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我被发现

紧接着,便听到南宫帅的声音。

“我姐姐不在家,而且我家不欢迎你,你快点离开我家,以后别来找我姐姐,不然我揍你!”

显然,南宫帅对于来人,十分的不欢迎。

稚嫩的声音中,满是威胁。

“小家伙快点让开,我进去看看,你姐姐的灵草帽都在这里挂着,你还撒谎说她不在!”

青年的声音再次响起,当场揭穿南宫帅的小小谎言。

紧接着,扯开嗓门对着屋子里大声喊道:“小蕊,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出来!我给你们带好吃的来了!”

“我说了,我姐姐还没回来,我们不稀罕你家的东西,你快点出去!”

南宫帅,顿时再次怒道。

旋即,就听到小家伙,推搡男子出去的声音。

“阿壮,你回去吧,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和小帅已经吃过了!”

这时,南宫蕊叹了口气,走出房间对青年说道一声。

“吃过了,还可以放晚上在吃嘛!这是我父亲,早上在山里,抓来的灵鸡,才做的新鲜灵鸡汤,我专门给你和小帅带来尝尝!”

“看你们姐弟俩瘦的,还是吃点补补身子!”

看到南宫蕊,青年满脸堆笑,手中拎着一个木头做的小饭桶,急忙朝南宫蕊的手中递去。

“我在山里给姐姐抓了灵兔和灵鱼,我们天天都有灵肉吃的,不需要你的灵鸡!”

南宫帅顿时拒绝,小脸上冷冰冰的。

不过,青年却是根本不理会南宫帅,而是双目有些发直的看着南宫蕊。

毕竟,南宫蕊更加的养眼。

而青年的到来,也很显然,便是来对南宫蕊献殷勤的。

“大壮,小帅说的没错,我们有吃的,你还是拿回去吧!”

“你也知道的,我们姐弟俩,从来不会白拿别人的东西!”

南宫蕊也是平静的拒绝一声。

接着,转过娇美的身姿,便准备回房间。

“咱们都是自家人,哪能是别人呢,不用这么客气的!”

“我还要去上灵草田里,就先回去了!”

“这灵鸡我已经带来了,就不能带回去了,给你们放在这里吧!”

青年倒是也没有再继续纠缠,准备离开。

但,倒是不打算带走他的灵鸡汤,态度十分坚定的,提着灵鸡汤走到一旁,之前拉我回来的那架,小木板车上。

“家里有什么需要的时候,就去找我,千万不要客气啊!”

那家伙放下灵鸡汤后,不忘对南宫蕊说道一声。

看得出来,青年对南宫蕊是十分的在意和爱慕。

南宫蕊和南宫帅两人,见叫大壮的青年,放下了灵鸡汤,纷纷走过去,准备让大壮把灵鸡汤带走。

可就在这时,已经转过身的大壮,突然间面色一变,神情凝重。

瞬间停下了脚步,再次的回过头,朝那架小木板车上看去。

“小蕊,你……你和小帅,谁受伤了吗?”

大壮沉默片刻后,突然问道南宫蕊。

“我们怎么可能受伤,这里没你的事儿,你快点离开!”

南宫帅也是脸色微微一变,显得有些不自在,立马下起逐客令。

南宫蕊俏眉一皱,也显得十分凝重。

她转头看去,那小木板车上,沾了几处我身上之前留下来的血迹,这才被大壮看到了。

大壮质问后,很是担心的,打量起姐妹两人。

而此刻,在房间里的我,也是郁闷了起来。

心说这家伙,早不来晚不来的,偏偏要在我们刚回来不久的时候来。

同时,我心中更加凝重。

因为, 这家伙一旦发现我的存在,必然会引来无心谷里更多人对我的调查。

即使他们不会做出什么伤害我的事儿,可这事儿一旦,被外界人知道,对我必然十分不利。

而我如今又如此虚弱,在服下灵药和灵丹之后,才勉强的恢复了一丁点气息。

一旦遇到强者,那是必死无疑。

南宫蕊微微沉思,俏脸上闪过一丝犹豫,最后还是撒谎道。

“早上,我和小帅去山里抓灵兔,留下来的血迹!”

她为了催促大壮离开,又继续道:“你的灵鸡汤我就收下了,回头我让小帅,带只灵兔给你还会去,你先回去吧!”

说着,她便不着痕迹的,微微靠近房门,想要挡住里面的我。

“灵兔的血迹?这……几只灵兔,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血水?就算是一条灵狼,也不应该趟这么多的血吧?”

大壮一脸沉思,喃喃的问道自己。

突然,他走进木板车,伸出一根手指,抹上了一点血迹,然后放在鼻尖,皱着鼻子闻了起来。

“你快点回去吧,我和小帅也要出去上灵草田里干活了!”

