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我被谷主暴揍

“你这混蛋,想造反了不成?”

那道威严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

众人目光,纷纷朝这道声音的主人看去。

来人,是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穿着朴素,一张布着些许皱纹的脸上,充满严厉。

眉宇间,满是愤怒,正看着大壮。

我看到来人,立马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绝对是,大壮的父亲,虎谷主。

因为,大壮的长相,完全就是一个小版的他,只是大壮更加的壮实一些而已。

“父亲,你怎么来了?”

大壮看到来人,有些郁闷的问道一声。

顷刻间,身上的那股暴戾气息,也是少了几分。

“你这逆子,我要是在不来,你还不得给我搞出人命了?”虎谷主怒气腾腾的喝道一声。

旋即呵斥:“还不快给我跪下!”

闻言,大壮没有任何的反驳,当即便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看得出来,这家伙对于他父亲的话,还是言听计行。

“虎谷主,你这儿子该好好教训教训了,简直就是目中无人!”

“我不知道,他这是自己的个人行为,还是你在背后撺掇的!”

“今天这件事儿,你必须给大家一个交代!”

就在虎谷主,准备教训大壮的时候,张大头抬起头,对虎谷主抱怨了起来。

“你这混蛋,给你脸了是不是?”大壮见张大头又开始嚣张,顿时转过头威胁一声。

并抡起大拳头,作势就要翻起来,准备继续揍张大头一顿:“你在乱叫唤,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断你的腿!”

看到面目狰狞的大壮,张大头顿时缩了缩头,气势瞬间软了几分。

“你给我住嘴!”

虎谷主对大壮怒斥一声。

紧接着,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又看向张大头,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张大头见大壮不敢说话,他倒是来了气势。

顿时冷哼一声,冷笑道:“虎谷主,你这是给我们演戏呢啊?到底怎么一回事儿,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

“你儿子在南宫蕊家,私藏外人,这件事儿你不会不知道吧?”

“若是没有你的允许,我想这南宫蕊也不敢这么做!”

“你作为我们无心谷的谷主,亲口给大家订下规矩。”

“说的倒是好听,为了无心谷众人的安慰,绝不允许私藏外人。”

“现在,你们倒是可以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听到张大头的质问,虎谷主面色一阵铁青愤怒的看向他的儿子大壮。

他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冷冷的看向张大头,不悦道:“这规矩的确是我订的,但我也是为了我们无心谷的百姓好!”

“我儿子所做的这些事儿,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我必然也不允许他明知故犯!”

“哪怕是我犯了错,也照样应该受罚!”

说完,虎谷主指了指大壮:“你这逆畜,滚过来!”

大壮满脸郁闷,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跪到他父亲的面前。

“你这混蛋,倒是长本事了,尽给我在外面惹事儿!”

虎谷主一脸恨铁不成钢,对于大壮显得极为失望。

紧接着,直接拿过一根灵棍。

“谷主,这件事儿都是我的错,和大壮没有关系,你要惩罚就惩罚我吧!”

南宫蕊见状,立即跑过去阻止虎谷主,并且将所有的错,都自己背负上。

南宫帅也是立即跑过去,争嚷着说是他非要,让他的姐姐带我回来的。

小家伙,人不大,倒是充满了责任心,让我甚是感动。

“都给我住嘴,犯了错就要罚,待会儿再惩罚你们!”

虎谷主看着姐弟两人,为大壮的求情,眼中满是难过。

但是犹豫了一下,他咬了咬牙,还是冷漠的说道一声。

紧接着,不管任何人的阻拦,在大壮的后背上,狠狠的抽打起来。

嘭!嘭!

虎谷主下手够狠,每一棍子砸下去,都会在大壮那强壮的后背上,发出一道闷响。

仅仅两下子,就已经将大壮的后背,打的鲜血渗透出来。

一旁的张大头,看在眼里,满脸都是笑意。

大壮倒是也算条汉子,即使后背被打的皮开肉绽,他也是紧紧的咬着牙关,皱着眉头,硬是没有发出一声惨叫。

庞大的身躯,都险些被打翻在地上,他却依然坚持着。

啪!

就在虎谷主,第三棍子即将砸落在大壮后背上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只见,一只大手,死死的抓住了,虎谷主即将落在大壮后背上的棍子。

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看向了我。

因为,正是我出手,阻止了虎谷主的举动。

“小子,我给你一次机会,立马给我松开手!”

虎谷主皱着眉头,冰冷的说道一声。

面对他的严厉,我没有丝毫畏惧。

直接道:“这件事儿和大壮,以及南宫蕊她们,都没有关系,你要惩罚冲我来!”

“是我不该来到你们无心谷,是我破坏了你们的规矩,所以我应当受罚!”

“而大壮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

说完后,我松开了手。

而听到我的话,虎谷主显得十分意外。

他那张严厉的脸上,竟然十分难得的,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旋即冷笑一声,说:“小子,你确定要背下所有的责任?”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是因为才进入我们无心谷,不知道具体的规定!”

