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二十九章 放手一搏,无愧于心

看到躺在地上吐血的男人,铁牛也懵了,我心中暗道不好,连忙跑了过去。

韦洪跑了过去,在吐血的男人身上摸了几下,连忙说道:“人还有气,快叫救护车!”

一个貌似是吐血男人的女朋友,此时都吓傻了,哭着叫着男人的名字,但是男人根本就没办法开口说话。

韦洪朝着身边的一个工作人员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那个人怎么会伤这么重?”

工作人员此时也是一脸的懵逼,有些畏惧的看了眼铁牛,才说道:“老板,是吐血的这个家伙刚才挑衅铁牛,说铁牛就是块头看起来有点大而已,根本不经打,然而两人就约定打一场,结果铁牛就打了一拳,这个家伙就被打下擂台吐血了。”

听了工作人员的话,我忽然有些无语了起来,铁牛真实的实力到底有多少,我比谁都清楚,当初在南山遇到三个黑衣蒙面人的时候,我就见过。

而在黑狐搏击俱乐部的这些拳手,都是些花架子,一身的肌肉也都是吃蛋白粉练出来的,根本就不是铁牛这种正儿八经训练出来的肌肉,可想而知铁牛的一拳有多强大。

韦洪也一脸惊讶的看了眼铁牛,铁牛这时候也知道自己出手重了,乖乖的走到了我的身旁,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脑袋:“张哥,这小子骂我,俺就打了一拳,谁知道他这么不禁打,一拳就吐血了。”

我瞪了铁牛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就不知道收点力道?如果人被你打死了怎么办?”

铁牛连忙摇头,说道:“张哥,俺就用了五成的力气,他不会死,只是肺部本就有郁结,我这一拳,只是吐出了淤血,死不了。”

铁牛毕竟没有接触过社会,也不懂说话的技巧,这番话说出口,吐血男人的女朋友顿时就怒了,一下子扑了过来,愤怒的说道:“我男朋友的身体很好,根本就没有问题,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弄死你。”

女人说着就张牙舞爪的朝着铁牛扑了过来,铁牛见对方是个女人,也不敢还手,只能伸出手臂阻挡,女人疯了一样,边哭边朝着铁牛挠着,很快铁牛的手臂上都是被她挠的血痕。

“够了!”就在女人还想要继续挠的时候,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愤怒的朝着她吼了一嗓子。

女人这下子更加愤怒了起来,耍赖一般,一下子躺在了地上,满地打滚,边哭边说道:“打女人了!他打女人了!”

这边的事情本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此时这女人这样一闹,顿时吸引了更多人的目光。

但谁都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就是在耍赖,韦洪脸色也十分不好看,对女人说道:“你这个女人还真是无理取闹,打擂台比赛,受伤很正常,再说了,你男朋友只是吐了一口血而已,又不是死了,你在这里耍泼干嘛?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这个样子丢不丢人?还不赶紧起来。”

“你们都是一伙的,你肯定向着他说话,我不管,如果我男朋友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们没完。”女人哭着说道,见周围没有人帮她,她也不再耍赖了,索性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

看着女人的表现,周围的人目光中都是嘲讽。

“还真是个无赖。”

“我看这对男女该不会是来碰瓷的吧?”

“估计是,说不定这个男人本来就有伤,故意讹上这个壮汉,肯定就是为了医疗费。”

……

顿时周围全都是对这对男女的职责,没有一个人向着这对男女的。

我明显的看到刚才吐血的那个男人,此时躺在地上根本就是在装晕,刚才有只苍蝇落在了他的脸上,他还偷偷地伸手打了一下。

“我认出来了,这个男人就是个专门在各个武馆讹诈的那个人,前几天我在别的武馆也遇到了同样的事情,当时就是这个男人,也故意挑衅擂台上的对手,结果被对手三两下打下了擂台,都吐血了,最后这个女人不依不饶,最终那个倒霉的拳手赔偿了五万,他们才善罢甘休,没想到今天在黑狐搏击俱乐部又让我遇到他们了。”忽然有人惊讶的大声说道。

我本就感觉这对男女不对劲,男的都吐血昏迷过去了,这个女的还在耍泼,现在听这个男人的话,我忽然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你放屁!我们什么时候在飞龙武馆讹诈别人了?”那个女人一下子急了,朝着刚才揭露他的那个男人愤怒的叫了起来。

那个男人冷笑一声,说:“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吗?刚才我只说了是在其他的武馆遇到了你们讹诈别人的事情,而你刚才却说没有在飞龙武馆讹诈别人,我那天就是在飞龙武馆遇见你们的,你既然说没有,又如何知道是在飞龙武馆?”

