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二十四章 陆一凡的腿有知觉了

等我们进入房间的时候,铁牛正在沙发上看电视,傻大个本就身材高大,此时坐在沙发上,感觉一头大猩猩坐在那里。

铁牛的爷爷不在大厅,估计是在他自己的房间里,此时房间内还有一个浓烈的中草药的味道。

我们刚踏入房间,铁牛的目光也落在了我的身上,但是很快,他的目光就落在了我推着的陆一凡的身上,然后又是陆一菲的身上。

铁牛傻乎乎的盯着两人,眼睛瞪的老大了,第一次见面,就被这样盯着,陆一菲和陆一凡两女的脸色都有些不自然。

我也感觉十分的丢人,这傻大个,我感觉他都快要流口水了。

我故意咳嗽了两声,铁牛的目光还在两个女孩的身上,就在这时候,铁牛壮硕的身体一下子站了起来,快速来到了我们的身边,目光中满是惊讶,对着陆一菲说道:“你们是仙女姐姐吗?怎么长的这么好看?”

铁牛看着陆一菲说完,又朝着陆一凡看了眼。

陆一菲的眼中也满是愕然,旋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基本上没怎么见过陆一菲笑,此时她竟然因为铁牛的一句话笑了,看着她笑靥如花的样子,我的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

“铁牛,这是菲菲姐,这是陆一凡,我妻子。”我对铁牛说道。

听见我的话后,铁牛才回过神,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脑袋:“张哥,你别生气哈,我就是看两位姐姐太漂亮了,就跟仙女一样,她们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仙女。”

陆一凡也被铁牛的话逗笑了,问道:“有那么夸张吗?我们可不是仙女,比我们漂亮的女人多的是。”

我有些无奈的瞪了铁牛一眼,问道:“铁牛,你老实交代,你长这么大,见过几个女人?”

铁牛一本正经的思索的样子,旋即开口说道:“在南山脚下的江泉村的李婶子,还有李婶子的女儿李二丫,还有江泉村的村长老婆王婶子,恩,还有江泉村的花花姐,就这么多了,以前她们来山上找爷爷看病的时候我见的,她们中间就属花花姐最漂亮,但是跟菲菲姐和嫂子比起来,她就差远了。”

陆一菲和陆一凡一脸愕然,我也有些惊讶,看铁牛认真的样子,还有我对铁牛的了解,他不像是说假话的人,他说的应该是真的,恐怕如果不是江泉村的那几个女人去山上找铁牛的爷爷治病,估计铁牛都没机会见女人。

“你就见过四个女人?”陆一菲惊讶的问道。

铁牛嘿嘿一笑,摸了摸脑袋:“菲菲姐,俺以前一直在跟爷爷在南山上住着,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下过山,如果不是那些女人找爷爷看病,我都没见过女人。”

铁牛的话已经回答了陆一菲,两个女孩都是一脸的震惊,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我。

我苦涩的笑着点了点头:“铁牛从小就没有离开过南山,他说的都是真的。”

“原来还以为铁牛说我们是仙女是真的夸我们漂亮呢,原来是这个样子。”陆一菲恍然大悟。

谁知铁牛特别认真的样子:“菲菲姐,我说的是真的,你们真的漂亮的就跟仙女一样。”

“噗嗤!”陆一凡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来。

就在这时候,咔嚓一声,铁牛爷爷房间的门被打开了,铁牛的爷爷从屋内走了出来。

看到铁牛的爷爷,陆一菲和陆一凡都停止了嬉笑,一脸严肃的看向了老人。

我连忙走到了铁牛的爷爷面前,跟他介绍道:“爷爷,这位是菲菲姐,这位是陆一凡,我的妻子。”

铁牛的爷爷一脸冷漠,没有回应我,我有些尴尬,在别人面前也一点不给我面子。

我连忙又跟陆一菲和陆一凡介绍道:“菲菲姐,一凡,这位是铁牛的爷爷,你们跟我一样,叫他爷爷就好。”

陆一菲和陆一凡很懂事,两人异口同声叫了声爷爷。

铁牛的爷爷难得的点了点头,旋即目光落在了陆一凡的身上,开口道:“看来要治疗的人就是你了。”

陆一凡连忙点头说道:“爷爷,我的腿还有治吗?”

陆一菲也是一脸的期待,双手不由的紧紧攥在了一起,我也同样十分紧张了起来。

铁牛的爷爷没说话,他的手搭在了陆一凡手腕上的脉搏处,闭目几秒之后,又将手搭在了陆一凡的脚腕处,这一次持续的时间稍稍长了一点,大概有个一分钟后,铁牛的爷爷睁开了双眼。

“能治!”铁牛的爷爷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听到这两个字,最激动的人是陆一菲和陆一凡,我也同样心中狂喜,本来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想到真的可以治疗。

铁牛的爷爷我接触虽然不深,但却知道他从不打诳语,既然他说可以治疗,那就一定可以治疗。

“爷爷,那治疗什么时候开始?”我激动的问道。

铁牛的爷爷看了我一眼,目光微微有些凝重,缓缓开口道:“现在就开始治疗,我需要施针,你把人推到我的房间,其他人都在外面等着。”

他说着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进去,我刚要推着陆一凡进去,陆一菲一脸认真的看着我:“张泽,对不起!谢谢你!”

