是见情况不妙,你就立即离开,不要管我!”

话音落下,不等她说话,我继续投入到精神力之中。

毕竟,眼下最重要的事儿,还是先找到对方的存在。

至于,是否是他的对手,那还不是现在该操心的事儿。

花残雨也看出了我的认真,便不再打扰我,只是点了点头。

在释放精神力的同时,我也算是,意识到了自己的渺小。

从前,总以为自己可以释放精神力,去窥探自己想要看到的,自己便是很牛叉的存在。

毕竟,这种手段一般强者是无法做到的。

而且,就算有人可以,但方法也是不一样,必须要施展秘术去进行。

最后,对自身的损伤也是很大,还要浪费很多灵气。

而我的精神力,比起他们就要方便多了。

最让我满意的是,几乎是每一次,都不曾失手过。

而如今,实力和修为都增长了,却是发现了,此刻面前遇到的苦难。

明明已经感觉到对方的存在了,却是无法彻底的查出他。

这种无力的感觉,就放佛卵足了劲,最后一拳砸在了柔软的棉花团里一样。

让我对自己的实力,感到了质疑。

对于去救回父母,也是更加的少了几分自信。

躁乱的心,让我甚至有些,无法完全静下心里去释放精神力。

“张公子,你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脸色怎么这么白?还出了这么多汗?”

突然,花残雨很是担忧的问道一声。

说完,她伸出嫩白的小手,拿出一只洁白的小手帕。

在我的脸颊,动作十分温柔的擦拭起了汗水。

这一举动,让整个空气之中,都充满了温馨的气息。

而我那混乱的思绪,也是瞬间被拉回现实,顿时间冷静了不少。

“我没事儿!”

我微微摆手。

旋即,脑海中放下一切思绪,总算是彻底的进入全身心的投入。

因为心有不甘,我将曾经在神之遗迹中,学到的那些,可以配合精神力一起施展的秘术,同时运转。

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总结经验。

时间很快,便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对于那道气息的感知力,我也是越来越强。

隐隐约约的感觉,也逐渐开始清洗了。

模糊的位置,也总有感觉,即将就要找到。

但可能是因为修为不够高的原因,依然是差了那么一点,最后一次桎梏,总是无法打开。

这种感觉,很是折磨人,因为让我又是激动又是焦急。

之前,我只不过是脸颊有些汗珠。

而此刻,则是浑身大汗淋漓,放佛淋了暴雨一般。

我浑身肌肉紧绷,微微颤抖,面色也有些发白,看上去十分痛苦艰难。

这让旁边的花残雨看着,倒是有些难过。

在她看来,我之所以这么痛苦,都是因为给她帮忙才造成的。

“就是现在!”

片刻后,我突然低喝一声。

身边的花残雨,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得一个激灵,花容失色。

轰隆!

而那原本平静的湖面,也是瞬间一声闷响。

湖水直冲天际,气势威猛。

我脚尖微微一点地,一个箭步,便朝一个方向直冲而去。

而一道,若隐若现的黑色身影,在那未完全消散的精神力下,一闪而过。

虽然是很快的一闪,但是愣在原地的花残雨,依然清晰的看到。

她娇躯一颤,满脸畏惧,显得格外震惊。

而我,此刻身影早已消失在她身边。

我脚踩沸腾的湖面,在距离刚才位置五百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什么人?给我滚出来!”

我对着,一处杂草丛中,怒喝一声。

那声音,如九天之上滚滚炸下的闷雷一般充满去气势。

恐怖的杀机,从我体内迸射而出。

这家伙的藏身之处,让我都感到极为意外。

仅仅只是一道杂草丛而已,而且距离还是如此的近。

但是偏偏让我耗费了不少手段,才算是感知到他的位置。

估计,他也是知道我和花残雨在那边,所以藏匿在这里,没敢在出去。

而禁地更深的位置,估计他也是没有胆量在进去。

“小子,你又是何人?竟然能够找到我!”

一道黑色的身影,顿时从暗中走了出来。

毕竟,我已经发现了他,他也没理由在继续藏匿下去。

他身穿一身黑色的夜行服,并且披着一件,看上去威风凛凛的霸气黑色披风。

面色阴沉之极,一张黑皮面具下,只露出两只犀利阴冷的双眼。

目光之中,则布满了杀机。

面对黑衣人的质问,我冷哼一声,道:“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

“你如同灵犬一样,躲藏在其他宗门内,不应该先给我一个说法吗?”

听到我的话,那黑衣人顿时冷笑起来:“小子,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聒噪!”我顿时怒斥一声,旋即坚定道:“今天这闲事儿,我还偏偏管定了!”

我费劲心思,才算是将他找出来,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放过他呢。

就连化神巅峰的存在,当初得罪我,我都敢上去先大战一番。

至于是不是对方的对手,那都不重要。

而眼前这黑衣人,我连他的具体实力,都还没有看透呢,怎么可能直接就离开呢。

我张泽要是那么怂的话,也不可能有机会来到灵界,更不可能站在此地了。

“小子,我劝你最好是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立马给我滚,我不想动手!”

那黑衣人,目光中的杀机更浓,再一次的威胁道我。

说话间,他手中一把寒光四射的灵剑,已经亮了出来。

显然,是对我的威胁。

“那我还要感谢你一番了,竟然还给我离开的机会!”

我玩味儿道一声。

旋即继续道:“但是很抱歉,我今天不打算放你离开!”

我的语气,听上去嚣张至极。

但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这家伙,给我的感觉很危险。

即使曾经,面对化神巅峰存在的时候,也没有这种危险的感觉。

而他的修为方面,我又总感觉,他不是太强。

不然的话,估计他也不会这么有耐心的跟我浪费口舌。

更不可能被我追着,一路躲藏进禁地之中了。

听到我的话,那家伙双手紧紧握了握。

“小子,既然你一心求死,那就不要怪我了!”

话音一落,他手中灵剑,赫然朝我射来,速度飞快,力道凶猛之极。

隔着空气,我都感觉一股恐怖的威压,在笼罩着我。

但我感觉,这威压都是来源于这柄灵剑,似乎并非是因为,用它的黑衣人。

因为,灵剑的后劲,并不是很足。

但尽管如此,我也不敢大意。

“烈焰长矛!”

我立马低喝一声。

在燕都春秋图中,那座上古火山烈焰之中,一柄长矛顿时射了出来。

赫然是那,我的老友烈焰长矛。

伴随着一道,燃烬空气的撕裂声,威武的出现在我手中。

黑衣人见烈焰长矛,从我体内射出,眼中顿时浮现一道浓烈的震撼和畏惧。

叮!

两柄灵器,瞬间碰撞在一起。

我刚才在慢半拍,估计这把恐怖的灵剑,都要攻击到我了。

顿时间,爆发出两股恐怖的气浪,将我直接震得双脚都离开了地面,一阵后退。

我的心中,顿时凝重了起来。

这黑衣人的实力,显然不简单。

“张公子!”

就在这时,眼看着我就要倒下,背后一道娇躯,瞬间冲了过来,一把抱住我。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