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二十六章 咱们去领离婚证吧

我也么有想到的陆一凡的性子会这么的烈,看着她愤怒的样子,并不像是装的,而是真的不打算接受治疗了,准备现在就要离开。

我连忙追了上去,挡住了陆一凡的去路,有些愤怒的说道:“我已经跟你说了,并不是需要我付出两条腿,爷爷才愿意救你,一开始的时候,爷爷是问过我,他说如果让我治疗你的双腿,就把必须要付出我的双腿,那时候我是答应了他,然而后来爷爷改变了注意,不需要我付出同样的代价才治疗你了,而是换了其他的方式,具体是什么方式,在没有经过爷爷的同意之前,我不可能告诉你,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并不需要我付出什么。”

这时候铁牛也连忙跑了过来,着急的说道:“嫂子,张哥说的都是真的,一开始的时候他是答应了要用自己的双腿为代价来换爷爷对你的治疗,可后来是爷爷改变了主意,这天底下,爷爷就是最好的神医,他肯定能治好你的双腿,你根本不知道张哥为了治疗你的这双腿,付出了多少代价,当初张哥为了给你采药,在山上差点被猎豹给吃力,后来又在半路遇到杀手,差点就命丧黄泉了,如果你现在拒绝接受治疗,那么张哥的这一切努力就白费了,嫂子,听张哥的,接受治疗吧!”

如果只是我自己的话,或许陆一凡还不会相信,但此时铁牛都说了,真实性也高了许多,陆一凡红着双眼看着我,咬牙说道:“张泽,我不想你为了我而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我们之间本就是协议上的夫妻,一直以来,都没有任何的夫妻之实,如果你因为治疗我的双腿而失去了你的双腿,你让我这辈子怎么能度过心中的那道坎?”

陆一凡的与其软了许多,陆一菲看着我的眼神也充满了感激,这时候也劝说道:“一凡,就像是铁牛说的那样,张泽为了给你治疗这双腿,已经付出了太多,如果这时候就这样放弃了治疗,他的付出就彻底的白费了,你的双腿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现在不是已经恢复了许多知觉吗?你自己也说了,最多再有一个星期,你就能重新站起来了,难道你不想重新站起来帮助姐姐吗?张泽既然已经付出了这么多,我们就不该辜负他的好意,他对我们的帮助,我们一起用其他的方式来补偿他,这样不好吗?”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陆一凡的身上,陆一凡的脸上全都是泪水,就那样一直盯着我,好半晌,才忽然开口说道:“好,我答应你,接受治疗,但是,张泽,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如果让我知道了你因为我这双腿付出了什么我不知道的惨重代价,就算这双腿好了,我也会让它永远的残疾下去,我不想你为了我而付出这么多,你为我们姐妹俩已经做了太多,我这辈子恐怕都偿还不完。”

陆一凡终于答应了我,我顿时笑了起来,连忙说道:“好,我答应你,绝对不会瞒着你,再说了,我本来也没有打算要瞒着你什么,只是当时在山上的时候,我都没办法联系到你,又怎么有机会跟你商量?只是看到了能治疗你双腿的机会,就答应了爷爷的条件。”

我连忙推着陆一凡进入了房间,铁牛的爷爷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给陆一凡施针,治疗结束后,我就拿着铁牛熬好的中药,跟着陆一菲姐妹俩一起回家。

接下来的三天,每天早上我们都去铁牛的爷爷那里针灸治疗,就在第三天针灸治疗结束后,铁牛的爷爷沉声说道:“我的治疗也结束了,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每天晚上睡觉前继续用药浴,药浴中药铁牛都懂。”

听了铁牛爷爷的话,我知道他要离开了,要给那个鬼门的鬼九去治疗了,三天前,鬼九的儿子来这里,就是为了让铁牛的爷爷去治疗他的父亲,当时就说给铁牛的爷爷三天的时间,如今就时约定好的时间了。

听到自己爷爷的话,铁牛顿时双眼都红了,双拳紧紧地攥在了一起,咬牙切齿的说道:“爷爷,既然你不愿意给别人治疗,就不要去了,我知道你是害怕连累我,我不怕,大不了我们再躲起来,只要他们找不到我们,什么事都没有了,我们还像以前那样,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过我们平静的生活。”

铁牛的爷爷摸了摸铁牛的头,微微一笑,说:“铁牛,你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面对的,爷爷我已经九十三岁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这个鬼门不是一般的势力,既然他们能找到我们,那就算我们再躲起来一次,他们还是能找到我们,不过就是治疗而已,他们不会把我怎样的,放心好了。”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铁牛的爷爷笑,看着他的笑容,我忽然有些心酸了起来,我的脑海中依旧有那个随手丢出的石子就能杀掉两个高手的画面,没想到就是如此强大的一个高手,竟然也摆脱不了鬼门。

铁牛红着眼,摇着头说道:“爷爷,我跟你一起去!”

