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亲手废你儿子

“聂黑,你好大的狗胆,在我们云家酒会上,也敢搞事儿?”

“你是想找死不成?”

“还是说,你聂黑根本就没将我们云家,放进眼里?”

“你特码若是觉得你聂家,有和我云家一战的实力,那就尽管的开战!”

一道接着一道愤怒至极的怒骂声,在大厅中响起。

而我面前,此刻也多出了一道身影。

这番威胁聂黑的话,便是从这道身影主人口中说出的。

来人,我也是认识的。

他便是,云大手下大将云河。

虽然只有化神初期的实力。

但是,刚才他出现,有着很大的偷袭成分。

那聂黑的注意力,完全的在我身上,根本就没想到,会有人突然袭击他。

而且,这一击,几乎是化神初期强者的最强一击了。

就连云河本人,也是被震得后退了几步。

那毫无防备的聂黑,则是被震飞出去几米,口中渗出鲜血。

“云河,你特么的,只不过是云门主身边,一条灵犬而已,竟然也敢对我动手。”

“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云门主随时将你干掉!”

聂黑从地上爬起来,深呼吸一口气,对云河愤怒道。

云河闻言顿时冷笑了起来:“聂黑,你特么的还真是给自己脸了!”

“你算什么东西?我们云门主,会因为你,将我干掉?我看你特么的是没睡醒?”

“我来这里,可是我们云门主,亲自下的命令。”

“他说了,你要是在敢继续,在我们云家的地盘上,耀武扬威,挑衅其他客人,他不介意将你的狗命,留在这里!”

显然,是云大那边,也知道这里的事情,专门前来警告聂黑。

毕竟,那云大若不是知道我和云倾城是好朋友的关系,他对于我的敬畏,也必然会和唐青云一样。

因为,他如今这条命,都是我给的。

而他们云家,也是因为我,才重新回到他手中。

现在看到有人得罪我,他自然不可能,任由对方挑衅我。

“你这混蛋,该不会是想和云仑那家伙一样,打算策反你们云门主了吧?”

“这才跑出来,故意挑拨我和云门主之间的关系吧?”

“我和云门主,那可是多年的……”

云河闻言,浑身杀机迸射,也不在掩饰。

当场打断聂黑的话,也不在乎对方是聂家的门主,直接暴怒道:“我去尼玛的!”

云仑策反一事儿,本就是云大心中的一个疙瘩,他根本不愿有人在面前提起。

所以,这个话题,在整个云家,都是禁忌的话题。

然而,这聂黑却是当场讽刺云河。

云河作为云大手下的死忠,此刻自然是暴怒不已。

旋即,直接大声对四周道:“来人,给我拿下这姓聂的,老子要亲手砍下他的头颅!”

顿时间,四周云家的强者纷纷涌来,将聂黑父子两人团团围住。

“你们谁敢动老子一下,老子保证会,当着你们云门主的面,弄死你们,而你们云门主,也绝对一句怨言都不会有!”

面对众强者的到来,聂黑眉头一皱,眼中闪过浓浓怒意。

但是,倒没多少畏惧。

对于他和云大之间的关系,一副十分自信的模样。

就在这时候,云河的灵机响了起来。

云河刚准备下令动手,看到灵机后,立马接通。

灵机的屏幕上,立马出现了云家门主云河的面孔。

所有人,目光纷纷汇聚向云河的灵机。

他们想看看,这云大究竟是会给自己的弟子出头。

还是会,为了扑通的宗门势力门主朋友,而对自家弟子动手。

在我看来,这些人的想法,实在是过于愚蠢。

云家再一次的复兴,足以表明了,云大背后有着强大的依靠。

若是为了一个,势均力敌的宗门门主,而教训自己弟子的话。

这完全就是,当着众人的面,打自己的脸,表示着云家比对方弱。

如今的云家,自然没有必要这般降低自己身份去做。

这时候,云河也接通了,来自云大的视频聊天一样的东西。

“聂黑,我云大看在过去,我们还算是个朋友的情分上,今天再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

“现在,立马对所有人道歉,以及认真的对你得罪的人道歉!”

“我云家的酒会,不是谁想扰乱就能扰乱的,你捣乱了秩序,搅乱了我云家各位来宾的雅兴,让你道个歉,应该也不算过分!”

“你若是不愿意的话,那我只有将你当场斩杀了!”

