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一十九章 杀了铁牛,放你生路

然而在铁牛提醒我的时候,已经晚了,金钱豹已经向我扑了过来,我大惊失色,反应也是奇快,瞬间做出躲闪的姿势。

幸运的是我刚躲闪过去,金钱豹就擦着我的身体扑了过去,我心中也是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前段时间才刚刚在狼爪之下逃命,今天又遇上了金钱豹,我这是跟凶兽有缘分?

不过今天有铁牛在,虽然还没有见过他动手,但他的爷爷都能那么强大,铁牛肯定也不会弱。

果然如此,就在我刚躲开金钱豹,金钱豹落地后前面正好是铁牛,它一下子又朝着铁牛扑了过去。

不管铁牛是不是很强,但这时候我肯定不能看着,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棍子,就朝着铁牛那边冲了过去。

铁牛出来的时候,随手带着一把匕首,看到金钱豹扑向自己,他的双目通红,就像他才是凶兽,而金钱豹是猎物一般。

噗!

一道血光闪过,金钱豹刚扑过去就被铁牛一刀插在了金钱豹的脖子上,金钱豹倒在地上满地翻滚,没一会儿,身体彻底不动了。

即便我已经想到了铁牛的实力肯定很强,但此时也被他精准而又利落的刀法惊讶到了,仅仅是一刀,金钱豹就毙命了。

杀了金钱豹之后,铁牛刚才脸上的那股凶狠的劲没有了,朝着我憨笑了下,问:“张哥,你没事吧?”

我看了眼已经毙命的金钱豹,苦笑着摇了摇头:“有你在,我看就算是遇上了狼群,它们也不是你的对手。”

铁牛嘿嘿一笑,摇了摇头:“张哥,俺可没有那个能耐,如果只是一头狼,俺有一百种办法杀死它,可是遇到狼群,别说是俺,就是爷爷,也会先想办法逃,除非逃不掉了,才会考虑死拼。”

我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遇到一个铁牛的爷爷,已经让我感觉很意外了,现在才发现铁牛也是一个变态,内心只有苦涩。

以前在米方市的时候,本以为钟叔教自己的一身本领,已经很强大了,现在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真理。

铁牛将匕首从金钱豹的身上拔了出来,跑过去一看,惊喜的叫道:“张哥,这颗人参,绝对有百年了,我估计有一百二十年。”

听见铁牛惊喜的叫声,我才回过神,连忙跑了过去,就看到铁牛已经开始小心翼翼的挖人参了,他的动作十分的轻柔小心,就是每一根根须,铁牛都是极其的小心翼翼。

就是这么一颗人参,铁牛硬是耗费了二十多分钟的样子,才将整颗人参,连同根须都没有损坏,完整的挖了出来。

整个过程,我都没有出声去打扰铁牛,铁牛就像是一个艺术家,将人参完整的挖了出来之后,有小心翼翼的处理人参上面的泥土,每一下都十分的小心翼翼。

就是这样一个铁血柔情的神奇男人,让我十分惊讶,与此同时,对铁牛的爷爷,更加好奇了起来,铁牛告诉我说爷爷已经九十三岁了,这么大的年纪,哪里那么大的力气?

“张哥,最后一株百年人参拿到手了,我们是时候离开了。”铁牛叫了我一声,我才回过神。

铁牛背着一个竹篮子,我跟随着他一起原路返回,这几天在外面,完全就是铁牛在照顾我,饿了,铁牛去抓野兔,渴了,有水喝水,没水了找野果。

铁牛对这里似乎十分的熟悉,别人抓野兔都是靠寻找的,他就像是知道哪里有野兔,直接带着我去野兔的洞口。

“什么人?”正在前面行走的铁牛,忽然间皱眉喝叱了一声。

铁牛停下了脚步,目露凶光,朝着我们左侧的位置看了过去。

我心中暗惊,被人跟踪了?为何我连一点风吹草动的感觉都没有,铁牛就发现有人跟踪我们了?

铁牛将随身携带的一把匕首递给了我,我刚要拒绝,就看到他又变戏法似的,不知道从哪里又拿出来了一把匕首。

这时候,呼啦三个蒙面黑衣人从刚才铁牛呵斥的方向走了出来,看到这几人的装扮,我的眉头不由的紧皱了起来。

我只想到了在南山之上会遇到野兽,却没想到会遇到人,看这三人的装扮,这是不愿暴露身份?

