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自己废掉你儿子

在场众人,闻言顿时一愣。

聂黑简直要抓狂了,被云家人侮辱他就忍了。

结果我一个青年,也是再三的侮辱他,这让他十分恼怒。

眼中杀气腾腾,对我怒斥起来。

“特么的,小比崽子,你真以为我聂黑是好欺负的了?你有种给我待在云家别出去,不然的话……”

但是,那云河当场就打断了他的话:“不然怎样?不然,又准备在我们云家的地盘挑衅?”

云河本就看这聂黑不顺眼,结果见聂黑还敢侮辱我。

他要不是因为自身实力,和聂黑差了太多,都恨不得冲过去,立马捏死聂黑。

毕竟,我的恐怖,他比在场任何人都清楚。

见云河说话,聂黑也不敢在多说什么。

毕竟,此刻他是进退两难。

又是云家强者,又是另外几名青年的父亲拦着他。

他实在是有心无力,根本不敢在得罪什么谁了。

唯独我,他感觉是单枪匹马的,肯定要好欺负一些。

若是今天,不找个人开刀动手,他实在是无法咽下这口恶气。

可现在有云河在,他对我也不敢再有什么举动了。

云河突然话锋一转,一脸玩味儿,对聂黑说道:“我倒是觉得,这位公子说的办法挺好!”

“今天若是,就让你们父子两人,对大家道歉便离开,实在是太便宜你们了!”

“以后,那还不什么人,都敢在我们云家头上撒尿了!”

“所以,我觉得你们也应该,为你们狂傲的行为,付出些代价!”

聂黑心中顿时浮起一抹,浓浓的不祥预感。

下意识的问道:“什么代价?”

云河冷冷一笑,说:“之前给你机会道歉再离开,是你自己不愿意!”

“那现在就给你换个离开的方法,也算是给我们云家一个交代!”

“那就是,你亲手废掉你儿子一条腿,然后带着你儿子离开吧!”

“不然的话,我觉得在场很多人,可能都会一起,动手帮帮你们父子二人的!”

闻言,聂黑彻底傻眼。

他算是看出来了,此时面前这些人,完全就是刻意来针对他的。

“云河,你他妈的别太过分了,要是真动起手,我们大家谁都不好过!”

“你们让我对大家道歉,这亏我聂黑就认了。”

“我现在就对你们道歉,然后离开!”

看着周围强者太多,聂黑一个人也没有勇气乱来。

顿时间,语气也软了几分。

云河目光,不着痕迹的看向我。

但我,看都没看他一眼。

他顿时就明白,我这显然是不答应。

我不答应,他自然不敢贸然答应聂黑。

于是,直接对聂黑带着几分暴怒的,大声呵斥:“你特么别给脸不要脸!”

“还真以为自己是个门主,就可以在其他宗门为非作歹了?”

“这是给你最后一次活命的机会了,你别在挑战我的耐心!”

“我们云家大千金的生日晚宴时间也要到了,你要是在敢多浪费时间,可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云河说完,对周围众强者。

以及看热闹的宗门弟子们道:“聂门主要是再不动手,大家就一起帮他动手!”

“好,我支持云长老!”

“我也支持云长老,这聂家不将我们其他人放进眼里,我们也是时候,出出气了!”

“姓聂的,快点动手废掉你儿子,不然老子第一个动手,连你的腿也给你废了!”

……

顿时间,在云河以及,那几个青年父亲的带头下。

不少人,都嚷嚷了起来。

聂黑彻底绝望。

他知道,此刻他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要么就是被这些人,蚂蚁一样的将他们父子二人围起来,慢慢的吞噬掉。

要么,就只能亲自动手,废掉他自己儿子一条腿了。

“你不用犹豫了,我们云门主已经发话了,所以你今天,别在想着有其他什么选择了!”

云河见聂黑犹豫,直接揭穿冷笑道。

这也算是,彻底的打消了,聂黑心中的那一丝侥幸。

“好,你们很好,竟然将我聂黑逼到这个地步,我记住你们了,希望你们到时候,别后悔此刻的所作所为!”

聂黑充满嫉妒怨恨的目光,扫视着在场众人。

似乎,将所有人的面孔,都深深的印刻在脑海里,然后要寻找机会报仇。

最终,看完一大圈之后,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小子,你让我很不爽,你的多嘴,将我害得如此狼狈不堪!”

“待你离开云家大门的时候,那就是你的死期!”

“你就好好的,珍惜珍惜这最后的一点时光吧!”

这倒是让我有些无语。

这家伙,都被逼得自己动手,当众废掉自己儿子了。

竟然还有心思,要等在外面,找我报仇,还想要我死。

若不是担心体内魔道,会彻底失控,我早就将他直接斩杀了。

之前,也给他很多次机会了。

是他不好好珍惜,也就怪不得我残忍了。

“曹尼玛的,还不动手,还敢威胁我们云家的客人!”

