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活神的真实身份

无心谷百姓们,面对洞口若隐若现的黑色身影,表现的十分畏惧。

几乎所有人,身躯都在颤抖着。

而那黑影的面孔,看上去倒是还挺漂亮的,就连南宫蕊都比不过。

皮肤白暂,身材妖娆,身体四周散发着的黑气,如仙气一般。

并且,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山洞中,散发出来的一股浓郁的香味儿。

无心谷百姓们,闻着十分的享受,似乎是问到了仙气似得激动。

但我释放出精神力,却是立马看穿了,山洞中这道身影,这张好看的皮囊下,真正的面目。

其真正的面孔,竟然是一时狐狸的面孔,而且是一只,足足有上百年的老狐狸的面孔。

原本,在大壮他们口中,得知这个无心谷活神仙的时候。

我还以为这是一名,好吃懒做的强者,故意装神弄鬼,潜藏在这里。

可根本没想到,这竟然是只真正的妖孽。

竟是一只,差不多算是世俗界中人们口中所谓的,成了精的老狐狸精。

面孔极其的丑陋狰狞,根本没有表面看起来这般让人心旷神怡。

表面完全就是,施展秘术而伪装出来的皮囊。

这点雕虫小技,糊弄无心谷这些百信还可以。

但是在我面前,她是原形毕露。

区区一个成了精的妖孽,竟敢在这里欺压逼迫百姓,真是个祸患。

估计,她所让百姓们,每个月带来的贡品,都是为了平时的大餐。

“小虎,你儿子那个废物,为何迟迟不来供奉我?还有那个南宫家的孩子呢?”

“他们这是一点不把我放进眼里啊?难道是,想要作死?”

洞口中,那老狐狸犀利的三角眼,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

眼中满是愤怒,阴森冰冷的质问起,跪拜在面前的虎谷主。

敢这样,以小虎称虎谷主的,估计在这无心谷里,也就只有这老狐狸活神了。

而虎谷主,偏偏不敢有任何怨言。

他面色惨白,犹豫了半晌,吞吞吐吐道:“活神,我那儿子和南宫家的姐弟,都生病了!”

“他们之前被灵界周家的人,给打成重伤,实在没办法前来拜见您!”

“他们真的不是有意不来见活神您的,求活神您饶恕他们吧!”

“他们这次欠你的贡品,我在下个月供奉您的时候,一定会加倍,给您送上来的!”

说话间,虎谷主也是虎躯颤抖,满头大汗,连和那老狐狸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即使,老狐狸在他们眼中,看起来是个十分漂亮的仙女,他们依然没有勇气抬起头。

并且,在说完话之后,虎谷主对着那老狐狸,还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看的出来,无心谷的百姓们,对这老狐狸不是一般的畏惧。

就连一向嚣张的张大头,都不敢多跳腾。

他因为之前,被我用树叶,划断了双腿。

此刻,正躺在一架大木板车上。

尽管如此,也是拼命的双手抓着木板灵车的边缘,两条被废的腿,坐着跪拜的姿势。

任由双腿伤的伤痕,在不断的渗出血水,他也不敢不来,更是不敢不跪拜。

听完虎谷主的话,那老狐狸微微沉思了起来。

似乎,在考虑答应虎谷主,饶南宫蕊她们一次呢,还是要不依不饶呢。

就在这时,张大头突然看着虎谷主,冷冷的一笑。

虎谷主感受到张大头,不怀好意的目光,顿时皱起眉头。

可因为这老狐狸,他们眼中的活神在场,所以也不敢说话。

只能用冰冷的眼神,等着张大头表示警告他不要乱说话。

可那张大头,怎么可能错过这机会呢。

他根本不理会虎谷主,而是看着老狐狸活神。

小心翼翼的说道:“我尊敬的活神大人,这虎谷主他是骗您的!”

“他那儿子,和南宫家那对姐弟,他们勾结了外界来的一个,十分嚣张的小子,他们这是不打算来供奉您了!”

“那小子可是亲口,当着我的面,侮辱过您的,我这双腿也是被他给废的,他还说他根本不相信您。”

“说是您要是敢动他们,他就会来斩杀了您,还说您要是有本事,就自己过去杀了他……”

这张大头是一阵的,添油加醋。

不仅将虎谷主给出卖了,同时还将我和大壮他们,统统推下了坑。

虽然,我的确是不在乎这老狐狸。

但是,这张大头他自己胡编乱造说出来,让我很是不爽。

原本,对于他我还比较同情,根本不屑去对他动手。

可是在这一刻,他终于是让我,对他动起了杀机。

也算是我对他,忍无可忍了。

因为他这种人,在继续留下去的话,必然会有更多和他关系差的人倒霉。

甚至是,整个无心谷,都会被他这种人还祸害了。

干掉他,也算是为名除害了。

“放肆!”

