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装叉够了就滚

轰!

顷刻间,一道黑色身影,气势磅礴的从人群外,直接越过众人头顶,飞奔到我面前。

来人面色倒是没有他的名字那么黑,反而比一般的女人还白。

但此刻,看着我的时候,脸色十分的阴沉。

眼中,是一道道,能杀死人一般冰冷嗜血的目光。

从他的大致模样上,便可以断定出来。

他就是,那嚣张的聂启军的父亲聂黑。

毕竟,父子两人长得还是很像的。

“小子,你是哪个宗门的?你师父和你父母,难道没教过你怎么做人?”

聂黑也没急着动手,而是冷声质问我一声。

语气,十分的严厉。

听到他的话,我心中顿时十分的不爽了。

说我可以,但是我的师父和父母,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去说什么,更没有资格去侮辱他们。

他们,都是我的逆鳞。

南离,如今下落不明,到底是生是死都很难确定,本就是我心中,一块解不开的结。

我日日夜夜,都担心着他的安慰。

而父母,他们和苏婷,全部被武宗控制,我心中同样担忧。

可这家伙,此刻说竟然说我没教养,意思是师父和父母没有管教好我。

这让我,怎能不怒。

他完全就是在找死。

若不是因为,不想坏了云倾城的生日晚宴,我早就一掌扇死他了。

这聂黑的实力,虽然从刚才所故意爆发,施展出来的气息,可以看得出来,已经达到了化神中期的巅峰。

但是,就连化神后期的强者,在我面前,不是被杀,就是被收服。

他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跳腾?

“他们有没有教我做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你的儿子一样嚣张,都是特别没有教养的东西!”

我依然平静的坐着,目光轻蔑的看着聂黑,对他淡淡的说道一声。

“小子,你特么的竟然还敢侮辱我父亲,我看你是找死!”

鼻青脸肿的聂启军,当场就不愿意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捏起拳头就要朝我冲来。

“你敢往前一步,我保证你你会失去双腿!”

我目光一寒,看向聂启军。

这家伙,简直作死,之前已经给他教训了,而且被他自己的同伴,都揍成这副模样了。

现在,看到他父亲来了而已,竟然又要嚣张。

聂启军还想在说些什么,但是看到我的目光,他控制不住的感到畏惧。

最终,浑身颤抖着,停下了脚步,青紫高肿的脸上,显露出几分惨白。

“小子,你今天死定了,就算这里是云家,今天也保不住你了!”

聂黑见自己儿子,被我一句话,就给当场吓得没有下文了。

他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这简直,比直接在他脸上扇他耳光,还要让他更加难堪。

毕竟,本身实力达到了化神中期的巅峰状态,在灵界中,就已经算是一个,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了。

所以,他这种人,最看重的就是颜面了。

结果自己不成器的儿子,在我的威逼下,表现的这般怂,他怎么能受得了。

顿时间,对我放下一句狠话,浑身灵气暴涨。

呼呼呼……

为了展现他的强势,以及彻底的威压我,他故意将气势搞得十分恐怖。

在吸收大厅外的灵气时,专门弄得那些灵气,夹杂着寒风,发出一阵尖锐的响声。

给人一种,充满强悍灵力的感觉。

在场不少实力低弱的青年少女,吓得纷纷面色惨白,朝后退去几分。

就在这时,方子怡也穿过人群,来到了聂黑的身边。

“聂门主,年轻人之间的矛盾,应该让他们自己结局吧,你一个大人,跑这里来给自己儿子出气,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难道,你儿子一辈子,都要躲在你背后?若是以后,等你老去了,你儿子还能依靠谁?”

“而且,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今天这场酒会,同时也是云大千金的生日。”

“你就这么搅乱的话,我觉得云门主,必然会很生气!”

看着聂家父子,方子怡满脸都是厌恶,直接搬出云大来,威胁起聂黑。

而聂黑,被一个少女,当众搬出其他大人物来威压,嘴角狠狠的一抽。

眼中寒芒四射,愤怒的瞪向方子怡,一阵的威胁。

“小丫头,你方家都得依靠我聂家,而你就是方家,送给我聂家的一件,讨好我们的物品而已!”

“你们方家,如今都快要被其他几个宗门,逼的家破人亡了,你爷爷都不敢得罪我,你算什么东西?”

“你最好是,看清自己的身份在来多嘴,要不是看在你爷爷的份上,我早一巴掌扇破你的嘴了!”

