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二十一章 离开南山

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着我的身体,我心中骇然,想要张口说话,却根本张不开口。

无比冷漠的声音从铁牛爷爷的口中响了起来:“你跟这些人到底什么关系?”

听到铁牛爷爷的话,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误会了我,以为我和这些蒙面人认识。

铁牛顿时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手舞足蹈的说道:“爷爷,张哥跟这些人肯定没有关系,他刚才为了帮俺挡刀,后背还被这些人劈了一刀,如果不是张哥挡这一刀,俺已经被杀了。”

铁牛的爷爷抓着我脖子的力道慢慢的弱了下来,但依旧抓在我的脖子上,冷漠无比的对我说道:“回答我!”

抓着我脖子上的力道让我刚好能开口说话,我艰难的开口说道:“跟我没关系!”

然而我这句话刚说出口,铁牛爷爷手上的力道忽然间再次加大,我几乎快要窒息,铁牛着急的连忙抓住了老人的胳膊,红着双眼哀求道:“爷爷,真的跟张哥没有关系,你先放了他,等那个家伙说出真相。”

铁牛的爷爷没有松手,目光中满是威胁,似乎再告诉我,如果我敢说假话,他会扭断我的脖子,我虽然被抓着脖子几乎窒息,然而目光十分的清澈,眼神告诉他,这些蒙面人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都快要窒息了,铁牛的爷爷才忽然慢慢的松开了手,我顿时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能再次呼吸道空气,感觉是那么的舒畅。

不过在看躺在地上满地翻滚的那个蒙面人,我忽然有些庆幸,铁牛的爷爷能随手丢过去两颗石头就能杀掉两个人,就是他这份狠辣的心,如果真的要动我,就像现在那个蒙面人这样,给我喂一颗蒙面人吞下去的药丸,恐怕我现在也是这样的痛不欲生。

就在这时候,那个被留活口的蒙面人终于再也撑不下去了,哀嚎道:“我告诉你想要知道的,你快给我解药,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要死了,你什么都不会知道了。”

铁牛的爷爷冷漠的看着满地打滚的蒙面人,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只是冷眼看着,也不说话。

蒙面人显然知道这个老人的恐怖,也不再耍手段,连忙说道:“是鬼门!鬼九拍我们来的。”

听见蒙面人的话,铁牛爷爷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寒光,冷漠道:“鬼九!”

我能看的出来,铁牛的爷爷显然知道鬼九这个人,眼中寒芒闪烁,在蒙面人说出鬼门和鬼九之后,直接抬起了脚。

咔嚓!

一道骨头断裂的声音在蒙面人的脖子上想起,蒙面人顿时瞪大了双目,嘴角鲜血涌溢,死不瞑目。

看到铁牛的爷爷就这样踩死了一个高手,我顿时大惊失色,他不是怀疑我跟这些蒙面人的关系吗?怎么不问这最后一个活口就杀了他,谁还能给我证明清白?

“爷爷!”铁牛见老人杀了蒙面人,有些紧张的挡在了我的前面,似乎害怕老人对我动手。

铁牛的爷爷只是冷淡的看了眼三具尸体,旋即对我和铁牛吩咐道:“先把尸体埋了。”

听到他的话,我犹如特赦,连忙跟着铁牛去处理尸体了,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处理三具尸体非常的容易,我和铁牛在一颗大树前挖了一个深坑,将三具尸体全部丢了进去。

等我们回到铁牛家里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我的心中一直十分的忐忑。

铁牛的爷爷之前对我动手,如果不是铁牛向我求情,恐怕我已经跟那几个蒙面人一样被埋在树底下了。

一想到这些,我心中就是无尽的恐惧。

跟着铁牛回到家后,我始终小心翼翼的面对这个九十三岁高龄的老人。

刚回家,铁牛的爷爷就对铁牛说道:“你先去做饭。”

听到铁牛爷爷的话,铁牛脸色有些难看,连忙说道:“爷爷,张哥跟那些人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不要为难他。”

铁牛的爷爷眉头一挑,呵斥道:“出去!”

铁牛浑身一颤,旋即有些担忧的看了我一眼,我朝着他点了点头,示意他放心,铁牛这才转身离开。

铁牛离开房间后,顿时就剩下了我和铁牛的爷爷两人,他坐在椅子上,我站在他的面前,一动不敢动,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随手就能踩死一个跟我实力一样的高手,我怎么能不怕?更多的是对老人的敬畏。

铁牛的爷爷看了我一眼,旋即开口道:“将今天的事情全部完整的给我说一遍。”

我不敢怠慢,连忙将我们回来的路上遭遇三个蒙面高手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不敢有丝毫的隐瞒。

等我说完之后,我又十分忐忑的告诉铁牛的爷爷:“爷爷,这些蒙面人真的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铁牛的爷爷没有说话,拿起自己的那支烟枪,点燃抽了起来,也不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在想着什么。

好半晌,铁牛的爷爷才忽然开口道:“今天的事情我相信你,你是外面来的人,想必对我的身份很好奇吧?”