就在这时,那老狐狸怒斥一声,直接冲出山洞。

缭绕的黑雾,让众人无法看清它的身形。

而我,却是看到,黑雾中它的身影,长满了白色的皮毛,托着一条大尾巴。

那黑雾,便是一道对于无心谷这些,普通人的障眼法罢了。

它整个身体离开地面,漂浮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出现在张大头面前。

张大头被吓的,险些从那小木板车上给掉下去。

浑身筛子般的抖动,豆大的汗珠撒落一地。

他泛白的嘴唇抽了抽,强忍着内心的恐惧。

依旧是咬死虎谷主是撒谎的。

继续说道:“活神大人,我句句属实,这都是那个小子说的话,我觉没有半点谎话!”

“我这双腿,就是被那嚣张的小子给废的,我都能来供奉您,他们怎么可能会受伤来不了呢!”

“这虎谷主和他儿子一样,他是想反了,您直接杀了他们吧!”

那老狐狸盯着张大头看了片刻,同时用余光,注意着旁边,虎谷主的举动。

最终,他选择了相信张大头。

毕竟,虎谷主神色凝重,眼神闪躲,显然是说了谎的样子,当场被这狡猾的老狐狸给看穿了。

旋即,黑雾一闪,眨眼间便是出现虎谷主面前。

虎谷主也是咬了咬牙,立即吼道:“活神大人,我儿子他们真的是受伤病了,您别信张大头的鬼话……”

啪!

但是,这老狐狸根本不给虎谷主,说完话的机会。

一只大手,直接抓住虎谷主的脖子。

将他整个人从地上提起,旋即一闪,便是出现在了洞口位置。

“你这该死的废物,竟然敢欺骗本尊!”

老狐狸怒火滔天,对着虎谷主冰冷的怒斥。

虎谷主都快被吓昏过去了,这是他每个月,最煎熬的一天。

以往的每一天,他都不敢在这里多说话,而且每一次,都会多带一只灵鸡和灵兔灵酒什么的。

可是今天,却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和南宫蕊姐弟两人,他不得不站出来,面对这让他感到,浓郁恐惧的存在。

老狐狸此刻已经,根本不在信任虎谷主了,当场揭穿。

“以前还觉得你是个老实人,没想到你今天对我是,满口的谎言!”

“本尊不发威,你们这是不把本尊放在眼里了?”

虎谷主连连摇头,拼命的挣扎。

但是,脖子被老狐狸死死抓在手中,他根本无法逃脱。

一旁的张大头,看着这一幕,一阵幸灾乐祸,眼角都是兴奋的笑意。

让我感到悲哀的是,在这一刻,眼看着曾经对他们各家各户,都十分好的虎谷主,即将就要被掐死。

却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站出来帮虎谷主说句话。

哪怕是求个情,都没有。

他们纷纷低着头,不敢去看。

不但是不敢,更多的是,没脸去面对虎谷主。

在让我感到一阵的心寒,没想到无心谷众人,我眼中的善良百姓们。

在这关键时刻,竟然是如此的无情冷漠。

尤其是这张大头,让我是恨之入骨了。

很快,虎谷主有些窒息,双腿剧烈的蹬着,面色难受到了极点。

老狐狸阴森的幽蓝双眼,一扫在场众人。

“今天,我就用你的鲜血来供奉我!”

“你们这些贱民,都给我看清楚了,欺骗我会是什么下场!”

“我看你们以后,谁还再敢欺骗玩弄我!”

话音一落,她的口中竟是当场,露出几颗森百锋利的牙齿。

张嘴便朝虎谷主的脖子上咬去。

众人,纷纷逼上了眼,不敢去看着血腥凶残的一幕。

并且,口中对老狐狸表达着诚意:“活神,我绝对不会欺骗您!”

“活神,我们对您十分虔诚,绝对不会像虎谷主这样作死!”

……

很多百姓,更是认为,虎谷主此刻是自己找死的。

不但没有表示对虎谷主的同情,反而是拿出来,当做反教材自保。

“你这孽畜,要是敢动他一下,我将你神魂俱灭!”

眼看着,那老狐狸的利牙,就要咬在虎谷主的脖子上,一道冰冷的声音,从空气中扩散开。

闻言,那老狐狸一颤,神色凝重到极点。

一双阴郁的三角眼,赫然看向了这边,从暗中缓缓走出的我。

其他人,也是纷纷睁开眼,看向了我。

看到我的出现,他们震惊到极点。

他们知道我的手段十分恐怖,就连周公子那些人,都能斩杀吓跑。

可是,在他们内心深处,这活神是根深蒂固的扎根在他们心中,神圣不可侵犯的活神仙。

他们认为,任何人都要听从,这尊活神的命令。

可没想到,我竟然是,当众侮辱挑衅这活神。

“特么的,这小子是疯了吗?他竟然还敢招惹活神!”

“这该死的小子,自己想找死,也别来连累我们啊,就不能等供奉结束了,再来作死吗!”

“这混账小子,一来到无心谷,就给百姓们带来了各种灾难,真是个灾星!”

……

很多人,看到那老狐狸对我的不悦之后,竟是纷纷指责起了我。

我也懒得去和他们计较。

目光看着老狐狸,径直朝洞口走去。

一边冰冷的威胁道:“你这孽畜,还不快放人,难道是当我的话是耳旁风?”

“给你最后十秒钟时间,立马放开人,跪在我面前,我饶你不死!”

轰!

听到我的话,在场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在做梦似得。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