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大壮让我心寒

旋即,大壮立即上前,用灵镰刀再次的威胁那家伙跟着我们走。

因为南宫帅那小家伙,还被我困在山洞里。

于是,我带着他们,也直接朝那山洞赶去。

一路上,那些强者的气息,不断的靠近。

不过没有了周公子,刻意的去暴露,那些家伙短时间也是很难找到。

“姐!你怎么了?”

一路狂奔,来到山洞口,看着我背上,气息微弱满是严重伤痕的南宫蕊。

南宫帅顿时大哭起来,双眼满是通红。

情绪激动地立即跑到我这里,紧紧抱着南宫蕊痛苦大吼。

“姐,你醒醒啊,求求你快点睁开眼睛看看我啊,姐……呜呜……”

看着南宫帅如此伤心,我心中一阵刀绞。

毕竟,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而造成的。

若不是我的到来,或许他们的生活,依然很从前一样平静安逸,根本不受受这种痛苦折磨。

“小帅,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们!”

我对着南宫帅,真挚的弯下腰躯道歉一声。

紧接着,我劝道:“我再帮你姐姐继续疗伤,她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醒来了!”

“你先别激动,和大壮在那边看着那混蛋,千万不要发出任何响动和声音。”

“因为那些人,正在外面找我们,估计很快就能找到这附近!”

听闻我的话,懂事儿的南宫帅立即点头,擦了把泪水,从南宫蕊身边让开。

“大壮哥,这混蛋的嘴中……嘴中是怎么回事儿?”

小家伙刚到大壮那边,就看到了,依然被灵鼠卡着喉咙的周公子。

顿时小脸上一阵畏惧和恶心,忍不住问道大壮。

“这家伙想大声喊,让那些人来找到我们,所以就被他,用灵鼠堵住嘴了!”

大壮叹了口气,解释一声。

“他?他是谁?”

南宫帅下意识的问道一声。

这一次,大壮并没有说话,而是用眼神指了指我。

南宫帅顿时眉头一挑,不悦道:“你直接说是张哥不就好了,什么他他他的,我还以为是外人呢……”

然而,南宫帅刚说到这里,大壮便打断了他的话,说:“他差点就害死了你姐姐,你姐姐现在伤成这个样子,也是因为他!”

“就连我父亲,和无心谷那些今天死去的百姓们,也都是因为他!”

“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他,怎么可能叫他张哥?”

大壮一边说着,通红的双眼再次布满血丝,一阵湿润。

若不是强忍着,泪水都快要滑落出来了。

我听到大壮这番话,顿时感到意外。

心中的自责和痛苦更浓。

原本,我以为自己,只是害死了大壮的父亲和南宫蕊。

但是现在听大壮这意思,这件事儿似乎没这么简单。

我立即问道他。

“你说什么?还有其他无心谷的百姓,也……”

大壮充满怨恨的冰冷眸子顿时看向我:“没错,你还害死了很多,无心谷的无辜百姓!”

果然如此。

虽说,我刚才就已经猜测出,是这种结果。

但是当大壮,亲口告诉我的时候,我还是虎躯狠狠的一颤,险些跌倒。

这是我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可依然还是发生了。

尤其是看到大壮眼中,对我的怒意,让我心中更加的难过。

“大壮,你别说了!”

南宫帅却是出乎我意料的,并没有对我发火,反而是对大壮怒吼一声去阻止。

他当即指责起大壮:“你这混蛋,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你这么快就忘了,之前祸害无心谷百姓不得安宁的老狐狸精,是谁帮大家解决掉的?”

“还有,在你和我姐姐受欺负的时候,又是谁从周公子这混蛋手中,救了你们的?”

“今天这些人,虽然是来找张哥,而杀害了无心谷百姓,还伤害了我姐姐!”

“但是,就算没有张哥在这里,我姐姐也同样,会被周公子这该死的灵畜折磨死!”

“你应该感谢张哥才对,要不是他,或许整个无心谷,早就全部遭殃了……”

南宫帅虽然只有十岁,但此刻说出这番话,却根本不该是一个,从十岁孩子口中说出的。

让我震惊至极。

他竟然,将事情看得如此透彻。

大壮听着,都是一愣一愣的,不由的张大了嘴巴。

他目光之中,满是挣扎。

显然,不知道是该坚信自己的信念,认为是我害死了他父亲和无心谷百姓,还是应该听从南宫帅的,而感谢我。

我立即阻止南宫帅,毕竟看着大壮,我心中也很过意不去。

“小帅,你别说了,大壮说的也没错,毕竟那些死去的人们,都是被我连累的!”

“还有你姐姐,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也同样是因为我。”

“我张泽欠你们无心谷的,以后我一定会尽力补偿!”

然而,南宫帅却是坚定的摇摇头,道:“张哥,你真不用这么去想,这是大家的命,不能怪你!”

“就连有你在这里,这姓周的混蛋,都敢继续来欺辱我们。”

“若是没有你的话,那他不得弄死我们?我们不怪你!”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嗯!谢谢你!”