这番话,云大说的十分坚定,脸上也是对聂黑,满满的不悦。

聂黑当场傻眼了,脸上的神情都彻底僵住。

他在云大的灵机来之后,想到了无数种结果,但是根本没想到,会是这种,他根本想不到的,最狼狈的后果。

云大,竟是当着众人的面,这般轻蔑他,完全就是不给他面子。

若是现在,在这里低了头,而且还是对一群青年,这让他以后,在灵界实在是,难以抬起头。

“云大,这只不过是,一群毛头孩子们之间的小矛盾而已,你没必要,逼我如此不堪的抬不起头吧?”

聂黑强忍着心中的怒意,看着云河灵机中,云大的面孔,冷漠的问道一声。

“你特么也知道,这只是他们之间的矛盾?那你还插什么手?”

云大当即怼道聂黑一声。

聂黑顿时语塞,脸色阴晴变换,双拳仅仅的握住。

“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要选择活,还是要选择死,你自己看吧!”

云大冷哼一声,便挂断了灵机。

我知道,云大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在不暴露我身份的前提下,让聂黑向我道歉。

同时,对其他人也道歉,倒是可以让其他宗门,对云家更加的友好。

毕竟,这显得云家,对于他们还是十分看重的。

在这同时,他也算是在救聂黑。

甚至是,在救整个聂家。

因为云大十分清楚,让我动了杀机之后,后果会有多么的严重。

但他也知道,我的大度,所以十分清楚。

只要聂黑,不要那么作死,我必然也不屑去对一个聂家动手。

“聂门主,想好了吗?”

运河收起灵机,一脸玩味儿的问道一声。

看着被同等势力宗门门主手下的弟子,对自己轻蔑,聂黑那叫一个恨。

心中满是后悔自己前来参加,云家的酒会。

若是曾经,云大敢说出这番话,他会想都不想,便立即动手和云家开战。

毕竟,两家实力都不想杀下,到底生谁死也不一定。

可是如今,他可是听说了。

强势的云仑策反后,都被斩杀了,而且背后有强大的势力,在支持这云家。

至于是什么人在帮助云大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云仑临死前的实力,可是要超越他们,达到化神后期的。

“给你们云门主通灵机,我有话要对他说!”

最终,聂黑十分不甘的松开拳头,对云河冷声命令道。

云河冷嗯哼一声:“我们云门主说了,你有什么事儿,直接和我说就行,因为你没资格和他说话!”

“还有,他说你只有那两条路的选择,至于其他的,没得商量!”

聂黑再一次的捏起拳头。

最终,伸手指着云河:“好你个混蛋,我算是记住了!”

“我聂黑保证,会让你们后悔,回头告诉云大那王八蛋,他别得意的太早!”

“要记住一句话,过盛必衰!他如今虽然找到强势的帮助,但早晚还是会覆灭!”

聂黑放下一番狠话,转身便朝外走。

但在这时,又是几道身影出现,直接阻挡住他的去路。

“姓聂的,我们只不过晚来一会儿而已,你特么的就敢威胁我们几人的儿子,什么意思?”

“难道是,你聂家打算,同时和我们几家开战?”

“云门主说的很清楚了,让你给大家道个歉,便让你离开!”

“你这般不给云门主面子,就想离开?”

“我们看在云门主的面子,就饶你一次,只要你道个歉,就可以立马带上你的废物儿子滚出去了!”

“否则,我们今天和你没完!”

几人你一眼我一语,放佛早就商量好了似得。

一旁的云河,也是抱着胳膊看着聂黑一阵冷笑,丝毫没有帮忙解围的意思。

而我,也同样没有在说话。

因为,我看得出来,这几人此刻,目光深处,也是带着一抹浓浓的惧意。

显然,他们在来这里之前,也是被云大教训过的。

毕竟,他们几人的儿子,之前也是跟着聂启军一起过来,准备教训我的。

所以,此刻他们被云大派来,故意针对聂黑。

“你们几个别他么太过分了,你们的儿子,把我儿子揍成这样,我没去找你们,都已经够给你们面子了!”

聂黑怒气腾腾的对几人道。

他心中那叫一个恨。

根本没想到,仅仅出来帮自己儿子出个头,给他自己招惹来了这么多的麻烦。

“都是你这混蛋,还不快点给大家道歉!”

最终,聂黑仍然无法做到低头。

直接将这些怒气,发泄在他自己儿子身上,在聂启军身上,狠狠的一脚踹倒。

“父亲,他们是要你对大家道歉,不是让我道歉啊……”

聂启军一脸苦逼,小心翼翼的说道。

顿时间,聂黑的脸彻底的黑了。

“不想道歉也可以,你直接打断你儿子一条腿就行了!”

就在这时,我又一次的开口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