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二十章 九十三岁的传奇老人

蒙面人的语气中满是威胁,我毫不怀疑,一旦我拒绝杀了铁牛,今天我的下场肯定比铁牛还要惨。

然而想让我杀了铁牛,这怎么可能?铁牛此时虽然浑身都是刀伤,但他脸上却没有一点畏惧之色,反而满脸都是狰狞,紧咬着牙关说道:“你们要找的人是我,要杀要剐都随你们,但如果你们如果敢动他,我就是死,你们也别想带走我。”

铁牛说完,又看向了我,一脸认真的说道:“张哥,他们要的是活口,让你杀我只是借口,你尽管离去,如果他们真的要杀我,刚才交手中已经杀掉我了,何必等到现在?你走吧!”

跟铁牛认识有一段时间了,平时他看起来都是傻乎乎的样子,我还从未见过铁牛如此的严肃,而他的话也很有道理,如果这些人真的想要铁牛的命,也不会撑到现在了。

我没有开口,蒙面人也没有开口,显然是默认了铁牛的话,他们要的是活口,并不是要铁牛的命。

我的脑海中全都是如果选择,如果我现在离开了,铁牛虽然暂时能活下来,可谁知道会遭遇什么样的事情。

可如果我不离开,就算拼命一搏,肯定还是没办法救铁牛。

我大概估算了下这里距离铁牛家里的距离,大概还有一公里的距离,如果这时候引来铁牛的爷爷,事情肯定就能解决了。

想到这里,我的目光中满是坚定,忽然双手做成了喇叭状,大声吼道:“爷爷,救命!”

这一声几乎爆发了所有的力气,我不知道声音能不能传到铁牛爷爷的耳朵了,但我知道有希望,总比铁牛被带走的好。

我一连爆发大吼了三声,那三个蒙面人才反应过来,领头的蒙面人怒喝道:“你找死!”

顿时其中一个蒙面人直接朝着我这边扑了过来。

我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但我再决定大喊的时候,就已经准备拼了命对付这些人了。

看着冲过来的一个蒙面人,我毫不犹豫,挥动拳头就冲了上去,对方手中拿着一把武士刀,连续不断的向我劈砍了下来,我手中只有一把三十公分左右的匕首,无法近身,只能躲避。

实际上我跟蒙面人的实力相差并不是很大,然而对方的武士刀太长,占了便宜,我手中的匕首只能当做格挡的武器。

噗!胸膛再次被一刀划过,鲜血四溅,被按在地上的铁牛顿时大怒,爆吼了一声,硬生生的挣脱了两个蒙面人。

轰!铁牛挣脱后,抬脚就朝着一个蒙面人的肚子上踹了过去,对方的身体直接被踹飞。

另一人一刀劈砍下来,铁牛用匕首猛的一个格挡,铛的一声,兵器相接冒出了火花。

与此同时,铁牛大吼一声,一拳打在了蒙面人的手腕。

铛!

蒙面人手中的武士刀掉落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铁牛一把将掉落在地上的武士刀捡了起来。

这时候另一个蒙面人已经举起了武士刀朝着铁牛的头部狠狠砍了下来。

铁牛正好背对着他,想要躲闪或者阻挡根本来不及了。

这一刻,我大惊失色,大吼道:“小心!”

就在喊出这一声的时候,我已经疯狂的扑了过去,用自己的后背替铁牛挡下了这一刀。

噗!

一股钻心的痛处在我后背散射而去,铁牛这时候也看到了蒙面人一刀看在了我的后背,顿时双目通红,大吼道:“你们找死!”

有了武士刀在手,铁牛的战斗力飙升,举起武士刀就朝着刚刚砍在我后背的蒙面人劈砍了过去。

铛!铛!铛!

武士刀碰撞在一起,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铁牛像是疯了一般,疯狂的攻击。

另一个蒙面人向我攻击,剩下的最后一个蒙面人也朝着铁牛而去。

有了武士刀在手,铁牛的攻击力暴涨,越战越猛。

而我此时身上重了十几刀,有几处刀伤极重,我能感觉到,自己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有些晕了,顶多再坚持五分钟,恐怕我就再没有一丝反抗之力。

轰!正在激战中的铁牛,终于再也扛不住了,在两个蒙面人的合力之下,忽然被一脚踹飞,铁牛一口血喷了出来。

两个蒙面人同时朝着铁牛扑了过去,手中的武士刀毫不留情的朝着铁牛身上砍了下去。

我想要扑过去,却根本来不及,顿时大吼道:“铁牛!”

