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威胁到了我

在烈焰长矛被祭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人,意识到情况不对。

此刻,就连灵血豹王,这种凶猛的上古灵兽都出现了。

他们要是还想不到我的身份,那就太白痴了。

噬九天,这是整个灵界中,实力没有达到最巅峰的强者,心中的一个噩梦。

他们就连出门前,都会先祈祷,千万不要遇到噬九天这个恶魔。

可没想到,此刻竟然是,挑衅到了噬九天。

高家长老几人,也是面色惨白,心中一阵懊悔。

在这一刻,他们才想到,我之前的底气,来自何处。

“你……你真的是噬九天吗?”

闫家化神中期强者,忍不住皱着眉头,小心翼翼的问到我。

毕竟,他实在无法想到,噬九天会是一个,如此年轻而又平凡的青年。

更多的是,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他从小开始修炼,宗门的无上机缘,也都是在大量帮着他。

可是他到了如今,这把年龄,也依然只是达到化神中期境界而已,却无法在继续突破丝毫。

可我一个青年,却是能够,成为灵界众人的噩梦。

更让他郁闷的是,他根本没有想到过,竟然会这么巧,还偏偏就被他们给得罪了。

他们来这里之前,要是知道,我张泽就是那个神话般妖孽的噬九天,怎么说他们也不会来的。

毕竟,为了宗门中其他长老的仇恨,他们实在没必要,搭上自己的性命。

“假的!”

我冷笑一声。

旋即,身形鬼魅般朝闫家长老闪现过去。

在这同时,灵血豹王也十分有默契的,爆发全力扑去。

闫家长老浑身瘫软,此刻还哪有心情管我是真是假。

立即从地上爬起来,进行防御。

同时,大声对我哀求道:“噬九天大人请饶命,我以后再也不敢得罪您了,我再也不来找虚空门的麻烦……”

但此刻,愤怒之下的我,只想将他们,速战速决,全部解决干净。

根本没有丝毫,手下留情的意思。

毕竟,我之前已经再三的给过他们离开的机会。

这种人,我见过的太多了。

就在之前,云家的晚会上,也同样有他们这样吃软怕硬的家伙,同样是给了他们机会,同样是不知道珍惜。

后来,也都受到了应由的惩罚。

而他们,是为了来杀我张泽的。

估计,一直迟迟不动手,就是担心虚空门背后的噬九天会出现。

后来,在发现虚空门里,很久没有噬九天的出现,便立马几家宗门一起联手,前来找我寻仇。

对于想杀我的人,在我给过机会,他们自己浪费了机会之后,只能是死路一条。

轰隆!

我手中灵气化作的蓝色光团,直接砸向闫家的长老。

旁边的高家长老和白家长老,很想去阻止。

但是这一刻的我,气势实在过于恐怖。

以及旁边,还有空中挥舞的烈焰长矛,将他们两人震得,根本不敢靠近丝毫。

吼……

在我的攻击,将闫家长老重伤飞出去之后,灵血豹王张开血盆大口,直接朝闫家长老的脖子咬去。

“滚……”

闫家长老眼球都快蹦出来了,满满的恐惧,撕心裂肺的大吼一声。

但最终,依然无法阻挡得住疯狂的灵血豹王的攻击。

很快,整个虚空门的上空,都回荡着闫家长老,那凄厉的惨叫声。

令众人,纷纷寒毛直竖。

几个宗门的弟子,顿时间纷纷四散开来,毫不犹豫的撒腿逃跑。

在这里,每多待一分钟,对他们来说,都是一场噩梦。

“谁敢跑,下一个就是他!”

一道冰冷嗜血的声音,不断在上空回荡起来。

闻言,那些家伙,竟是纷纷被吓得双腿一软,齐齐站住。

就连呼吸,都不敢。

我怒喝一声后,大手一挥。

天地玄黄经也是彻底的爆发出来,体内魔气蠢蠢欲动,让我越战越勇,双眼也猩红至极。

面容,也是改变为噬九天的那张凶残面孔。

体内数道灵气涌出,汇聚掌心。

旋即,形成一道小小的屏障。

当我挥手扔出去之后,那小屏障迅速扩散。

最终,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巨大天幕,将在场所有人,纷纷笼罩其中。

一些人,鼓足勇气,继续去逃跑。

但是,身体碰撞在那天幕屏障边缘后,彻底的绝望了。

看似无形,但实际存在,他们一旦接触,便会被震飞数十米,依然无法逃出去。

这些家伙,既然比较喜欢包围虚空门,那我也就将他们包围住好了。

“孙门主,这里交给我就行,你先带虚空门和花丛门的弟子们,进入虚空门吧!”

