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我被冰封

嗖……

烈焰长矛划过长空,直接插在地面中。

而那家伙,则是立即运转秘法。

将那河面中的水,再一次的调动了起来。

这一次,他的秘术显然要比之前,更加的恐怖。

只见那水柱,竟是形成了一条巨大水蛇。

水蛇舞动着身体,冲天而上,足足以后一丈多高。

浑身布满了河底的那抹煞气。

就连双眼,都是有一团黑雾形成,看上去如两个犀利的空洞一般。

看一眼,便会莫名其妙的有种,窥探到地狱的错觉感,内心深处不由的浮起一抹恐惧感来。

我大手一挥,立即将烈焰长矛召唤了回来。

“噬九天,你这曾经的神化,即将就要陨落于我手中了!”

那家伙,嚣张的阴冷道一声。

旋即,他纵身一跃,直接站在了水蛇头顶上。

看着我,都是居高临下的,眼中甚至有种睥睨众生的感觉。

一手放在胸前,一手放在他自己的眉心处,似乎在施展秘术掌控着河水化作的水蛇。

“给我杀!”

他低喝一声。

那巨大的水蛇,当即扭动去庞大的身躯。

虽然看起来十分臃肿,可是那动作,却十分敏捷。

就算是真正的灵蛇,那灵敏度也没这个快。

三两下便是出现在我面前。

而我,则是站立在原地,单手握着烈焰长矛,毛尖放在身边后面一点的地面。

倒是有几分,单枪匹马的意思。

比起对方这恐怖的气势,还是小了很多。

在外人眼里,我完全就是没有丁点的气势。

就连那巨大的水蛇,都带着几分藐视的意思。

伴随着那家伙口中的一声杀。

水蛇不断用它那巨大的头颅,朝我砸来。

巨大的蛇头,每一次的转头,都会带起一道恐怖的气浪。

我拿起烈焰长矛,对准水蛇的头颅,狠狠的刺去。

顿时间,就有些傻眼了。

那烈焰长矛,竟然放佛插在扑通的水中似得。

而我运进的狂暴灵力,也是彻底落空。

这种感觉,比一拳砸在棉花中,还要让人无力的多。

最重要的是,那水蛇没有被伤害到丝毫。

当烈焰长矛抽出后,它依然完好无损。

只是,微微的滴答了几滴水掉落在地面。

显然,我的攻击,还是可以真正意义上的,伤害它一丝丝。

只不过,若想依靠这手段来对付它,还是不行。

毕竟,每一次也只能是,让它流淌几滴水而已。

而它身形又庞大之极。

哪怕是它站在面前不动弹,让我用烈焰长矛狠狠的刺。

估计,等将它彻底的刺成一滴水,最少也得好几个月。

更别说,此刻它还可以爆发出恐怖的灵力,将我逼迫的步步后退。

如此诡异的东西,我也是很少见识。

哪怕是在神之遗迹里的时候,都不曾遇到。

完全就是无敌的存在。

它可以伤害到别人,而别人无法伤害他。

“哈哈哈……噬九天,你就认命了吧,我实力毕竟要你高一个境界,你死在我的手中,也不算可惜!”

那家伙,驾驭着疯狂的水蛇,见我没发对付,顿时更加得意了。

我收回烈焰长矛,将灵气运出掌心。

掌心间形成一道火光,对着蛇头狠狠拍下去。

这一掌,若是有化神巅峰强者不躲开,都足以将他头颅震碎。

而这水蛇,则丝毫不躲避,完全就是横冲直撞的冲向我。

毕竟,它有这个实力。

轰哧!

我忍受着,身体被它的头颅,狠狠撞击在胸膛,大掌死死的盖在它的头颅上。

然而,掌中的攻击,依然是穿透它的蛇头,落空击在地上。

将地面,砸出一个深不见底的黝黑深洞。

水蛇依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给我溅了一手水而已。

反而是,给它惹怒了不少。

顷刻间,对我的攻击更加猛烈,速度也更加的快了。

嘭!

它巨头,狠狠的砸在我身上,将我直接撞飞了出去。

那力度,就和普通人被坦克撞飞一样。

我体内一阵翻江倒海,口中血水直流。

这简直就是有力没处发泄,让我很是无奈。

我没想到,这家伙看似实力不怎么高,一手秘术玩的这么溜。

只不过,不知道他这是才刚刚开始。

还是说,这条让我辣手的水蛇,已经是他最大的能耐了。

“噬九天, 这种感觉如何?是不是很刺激?”

那家伙兴奋至极,不断的玩味儿道。

我擦了把嘴角血水,一边继续躲避着一边冷笑道:“的确够刺激,不过你要提前做好,待会儿加倍偿还回来的心理准备!”

