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二十八章 铁牛打死人了

半个小时后,我们从民政局离开,我和陆一凡的手中每人都拿着一个离婚证,看着手中的红本,我有些自嘲的一笑,跟陆一凡结婚也近一年了,本来是十年的协议,而我却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违约这场婚姻,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最后要结束这段婚姻的人不是我。

但不知道为何,尽管心中有些不舍,但此时我却感觉自己肩上的一个重担卸了下来。

“张泽,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这是你答应我和姐姐的,对吧?”陆一凡忽然开口问道。

陆一菲推着陆一凡的轮椅,两个女孩的眼睛都有些红,或许跟我一样,都是舍不得吧?

我朝着陆一凡很是柔和的一笑,点点头:“当然,以后如果有需要我帮助的地方,你和菲菲姐都可以找我,只要我能帮得上,就绝不会放手不管。”

再次得到我的肯定,陆一凡也笑了。

一直来到了停车场陆一菲的车子前,我忽然停下了脚步,对两个女孩说道:“好了,就在这里分开吧!”

“我送你。”陆一菲说道。

我微微摇了摇头:“我还有其他的事情,不打算回家,就先在这里分开吧!”

其实我并没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而是心里有些烦躁,不想让这对姐妹看到我的心情,即便此刻,我都在尽可能的压制自己心中的难受。

听了我的话,陆一凡有些失落的低下了头不在说话,而陆一菲也没有说话,过了那么几秒,陆一菲才叹了口气,说:“那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

看着陆一菲开车离开,我的心情十分的沉重,想了想,还是先回了李杰留给我的别墅,自从铁牛的爷爷离开后,铁牛整天都没有精神,经常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发呆,而我这几天又因为离婚的事情有些烦躁,也没有时间带铁牛去外面转转。

二十分钟后,回到了别墅,铁牛正一个人呆坐在院子里发呆,看着以前那个欢声笑语没有任何包袱的傻大个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我心里挺难受的,走了过去,在铁牛的身边坐了下来,问道:“铁牛,想爷爷呢?”

铁牛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了我,说:“张哥,你说爷爷已经离开好几天了,怎么还没有回来找我?他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虽然我心里也有些着急,不过还是微笑着看着他,问道:“铁牛,你说爷爷他厉害吗?”

“肯定厉害,爷爷是我见过的所有人里面,最厉害的一个人。”说起爷爷,铁牛一下子来了精神。

“那你觉得,那天来的那些黑衣人,如果真的跟爷爷打起来了,爷爷能打过那么多的黑衣人吗?”我又问。

铁牛毫不怀疑的说道:“不是我吹牛,就算那天的人数量在翻几倍,也不够爷爷一个人解决的,他们根本不知道爷爷有多么的厉害。”

我笑了笑:“那就对了,既然你知道爷爷那么强大,你还怕爷爷会被那些人害了吗?你是爷爷最亲近的人,你已经答应过爷爷,总有一天,你会告诉家族的人,你就是爷爷的骄傲,爷爷肯定不会有事的,放心好了。”

铁牛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双拳紧紧地攥在了一起,咬牙说道:“张哥,我明白了,爷爷肯定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好好的磨练,总有一天,我会跟着爷爷回到本属于我们的地方,我要骄傲的告诉所有人,我就是爷爷的骄傲。”

“哈哈,这才是我在南山所见到的那个铁牛,走,我带你去外面转转,来米方市这么久了,还没有带你出去过。”我大笑着说道。

铁牛一听要出去,顿时更加兴奋了起来,李杰留给我的别墅有一个地下车库,车库内有好几辆豪车,我直接去车库开了一辆保时捷帕拉梅拉出来,本想找一辆低调点的车子出来,然而整个车库都是数百万至上千万的豪车,也就这辆帕拉梅拉比较低调一点。

车子一路飞驰,我先带着铁牛去了商场一趟,铁牛怎么说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可是他到了我这里,我还从没有给他买过什么东西,先给铁牛从头到脚换了一身新装。

可是不知道为何,铁牛的块头太大,这一身黑色的西装皮鞋,走在我的身后就跟保镖一样,我和铁牛的组合总会引来不少的目光。

“张哥,好多光屁股美女。”铁牛看着一个个穿着暴露的女人,脸都红了,目光一直在躲闪,每次看到穿着很少的女人,铁牛就连忙避开眼睛。

铁牛的嗓门本就很大,这一句好多光屁股的美女,顿时吸引了无数诧异的目光,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铁牛长这么大第一次下山,见过的女人一把手就能数出来,现在一下子接触到这么多的女人,还真的很惊讶。

也不怪铁牛惊讶不好意思,而是刚才一个美女穿着超级短的牛仔,从身后看过去,竟然大半个屁股都露了出来,本就很难见到这样的穿着打扮的女人,偏偏就被铁牛这样一个另类遇到了。

看着无数诧异的眼神,我连忙瞪了铁牛一眼,他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闭上了嘴巴。

我拉着铁牛快速的离开,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才对铁牛叮嘱道:“铁牛,你以前没有下过山,很多东西都没有见过,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有什么好奇的地方,尽量避开人群,等没人了,你再问我。”

铁牛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脑袋:“对不起张哥,俺错了。”

我笑了笑:“没关系,以后我会慢慢的带你熟悉这个世界。”

