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二十三章 陆一菲抱了我

陆一凡哭了好久,才从我的怀中离开,看了眼我胸前的衣服已经被她的泪水浸湿了,她有些脸红的看了我一眼,柔声说道:“张泽,对不起!”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没关系,我刚才就说了,虽然我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名字,可毕竟还没有领离婚证,我们还是夫妻,只要我能帮得上,什么事都可以找我。”

听了我的话,陆一凡的眼睛忽然又红了,她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让自己情绪稳定了一点,才微微一笑:“张泽,我们之间本就是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反而是因为我的介入,害你跟你的前女友分手了,现在我只想着跟你好聚好散,如果有需要你帮助的地方,我会开口的。”

她显然还是不愿意把我牵连进去,看着眼前这个懂事的女人,我心中暖暖的,也不点破,只是点了点头。

这时候陆一菲也从楼上走了下来,穿着一身职业装,显然准备是要去上班了。

她没有打招呼,就准备直接离开,刚离开房间,我跟陆一凡说了一声,就连忙追了出去。

追上了她之后,陆一菲眉头一挑,看着我说:“有事?”

我点了点头,说:“菲菲姐,我想问问你,如果一凡的腿有机会恢复,你愿意让她尝试接受治疗吗?”

我之所以先找陆一菲,是因为我知道陆一凡什么听陆一菲的,只要陆一菲这边同意了,陆一凡肯定就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听到我的话,陆一菲眉头顿时紧皱的更加厉害,忽然十分不悦的说道:“就连全世界最好的医院和最好的医生都没办法治疗一凡的腿,这世界上又有什么人能治好一凡的腿?一凡可不是实验品,不是什么人都能给她治疗的,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情,就请尽快的离开我的家,刚才的事情我感谢你,但请你不要插手我们的生活。”

陆一菲什么时候都是这样的冷淡,我都习惯了,也不在意。

只是陆一菲说话的态度可以看出来,她很强势,想要说服她很难。

我犹豫了下,开口道:“菲菲姐,并不是说全世界最好的医生就能治好一凡的腿,这世间,有很多隐世的高人,医术也很厉害,再说了,现在一凡的双腿本就没有办法站起来,为何不试一试?”

陆一菲顿时怒道:“给我闭嘴!”

看着她愤怒的样子,我的内心也极其的不爽,然而毕竟是因为她,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我依旧没有办法向她发火。

“你懂什么?我带一凡是在全世界最好的医院,看的是最好的专家,你根本不知道那家医院的医疗技术有多么的强大,就是因为经过了最全面的治疗,才确定了一凡的腿根本没办法恢复,你以为随便找个江湖郎中就能治疗一凡的腿?”陆一菲愤怒的说道,几乎是咆哮了出来。

我心中憋着一口气,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劝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还有,你都离开家里一个月没有任何的消息了,就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你现在在这里装好人?我看你就是虚伪。”陆一菲说完,拉开车门就要上车。

我终于再也无法忍受了,一把抓住了车门,她试图用力关门,却被我拉着,根本就关不上。

“你有病啊?给我滚开!”陆一菲怒道。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却没有压制下自己的怒火,红着双目怒道:“你口口声声说你带一凡去的那家医院是全世界最好的医院,看的专家是全世界最好的专家,可是那只是放在表面上的,你知道这世间还有多少隐身的高人吗?全世界最好的医院里的最好的医生没办法治好一凡的腿,你凭什么就认为一凡的腿没有希望治好了?你懂医术吗?凭什么要给一凡的腿下死刑?”

这是我第一次对陆一菲用这样愤怒的语气跟她说话,陆一菲也被我这样的态度给镇住了,有些惊讶的看着我,一直等我说完了,又过了那么几秒,她才忽然回过神,脸上却挂满了怒火。

陆一菲直接下车,反手就是一巴掌朝着我的脸上打了过来。

然而这一次,她的巴掌并没有落在我的脸上,而是被我忽然伸手抓住。

以前她每次扇我耳光的时候,我都在承受,这一次我抓住了她的手臂。

她似乎也没有想到我会反抗,顿时眼中满是惊讶,但是很快,她就一脸的愤怒,紧紧的咬着红唇,泪水在眼眶打转,呵斥道:“我跟一凡从小就在一起,我为了她付出了多少,你懂什么?我带她看过多少世界知名的专家,你又知道什么?一凡就是我的命,如果真的可以用我自己的双腿换她的双腿,我会愿意,无数个深夜,我都在替她祈祷,即便是付出生命的代价,只要能治好她的双腿,我都愿意,你又不是我,又如何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凭什么侮辱我?我是不懂医术,可我什么时候给一凡的双腿下了死刑?我告诉你,只要我不死,我都会寻找可以治疗一凡双腿的机会。”

