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二十七章 婚姻的尽头

听到陆一凡的话,我并没有丝毫的意外,那天刚回到米方市的时候,我去她家里的时候,就在门口听陆军说了这个月十三号林氏将要迎娶陆一菲和陆一凡,陆一菲要嫁给林南,而陆一凡要嫁给林峰。

今天是十二号,明天就是她们要嫁入林氏的日子了,我早就料到了陆一凡会在最近几天来找我领取离婚证的事情,只是没想到陆一凡竟然等到了最后一天,才过来找我。

经过毒医的治疗之后,陆一凡的双腿也恢复了许多,虽然暂时还不能走路,依旧是在轮椅上,但下地走路也是既定的事实,看着眼前那个熟悉的精致面容,我忽然有些心疼了起来。

我心疼她们遇到了陆军这么一个禽兽的父亲,心疼陆一菲为了妹妹努力拼搏,心疼陆一凡瘫痪十几年,好不容易双腿就要恢复了,却不得不嫁入林氏。

并不是她们想要嫁入林氏,而是她们必须嫁,否则以林氏集团的能量,会让非凡顷刻间倒闭,非凡是陆一菲的母亲留给她们姐妹俩的唯一的东西,如果非凡毁灭了,她们心中的那个最敬爱的女人也随之灰飞烟灭了,如果是我,或许我也会这样选择。

盯着陆一凡半晌,我忽然开口问道:“真的一定要嫁入林氏吗?”

陆一凡显然也没有想到我竟然已经知道了她即将嫁入林氏的事情,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很快她就平静了下来,眼睛忽然间通红了起来,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抓着衣角。

而一旁的陆一菲,此时也红着双眼,坐在陆一凡的另一侧,两人随即都陷入了沉默。

我忽然有些自嘲的一笑,说:“说句实话,当初在选择跟一凡结婚的时候,我曾经有过要离婚的想法,那时候我还很爱苏婷,总想着等自己有一天有能力赚够五百万了,我就违约,然后赔偿菲菲姐五百万的违约金来换取自己的自由,然后再将我为苏婷所作的一切都告诉她,求她原谅我,求她给我一个跟她重新来过的机会,然而后来才慢慢的发现,苏婷已经离我越来越远,我们之间根本没有可能了,心中没有了她,却又将另一个人放在了心中,然而终究还是不能逃脱命运的残酷,或许,我这个人就不该拥有爱情。”

这些话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此时却没有丝毫隐瞒,全都说了出来,而当我说出这一切的时候,陆一菲和陆一凡的两女的眼中都是惊讶,我知道她们惊讶的并不是因为我曾经想过违约,而是因为我说有一个女人进入了我的心。

“你真的爱过我吗?”陆一凡的眼睛红了,一脸认真的盯着我。

其实此刻我的心情十分的复杂,或许就连我自己都没有发现,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陆一菲的身影总会出现在我的脑海,每当看见她难过的时候,我都会难过,看到她开心的时候,我就开心。

我很想告诉陆一凡,这个人是陆一菲,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因为一旦我告诉了她这个真相,无论是陆一菲还是陆一凡,恐怕都不会原谅我。

我微微一笑,脑海中出现了跟陆一凡在一起的许多画面,然而却发现,我对她的感情并不是男女之情,更多的是同情,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保护的强烈感觉,而非爱情。

想到这些,我苦涩的笑了笑:“或许吧!”

听了我这个答案,陆一凡似乎挺失落的,微微低了下头,我的目光不着痕迹的看了眼陆一菲,却发现此时她正看着我,两个目光相对在一起,瞬间像是有了火花一般,两人又十分默契的选择躲避这不约而同的目光。

此时我感觉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感觉就像是当着陆一凡的面跟陆一菲偷|情一样,有点小刺激和兴奋,但更多的是复杂和矛盾,跟我结婚的人是陆一凡,可是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喜欢上了陆一菲。

感情这种东西很复杂,也很矛盾,总是朝着不合适的方向发展,但同样是没办法能解释的东西,爱情说来就来,当自己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就连自己都不清楚,到底什么时候,又或者是那一刻,感情忽然就到了。

