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他还活着吗

唯一仅存的那一点意识,便是感觉,自己坠入悬崖。

同时,有种进入上古灵阵的穿梭感。

迷迷惑惑中,想要睁开眼却根本无法做到,我一度怀疑,自己这一次,很有可能陨落。

不知昏迷了多久,我突然感觉到眼前,隐隐约约有黑影在闪烁。

我有种感觉,这绝对是一道靓丽的身影,姿色十分娇美。

“死亡后的世界,是这样的?还是说……”

我心中暗暗的想到。

顿时间,神志逐渐恢复,视线也开始变得清晰。

顷刻间,一道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

直到这一刻,我才感觉到,自己没有死。

但是,让我感到意外的是。

之前意识恢复的时候,我明明感觉,面前站着的,是一名姿色娇美的女人。

可现在,站在面前,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我的,却是一名小男孩。

男孩也就十岁左右,看起来十分稚嫩,一双黝黑的大眼睛十分有神。

看着我,满脸的好奇,放佛在观看着外来生物似得。

穿着一身被洗的发白的衣服,衣服上满是大大小小的补丁,但是洗的十分干净。

看得出来,小男孩的家境十分贫苦。

“你……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至少要在这里睡两天才能醒来呢!”

小男孩看到我睁开眼看向他,先是一愣,紧接着稚嫩的声音感慨一声。

我看着小男孩,微微的一笑。

显然,他是发现了我之后,专门等待在这里看着我的。

紧接着,我迷茫的朝四周看了看。

原本,当时被聚贤庄那些疯狗将我打下悬崖后,我还以为自己可能要死了。

可没想到,竟然还在这里遇到了人。

当我目光,朝四下看了一番后,顿时就懵逼了。

之前和聚贤庄那些疯狗大战的时候,那个地点旁边,的确是一个悬崖。

而我,也是被他们打下了那道悬崖。

可此时,周围虽然悬崖众多,但几乎都是高山。

头顶处,根本没有一处是我当时,坠落的那个地方。

“小朋友,这里是什么地方?是惊天宗前深林中的悬崖下吗?”

我收回目光,问道男孩。

心中,已经浮起了一道不好的预感。

因为当时,坠落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进入了传送灵阵。

而眼下周围的情况,极有可能,就是我当时正好误入了上古灵阵,被传送到了其他地方,

不然的话,这周围的环境,不可能和我坠落前的地点,有如此大的差异。

“你这人,是不是被摔傻了?这里是我们无心谷,哪有什么惊天宗,根本没听说过!”

小男孩听到我的话,顿时童言无忌,很直接的说道。

“无心谷?”我顿时懵逼,忍不住问道一声。

这地方,我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啊。

“没错啊,我们这整个山谷,都叫无心谷,你昏迷在我们这里,竟然还不知道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

小男孩也显得十分郁闷,一阵的抱怨。

听到小男孩的话,我顿时眉头微微挑起:“那你知道,这无心谷距离灵界的灵街上,有多远吗?”

小男孩显然不会撒谎,那就说明我的确是被传送到,其他的地方了。

当时那么情急,而且还是在夜晚,被打下悬崖。

可现在,看着天空的烈日,显然已经是中午了。

过去这么久的时间,我实在担心惊天宗,会被我连累了。

小男孩,似乎是被我瞬间冰冷下来的目光给吓到了。

原本蹲在我身边,竟是直接一个跟头摔倒在地上。

紧接着,面色一阵惨白,眼中满是畏惧,朝后退了几步。

“你……你是不是坏人?姐姐告诉我,说见了坏人,要躲远一点!”

小男孩如实的说道。

这让我一阵苦涩,我连忙收敛起冰冷的气息。

脸上,再次露出一抹看似人畜无害的温和笑容。

对小男孩道:“我不是坏人,我叫张泽,你叫我张哥就好!”

“我是被坏人打昏,给扔到这里的,你不用这么害怕我!”

小男孩闻言,微微的沉思。

旋即,故作十分坚强的道:“哼!我才不怕你呢,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就……”

说道这里,小男孩目光四下看了看,紧接着从地上,捡起了一把铁锹,十分警惕的看向我。

再次道:“你敢欺负我,我就一下子打昏你,将你拉深山里去喂灵狼!”

听到小男孩的话,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小子,有点血性,只不过可能是因为家境的原因,内心里没有很多的安全感,似乎是经常被人欺负。

我笑了笑,旋即双手撑在地上,努力的朝起来爬。

“额……”

但是,刚撑起上身,体内剧烈的痛,让我忍不住痛呼一声。

“姐姐说你收了很重的伤,你先不要乱动!”

