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我不需要你的可怜

看到忽然间出来的十多号黑衣蒙面人,这些人的装扮正是前几天在南山的时候,我和铁牛在回家的路上遇到的那些人。

当时我和铁牛两个人对三个蒙面人,都不是对手,最后还是铁牛的爷爷来了,才轻而易举的解决了对方,我记得铁牛的爷爷是从最后一个活口那里知道了他们来自鬼门。

三个蒙面人,我和铁牛都不是对手,此时我和陆一菲和陆一凡姐妹一下子被十几号蒙面人围着,更不是对手了。

这些人是从别墅内冲出来的,再结合别墅的门已经被损毁,那就说明铁牛的爷爷和铁牛很有可能已经落到了这些人的手里。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一阵的着急,陆一菲和陆一凡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看到忽然间出现的这么多号手持武士刀的蒙面人,都吓傻了,陆一菲不由自主的抓住了我的一只手,陆一凡也是抓着我的一只手。

“张泽,他们是什么人?”陆一菲颤抖着向我问道。

我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了几分,看着将我们包围起来的蒙面人,开口说道:“你们把铁牛和他爷爷怎么样了?”

“进去!”其中一个蒙面人直接呵斥道。

我咬了咬牙,对他说道:“让她们先离开,我跟你们进去。”

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然而对方并没有答应我的话,冷漠无比的说道:“全部进去!”

这时候身边还有陆一菲和陆一凡,想要反抗也不现实,既然他们不让我们离开,那就只能按照他们说的做了,否则死的会更快。

我尽可能平静的对陆一菲和陆一凡说道:“你们放心,有我在,什么事都没有,我们先进去。”

两女也看出了这些人的不简单,不敢拒绝,只能跟着我一起进入了房间。

我们三人刚进入房间,就看到铁牛和铁牛的爷爷都在沙发上坐着,而屋内此时还有十几号黑衣蒙面人在,而在那十几号黑衣蒙面人的最前面,坐着一个中年人。

看到我带着陆一菲和陆一凡进入之后,中年人的目光忽然间看向了我们,目光最后落在了陆一凡的双腿上,旋即嘴角微微上扬,看着铁牛的爷爷说道:“毒医,这位姑娘应该就是你答应医治的那一位吧?”

铁牛的爷爷没说话,铁牛倒是先愤怒了起来,朝着中年人咆哮道:“你们就别花费心思了,爷爷是不会答应医治你父亲的。”

“呵呵,没关系,不答应也没事,我听闻毒医有个孙子,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带着他离开了家族,过着隐世生活,你就是他的孙子铁牛吧?如果毒医不答应医治我的父亲,那我就只好把你请请到鬼门去了。”中年人一脸笑容,似乎根本不惧怕铁牛的爷爷不答应医治他的父亲。

短短几句话,也让我明白了几个讯息,之前在南山遇到那三个蒙面黑衣人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们是来追杀铁牛和铁牛爷爷的杀手,现在一听才知道,原来他们是想要逼着铁牛的爷爷医治这个中年人的父亲。而铁牛的爷爷被中年人称作毒医。

“你敢!”铁牛的爷爷听见中年人的话,顿时就暴躁了起来,直接大声呵斥道。

铁牛的爷爷刚一暴躁,立马有两个黑衣蒙面人挡在了中年人额面前,我能感觉得到,这两个黑衣蒙面人的实力远强于上次我们在南山遇到的那三个黑衣蒙面人。

中年人似乎一点不怕铁牛爷爷的话,微笑着伸手拨开了挡在了他前面的两个黑衣蒙面人,笑呵呵的对铁牛的爷爷说道:“毒医,你用不着这么激动,我既然找到了你,让你医治我的父亲,肯定不会让你白白医治,只要救好了我父亲,以后你就是我们鬼门的贵宾,就算是你的家族,想要带走你们,那也得掂量掂量。”

“我毒医早在二十年前就不再医治病人,除非是将死之人。”铁牛的爷爷冷漠的说道。

中年人呵呵笑了笑,说:“既然毒医在二十年前就决定不再医治病人,那我倒是好奇,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姑娘,又是怎么回事?你别想着糊弄我,我鬼门想要知道的事情,还没有调查不到的。”

铁牛冷冷的看了眼中年人,旋即沉声说道:“既然你找到了我,想来也清楚我毒医救人的规矩。”

中年人笑了笑,点点头说:“当然知道,传闻毒医行走江湖,有个怪癖,不需要诊费,凡是毒医答应出手医治,必须要用病人最亲密的人以相同的条件来交换毒医医治,想必毒医既然答应了医治这位姑娘的双腿,那一定是她最亲密之人付出了双腿的条件吧?”

“没错!”铁牛的爷爷一脸冷峻,沉声说道:“只要能医治好这位姑娘的双腿,她的丈夫答应用自己的双腿交换,鬼九的病我略有耳闻,如果让我医治,必须让他最亲密的人付出相同的代价,你作为鬼九的儿子,难道愿意承受这一切?”

中年人微微笑着摇了摇头:“我父亲妻妾成群,只要你愿意医治我父亲,随便找个妾室,就是要了她的命,只要能治好我父亲,又何妨?”