云河那叫一个愤怒,对聂黑顿时爆骂。

旋即,他一个箭步冲过去:“大家一起动手!”

“住手!”

眼看着,众人黑压压一片,纷纷运转功法,将聂启军彻底的笼罩其中,连呼吸的资格都没有。

情急之下,聂黑嘶声大喝一声。

云河摆了摆手停住攻击。

聂启军的脸色这才好些,恢复了些呼吸。

聂黑也算是松了口气。

旋即,朝自己儿子看去。

“儿子,对不住了,我今天实在不该带你来这鬼地方!”

“不是父亲非要对你下狠手,但你也看到了,父亲若是不动手,那你就得死在这里!”

“儿子,你是勇敢的,父亲会好好照顾你,给你找最好的灵医,帮你医治!”

聂黑一句一句安慰着聂启军,寻求心理一些安慰。

聂启军顿时间,连泪水都掉出来了。

“不……不……父亲,我不要,求求你不要对我动手!”

“我是您儿子啊,您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您要是将我废了,咱们聂家以后还怎么传后啊!”

“您不能对我动手,我求求你了,这些该死的混蛋,他们不是您的对手!”

“您在我眼中,就是无敌大英雄,您可以杀光他们的,求您杀了他们,别对我动手啊……”

他直接对聂黑跪在地上,疯狂的摇头,拼命挣扎。

他害怕痛苦,害怕折磨。

那声音,撕心裂肺,喉咙很快都被喊哑了。

聂黑一介威风凛凛的大门主,落入此刻这种地步,也是很不甘。

但他没有办法了。

此时,布满血丝的双眼,竟然有些湿润了。

“别他妈废话了!”

云河大喝一声,作势要动手。

“儿子,对不起!”

聂黑的咆哮声,紧跟其后。

旋即,紧闭起双眼,手中运起的一道攻击,朝聂启军的腿上,狠狠砸去。

这一幕,让在场众人纷纷汗毛直竖。

尤其是那几名,暴揍过聂启军的青年们。

他们浑身剧烈的颤抖,想到之前,他们也在这里,跑来挑起事端。

心中一阵恐惧,实在担心,云河会下令,让他们的父亲,也像此刻的聂黑一样,对自己的儿子动手。

咔嚓!

聂黑的攻击,最终落在,爬起来要跑走的聂启军腿上。

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

砰!

聂启军顿时失控,整个人一头栽倒在地上。

“啊……”

紧接着,便是杀猪般的惨叫声,响彻整个云家的头顶。

“现在,你们该满意了吧?”

聂黑浑身愤怒的颤抖,双拳紧握着,猩红的目光,再次扫视众人,质问一声。

“我去尼玛的,让你认个错,你还搞得很不满意的样子!”

云河顿时怒骂一声,整个人朝聂黑冲了上去。

“动手,给我废掉这家伙一条腿!”

云家强者,没有一个犹豫的,纷纷动手。

而周围其他强者们,也同样如此。

毕竟,不少人都是喜欢凑热闹的。

平时看聂黑不顺眼,也不好意思发生争执。

但如今,他们也看得出来,云家是有意的,为难聂黑。

所以趁机占占便宜,揍揍聂黑,他们自然很乐意。

一道道凌冽的灵气,从大厅窗外,疯狂的涌进大厅内。

实力化神初期之下众人,纷纷退避。

只有真正的强者们,对聂黑进行疯狂的攻击。

聂黑虽然有化神中期的实力,但是也架不住,此刻这么多强者的联手攻击。

唯独我,依然淡定的坐着。

闭着双眼,继续养神。

一副,不闻世事的模样。

短暂的几分钟过去,在云河的摆手示意之下,所有人停止了攻击。

整个混乱的大厅,也是瞬间平静了下来。

而那原本,威风霸气的聂黑,此刻也十分狼狈的倒在了地上。

他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浑身都是深邃的伤痕,不断的渗出血水。

一条腿,也是彻底软弱无力的,以一种极其古怪的姿势摆放在地上。

“这一次,只是断你一条狗腿,要是再有下次,我可不敢保证,断的会不会是你的脖子了!”

云河冷哼一声。

旋即,目光暗暗的看了我一眼。

见我回了他一眼,这才离开。

而其他人,也是纷纷散开。

此时,聂家父子面前,只剩下我。

“小子,你给我等着!”

见身边没其他人可威胁,聂黑只好威胁我一声。

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搀扶着聂启军,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后,朝外走去。

“要是不想死的话,最好是抓紧时间回去治腿,说不定还有救,不然的话,这辈子都是个瘸子了,找我报仇,你只有死路一条!”

在聂黑背后,我淡淡的说道一声。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