小男孩上一刻,还对我带着警惕之心。

但是,在看到我一脸痛苦的模样,他立马放下手中的铁锹,跑到我身边,小心翼翼的搀扶住我。

但是因为身材单薄弱小,根本无法扶住我。

看得出来,这小家伙的天性,还是十分善良的。

我叹了气,无奈的继续躺倒在地上。

紧接着,从身上摸索出一枚小灵丹,迅速服下。

以前,一枚小灵丹,便足以让我体内断裂的胫骨血脉纷纷愈合,可是这一次,愈合效果却十分微软。

几乎,起不到任何作用。

这让我心中,更加的凝重起来。

我忍着体内剧痛,连忙试着运转大道天衍经。

这不试不要紧,一试之下,我整个人都有些崩溃了。

因为,曾经不论什么情况下,都可以随时运转起来的大道天衍经,在这一刻,却是根本无法运转。

就连体内的灵气,也十分微弱,放佛灵界的普通人一样,只能勉强的运出那么一丝,微弱的可有可无的灵气。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我的身体,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心中凝重的暗暗问道自己。

让一名强者,实力变成一个普通人,这打击实在过于沉痛。

一旦没有了灵器,运转不出功法,那我和一个废人,就没什么区别了。

在这一刻,我完全是,身心全部跌入深谷。

“你……张哥,你怎么了?你是哪里不舒服吗?我姐姐她回去帮你找疗伤的灵药了,你在忍忍,她很快就来了!”

小男孩看到我衣服生无可恋的模样,还以为我是疼的快要动弹不了了,连忙安慰起我。

“小孩,谢谢你!”

我平静的感谢一声。

整个人,失魂落魄。

这简直比直接杀了我,还更加的让我痛苦。

突然间,我想到了和我一同追下悬崖的灵血豹王,以及烈焰长矛。

顷刻间,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当时根本来不及,去收回它们进入燕都春秋图。

若是和我一样,被传送到这里的话,那还好点,毕竟依靠灵血豹王的灵性,它很快就可以找到我。

有了它的存在,对我必然会起到很大的帮助。

可要是,它们被传送到其他地方去,那麻烦就比较大了。

我只好,继续询问小男孩:“小孩,你……”

然而,小男孩却是立马打断我的话。

旋即,带有不满的对我道:“我不叫小孩,我有名字的,我叫南宫帅,姐姐叫我小帅,你也可以叫我小帅!”

我连忙点点头:“小帅,小帅!你在发现我的时候,可看到我身边,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一柄长矛,或者是一只灵血豹?”

听到我的问题,南宫帅摇摇头:“灵血豹没有看到!我们只发现了你,还有一根灵铁棍子,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什么长矛!”

“灵铁棍子?在什么地方?”

我激动的问道。

南宫帅顿时指了指不远处:“那灵铁棍子上面带着火,将我们家灵草都烧坏了很多,姐姐说待会儿她来找点水,浇灭了在带回去!”

带着火的灵铁棍子,我嘴角一颤,心说:这可不是什么灵铁棍子啊!

这是灵界中,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想得到的灵器。

可没想到,在这无心谷里,我的烈焰长矛,在他们眼中,竟然就如同一根破废铁似得。

我释放出微弱的精神力,朝南宫帅所指的方向一看,果然是你烈焰长矛,静静的躺在那里。

“小帅,那灵铁棍子上的火已经灭了,你可以帮我拿过来吗?”

我目光中,带着祈求的意思,看着南宫帅。

小家伙也不犹豫,立即点了点头,便跑了过去。

我虽然无法施展灵力和功法,但是和烈焰长矛的感应,倒是还存在。

只是微微一道意念,便立马覆灭了烈焰长矛上的烈焰。

很快,南宫帅便十分费力的,将烈焰长矛拖到我的身边。

我试着将它收回燕都春秋图里。

可是,在这一刻,竟然连燕都春秋图,都无法进入了。

我无法感受到里面,真正的噬九天是否存在,也无法感受到,灵血豹王是否在里面。

这一刻,我是真正的绝望了。

身体不能动,体内灵气消失,灵力无法挥出,灵血豹王失踪,燕都春秋图无法进入。

这一刻,我竟有种,被整个世界抛弃的感觉。

“小帅,你在做什么?他还有气息在吧?”

就在这时,一道黄鹂般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