“还有,你最好别拿别人来威压我,云门主和我的关系,那就是亲师兄弟一样,岂是你随便一句挑拨,就能离间的!”

最终,在聂黑化神中期巅峰的威压下,方子怡也是神色黯然,满脸痛苦的低下了头。

她的美眸中,满是无奈。

看让去,竟让人有些怜香惜玉。

显然,她和其他大宗门弟子一样,被长辈们,拿来当做家族利益的交换品。

对于自己的幸福和未来,他们根本没有丝毫的选择权,只有认命。

“父亲,子怡也是为了你好,不想让你得罪了云叔叔而已,你就别怪罪她了!”

聂启军见自己父亲,这般说方子怡,也连忙站出来,劝阻了几声。

毕竟,他本就追不到方子怡,感到十分为难,实在担心这丫头,会因为他父亲的话,对他更冷漠。

紧接着,他为了转移话题,顿时话锋一转。

充满杀机的目光,看向了他的那几名同伴。

对聂黑说道:“父亲,你先给我狠狠教训这几个王八蛋一顿,是他们把我揍成这副模样的!”

“我要让他们,付出比我惨重十倍的痛苦!”

“至于那小子,他就是方子怡在外面找来演戏的而已,待会儿让人带回聂家,我在亲自好好教训他!”

对于自己儿子的安排,聂黑也没有任何异议。

当即,冰冷的目光,看向了聂启军的几名同伴。

强势的威压,顿时席卷而去,暴喝一声:“你们几个小东西,特么到底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要对我儿子动手?”

几名青年,感受到聂黑的威压,吓得缩起脖子,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眼中余光,纷纷在人群中,寻找着他们父亲的踪影。

毕竟,只有他们的父亲,才有资格,面对聂黑的威压。

“不用找了,就算你们父亲站在这里,我聂黑今天也是照样教训你们!”

聂黑看到几人的举动,当场揭穿威胁,语气中满满的霸气威武。

聂启军看着他父亲威风凛凛的模样,一阵得意,咧着鲜血淋漓的嘴,浮出一抹笑意。

更是对几人耀武扬威道:“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你们几个也得被废掉,这就是得罪我聂启军的后果!”

“聂叔叔,是你儿子先对我们动手的,我们才不得已还手而已!”

一名青年,或许背后老子的实力,和这聂黑差不多。

他虽然面对聂黑也感到恐惧,但仍然鼓足勇气,对聂黑解释一声。

“聒噪!”

聂黑顿时暴喝。

原本,在这里耍威风装叉正来劲呢,没想到区区一名青年,还敢和他顶嘴。

当场强势的怒斥:“我儿子打你们也是应该的,但你们打我儿子就是不对,谁动我儿子,我必然让他付出惨重代价……”

聂黑越说越来劲,身上的灵气也更加磅礴。

“你耀武扬威够了,就立马从我面前消失,我最讨厌有灵犬,在我面前装比!”

就在聂黑,还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一道充满讽刺的冰冷声音,赫然响彻整个大厅内。

骤然间,所有人的目光,纷纷聚集在我身上。

聂黑的脸色,也是一阵红一阵白。

看向我的目光中,杀机更浓。

其他青年,对他也只不过是解释几声,但至少没人敢当场,驳了他的面子。

但我,却是三番五次的,让他当众出丑。

“小子,你这是在挑战我的耐心,你今天死定了,谁来也救不了你了!”

聂黑长出一口气,对我阴冷的威胁道。

旋即,二话不说,再一次的运转起功法。

早已汇聚手中的巨大灵气团,毫不犹豫的朝我砸了过来。

原本,我只是想让他们父子滚开我面前而已,但这一刻,他们让我,也动起了杀机。

不过,我的表面依然平静从容,看不出丝毫的畏惧。

这让周围不少人,都是一阵疑惑。

想不通,我的底气,究竟来自哪里。

“小子,现在被吓傻了吧,哈哈哈……”

但是,聂启军那白痴,倒是没看出什么异常,反而感觉我是被他父亲震慑住了,当场狂笑起来。

“住手!”

方子怡面色大变,迅速的冲过来阻挡。

但是她的实力,比起化神中期巅峰的聂黑,还要差很远。

速度上,自然也是差距很大。

根本来不及冲到我面前,聂黑强势的攻击,就已经出现在我胸膛前。

周围不少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毕竟,这强势的一击,完全就是致命的一击,一般强者,根本无法抵挡。

轰哧!

伴随一阵剧烈的轰响声,整个大厅一阵晃动。

在这同时,一道身影,直接倒飞了出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