听了她说了这么多,我忽然有些后悔了,刚才自己的话确实有些重了,她对一凡如何,我比谁都看的明白。

看着她红着双眼的样子,我微微叹了口气,尽可能平静的说道:“菲菲姐,你之前不是质疑我这一个月怎么消失了吗?不是不接你电话吗?我现在可以告诉我我这一个月为什么消失了,一个月前,我被十多个人追杀,最后身中数刀,差点死了,最后还是被一个傻大个捡了回去,只剩一口的我,是被他爷爷救活的,连一个将死之人都能救活,你认为他的医术如何?他亲口告诉我,一凡的腿有很大的希望治好,为了治好一凡的双腿,你根本就不知道我遭遇了什么,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要炫耀什么,而是希望菲菲姐能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一凡一个希望。”

说完这番话,我不顾陆一菲的错愕,直接脱下了身上的T恤,露出一身的刀伤。

当陆一菲看到我浑身刀伤的时候,她的眼圈更红了,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满脸都是惊讶。

实际上我身上的伤除了上次林峰带人做的之外,还有前段时间在去山上擦药回去的路上,遇到的三个蒙面人留下的致命伤,但我没有特意解释。

如果不是为了证明铁牛爷爷的医术强大,我根本就不会将我受伤的事情告诉陆一菲。

我只是让她看了眼我浑身的刀伤,旋即穿上了衣服,很是阳光的一笑:“菲菲姐,这一切都过去了,你也不用担心,我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我遇到的那个老人医术真的很强,这样的高人,一凡的双腿有治愈的可能,再说了……”

然而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接下来的话就说不下去了,让我震惊的是陆一菲忽然向前一步走了过来,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我,脑袋放在我胸膛。

我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不畅了,我不明白陆一菲的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但我能感觉到她是真的看到了我这一身的刀伤之后,情不自禁的举动。

身体僵硬了半晌,陆一菲才松开了我,旋即我看到了她脸上的一抹红晕,有些羞涩的样子看着我:“你别乱想,我没别的意思,就是特别感谢你,对不起,我为之前对你的质疑收回,谢谢你,为了一凡付出了这么多。”

原来只是感谢我对一凡的付出,不知道为何,我忽然有些失落了起来,不过仅仅是一瞬间,我就恢复了笑容,看着陆一菲:“菲菲姐,现在可以让那个神医给她看看了吧?”

陆一菲这一次没有拒绝,点了点头,直接转身朝着屋内而去,边走边说道:“今天我不去公司了,先带一凡去你说的那个神医那里看看。”

听到陆一菲的话,我的嘴角微微上扬,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看到陆一菲难受的时候我也难受,看到她开心的时候,我也开心。

甩了甩脑袋,将这些胡思乱想的想法丢去,连忙跟了上去。

有了陆一菲的劝说,陆一凡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跟我去治疗。

半个小时后,陆一菲亲自驾车来到了李杰留给我的那栋别墅,下车后,陆一菲看了眼比她那栋更加完美的别墅,有些古怪的看了我一眼:“这房子是你的?”

我连忙摇头,苦涩的笑了下:“这是我一个长辈暂时借给我住的,我只是有这里的钥匙,等他回来了就搬出去。”

陆一菲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说:“我还从没听说过你还有这么有钱的长辈,能随便就把这么一栋价值上千万别墅的钥匙给你,你这个长辈也是很喜欢你啊!”

我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连忙将陆一凡从车内抱了出来,陆一菲连忙打开了轮椅,将陆一凡放在轮椅上后,我推着她朝别墅内走了进去。

这一刻,我忽然十分紧张了起来,无论是对陆一菲还是陆一凡来说,陆一凡的这双腿都十分的重要,也不知道铁牛的爷爷,能不能治好陆一凡的这双腿。

虽然他告诉我说陆一凡的双腿恢复的可能性很大,可到了真的要治疗了,我的内心还是十分的忐忑。

不管怎样,至少我努力了,能不能治好,就看天意了,推着陆一凡进入了别墅。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