听到中年人的话,我心中暗暗惊讶,对鬼九这个人的身份更加好奇了起来。

原本铁牛的爷爷答应医治陆一凡的双腿,是要求我用双腿交换,可后来他又改变了条件,让铁牛跟着我,就答应医治陆一凡,可是刚才他竟然告诉中年人,说我是答应用自己的双腿作为交换。

我忽然有些疑惑了起来,他到底是要我的双腿?还是要让铁牛跟着我?然而既然他是对这个中年人说的,我只能选择闭嘴,眼前的中年人,显然不是我能应对的人。

而陆一菲和陆一凡显然也听到了铁牛爷爷的话,此时两人都是一脸的震惊,旋即就听到陆一凡忽然泪水汪汪的看着我:“张泽,为什么?”

我明白她的疑问,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里还有鬼九的儿子在,而铁牛的爷爷显然不愿意答应医治鬼九,我也不知道铁牛的爷爷这样说的理由。

“看来这位姑娘还不知道自己的丈夫为了请动毒医医治自己的双腿,到底付出了什么啊!”这时候中年人笑呵呵的看向了我们。

陆一菲也红着双目看着我,我叹了口气,说:“我是你丈夫,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也是值得的。”

中年人这时候开口说道:“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

中年人说着,又看向陆一凡:“小姑娘,你可能还不清楚毒医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他的医术说天下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能请动毒医医治你的双腿,你也算是个有大机缘的人,既然你的丈夫已经答应了毒医,用自己的双腿为代价来换你的一双腿,那就没有后退的机会,因为你就算现在拒绝治疗,你丈夫同样会失去双腿,毒医之名可不光是一个霸气的名号,还有毒医这个人的狠毒,但同样的,毒医一言九鼎,既然答应了治疗你的双腿,那就肯定会医治。”

我没想到中年人对铁牛的爷爷如此了解,不过他不知道的是,铁牛的爷爷为了铁牛,已经更换了医治的条件。

听了中年人的话,陆一凡的脸上挂满了泪水,陆一菲也红着双目,看着我的眼神都变了,在她看来,或许根本没想到我会为了陆一凡而付出自己的双腿。

这时候铁牛的爷爷冷漠的说道:“我可以医治你父亲,但需要交换的人,必须是你,只要你答应,那我就跟你走。”

听到铁牛爷爷的话,中年人的脸色顿时彻底阴沉了起来,微眯着眼睛看着铁牛的爷爷:“毒医,你这是在逼我?”

“哼!”铁牛的爷爷直接站了起来,冷漠无比的说道:“你还没资格让我去逼你,我就是单纯的看你不舒服,所以想让我救你父亲,除非你以伤交换,否则任何条件,我都不会答应。”

“你就不怕我现在就下令杀了你孙子?”中年人微眯着眼睛,杀机忽现。

铁牛的爷爷冷笑一声,毫不畏惧的说道:“你认为如果没有了铁牛,还有你们站在这里说话的机会吗?”

铁牛的爷爷说着,猛地抬脚用力一踏地面,顿时他脚下的那块大理石地板直接爆碎,一股凌厉的气势冲天而起。

看到铁牛爷爷脚下的画面,所有人的目光中都是震惊,即便是中年人,此时眼中也闪过一丝锋芒,半晌,才盯着铁牛的爷爷说道:“好,我答应你,我用伤换我父亲的伤,毒医,我记住你了,给你三天时间,把你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跟我们走,千万别玩什么手段,我既然能找到你,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

中年人说完,直接转身,呵斥道:“走!”

顿时一大群人全都离开了别墅,终于,别墅内就剩下了铁牛的爷爷和铁牛,还有我和陆一菲和陆一凡。

一切都平息了下去,而铁牛的爷爷眼中寒光闪现,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爷爷,我求您一件事。”陆一凡忽然开口说道,打破了平静。

铁牛的爷爷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我毒医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求的,要怎么做,我自有主张,不用你多说。”

说完,铁牛的爷爷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进去,留下一脸愕然的我们。

“姐姐,我们走吧!”就在这时候,陆一凡忽然开口说道。

陆一菲有些为难的看了我一眼,我知道陆一凡刚才想要对铁牛的爷爷说什么,也知道她为什么现在要离开。

“一凡,你放心,爷爷就是那种外冷内热的好人,他既然答应了医治你的双腿,肯定不会让我用双腿做交换,你这几天双腿都有知觉了,估计就在这几天之内,应该就能慢慢的恢复了,刚才那些人的话你也听见了,他们只给爷爷三天的时间,这几天你必须好好的接受爷爷的治疗。”我连忙劝说道。

陆一凡看着我,泪水哗哗的流了出来,忽然愤怒的说道:“谁让你这样做的?我们只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你有什么资格用自己的双腿来换我的双腿?以前就知道你是个烂好人,自以为是,总认为自己为别人付出就是对的,你根本就不知道,你这样自以为是的决定,会让那些承受你帮助的人知道真相后有多么的绝望,你不就是可怜我,同情我吗?我告诉你,就算是死,我也不用你可怜,瘫痪怎么了?终身瘫痪又怎么了?我依旧可以生活的很好,姐姐,我们走!”

陆一凡愤怒的咆哮哦了出来,不等陆一菲推她,她自己转动着轮椅就准备离开。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