“所以,即使犯了错,我也会给你一次机会,饶恕你,不去追究你的责任!”

“但你现在,若是非要逞强的话,那我便会狠狠的教训你了,让你后悔来到我们无心谷!”

虎谷主的话,让我同样意外。

原本,我以为他会和之前的张大头一样,因为我来到无心谷,而直接教训我。

却没想到,他竟然要给我一次机会。

不过,不管给不给我机会,我必然不会让大壮和南宫蕊她们,受到连累。

因为,要不是我的话,她们也不会遇到这么多麻烦的。

我对着虎谷主,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态度坚定道:“虎谷主,我愿意受罚!”

“但是,希望你说道做到,只惩罚我一个人便是,不准在惩罚他们任何人!”

我张泽,在灵界也算是小有名气的恶魔了,就连化神巅峰那样的存在,都是挑衅过的。

此刻,面对一个小小的谷主的惩罚,有什么好畏惧的。

我说完,便微微弯下腰躯,一副任由他惩罚的样子。

毕竟,错了就是错了,被惩罚也是应该的。

“父亲,你不能这样做,这小子是不知道我们无心谷规定的,你说过,不知者无罪!”

大壮回过神,连忙爬起来,挡在我身边。

南宫蕊同样的哀求起来:“虎谷主,我知道是我做错了,求求你不要对张哥动手!”

“这都是我的错,是我隐瞒了无心谷的规矩,是我强行带张哥回来的!”

“也是我,逼迫大壮,不准他把张哥的消息传出去的,你要惩罚,还是惩罚我吧!”

顿时间,姐弟两和大壮,纷纷争抢起了错误,要承受这一次的惩罚。

“你们都别说了,你们能这样在乎我,我已经很感动了,毕竟是我的到来,惹出的麻烦,所以就让我一个人来承担吧!”

“这点折磨,我还是可以承受住的!”

我转过头,对几人劝道。

虎谷主看着我,眼中露出了一抹赞赏。

旋即,也是厉声阻止几声的争执。

张大头见虎谷主迟迟不动手,表示很不满意。

冷嘲热讽道:“虎谷主,你还不动手,难道是你本来就知道这小子,所以不忍心动手了?”

大壮冰冷的目光,顿时瞪了过去,轮了轮拳头:“张大头,你特么在叫唤,我今天就是豁出来,也要弄死你!”

南宫帅那小家伙,也是冷冷的笑道:“张大头,我劝你最好是闭上嘴巴,不然又该被大壮哥给吓的尿裤子了!”

“都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道害臊,我要是你,早就从那灵鼠洞里钻进去了!”

“真不知道,你是哪来的脸,竟然还好意思站在这里说话!”

被一个十岁的小孩子嘲笑,张大头面色顿时从头红到脚,嘴角狠狠的一阵抽搐。

“哈哈哈……”

周围众人,也是瞬间哄堂大笑起来。

“臭小子,你在乱说,小心我撕破你的嘴!”

张大头怒骂一声,作势就要扑倒南宫帅这边来教训小家伙。

我眉头一挑,眼中寒光四射,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杀机,冷漠道:“你要是敢动他一根手指头,我一定会……要你后悔!”

原本,我是说,一定要砍下他的头颅,最后想了想,为了不再引起公愤,只好说道让他后悔。

因为身上的杀机,张大头也是立马被吓住,当场愣在原地。

嘀咕着威胁了我几句,最终也没敢动手。

这瞬间的气势,不仅是让张大头感到畏惧,周围其他人眼中,也是同样多了一抹畏惧。

就连虎谷主,脸色都凝重了几分。

我很快便收敛起杀机,旋即平静道:“虎谷主,动手吧!”

虎谷主微微犹豫。

最终,手中的灵棍,还是狠狠的落在了我的后背上。

嘭!嘭!嘭……

一连十棍子,虎谷主才停下手。

看着我一声没坑,他也显得意外。

最让他们意外的,还是我的后背。

竟然是,没有被打出一丁点的血迹,只不过有些通红青紫而已。

而他们也是眼睁睁的看着,虎谷主是没有手下留情的,狠狠的抽打的。

同时,没人知道的我,我也没有用那一丝微弱的灵气去保护,而是任由他抽打,亲身感受着惩罚。

一旁的南宫蕊姐弟俩,看着这一幕,心痛至极,眼中满是失望。

而大壮那家伙,早已红了双眼。

“小子,你是条汉子,我之前误会你了,现在我向你道歉!”

大壮对我真诚的说完一声后,竟十分佩服的,对着我弯下腰鞠了一躬。

“你这家伙,没必要这样做,我本来就该受罚的!”

我苦涩的一笑。

大壮没有再对我说话,而是转过头,看向了张大头。

“张大头,你这混蛋东西,我大壮一定要你后悔,我要你在这无心谷待不下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