听到男人的话,众人顿时恍然大悟,那个女人此时也傻眼了,很快一脸恐惧的样子,而这时候刚刚还被铁牛一拳大吐血的那个男人,这时候也装不下去了,一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就准备悄悄地逃走。

“站住!”韦洪忽然呵斥道。

韦洪这一声呵斥,那个男人顿时更急了,忽然加速就朝着外面奔跑了起来,而他的同伴女人,这时候也傻眼了,似乎没想到被揭穿后,男人竟然不管自己就独自逃跑了。

眼看那个装吐血的男人就要跑出去了,这时候铁牛忽然从地上捡起了半瓶饮料,朝着逃跑的男人背后丢了过去。

嗖的一声,半瓶饮料十分精准的砸在了装吐血的男人的脚踝处,男人哎呦一声惨叫,直接向前趴倒在了地上,顿时被两个冲上去的工作人员直接按倒在了地上。

铁牛的这一手惊呆了众人,一个个看着铁牛都竖起了大拇指。

韦洪走到了那个男人的面前,冷漠的说道:“讹诈都讹到我的头上来了,你们还真是有能耐。”

“放开我!”男子愤怒的说道。

韦洪冷笑一声,直接拿出了手机,打了一个报警电话过去。

男子试图挣扎逃跑,却根本逃不掉,被人用绳子直接捆了起来,而他的女同伴也被一起绑了起来。

两人终于知道这一次是彻底栽了,顿时都蔫了,男人见威胁没用,又用软的语气对韦洪哀求道:“这位兄弟,求你放过我这一次吧!我也是不得已,家里的老母亲还在病床上等着我的救命钱,如果我被警察抓走了,我老母亲就我一个儿子,她的治疗费用怎么办?兄弟,求你放过我吧!”

女人也哭哭啼啼的说道:“大哥,放过我们吧!我们除了老母亲,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如果我们被抓走了,我们的孩子怎么办啊?呜呜呜……”

韦洪冷笑一声,说:“你们就别在这里演戏了,如果真的是这样,你们的老母亲和婴儿我帮你们养。”

这时候警报的声音响了起来,一辆警车停在了黑狐搏击俱乐部的门口,几个警察冲了进来。

韦洪将这边的情况说了一遍之后,警察当场又问了几个人取证,没有丝毫的悬念,将那一男一女带走了。

这里这样一闹,我也没有在这里待下去的心思了,跟韦洪说道:“有没有时间,一起去喝几杯?”

“我其他的没有,就是时间多,去kiss酒吧,如何?”韦洪笑着说道。

我点了点头,带着铁牛跟韦洪一起去了附近的kiss酒吧。

这还是铁牛第一次来酒吧,刚进来就被里面的气氛感染了,刚刚的事情似乎也被他彻底的忘记了,不过这样也好。

三个人找了一个卡座,要了一些酒水。

“张泽,你就这样跟你的老婆离婚了?你甘心吗?”刚喝了几杯,韦洪就忽然开口问道。

我没想到他会直接问我这件事,有些意外,韦洪叹了口气,举杯给我碰了一杯,缓缓开口道:“我了解你,如果没有心烦的事情,你根本就不会找我喝酒,说吧,我能帮到你什么?只要能帮得上你,我绝无二话,就算是明天去抢亲,我也陪你走一遭。”

我苦涩的笑了下,韦洪对我还真是了解,有些郁闷的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洪哥,不瞒你说,我真的不甘心,林氏集团太强大,我根本没办法帮助她们姐妹俩,虽说是一段有名无实的婚姻,但毕竟一起生活了将近一年了,眼睁睁的看着她们往火坑里跳,我却没有一点办法,真的很无力。”在酒精的刺激下,我也彻底爆发了自己的感情。

韦洪给我又倒满了一杯,铁牛也很爽快的一口喝了一杯,对我说道:“如果要抢亲,算我一个。”

看着疯狂的两人,我心中暖暖的,我能感受得到,他们都是认真的,如果我真的打算明天去抢亲,他们俩还真的愿意陪我走一遭,只是如果只是我自己,就算真的抢了也就抢了,大不了远走高飞,但是韦洪和铁牛不一样。

韦洪有自己的爱好,守着这样一家黑狐搏击俱乐部,日子过得很潇洒,而铁牛也是铁牛的爷爷留在我身边,让他历练红尘的,我有什么资格去打乱他们的生活?

“好了,不说这些不现实的,喝酒,今天我们就痛快的喝一次。”我摇了摇头,不愿去想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只想彻底的把自己喝醉了,最好这一醉就把明天都过去了,或许等陆一菲和陆一凡彻底的嫁入了林氏,我就能彻底的心死了。

我刚准备灌下去一杯,忽然被韦洪抓住了我的手,韦洪说道:“张泽,在我眼里,你可不是这样胆小怕事的人,既然不甘心,为何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她们姐妹俩往火坑里跳?我告诉你,如果这一次你眼睁睁的看着她们嫁入林氏,我敢保证,这件事会影响你一辈子,既然不甘心,那就放手一搏,就算失败了,至少无愧于心。”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