没想到我只是将今天发生的一切完整的说了一遍,铁牛的爷爷就相信我了,我心中狂喜,既然他相信我了,那就肯定不会杀我了,这条命终于保住了。

只是他忽然又问我是不是对他的身份好奇,我顿时又十分惶恐了起来,连忙摇头说道:“爷爷,我一开始的时候确实好奇过,不过现在我什么都不想知道,我就是一个在米方市大四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因为得罪了米方市的一个富商,才被他带人半路拦截,如果不是我命大,我现在已经成为尸体了。”

开什么玩笑?眼前这个老人丢石能杀人,一脚能踩死一个高手,又有一身出神入化的医术,我怎么敢对他的身份好奇?我可不想知道太多。

铁牛的爷爷看着我慌乱的样子,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你这是准备跟我撇开关系了?”

我愣了一下,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显然是那些蒙面人已经知道了铁牛的爷爷和铁牛是躲在这里的事情,我说不想知道老人的身份,听起来似乎真有种撇开关系的意图。

我连忙摇了摇头:“爷爷,您别误会,我只是觉得您的身上肯定有秘密,我没有打听别人秘密的习惯,不过,如果爷爷您愿意告诉我您的身份,我当然愿意听。”

我都快哭了,有种想要知道他的秘密不行,不知道也不行的感觉,这个老人实在是太古怪,偏偏实力还非常的强大,我真的害怕他忽然一巴掌打死我。

面对这样一个九十三岁的老怪物,我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害怕。

看着我这幅表情,铁牛的爷爷忽然间露出了一个笑容,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他露出笑容。

从来到这里开始,铁牛的爷爷就是一脸冷漠,难以让人接近,忽然看到他笑了,我有种说不上的惊讶,原来这个老人也会笑。

然而笑容只是昙花一现就消失了,老人又恢复了那冷漠的表情,开口道:“既然已经有人能找到我这里了,也就证明这里不再安全,你朋友的双腿我会治疗,我也不需要你用自己的双腿来换,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听起来他不要废掉我的双腿就可以治疗陆一凡的双腿了,可我却有种错觉,铁牛的爷爷让我帮的忙,绝对比失去双腿更严重。

看着我小心翼翼的样子,铁牛的爷爷顿时就怒了,呵斥道:“如果你不答应,我现在就杀了你!”

我都快要哭了,连忙答应道:“爷爷您说,我都答应你。”

铁牛的爷爷这才满意,盯着我,无比认真的说道:“从今往后,让铁牛跟在你身边,如果他出了任何事,我拿你是问!”

原来是让铁牛跟在我的身边,然而想起刚才三个蒙面人差点就杀了我和铁牛,而且是冲着铁牛去的,我顿时就有些心虚了起来。

那几个蒙面人,哪一个实力都很强,铁牛是他们的目标,然而铁牛的爷爷却让铁牛跟着我,这不是给我树立强大的敌人吗?

他们隐藏在这么隐秘的地方都能被那些人找到,更别说是一个小小的米方市了,铁牛跟着我,肯定会被发现,一旦发现,到时候不光是我,就连我身边的人恐怕都会遇到危险。

忽然间,房间的温度似乎都降低了几分,我这才发现铁牛的爷爷此时正一脸寒意的盯着我,眼中满是威胁,似乎只要我敢说个不字,他就立刻杀了我。

要怪就怪我实力太低,打不过人家,只能装作毫不犹豫的样子说道:“不就是让铁牛跟在我身边吗?没问题,爷爷您放心好了,只要有我在,谁都别想伤害铁牛。”

铁牛的爷爷听到我的话,才满意了几分,不过嗤笑一声:“就凭你?我看是铁牛保护你吧?”

我的实力确实不如铁牛,有些尴尬的一笑,铁牛的爷爷脸上满是严肃,开口道:“你放心好了,铁牛跟着你,不会给你带来麻烦,他们要找的人是我,我会亲自去鬼门一趟。”

看着铁牛爷爷一脸认真的样子,我才放松了几分,只是真的向他说的那样?让铁牛跟在我身边,真的没有人会找我的麻烦?

虽然疑惑,但我没有任何的资格去拒绝,只能接受。

因为我和铁牛都受了一些刀伤,接下来的一周,我和铁牛一直在治疗,伤势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天天的恢复。

差不多十天的样子,铁牛的爷爷终于说道:“我们是时候离开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