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见这个坚强的女人对我表达歉意和谢意,一句话两种感情,我微微有些惊讶,旋即很是阳光的一笑:“菲菲姐,别忘了,我现在还是一凡的合法丈夫,这些事,都是我该做的。”

说完,我转身,推着陆一凡去了铁牛爷爷的房间。

来到房间后,我将陆一凡抱着轻轻地放在了床上,而铁牛的爷爷则是拿着一包银针走了过来,给银针都消了毒之后,直接开始施针。

让我惊讶的是,他不用陆一凡褪去裤子,直接隔着裤子施针,陆一凡微微闭上了眼睛,脸上没有任何的痛苦,嘴角反而掀起了一抹微笑,显然,铁牛的爷爷施针并没有任何的痛苦。

很快我就感觉陆一凡的鼻腔内发出了细微的鼾声,呼吸频率极其稳定,显然是睡着了。

而铁牛的爷爷每一次施针之后,手指都会在针尾轻轻地搓碾,每一次我都看到铁牛的爷爷极其的认真,似乎很累的样子,短短数十针后,铁牛的爷爷脸色极其苍白了起来,身体都在微微颤抖,脸上都是汗水。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愕然,本以为刚才只是错觉,现在看来,他是真的非常的耗费心神。

不知道扎了多少针之后,铁牛的爷爷终于停手,看了眼已经陷入熟睡中的陆一凡,轻轻地叹了口气,不知道在叹息什么。

“你看眼时间,半个小时后,我取针。”铁牛的爷爷忽然对我说道,说完,他走到了一旁,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了起来。

我直接给手机设定了一个三十分钟的倒计时,放在了身边,目光始终盯着陆一凡的那张脸。

不知道为何,以前也没有发觉,现在越看越是觉得她很美,只是不知道为何,看着躺在床上一脸安详的陆一凡,我的脑海却出现了陆一菲那张冷漠的精致容貌。

心中忽然乱乱的,想起今天早上她忽然从我身后抱住我的时候的那种感觉,我的嘴角忽然轻轻地上扬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始终坐在床前,目光盯着那张精致的容颜,时而皱眉,时而微笑,时而难过,时而伤心,总之,心中五味陈杂。

忽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才意识到三十分钟的定时到了,连忙关闭了铃声,这时候正在熟睡中的陆一凡也醒来了。

陆一凡微微笑着看着我:“治疗完了吗?”

我刚要说话,铁牛的爷爷也醒了,开口说道:“今天的治疗还有。”

铁牛的爷爷起身走到了床边,将银针一根根拔了出来,最后只留下一根,铁牛的爷爷轻轻地转动了一下针尾,陆一凡忽然皱了皱眉,说道:“有点疼!”

然而她刚说完这几个字,顿时瞪大了眼睛,刚刚还皱着眉头,此时满脸都是激动:“我的腿竟然有感觉了。”

陆一凡的脸上满是激动,看着我兴奋的说道:“张泽,我的腿有感觉,二十多年了,第一次有感觉。”

我心中也十分的惊讶,没想到只是第一次治疗,陆一凡的腿就有感觉了,虽然并不是整条腿都有感觉,但就是一处穴位有感觉,也已经很让人惊讶了。

铁牛的爷爷说道:“有感觉就对了,如果没有任何感觉,那你这辈子都别想站起来。”

铁牛的爷爷说着,又对我吩咐道:“今天剩下的治疗我交代给你,前面我让铁牛熬好了药,等会儿你们把药拿回去,准备一个大木桶,药水比例一比二百,晚上睡觉前药浴半个小时,即可入睡。”

我连忙答应了下来,陆一凡又问:“爷爷,这样的治疗大概还需要多久?”

铁牛的爷爷说:“以现在这个情况看,如果快,一周时间双腿可以恢复知觉,最慢一个月,肯定可以下床走路。”

陆一凡的眼中满是激动和喜悦,泪水忍不住哗哗的流了出来,连连向铁牛的爷爷道谢。

等我们离开房间的时候,陆一菲连忙走了过来,陆一凡激动的说道:“姐姐,刚才我的腿有感觉了,虽然只是那么一瞬,但老爷爷告诉我,最多一个月,我就可以下床走路了。”

陆一菲满脸的惊讶和喜悦,连忙对着铁牛的爷爷鞠躬道谢,而铁牛的爷爷只是一脸冷淡的挥了挥手:“你们走吧!别打扰我休息,接下来的一周,每天早上来我这里针灸治疗,然后回家你们自己药浴,走吧!”

跟铁牛的爷爷道别之后,我跟着陆一菲和陆一凡一起离开了别墅,一路上陆一凡都在激动中,不停的跟陆一菲说了刚才腿上有知觉的兴奋,而陆一菲也一脸的激动和笑容。

今天是我跟陆一凡结婚之后,第一次看到陆一菲的脸上有这么多的笑容。

路上的时候,陆一菲就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让准备一个木质浴桶,等我们回到别墅的时候,木桶刚刚好送货到门。

接下来的几天里,陆一菲也不去上班了,每天早上都开车送我和陆一凡去铁牛的爷爷那里治疗。

一连五天,陆一凡的双腿上终于有了酥酥麻麻的直觉,虽然这种感觉十分的轻微,然而还是让两个姐妹激动了好久。

就在第六天,一大早,我们刚到李杰留给我的别墅,就看到别墅的门是敞开的,门上还有几个大洞,我的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

陆一菲和陆一凡姐妹俩也看到了破碎的大门,顿时两人都是一脸惊讶:“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的神色凝重,回头看了眼姐妹俩,神色凝重的说道:“你们先走,我进去看看,如果没事了,我给你们打电话再过来。”

然而我刚说完这句话,忽然从别墅内冲出来了几个身穿黑衣的蒙面人,瞬间将我们包围了起来。

看着一下子出来了十多号黑衣蒙面人,这种熟悉的装扮,我顿时大惊失色。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