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我被蝼蚁挑衅

听闻我的话,方子怡美眸中,闪过一抹失落。

但,仍然点了点头。

而那背后被看门弟子,称呼聂公子的青年,也是紧跟其后,神色十分难看。

“子怡,他是谁?”

青年跟上来,突然叫道一声。

语气中,满是不悦。

“聂启军这是谁,似乎和你没关系吧?”

方子怡听到青年的声音后,很是无奈,停下脚步,深呼一口气后,转过头说出这番话。

聂启军的脸色顿时阴沉无比,眼中满是愤怒。

更多的愤怒,还是对于我。

“你是我的未婚妻,你现在正大光明的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你还问我,和我有什么关系?”

聂启军险些一头栽倒,双拳不由的紧握起来,对方子怡带着怒气冷漠质问道。

方子怡顿时冷笑了起来。

“你不也经常,正大光明的在外面,和其他女人搂搂抱抱吗?”

“我方子怡,又何尝不能,和我的朋友搂搂抱抱呢?”

“而且,我可没承认过自己是你的未婚妻,那是你爷爷和我爷爷订的而已,你最好是死了这条心吧!”

“我这辈子,就算是一个人孤独终老,也不可能嫁给你的!”

方子怡的每一句话,都让聂启军听着,嘴角一阵的抽搐。

最终,他还是厚着脸皮,解释起来。

“子怡,那些女人……你……你要听我解释,她们都是因为,看上了我家背后的势力,才跑来追求我的!”

“我的心里只有你,那些庸脂俗粉的女人,我怎么可能看得上!”

“而且对于那些女人的追求,我每一次都是拒绝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但你现在这么做,就是对不起我了!”

听着这家伙,厚颜无耻的解释,我都忍不住,脸上浮出了一抹笑意。

“我怎么看着,像是每一次都是,某些人在主动,追求那些庸脂俗粉的女人啊!现在,竟然有脸说自己是拒绝的!”

方子怡顿时间,也是愤怒的一阵哭笑不得。

说完,方子怡不在理会,直接转身和我朝云家大厅里面走去。

那聂启军,可能是因为,忌惮云家的势力,所以即使十分愤怒,最终也没敢在继续阻拦。

毕竟,要是在纠缠下去,云家强者来了,他可没资格去面对。

到了大厅里面后,已经人山人海。

在场,基本都是些,实力和云家不相上下的势力。

认识我张泽这个身份的,倒是没几个。

但认识方子怡的,显然很多了。

看到我们两人一起出现,不少人目光,纷纷看来。

这让我,感到十分不舒服。

“没什么事儿的话,你就自己找个地方去坐着吧!”

我淡淡的说道一声。

负手朝角落处,没人座的地方走去。

参加这种酒会的,几乎都和世俗是一个套路,为的就是和其他家族后辈之间,搞好关系。

所以,那些青年少女们,都喜欢在人多热闹的地方凑合显摆自己。

而角落的位置,很自然的就被留了下来。

方子怡因为我的冷漠,以及也清楚,她跟在我身边,会给我带来更多的麻烦。

毕竟,之前拿我当一次挡箭牌,她就已经很自责了,便没有好意思在跟着我过来。

但是,聂启军那家伙,却是因为刚才在外面的事儿,对我耿耿于怀。

竟是没去和其他人凑热闹,随意的和一些,认识他和他打招呼的青年少女们,随意的摆摆手。

便直接来到我身边的椅子,直接坐下。

一脸轻蔑的看向我。

“这位师兄,不知怎么称呼你呢?你是哪个宗门的?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因为对我的身份,不是很清楚。

所以聂启军,也不敢直接对我有什么太过分的举动,只好试探的问道我一声。

“张泽!没有宗门!”

我闭着双眼眼神,口中平静的说出几个字。

“没?没有宗门?”

聂启军顿时一愣,显得十分茫然。

毕竟,这云家可不是什么,没有身份的散修,所能随便进入的。

尤其是,之前他在后面,远远的也是看到,云家看门弟子,对我的恭敬。

此刻,听我这么说,显然不相信。

我也懒得在理会,继续闭着眼睛养神。

这让聂启军,十分的尴尬。

他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对于我的身份,在心中暗暗的做了一番思量。

“你到底是哪个宗门的?还有,你和方子怡那贱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为何现在,她又不和你坐在一起?”

“你若是,只是被拉来当挡箭牌的,那最好就别再给我多管闲事,否则我一定要你后悔的!”

最终,那家伙将我,还是当做了一名普通散修。

毕竟,我穿着相比于,在场其他人,要显得寒颤太多,而且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这里。

和其他大宗门后辈弟子,完全不一样。

并且,面对他只是闭着眼睛,在他看来,这完全就是怂了,是没有胆量面对他。

所以顿时间,他态度嚣张到了极点,对我一阵阴冷的威胁。

就差没有,走过来伸手在我脑袋上,狠狠的指几下了。

“你放完了?”

陡然间,我睁开了浮起猩红的双眼,冷漠的看向聂启军。

“放完了!”