接着又给铁牛买了一个手机,好在铁牛的爷爷教过铁牛识字,而铁牛本身接受能力就非常的强悍,只是给他说了一遍,他就学会了打电话,至于其他的功能,就等以后慢慢教他了。

给铁牛换的这一身,我都是直接给他挑最好的买,毕竟当初李杰离开前,还留给我一千万,我现在怎么说也是个千万富文,给自己的救命恩人买点好东西还是能承担得起。

买完东西后,我又给韦洪打了一个电话过去,他今天正好在黑狐搏击俱乐部,直接驱车朝着黑狐而去。

路上的时候,铁牛有些羡慕的看着我说:“张哥,这玩意儿真厉害,可比我跑的快多了,就算是爷爷,都跑不过这玩意。”

我笑了笑,边开车边说道:“这玩意叫汽车,当然比人跑的快了,它只需要加汽油,就能一直跑,可不像是人,人会累,汽车不会累。”

铁牛有些兴奋的说道:“张哥,我也想要开车。”

我说:“好啊,不过你必须要有驾驶资格证,才能开车,等过两天,我给你报个驾校,以你的学习能力,估计一个多月就能拿上驾驶证了,到时候去哪儿都让你开车。”

“哈哈,好!以后我给张哥当司机。”铁牛高兴的说道。

第一次出来,铁牛就像是脱缰的野马,十分的兴奋,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黑狐搏击俱乐部。

当我带着铁牛进入俱乐部的时候,许多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我身后的大块头的身上,铁牛一米九,身体十分的健壮,浑身都是肌肉,跟俱乐部的那些喝蛋白粉练出来的肌肉万全不一样。

韦洪远远的就朝我打招呼,我笑了笑,带着铁牛走了过去。

韦洪看了眼我身后的铁牛,有些惊讶的说道:“你小子都失踪一个多月了吧?跟你打电话也联系不上,要是你再不出现,我和婉儿都准备打寻人启事的广告了。”

我有些苦涩的笑了笑:“前段时间发生了一些事情,没办法联系到你们,不好意思,让你和婉儿姐担心了。”

韦洪没好气的轻轻地捶了我一下,看了眼铁牛,问我:“这兄弟是谁?给我感觉好强的样子。”

我笑了笑,说:“这是我兄弟铁牛。”

说完,我又对铁牛介绍道:“铁牛,这是我哥哥韦洪,你跟我一样,叫他洪哥就好。”

铁牛一听是我的哥哥,连忙说道:“韦哥你好,俺叫铁牛。”

听了铁牛口中的韦哥,韦洪有些无语的说道:“铁牛,张泽让你叫我洪哥。”

铁牛有些不明白,摸了摸脑袋,看着我说道:“我叫他张哥,难道说我一直叫错了,应该叫他泽哥?”

铁牛是真的不明白,看着他这幅傻傻的样子,韦洪还以为是故意的,有些无语的看着我说:“张泽,这小子肯定是故意的,是不是?不对,肯定是你提前让他这样叫我的。”

我喊冤,连忙说道:“他真不是装的,铁牛,叫他洪哥,这只是一个称呼而已,不需要纠结,你还是叫我张哥。”

“哦!好的。”铁牛摸了摸脑袋,叫了声洪哥,韦洪脸色才好看。

“铁牛,你去随便玩玩吧!我跟洪哥聊一会儿。”我忽然对铁牛说道,从他进来开始,就看到他的目光一直在擂台上打斗的两人身上。

听了我的话,铁牛连忙应了声,朝着擂台那边走了过去。

“这小子是什么人啊?”铁牛离开后,韦洪才问道。

虽然韦洪是我的好兄弟,但铁牛的身份对我来说多是个谜,也不好说太多的事情,只能笑着说:“他是我一个远方亲戚,一辈子没离开过山上,这次一个长辈托我带他见见世面。”

韦洪哦了一声,又跟我聊了其他的事情。

聊着聊着,韦洪忽然说道:“对了,我听说陆家姐妹明天就要嫁给林氏了,这怎么回事啊?你和陆家那个妹妹不是夫妻吗?”

没想到陆一菲和陆一凡要嫁入林氏的事情,韦洪都知道了,提起这件事,我忽然又有些难受了起来。

看到我的神色不对劲,韦洪连忙又问:“这应该是谣言吧?”

我摇了摇头,说:“今天早上我们刚去民政局领的离婚证。”

“啊?”韦洪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好了,别大惊小怪了,我们之间的情况有些复杂,本就是有名无实的婚姻,离了就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故作轻松的说道。

韦洪脸色十分的难看,有些愤怒的说道:“张泽,你可别糊弄你洪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可不相信你是那种玩弄感情的人,给哥哥讲讲,看看我能不能给你帮上点什么。”

韦洪的话让我心里挺暖的,但是想到林氏集团,韦洪根本就没办法帮我,除非李杰在,或许还能帮到点我,然而以我现在的能力,根本就是无能为力,否则我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陆一菲和陆一凡嫁入林氏。

我和韦洪正在这边闲聊,忽然一道惊呼声响起:“啊!打死人了!”

听见这道尖锐的尖叫声,我和韦洪同时朝着声音的源头看了过去,但我看到站在擂台上的铁牛,而擂台下面一个吐口鲜血的男人的时候,顿时大惊失色,这是铁牛下手太狠了,打死人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