眼看两把武士刀就要落在铁牛的身上,我瞪大了眼睛,毫不怀疑,如果这两刀砍下去,铁牛就算不死,也会重伤。

我忽然有些后悔刚才没有离开,并不是想要逃走,而是这里距离铁牛的家里只有一公里左右,如果我跑回去告诉铁牛的爷爷,说不定他爷爷还能救回铁牛,然而现在一切都完了。

噗!噗!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刚刚还在扑向铁牛的两个蒙面人,手中的刀没有落在铁牛的身上,而是身体倒在了铁军的身旁。

当我看到两个蒙面人额头上的血洞时,瞪大了双目。

本来正在跟我交手的蒙面人,看到自己的两个同伴忽然间毙命的时候,反应奇快,立马脱离战斗,转身就跑。

我连忙跑到了铁牛的面前,担忧的问道:“你怎么样了?”

铁牛艰难的摇了摇头,目光看向了正在逃跑的最后一个蒙面人,就在这时候,正在狂奔的蒙面人,忽然身体向前扑倒在了地上,他再次爬起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瘸着一条腿,刚跑几步,又是一道轻微的噗的声音,而他的身体再次倒了下去,这一次,他试图爬起来的时候,却根本爬不起来。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了一道黑色的身影飞奔而过,转眼之间出现在了蒙面人的前面,伸手一把抓住了蒙面人的脖子,声音极其低沉的说道:“是什么人派你们来的?”

突然赶到的人正是铁牛的爷爷,那个九十三岁的传奇老人,我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之前在铁牛的家里,铁牛的爷爷随手丢过去一颗瓶盖大小的石子,石子就嵌入了树干上。

刚才那两个蒙面人的额头上出现的血洞,显然是这个传奇的老人做的,刚才最后一个逃跑的蒙面人,双腿上已经被鲜血染红,显然也是被铁牛的爷爷所伤。

我和铁牛相互搀扶着走到了铁牛的爷爷面前,他一手紧紧的抓在蒙面人的脖子上,随手将一颗拇指指尖大小的黑色药丸塞进了蒙面人的嘴里,旋即用力一掐嘴角,药丸被蒙面人吞了下去。

蒙面人脸上的黑色蒙面也被拿了下来,只见一张十分陌生的容貌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此时他脸上满是狰狞,似乎十分痛苦的样子,铁牛的爷爷直接松手,蒙面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很快他就躺在地上嘶吼了起来,十分痛苦的样子,咬牙说道:“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铁牛的爷爷冷漠无比的说道:“告诉我,你是谁安排过来的,别想着自杀,我已经麻痹了你的空腔,就算你想要咬舌自尽,也没有机会,你会慢慢的感觉到浑身像是有万千蚂蚁撕咬,这只是开始,再有五分钟,你会感觉无数的食人蚁在啃食你的骨头,你想昏迷过去,都做不到,相信我,你会生不如死。”

仅仅是听了铁牛的爷爷这些话,我已经感觉浑身都有种爬满了蚂蚁的感觉,更别说是承受者蒙面人了。

铁牛的爷爷说完,随手丢了过来一个白色的瓷瓶,对铁牛说道:“你们先将这些药涂在伤口处。”

铁牛连忙照做,先是给我致命的几道伤痕上涂抹了一些药粉,药粉刚撒在我的伤口处,我就感觉刚刚还是十分痛苦的伤口,这时候已经没有知觉了,而且鲜血也止住了,内心更是震撼,就是铁牛爷爷的这些医术,如果真的拿出去了,那也是一个宗师级别的人物吧?

铁牛给我的伤口撒了药粉之后,我又给他的伤口处撒了药粉,两人的伤口鲜血都止住了,这条命总算是保住了。

这时候最后被铁牛爷爷留下活口的蒙面人,真的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满地翻滚,他就连死都做不到,痛苦的嘶吼了起来。

“如果我告诉了你,你能放过我吗?”蒙面人断断续续的咬着牙齿说道。

铁牛的爷爷冷酷无比:“在你对铁牛动手的时候开始,就已经给你判了死刑,你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我给你一个痛快。”

“老东西,你不得好死,你有本事杀了我啊!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告诉你想要知道的,啊……啊……啊……”蒙面人试图激怒铁牛的爷爷,然而他自己又痛不欲生了起来,喉咙深处发出一道野兽般的嘶吼声。

铁牛的爷爷像是没有听见一般,而是转身看向了铁牛,铁牛憨厚的一笑,说:“爷爷,我没事,你放心好了。”

铁牛的爷爷没说话,那双鹰鹫般的眸子,忽然看向了我,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嘶哑着嗓音说道:“我让你滚,你不滚,现在反而暴露了我们的行踪,你,同样是死罪!”

铁牛的爷爷话音刚落,铁牛立马挡在了我的面前,着急的大声说道:“爷爷,跟张哥没有关系。”

然而他的话并没有任何的用,铁牛的爷爷一瞬间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随手一拨,铁牛的身体被推到了一旁,他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力道越来越大。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