聂启军想都没想,便顺口回答一声。

但紧接着,他面色大变,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我给侮辱捉弄了。

“小子,你这是在挑战我的……”

他顿时怒火滔天,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副要对我动手的模样。

“既然放完了,那就给我滚!”

我冷漠的打断聂启军的话,眼中寒芒四射。

聂启军还想在说什么,但是和我的目光对上,他瞬间有种,被死神盯上的感觉。

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大汗淋漓,眼中对我的愤怒,也是立马成为了,浓浓的畏惧。

张开嘴巴,那些挑衅的嚣张言语,却是再也说不出来。

他喉咙干涩的蠕动一番。

最终,才勉强挤出几个字:“小子,等着瞧!”

说完几个字,他伸手擦了把眼角的汗珠,立即转身离开。

在这里多待一秒,他都感觉自己要喘不上气了。

我如今可是连,化神后期强者,都能驯服的。

他聂启军,只不过一宗门后辈弟子而已,实力连元婴期境界都达不到。

怎么可能,承受得住,我所释放的威压呢。

远处一些,原本想过来,和聂启军打招呼的青年们。

远远的看着这边一幕,也是纷纷赶到震惊。

他们虽然没看清,我是如何让聂启军滚开的。

但知道,聂启军和我之间,发生了矛盾,而且聂启军,最终被一句话都不敢说,就被吓得离开了。

对于我的身份,那些青年顿时间,也是一阵的猜测。

看着这一幕的方子怡,深深的叹了口气,感到十分无奈。

她远远的看向我,眼中对我露出一抹,浓浓的歉意。

但我倒是根本不在意,所以连看都没去看方子怡一眼。

毕竟,毕竟我今天帮她这点小忙,她当初救我那一次,可要比我这一次,冒险多了。

那可是,有生命危险的。

而这聂启军,给我带来的麻烦,只不过是让人看着心烦而已。

在我面前,根本翻不起什么大风大浪来。

只要他敢继续挑衅我,我不介意将他背后的宗门,一起揪出来解决掉。

我一个人,倒是乐得清闲。

不时的,有极个别少数存在的青年少女,端着灵酒来到我这边。

本想和我打招呼,但是看着我一副,睡着了一样的模样。

只好默默的离开。

但是,清净了没多久,那聂启军,却是再一次的来到了我这边。

不过这一次,他可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身边,一同跟着来了一大群青少年男女。

其中,大部分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只有聂启军,和那么三五个青年,脸上带着嚣张的挑衅气焰。

“小子,你要是识相的话,就立马离开这里,我也就不再为难你了!”

“不然的话,待在这里,我看到你,心里实在是膈应得慌!”

“对于我看着不爽的人,每一次我都会让他变成一个废物,然后从我面前消失!”

聂启军再一次的坐下,对我威胁起来。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威胁,在我看来,完全就是跳梁小丑在表演。

“小子,聂大公子都说话了,还不快滚!”

“你这是,在逼着我们对你动手吗?”

“这里可是云家,我们的父亲,和云门主关系都相当友好,你要是在这里惹到我们不开心,后果会十分严重!”

……

聂启军身边几个同伴,也同样的开始对我挑衅。

这让我感到相当不悦,要是个能与我一战的强者,如此挑衅,我倒是很乐意。

但是,我对眼前这些无知的家伙,进行秒杀,都会觉得,是糟蹋了自己的灵力。

“聂启军,你要是不想死,就特么的立马给我滚,少在这里打扰张泽!”

“不然的话,我保证你会后悔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

“张泽可不是你们这一群,阿猫阿狗的东西,能随便挑衅的!”

就在聂启军一行人,正挑衅我来劲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充满嫉妒的愤怒,在耳边响起。

来人,赫然是那方子怡。

她也没想到,自己会给我,带来如此的大麻烦,不得已之下,只好跑来帮我解围。

她可是十分清楚,我还有个身份,那可是令整个灵界,都感到几分畏惧的,手段残忍恐怖的噬九天。

所以,要是引起我的愤怒,会引发多么严重的后果,她比谁都清楚。

她知道,我目前还不想暴露了噬九天这个身份。

所以实在担心,我会一怒之下,将云家的酒会,又给搞的鸡犬不宁,成为一片腥腥血海。

“子怡,就算你现在不喜欢我,但我相信,我一定可以用,自己的真诚,来打动你!”

“但是,请你不要,随便找来这种货色,来做挡箭牌,这简直就是对我的侮辱!”

那聂启军,却是继续侮辱着我,同时还表现着他的身份是多么的高贵。

方子怡听到这番话,白暂的俏脸,都是一片惨白了。

“你给我住嘴!”

她顿时怒吼一声。

一时间,引来了更多人的目光。

“我已经给过你这只苍蝇,离开的机会了!”

这些加过,搞得我都快要成为焦点了,让我心里那叫一个火。

我只好再次睁开眼。

同时,眉心处更是祭出一道细弱牛毛的灵气。

当场划过,射进聂启军的体内。

扑通!

聂启军当场双腿一软,竟是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对我跪在地上。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