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董丰被废

“滚!”

董丰怒吼一声,竟然也开始施展起他最强一击。

整个聚贤庄的灵气,纷纷朝他疯狂汇聚。

大厅内,一片絮乱的气浪。

一些势力较弱的,脸色惨白,嘴角渗着血丝。

他们,根本无法承受化神中期董丰,在愤怒之下的强势威压。

吼……

但是,灵犬根本不给他完全运转起功法的机会,便再一次扑了上去。

即使有很多聚贤庄的强者,在第一时间冲上前去阻拦,但纷纷被灵犬庞大的身躯,撞飞出去。

嘭!

董丰当场被按倒在地上,手臂直接被被灵犬咬断住,

“畜生,给我死!”

董丰打拳,赫然砸向灵犬的天灵盖。

这一击,对于一名强者来说,都是致命打击,更何况一条灵犬。

但是,眼前的灵犬可不普通。

灵血豹王的抗打能力,非同凡响。

并且,此刻还有我在暗中施展秘术控制。

眼看着巨大的拳头,就要落在灵犬的天灵盖上,灵犬猛然一个闪身躲避开。

紧接着,张开了它的血盆大口。

无尽威压,尽数被吞噬。

甚至是,在灵犬的嘴巴前,形成了一个小的漩涡。

紧接着,强大的吞噬力,将瞬间失神的董丰的那只拳头,也是吸入那张,布满獠牙的口中。

这一刻,董丰更加懵逼,他彻底的慌了神。

但是,在他感受到无尽危险袭来,想要再躲避的时候,显然已经晚了。

咔嚓!

随着一声,骨骼断裂的清脆声音。

只见灵犬口中,迸射出一丝丝的血液。

董丰下意识的收回手臂的动作过后,他的确是收回了胳膊。

但是,赫然只剩下,一条没有手掌的手臂,在不断喷着着鲜血。

一只手掌,竟然是被灵犬,直接吞尽了肚子。

对于一名强者来说,失去了双臂,便代表着生命已经丧失了大半。

因为没有手臂,还没有帮手及时救助,必然会被对手,当场解决掉。

“啊……你这畜生,我的手……”

董丰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声音响彻整个聚贤庄。

而其他人,则纷纷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和此刻的董丰一样,做梦都可能没想到。

董丰竟然会在聚贤庄,落入如此悲剧的下场。

竟是,被他自己喜爱的灵犬,当着众人的面,给咬断了一只手臂。

并且,是相当残忍的直接吃了。

这完全是,不给董丰一点活路啊。

要是,仅仅只是咬下来。

凭借聚贤庄的本事,还是可以用秘术,在重新接回去的。

但现在,这种可能显然是没有了。

周围其他强者,也是纷纷脸色惨白,没人再敢轻易的招惹这只,狂暴的灵犬。

毕竟,在他们这些人当中,被咬断手臂的董丰,实力是最强悍的。

而这灵犬,偏偏又突然间十分逆天,灵剑也无法伤害,强势攻击也无法伤害。

他们作为聚贤庄的一些下人,还哪有勇气,敢去冒着自己手臂被咬的风险招惹灵犬呢。

很快,在没人帮助董丰的情况下。

少了一条腿和一条手臂的他,另外一条手臂和腿,也是纷纷被灵犬咬断。

董丰摊到在地上,彻底的绝望了。

看着疯狂撕咬他的灵犬,他感觉在做梦似得。

连反抗的心思,都不再有。

毕竟,不反抗只是被直接死咬掉,还算是痛快。

而他一旦挣扎,便会被不断折磨,让他更加的痛不欲生。

紧接着,灵犬朝董丰的脖子咬去。

那家伙这才再一次的挣扎起来,他面露恐惧,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可是最终,虚弱到极点的他,仍然被咬到了脖子。

只不过,刚被咬出一个血洞后。

附体灵犬的灵血豹王,也无法再继续支撑,周围一群强者的狂暴攻击。

灵血豹王的意念分身,顿时消散。

灵犬,也是原形毕露。

一时间,张开口吐着舌头,有些疲惫的大喘着气。

而我所要达到的效果,也是如此。

给在我面前装叉的董丰,一个惨重的教训。

同时,也不暴露了我。

毕竟,自始至终,我在众人面前,可是没有过任何举动。

而一旁,一直沉默着观看的七宝殿强者七爷,却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难道,这家伙看出了什么?”

我心中顿时暗暗道。

不过,那七爷也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其他举动。

我也懒得去在意。

毕竟,我今天来这里,可是和他有很大关系。

因为,他专门前来要拍卖的东西,偏偏也是我所需要的。

只要他敢在我面前跳腾,我不介意,让他落个董丰的下场。

“怎么回事儿?谁敢动我聚贤庄董长老!”