“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出来!”

大天幕屏障形成后,我对身边的孙修齐说道一声。

眼前要杀的人,比较数量过于庞大,所以一次性的毁灭,我会爆发极为疯狂的杀招。

一旦爆发,就是孙修齐也无法抵抗。

所以,只有离开这里,对他来说,才是最安全的。

孙修齐也不多犹豫,尽管我的口气,听上去感觉是在命令他。

但他没有丝毫生气,因为他十分清楚,我这是为了他好。

“那你多保重,千万不要受伤!”

孙修齐回应一声后,在我的帮助下,迅速的朝虚空门返回。

在他离开屏障的瞬间,有一些狡猾的家伙,趁机扑过去,想要一起溜出去。

噗……

但是,我仅仅只是一个眼神,那屏障中,便爆发出一股强烈的灵气。

将几人,纷纷斩杀,唯独孙修齐一个人,安全的离开。

“师父你怎么可以把张公子一个人扔在那边,求求你快去帮帮他吧!”

“这群人都是疯子,他们要是联手,张公子肯定很难对对,师父……”

朱悦和方颖,看到孙修齐留下我一个人,在面对黑压压一片强者,顿时焦急的催促起,很是无奈的孙修齐。

就连花丛门的花残雨见状,也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毕竟,之前我对孙修齐的话,他们这边可是听不到我。

“听我命令,所有人进入虚空门,不得在这里观战!”

孙修齐面色严肃,大声命令一声。

一群女人原本还想拒绝,但最终,纷纷被孙修齐的强势威压,给逼迫的进入虚空门。

他们离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面对着众敌人。

“现在说说吧,你们想怎样死?”

“是被九天神雷折磨死,还是被炼狱般的烈焰烧的神魂俱灭,或者是选择自己看下自己的头颅呢?”

我目光一扫众人,最终落在高家长老和白家长老身上,冷漠的问道。

“噬……噬九天大人,我们是和您……和您开玩笑的,我们其实……其实这次过来,是门主拍我们来,邀请您回去做客的!”

“我们听闻您实力高强,所以就是单纯的想和您,切磋切磋!”

“这才……才不小心,惹怒了大人您,求求您就饶恕我们的无知,给我们一次机会吧,我们愿意给您一切您想要的……”

白家长老算是精明,立马对我说起了软话。

他的实力,毕竟只有化神中期,和之前惨死在我手中的闫家长老一样。

所以,他此刻十分担心,下一个就轮到他。

那种惨不忍睹的血腥死法,他可不想去尝试。

于是,立马改口是来和我切磋的。

但我张泽,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不然的话,我也不可能活到今天了。

这种小伎俩,也就哄哄小孩子还行。

此刻,被他这种强者说出来,我甚至感觉他是个白痴。

都让我忍不住,有些质疑,就他这智商,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可我现在,是想要你们的狗命!”

我冷漠的打断白家长老的话。

顿时间,那家伙嘴角一抽,面如死灰,眼中满是绝望。

他知道,今天恐怕是,无法从我手中活下去了,下意识的,便伸手紧握住他的灵剑。

“噬九天我承认你很强,但是你也被欺人太甚了。”

“我们也是在不知道你身份的情况下,才得罪的你!”

“现在,我们已经停手,不愿和你争斗了。”

“还希望你能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但你要是非要逼迫我们,我们这里这么多强者,就是每人一口唾沫,都够淹死你了。”

“所以你最好是,把事情别做的太过了!”

高家长老,见白家长老给我来软的,我是不吃。

于是,他直接给我来硬的了,对我一阵的威胁恐吓。

这让我感到十分好笑,我不知道,他的这番底气,又是从哪来的。

从我噬九天这个身份,在他们面前展现的那一刻起,我就不打算让他们活下去。

在场每一个人,都必须留下他们的狗命。

“我今天,还就要将事情做得这么绝,我倒是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儿!”

我冷哼一声。

旋即,抬手对象九天,低沉的叫道:“九天神雷,来!”

轰隆!

顷刻间,九天之上乌云密布,滚滚雷电瞬间闪烁而起。

“不好,快趁机给我斩杀了他!”

高长老见状,眉头一皱,不在任何犹豫,瞬间便是朝我攻击过来。

在这一刻,他的攻击,竟是让我,也感受到了一丝威胁。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