南宫蕊看到大壮的举动,顿时就急了。

然而,这让大壮更加的怀疑他们姐弟两人的话了。

“不对,这是人血,根本不是灵兔的血迹,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大壮神情凝重的问道。

再一次的看起姐弟两人,发现姐弟两人,身上倒是都没有受伤。

只是,衣服上,沾染了一些血迹而已。

这正是他们姐弟俩,之前搀扶我上木板车的时候,不小心接触留下来的。

“我说了,我们没事儿,这就是灵兔的血!”

南宫蕊顿时也急了,直接上前推搡起大壮。

但是,他们姐弟两人,那单薄瘦弱的小身板,怎么可能推搡得动,年轻力壮的青年呢。

大壮如同一尊大石头似得,稳稳站在原地。

满脸认真的问道南宫蕊:“小蕊,你们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

“我们无心谷,这些年来,随着收购灵草的那些强者,到来的陌生人也越来越多!”

“同时,伤害我们无心谷百姓的人,也越来越多,所以见到陌生人一定要向我父亲通知,让大家来检查身份!”

“要是私藏外人的话,那可是犯了我们无心谷的大忌,要受到惩罚的。”

“你们要是藏了人的话,最好立马交出来,我可以劝劝我父亲,绝对不会惩罚你!”

听着大壮的话,南宫蕊姐弟两人神色不断变换,显得十分担忧。

但是,他们倒是没有丝毫,要暴露我的意思。

“大壮,你想多了,就我和小帅,怎么可能藏起外人呢,我们真的没事儿,你快去灵草田里干活吧,不然你父亲又该教训你了!”

南宫蕊打着含糊,极力的要大壮离开。

但是那家伙,却是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大步朝前,探着脑袋,犀利的双眼,朝南宫蕊的这间屋子看来。

“大壮,你在这样,我一辈子都不会理你了,而且更不可能嫁给你了,你到底走不走!”

情急之下,满是焦急的南宫蕊,原本温柔的面孔上,也是露出了一丝寒意,威胁起了大壮。

同时,拼命的阻挡大壮。

但大壮个头要比南宫蕊高一截,所以南宫蕊的阻挡,根本无法阻挡到他的视线。

他的目光,很快便和,十分无奈的躺在病床上的我,对在了一起。

我这才看到,之前在外面的青年,长得五大三粗的,身材高大威猛,看起来很有力量。

虽然胖,不过一张脸倒还算是殷俊,只是被这一身强悍的身材给毁了。

穿着一身朴素的衣服,但是要比南宫蕊姐妹两人的衣服新多了,至少看不到一个补丁。

而且这家伙,还能拎着灵鸡汤来,显然说明了,他家在这无心谷里的生活条件,还是算比较好的。

在回来的路上,南宫帅就已经告诉过我,其实想抓灵鸡灵兔什么的,十分困难。

有时候,一个月都抓不到一个。

比较,这里的灵鸡灵兔,可没有世俗的那些鸡兔那么温柔,而是生性凶猛如狼。

所以,能够随意提着灵鸡出来,就说明了其身份背景。

顷刻间,大壮浑身怒气,整个人身体微微颤抖。

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双拳紧紧的握起。

眼中那目光,恨不得能吃了我似得。

不过对他,我倒是没有什么敌意。

毕竟,我本来就是个外来的,很容易被他们误会成入侵者。

最重要的是,我看得出来,这家伙也是个实在人,而且对南宫蕊的在乎,是真心实意的。

倒是不像外界那些,大宗门里的花花公子,虚情假意。

而且此刻对于我的仇恨,也是因为误会了我和南宫蕊的关系。

“好你个南宫蕊,难怪每一次都不让我进你房间里,原来是你在屋子里,还藏了汉子!”

“你这汉子,是不是欺负我们无心谷的人,被其他人给狠狠教训了?”

“而且你还帮这混蛋家伙撒谎,他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对大壮没有敌意,可他对我的敌意,却是有着怒火滔天的气势。

他情绪有些失控,大手直接抓住南宫蕊的肩膀,使劲的摇晃质问。

“你这混蛋,快点松开我姐姐,不然我打死你!”

南宫蕊顿时就急了,站在一旁,拼命的推搡捶打大壮。

但是瘦小的他,对于大壮的攻击,就放佛小白兔大战大象似得。

大壮一副感觉不到他存在的模样,哪里顾得上他,双目死死的盯着南宫蕊,显得十分痛心。

看到他们这副模样,我心里满满的自责。

尤其是听到大壮对南宫蕊说,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他们隐藏外人的话,还会因此受到惩罚,我心里更加的难受。

如此善良的姐弟,要是因为我,而受到惩罚的话,这必然会让我自责一辈子。

旋即,我叹了口气,对南宫蕊道:“南宫蕊,我还是离开这里吧!”

“臭小子,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但是,大壮却是立马阻止道一声,那口气,放佛现在就要将我小命留在这里似得。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