就在这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黑色的身影直接从门外,鬼魅般飞了进来。

显然,是聚贤庄其他强者,敢来支援了。

我微微皱眉,旋即最后一次,对那条灵犬,运去一丝灵气。

灵犬顿时恢复了精神抖擞,转过头,迅速的朝拍卖厅门外冲出去。

我没有办法一只保护它,不然必定会被一些有人发现。

而聚贤庄的其他强者知道事情真相后,肯定会立即斩杀他。

董丰没那个实力,不代表聚贤庄其他强者也没那实力。

所以,我必须让它自己逃离。

那冲来的强者,显然是没有想到,将董丰折磨成非人一般模样的。

会是董丰,亲手驯养的灵犬,所以对于灵犬的离开,他连看都没看一眼。

直到灵犬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后,强者落地。

将董丰立马搀扶,在他的一些穴位上,迅速的点入灵气。

紧接着,又给董丰服下一枚,灵气充裕的灵丹。

片刻后,董丰的气息,这才微微缓和了一些。

但是,因为喉咙被咬破,依然不能够说出话。

就连眼神,都虚弱的根本无法去指认我。

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救助他的强者。

这名强者,实力已经达到化神中期的巅峰状态。

估计,是这聚贤庄门主之下的强者了。

他浑身都释放着,强大的威压。

阴冷的目光,一扫在场众人。

似乎是在告诉众人,不管是谁伤害了他们董长老,一旦让他知道,后果十分严重的样子。

旋即,质问道身边几名聚贤庄强者:“到底怎么回事儿?”

“回二长老的话,我们……我们也不太清楚!”

“我们来的时候,就看到董长老驯养的那条灵犬发疯了,董长老也不让我们帮忙!”

“再后来……再后来,董长老就……就被那条灵犬给咬伤了,我们再去帮助的时候,发现竟然也无法对付那灵犬!”

一名强者,在聚贤庄二长老的威压下,立马解释起来。

但是因为他们来的晚,对于这里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

唯独知道怎么回事儿的董丰,以及和他第一个出现的强者,都无法说话解释。

“什么?你特么说什么?竟然是被那畜生咬伤的?这特么怎么可能?”

“我们明明施展秘术,彻底驯服了那条畜生的,它根本不可能失控!”

二长老听闻后,满脸震惊。

质问一番后,想到自己来的时候,竟然放过了灵犬。

顿时间,满满的自责。

“那畜生跑哪去了?快给我去追?要是找不到,你们就全部提着脑袋来见我!”

聚贤庄二长老,对几名强者咆哮一声。

几人闻言,脸色惨白。

在之前,他们就不敢对那灵犬动手了,现在尤其是眼睁睁的看着,董丰被咬成这副模样。

现在让他们去找回灵犬,简直比杀了他们让他们还要为难。

但最终,也没人敢说什么,只得点这头离开。

“唐门主,你也在场,你知道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吗?”

那群强者离开后,二长老又问道唐青山。

“唉……这事儿,也怪我不好!”

唐青山顿时一脸自责的摇头叹气,搞得那二长老有些懵逼。

问道:“此话怎讲?”

对于唐青山,这二长老还算是尊敬,没有董丰那般的高傲。

“唉……是那臭小子在聚贤庄搞事儿,被我教训了一番!”

唐青山顿时看向,站在门口,早就被吓傻的那个,之前得罪我的嚣张青年。

旋即,故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对二长老继续解释道。

“正好董长老过来,就要为我出气,说是准备让他的灵犬,咬下这小子的手臂。”

“结果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那灵犬就突然发疯的对付董长老!”

“我和你们聚贤庄强者最后一期出手,也是没能阻挡住那畜生。”

唐青云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故意声音很小。

所以,其他强者听得也不算太清楚,隐隐约约的听到后。

下意识的就以为,唐青山所说的小子,是我。

却不知道,是另有其人。

“是啊,都是那小子惹的祸!”

……

不少人,立马附和唐青山议论。

二长老也是,很自然的以为,那些人和唐青山所指的是嚣张青年。

顿时间,浑身释放出强烈杀机,看向那嚣张青年。

嚣张青年顿时傻眼,他是没想到,他竟然会被指出来。

早知道董丰会成这幅模样,说什么,他之前都要早早的离开啊。

现在好了,直接被躺枪了。

但是,二长老的威压又太过强悍,他想解释,都无法说出来。

就在这时,二长老怀里搀扶的董丰。

听闻唐青山这番话后,原本不能动弹的他,都是拼命的挣扎了一番。

瞳孔瞪大。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