刚刚还有一丝微笑的铁牛的爷爷,此时脸色顿时大变,怒道:“如果需要你跟着我一起去,我有必要躲藏二十多年吗?你记住我的话,我可以为了你而死,但你不能死,二十多年没有经历过红尘历练,现在就当是在红尘历练一凡,你记住,总有一天,我会带着你回到家族家族,骄傲的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的孙子,我要让所有人都后悔。”

说话间,陡然间一股强大的气势在铁牛的爷爷身上散发了出来,这一刻,我感觉他的身躯是那么的高大。

铁牛的双目红了,重重的点了点头,咬牙说道:“好,我什么都听爷爷的,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们曾经失去的,以后我会全部拿回来,我要告诉所有人,我就是我爷爷的骄傲。”

“好!铁家男儿,就该又如此的气魄!不愧是我的孙子!你一定会成为我的骄傲!”铁牛的爷爷的眼中满是锋芒。

就在这时候,鬼九的儿子带着一群蒙面黑衣人再次出现在了房间,鬼九的儿子微微一笑,看着铁牛的爷爷,说道:“毒医,三天时间已到,我们是时候该走了。”

铁牛的爷爷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一脸认真的说道:“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

我连忙开口说道:“爷爷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铁牛的爷爷这才转身看向了鬼九的儿子,沉声说道:“走吧!”

顿时一大群人纷纷离开,从始至终,鬼九的儿子都没有再看我们这些人一眼,似乎在他的眼中,我们只是最底层的微不足道的存在,根本没资格让他正眼想看。

铁牛的爷爷离开了,铁牛始终脸上都是阴沉,我刚刚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那种嬉笑的傻大个,如今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眼中都是忧伤。

我拍了拍铁牛的肩膀,安慰道:“铁牛,别担心,他们想要爷爷治疗,就一定不会为难爷爷,爷爷肯定会安然无恙的回来,刚才爷爷也说了,总有一天要带你会家族,告诉所有人,你是他的骄傲,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按照爷爷的期望去成长,你还没有下过山,接下来的日子,就让我带着你一起历练红尘。”

听了我的话,铁牛的眼中满是锋芒,看着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认真说道:“张哥,爷爷现在离开了,以后我就听你的。”

我笑了笑,看着眼前这个耿直的傻大个,有些心酸,二十多年了,竟然只跟着爷爷相依为命,甚至连外界的生活多没有经历过,不得不说,他的前二十多年,真的有些悲哀。

铁牛的爷爷离开了,顿时别墅就剩下了我和铁牛两个人,铁牛爷爷离开前交代的,铁牛每天都会熬好新鲜的中药,陆一菲每天都会亲自开车过来取,陆一菲告诉我,陆一凡的双腿已经彻底的恢复了知觉,只是因为刚刚恢复知觉,双腿没有力量,还没有办法彻底的站起来,现在只能像是一个刚学走路的婴儿,每天都在练习走路。

听到这个消息,最高新的人是我,为了陆一凡的双腿,我差点连自己的双腿都付出了,幸好铁牛的爷爷改变了注意,让铁牛跟着我,才没有废掉我的双腿。

陆一菲表面上看起来挺高新的,但每天早上她来拿药的时候,我都能感受到她的忧伤,不用问我也知道她在忧伤什么。

上次我刚回来的时候,就去她家里,在门口就听到了她跟陆军的对话,陆军要把她嫁给林氏的林南,而陆一凡则是要嫁给林峰,如今似乎距离结婚的日子也快要到了,陆一菲并不知道,我当初已经听到了这个消息。

眼看林氏要娶陆一菲和陆一凡的日子要到了,我也十分着急了起来,不管怎样,毕竟我和陆一凡也做过夫妻,虽然有名无实,但依旧无法改变我们之间的关系,更何况,陆一菲对我的恩情,我一直记着,看着她们嫁给林氏,我肯定不会愿意。

就在她们要嫁入林氏的前一天,陆一菲和陆一凡同时来了我这里。

“张泽,离婚协议书我们都签订了,但一直没有去民政局,今天我们就去民政局领取离婚证吧?”陆一凡一脸平静的看着我说道。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