“张泽,对不起,跟你结婚的那一天开始,或许就是孽缘的开始,毁了你的爱情,却给了我们一段有名无实的婚姻。”陆一凡忽然抬头,一脸坚强的看着我。

我不知道她对我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我知道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她是发自内心的对我表达了歉意,彻底的结束这段婚姻,也是她想还我自由。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忽然间看向了陆一菲,而陆一菲似乎有些躲避我的目光,终究还是没有躲避掉,看向了我:“不管怎样,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也谢谢你为一凡所做的一切,但有些事情不是你所能帮助我们面对的,林氏集团很强大,面对这个庞然大物,非凡只是一只小小的蚂蚁,林氏集团抬抬脚,就能踩死这只小蚂蚁,即便非凡再小,也是我妈妈留给我们最后的东西,有些东西,是需要用生命却维护的。”

良久,我缓缓点了点头,不愿再说这些伤感的话题,轻轻的笑了笑:“一凡的腿怎样了?应该快恢复走路了吧?”

见我转移话题,陆一凡似乎也很乐意,点点头,温柔的一笑:“差不多了,这几天一直在练习走路,跌跌爬爬的,虽然依旧没能像正常人那样行走,但至少让我看到了希望,估计再有几天,我就能独自行走了,这一切,都要感谢你。”

我有些无语的看了陆一凡一眼:“你已经感谢我无数遍了,朋友之间,没有那么多的感谢,虽然以后不是夫妻了,至少还是朋友,我想应该可以是很好的那种朋友,可以吗?”

听了我的话,陆一凡和陆一菲的眼睛忽然都红了起来,很快两人平复了心情,陆一凡重重的点了点头:“当然可以,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和姐姐最好的朋友,姐姐,对吧?”

陆一菲也同样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你是我陆一菲这世上,除了母亲和妹妹之外,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没有之一。”

我对陆一菲能有这样的回复倒是十分意外,故作轻松的哈哈一笑,玩笑着说道:“那就蓝颜?”

“嗯嗯,对,你就是我们姐妹俩共同的蓝颜,也是唯一的蓝颜。”陆一凡也笑了,只是笑着泪水却无法控制的流了出来。

陆一凡一流泪,陆一菲也流泪了,我叹了口气,从茶几上拿起纸巾,分别递给了陆一凡和陆一菲,轻松的笑着说道:“你们是不是因为有了一个我这么帅气的蓝颜,都感动哭了?”

姐妹俩听了我的话,噗嗤,纷纷笑出了声音来,陆一菲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对,就是被你给帅哭了,讨厌!”

看着陆一菲这幅小女人的姿态,我都惊呆了,以前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候,陆一菲不是一张臭脸就是对我发火,甚至还会对我动手,我都没见过她笑,今天又是笑又是哭,现在的口气更像是撒娇。

陆一凡似乎也挺惊讶的,十分意外的看了眼自己的姐姐,陆一菲这才回过神,瞪了我一眼。

我哈哈一笑,随即起身,说道:“走吧!去民政局!”

既然两个女孩已经不伤心难过了,那也是时候做出一个了断了,即便我心中有千万种不舍,但如今我又有什么能力去改变一切?

我忽然十分想念我的李叔了,自从上次他消失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过得好不好。

如果他还在米方市,以他对林氏的不屑,或许还能帮到陆一菲和陆一凡,可是没有那么多的如果,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缘分,有缘无分。

或许她们嫁入林氏,会是一个好的选择,毕竟林南是林氏集团的继承人,而林峰也是林南最亲密的兄弟,这世间有又几个令人满意的婚姻?像是我们爷爷那一辈,不是很多人结婚当天,都要洞房了,才知道自己的另一半长什么样吗?就是这样,依旧很多婚姻都走到了尽头,同样有很多恩爱的夫妻。

虽然陆一菲和陆一凡现在很讨厌林南和林峰,谁有知道过上几年她们不会爱上林南和林峰呢?

可是一想到陆一菲和陆一凡嫁给别人,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像是心里压着一块石头,很沉很难受。

听到我说去民政局,陆一菲和陆一凡两女刚刚恢复的一些神色,忽然间又黯淡了下去,但依旧没有拒绝。

陆一菲开车,我坐在副驾驶,陆一凡坐在后面,三人一起朝着民政局的方向而去,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陆一菲把车子的速度放的很慢,车子两旁一辆有一辆的车子超越了我们,甚至就连旁边的外卖小哥的电动车都超越了我们,然而一路上我们都没人说话。

本来仅仅二十分钟就能到的民政局,陆一菲用了五十分钟才到,车子停在了车场,一行三人,朝着民政局的办事大厅而去,一路上很多人都朝着我投来羡慕的目光,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我们并不是去领结婚证,而是离婚证。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