“你们是什么人?”铁牛冷喝道。

然而这三个蒙面黑衣人却根本没有回应铁牛,几人不约而同的朝着我们的方向冲了过来。

铁牛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冷漠的眼神让我有些陌生,将装着药材的竹篮丢给了我,只听他说了句:“你先拿着药材回去,这些人我解决。”

说话间,铁牛已经冲了过去,他虽然让我先拿着药材回去,可是我哪里敢一个人先回去?如果真的回去了,万一铁牛有个三长两短,他爷爷还不吃了我。

看着铁牛都冲了过去,此时我也将竹篮丢在了一旁,抓着手中的匕首就朝着几个黑衣人冲了过去。

这时候铁牛已经跟黑衣人交手了起来,三个黑衣人,每个人的手中都握着一把武士刀,此时朝着铁牛疯狂的挥动。

铁牛的背后就像是都长了眼睛一般,刚有一个黑衣人一刀朝着他的后背劈了过去,铁牛猛地一脚踹飞前面的一个黑衣人,手中的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轨迹,砰,匕首和武士刀碰撞在一起,顿时溅起了一阵火花。

又一个黑衣人已经举起了武士刀,朝着铁牛的肩头劈砍了下去,这时候铁牛正和另一个黑衣人兵器相接,根本没办法躲闪。

看到这一幕,我顿时大惊失色,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大吼了一声,就朝着举刀的黑衣人扑了过去。

噗!

即便我已经非常的努力了,然而还是没有办法阻挡对方的武士刀,我的匕首刚挡在半空,就被对方用武士刀直接压了下来,武士刀砍入了我的肩膀,一股刺心的痛楚在我肩膀处像四周散射而去。

我咬着牙,努力的用匕首来抵挡武士刀,虽然我的肩膀受了伤,但却保护了铁牛。

铁牛看到我受伤,顿时大怒,嘶吼了一声:“滚开!”

这声咆哮之下,铁牛一脚踹开了正跟自己武器相接的黑衣蒙面人,转身就是一刀朝着我对面的蒙面人划了过去。

蒙面人连忙拿开武士刀,我瞬间感觉压力大减,而对方被铁牛追着就是一顿猛攻。

虽然我只是用匕首接了其中一个蒙面人的一刀,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刀,却让我内心大骇,对方的力量太强大,我根本没办法应对。

铁牛也不恋战,击退那个蒙面人之后,就连忙来到了我的身边,我和铁牛背靠着背,他有些不悦的说道:“俺让你先走,你怎么不走?”

我苦涩的笑了下:“铁牛,你本就是为了帮我采药才进山的,现在遇到了危险,我怎么可能丢下你独自逃跑?”

铁牛也不再说话,有些无奈,目光死死的盯着围着我们的三个蒙面人,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杀我们?”

这时候其中一个蒙面人目露凶光,看向我,十分低沉的声音说道:“小子,我们要杀的人是铁牛,跟你没关系,你现在就滚蛋,否则我们连你一起杀了。”

这三个蒙面人果然是冲着铁牛来的,只是让我疑惑的是据我了解,铁牛都没有离开过南山,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几个人,这几个人为何要杀他?

难道说是铁牛爷爷的仇人?他们已经知道了铁牛和他爷爷在南山?

想到这种可能,我心中骇然,铁牛这时候又对我说道:“张哥,既然他们让你先走,那么你就先走,俺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好了。”

即便我已经知道了这三个蒙面人的实力高强,可我从没有丢下伙伴的习惯。

我的嘴角微微上扬,直接撕下了自己的衬衫,将自己受伤的肩膀简单的绑了起来,爽朗的大笑一声:“铁牛,我这条命都是你捡回来的,就算是为了你而丢,又何妨?”

这一刻,我豪情万丈,目露凶光,直接喝道:“想要我兄弟的命,先踏过我的尸体。”

说话间,我已经朝着前面的蒙面人冲了过去,看到我竟然动手,蒙面人嘶哑道:“你找死!”

就在我动的一瞬间,铁牛也只能硬着头皮冲了过去,战斗瞬间打响。

或许是知道我实力不济,只有一个蒙面人向我扑了过来,剩下的两个蒙面人跟铁牛交战了起来。

蒙面人扑向我之后,举起武士刀就是一顿猛劈,我手中只有一把短匕,吃了很大的亏,对方一连好几个猛劈,我的手臂都在发麻,虎口震破,鲜血都渗了出来。

然而我依旧在死死的硬撑,我没有指望自己能赢,我只是希望自己能够阻挡一会儿,如果铁牛能干掉一个蒙面人,或许还能腾出手来帮我。

短短数十秒,我的身上被蒙面人划了好几道伤口,而我却没有碰到对方一下。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道嘶哑的声音响起:“住手!”

听到他的声音,正准备跟我继续拼杀的蒙面人停止了攻击,立刻回到了其他两个蒙面人那边。

我回过头,就看到铁牛已经倒在了地上,浑身都是刀伤,此时被一个蒙面人死死的按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我双目通红,大吼道:“放开铁牛!”

我根本就没有想到铁牛会败,看到他浑身鲜血的样子,我浑身都在颤抖。

一个蒙面人我都没办法应对,更别说是三个蒙面人了。

听见我的话,铁牛咬牙说道:“张哥,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快跑!”

我红着双目,死死的盯着那几个蒙面人,右手紧紧的抓着匕首,想要救铁牛,却根本不是对手。

“现在想要逃命,迟了!”其中一个蒙面人冷哼道,声音极其的嘶哑,听起来十分的不舒服。

我冷冷的看着对方,咬牙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兄弟?”

“哼!”蒙面人冷哼道:“小子,刚才给了你逃命的机会,你不珍惜,现在再给你一个机会,杀了铁牛,我们放你一条生路。”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