水蛇固然恐怖,固然是让我伤的不轻。

但是,我依然没有爆发出最强的实力来。

就连天地玄黄功,都没有运转。

若是那嗜血麒麟出现,我依然坚信,嗜血麒麟这来自上古的灵兽虚形。

要远比眼前这条,河水化成的水蛇恐怖的多。

就在这时,那家伙突然冷哼一声,对我道:“既然你还是这么嚣张,那我们就再来点更加刺激的!”

他话音一落。

嘶嘶嘶……

只见那巨大水蛇,长大血盆大口,吞吐了几下蛇信。

嗖嗖嗖……

嗖嗖嗖……

……

紧接着,它口中竟然是,连续射击出,一道道寒风凌冽的冰柱。

冰柱倒是不怎么大,和世俗中弓箭的箭大小差不多。

但是恐怖程度,远比那弓箭恐怖的多。

骤然间,周围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地表更是浮出一抹寒霜。

冰柱的顶端,更是锋利无比,如同纤细的银针尖一般。

这若是被射到,的确是够“刺激”的。

我不敢有丝毫大意,迅速的躲避。

可即使如此,那密密麻麻的冰柱,依然是有一支,速度极快的直接插在了我胳膊上。

顷刻间,我身体一僵。

没想到竟然还是没能彻底的躲避过去。

一道寒意,顿时从胳膊袭遍全身。

放佛,要将我整个人都要冰封起来似得。

这股寒意,让我感到恐惧。

因为这比伤痛,更加的让我难受。

我下意识的低头,朝胳膊看去。

这才发现,那冰柱竟然是,如一条小水蛇一般,顺着我被穿透的胳膊,拼命的朝里面挤进去。

而一旦进入到我的胳膊中,便是化作冰冷至极的冰水,流淌进血管,紧接着流进浑身。

从而,导致我浑身冰冷,体内的血液都逐渐的凝固了。

刚想迈开步子,这才发现,双腿的速度,缓慢到了极致。

只能艰难的拿起烈焰长矛,不断的阻挡对面,继续射来的冰柱。

铛铛铛……

冰柱砸在烈焰长矛上,发出金属般的响声。

然而,并没有被强悍的烈焰长矛打碎。

只不过,掉落在地上之后,会迅速的融化。

“这感觉,是真的刺激吧?”那家伙笑道一声,一边道:“若是在其他地方,我可能还真不是你的对手!”

“但是,我所修炼的秘术和功法,刚好就是需要此刻这边,有河水的地方!”

“而你偏偏,自己送上了门,这简直就是天要让你亡啊!”

看着冰柱,对我的伤害度很大,那家伙也是对我解释了起来。

我一阵郁闷,早知如此,刚才就先引他去其他地方在开战了。

但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

毕竟,谁也不知道,这地方对他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

嗖……

突然,又是一支冰柱,因为我手上的速度变慢,而直接擦着烈焰长矛的边划过,直接插在我的肩膀。

此时,我已经被冰冻的,浑身瑟瑟发抖。

我根本没想到,这离开无心谷之后,才算是真正有挑战性的第一战。

我就落入了,如此狼狈的下场。

在这河水化作的水蛇面前,竟然是毫无还手之力。

比我对付强者,还要更加的辣手。

“别得意的太早!”

我不甘的冷哼一声。

我可不相信,自己躲避过了那么多劫难,历经各种生死,都是侥幸活了下来。

这一次,我想或许也不会,就这么被几根冰锥给弄死的。

那家伙,也是再次来到我面前。

他不在让那水蛇射冰柱,估计是射多了,对那水蛇不利。

“噬九天!你也不用不服气,这是我最拿手的绝技了,从我熟练之后,还从来没有人,能在这冰锥中活下来的!”

“你的身体,很快就会被彻底的冻僵,到那个时候,我都不需要在对你动手,就算是落只灵鸟,都会让你的身体,瞬间破碎!”

“一般人,最多撑不住三分钟,我估计你这奇葩,可能最多也就能撑五分钟,你现在应该,已经不能动弹了吧?”

听到这家伙的话,我微微意外。

不过,紧接着心中便是一喜。

因为,我的身体虽然痛苦至极,但是并没有像他所说那么严重。

只不过是动作缓慢了更多,可依然能够动弹。

最重要的是,我可以感觉出来,我的神魂方面,还是完好无损的。

只不过暂时无法爆发灵力而已。

只要他不趁机动手,别说是五分钟了,就是活个五十年也没事儿。

可我刚如此想到,就发现身体,的确更加僵硬了。

“哈哈哈……没想到,你这恶魔,竟然真的会落在我手里!”

“待我提着你的头颅回去的时候,那就是我人生巅峰的开始!”

那家伙,突然拿出了一把灵剑,兴奋的在我肩膀上狠狠刺穿。

而我的血液,因为被冷冻凝固,导致灵剑穿透肩膀,都没有血水流淌出来。

无尽的痛意,让我愤怒至极。

而那家伙,却是不断的拿着灵剑,折磨起了我的肉躯。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