旋即,我收回心中杂念,继续专注的为南宫蕊治疗。

而大壮和南宫帅两人,也纷纷沉默了下来。

因为外界有强者的寻找,所以我也不敢在吸收外界的灵气。

所以仅仅凭我体内的灵气,倒是对于南宫蕊的救治效果十分缓慢。

若是其他人,就我体内这些各种灵气,都足以撑死他了。

可是南宫蕊的这玄仙体质,让我震惊到了极点。

若是灵界所有人,对于灵气的需求量,都和她一样的话。

那估计,灵界也撑不了多久,就会崩塌了。

这让我顿时明白了,为何只有千年,才会出现一个她这种特殊的体质。

无奈之下,我再一次的给南宫蕊服下小灵丹。

伴随着治疗,我的状况也变得越来越虚弱,面色都是一阵渗白。

浑身满是密密麻麻的汗珠,面孔上也逐渐的多了一抹痛苦。

细心的南宫帅,十分懂事儿的,拿起他的衣服,竟默默地站在我身边,帮我擦拭起了汗水。

这让我十分感动。

我连累她姐姐,险些死去,更确切的说,是的确已经死过了一次。

这次能恢复生机,也完全是因为她自身,特殊体质的原因。

而他,却是对我没有任何恨意。

“你到底能不能行?你之前就说自己可以救醒小蕊,现在跑到这里了,可小蕊怎么还是没有醒来?”

“你要是不行,就趁早的说,我带她离开,去寻找医生。”

“要是再耽误了小蕊,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大壮那家伙,却是没有太多的忍耐心了,顿时面色冰冷的警告起了我。

这让我十分无语,不知道该如何对他解释。

我的确可以救醒南宫蕊,但她可是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想要救醒,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

若是其他人敢在我身边叨叨,我早就一个耳光伺候在他脸上了。

可偏偏,眼下是这,让我感到十分自责的大壮。

“大壮,你放心好了,我张泽用自己的性命来向你做保证,我绝对会让小蕊醒来!”

“只不过,并不是立马醒来,你在忍忍。”

“若是我不能救醒小蕊,我任你处置,你可以用你手中的灵镰刀,砍下我的头颅,我张泽绝对不会反抗!”

我一边继续着对南宫蕊的施救,一边对大壮,十分认真的说道。

这是我欠南宫蕊的,她被我害死过一次,我自然也可以为她付出一条性命。

听到我的话,或许也是看出了我的诚意,大壮低下头不再多说。

但是南宫帅那小家伙,却是对大壮刚才的态度,感到十分不爽。

“大壮,你特么的别太过分了,你在找张哥麻烦,小心我和你翻脸!”

“而且这是我姐姐,和你没有关系,用不着你来威胁张哥!”

对于这小家伙的警告,大壮神情一僵,似乎是没想到,南宫帅竟然这么在乎我。

他嘴角微微一抽,旋即对着南宫帅,万般无奈的轻轻点了点头。

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南宫蕊体内的气息,也算是彻底的稳定了下来。

整个人,皮肤恢复到之前的健康白色。

一张樱桃小口,也恢复了红润。

那俏模样,看上去楚楚动人。

我长出一口气,整个人大脑一阵晕眩。

毕竟,刚才对她输入的灵气,太过凶猛澎湃。

此刻,身体虚弱到了极点。

身体摇摇欲坠,险些栽倒。

我立即给自己服下几枚小灵丹,这才好受了些。

“你姐姐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因为之前失血过多,伤的也太重,暂时还不能醒来!”

“让她在睡一会儿,别去打扰她。”

“你先抓紧时间修炼,提升自己的实力吧!”

让他们放心下来后,我立即催促他们修炼。

因为我知道,他们一定想要亲手报仇。

所以,就必须先提升起自己的实力,否则哪有资格去报仇。

“张哥,谢谢你救了姐姐!”

南宫帅激动的冲过来,抱了抱我,旋即松开手,对我十分真诚的弯下腰躯。

不过,我回过神,立即拉住了他。

因为这是我应该做的。

大壮则是一个激灵,立马翻起来,冲到南宫蕊身边,大手放在她的鼻孔,检查了一番,这才放心下来。

“好了,现在你过来,我帮你疗伤!”

我无奈的看向大壮。

毕竟,这家伙此刻还能动弹,完全是因为我施展的秘术,在硬撑着他的身体。

而他此时,行动方面,已经显得有些吃力了。

“帮我疗伤?我……我已经没事儿了,只不过有些累而已!”

大壮听到我要给他疗伤,顿时一愣。

扑通!

不过,就在他刚说完自己没事儿的时候,身体便直接摊倒在地上。

“我……我这是怎么了?你对我做了什么?”

大壮顿时神情大变,警惕的问道我。

而他的话,让我也是微微一阵心痛。

他显然是,已经并不怎么信任我了,认为自己此刻的倒下,是我做了什么手脚。

我也不合他计较,直接解释:“不是我对你做了什么,是你自己的身体本就……”

突然,我神情凝重,浑身汗毛不受控制的竖起。

“那些家伙,肯定就在这附近,都给我仔细点找,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人!”

洞口外,传来了一道陌生的声音。

并且,强烈的杀机,席卷整个山洞。

周公子听到那声音,顿时开始剧烈的挣扎。

而我们三人,则是纷纷屏住呼吸,三人脸上都挂满了仇恨和凝重。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