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以腿换腿

铁牛的爷爷说话间,忽然一股强大到我根本无以抵抗的力量施加在了我的脖子上,我的呼吸顿时都被扼制,一点空气都无法呼吸。

我的双目瞪的大大的,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努力的想要让自己平静,但是死亡的降临却让我无法镇定。

本以为自己不怕死,可到了死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不甘心。

我才刚刚大学毕业,正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候,我还要创造自己的事业,然而一切都还没有开始,我就要把命丢在这里了。

我毫不怀疑,只要铁牛的爷爷再加大一点力道,就会扭断我的脖子。

铁牛这一刻也急了,扑通一下子跪在了老人的面前,哀求道:“爷爷,求你放过张哥,他也是为了救自己的朋友,如此重情重义的一个人,爷爷怎么能杀了他?”

老人只是用那道恰到好处的力道捏着我的脖子,目光炯炯的盯着我,好一会儿,我感觉自己的呼吸就要彻底的停止了,老人抓着我脖子的力道忽然弱了几分,再次呼吸到了空气,我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尽可能大口的呼吸。

然而老人的那支手已经紧紧地攥在我的脖子上,冷漠无比的说道:“你,现在可还想让我出手治你朋友的双腿?”

看着老人冷酷无情的苍老的脸庞,我强忍着内心的恐惧,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脑海中再次出现了陆一凡的身影,还有陆一菲的声音,每次想起那个温柔而又理解人的精致面容,我心中总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陆一凡正是最美的年纪,然而却是一个双腿瘫痪的女孩,她就是折翼的天使,她温柔,她美丽,她善良,她没有瑕疵,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美好到没有缺点的女孩,却在小时候就双腿瘫痪至今。

又想到了前段时间在米方森林的死里逃生,前几天在林峰的手中死里逃生,我似乎已经是死过好几次的人了,对于死亡,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想到这里,我的嘴角微微上扬,一脸坚定的看着铁牛的爷爷,艰难的开口道:“我还是想让你救出手治疗我朋友的双腿,为此,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爷爷!”铁牛跪在老人的面前,浑身都在颤抖。

铁牛的爷爷并没有直接下死手,冷漠的目光盯着我半晌,才忽然开口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我淡然的一笑:“爷爷,我这条命本就是您救回来的,如果你要,收回去就是,没有谁不怕死,我虽然怕死,但相比我朋友的一双腿,我更害怕她一辈子无法站起来,她才二十五岁,正是花季的年龄,如果就一直瘫痪下去,对她而已,还不如去死,如果我能用自己的死换来她的腿,我愿意。”

这是我发自内心的真心话,原本以为我对陆一凡没有感情,也仅仅是在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名字的时候,有些难受,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为了能治好她的腿,我竟然不惧生死。

铁牛跪在老人的面前,也不敢说话,而老人此时一双冷漠的眼神,在听了我这番话后,微微有些变化,似乎没有一开始那样的冷漠了,然而依旧冷酷无情,忽然手上加大了几分力道,威胁道:“我既然救了你的命,那就不会收了你的命,让我出手治疗你朋友的腿,也不是不可以,用你的腿换她的腿,只要你愿意,我就答应你。”

听了老人的话,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反而十分激动了起来,连忙开口道:“我愿意!”

这几个字刚说出口,我脖子上的力道忽然间消失,铁牛的爷爷直接松手,旋即转身离开。

我有种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感觉,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经历生死。

第一次是我和李杰被黄德海的人劫持到废弃工厂,黄德海的人准备对李杰下死手的时候,有人开枪杀了对李杰下手的人,也算是差点死掉,但因为那时候要先死的人是李杰,我并没有感同身受。

第二次也是那一次,我和李杰逃出去后,分开逃跑,我被狼盯上,与狼搏斗,虽然危险重重,但那时候我至少还有反抗之力,最后杀了狼活了下来。

第三次是我回到学校参加毕业晚会,回去的路上被林峰盯上,带了十一个保镖去要我的命,被我一个人打废八个人,两个人跑了,最后一人跟着林峰一起逃走,我同样有还手之力。

然而这一次,我被铁牛的爷爷抓住脖子的时候,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在他用力的时候,我几乎要窒息了,如果老人再多持续一分钟,或许我现在已经变成了尸体。

现在铁牛的爷爷忽然放过了我,这种感觉真的太让人难忘。

我的双目微微有些发红,并不是因为我活了下来,而是铁牛的爷爷答应了出手,陆一凡瘫痪十多年的双腿,终于可以站起来了。

对于铁牛的爷爷,我现在也来越觉得他是一个非常牛逼的人物了,能把只剩下一口气的我救活,能把一颗瓶盖大小的石子在十米外丢过来嵌入树干,就已经表明了他的厉害。

铁牛连忙走了过来,把我从地上扶了起来,有些着急的说道:“张哥,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看了眼满脸着急的傻大个,心中暖暖的,在外面遭遇了那么多,早已经清楚了外界的尔虞我诈,能遇到铁牛这样单纯的人,还真是第一次见,我能感觉到他眼中的真诚,就凭刚才他能跪下来帮我求饶,我已经打心眼里拿他当兄弟了。

“铁牛,谢谢你!”我一脸真诚的说道。

铁牛见我真的没事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听见我道谢,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说:“张哥,跟我没关系,是你的真诚打动了爷爷,能让爷爷答应出手,你那个朋友一定可以重新站起来。”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想到陆一凡可以站起来了,心中的激动难以言喻。

铁牛忽然又有些难过了起来,看着他难过的样子,我问道:“铁牛,怎么了?”

铁牛看了眼我的腿,有些不忍心的说道:“既然你让爷爷出手帮你治疗你朋友的腿,可是等到你朋友的双腿治好的时候,爷爷一定会废了你的双腿。”

我笑了笑:“没关系,这本来就是我自己愿意的。”

接下来的几天,铁牛的爷爷像是忽然消失了一般,我问铁牛,他只是告诉我说爷爷去了山上采药,还说很正常,一般情况,他爷爷去山上都是好几天。

就在铁牛的爷爷离开了三天时间,他终于回来了,再次回来的时候,又是采了许多药材。

铁牛的爷爷放下药材之后,目光忽然看向了我,开口道:“这几天我一直在搜集治疗你朋友双腿的药,听你说,她是在十岁的时候,因为除了车祸,双腿瘫痪至今?”

我连忙点头,铁牛的爷爷旋即开口道:“治疗所需要的药材基本上够了,但是还缺少几味药材,这几天我需要研磨一些药材,没时间去采药,你跟铁牛上山一趟,剩下的几味药材,你们去找。”

我连忙答应了下来,当天中午吃过午饭,我和铁牛就上山了。

离开了那个土房子之后,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跟铁牛的爷爷在同一个屋檐下,感觉压力太大。

“铁牛,爷爷今年多大了?”路上的时候,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铁牛嘿嘿一笑,说:“你猜?”

我说:“爷爷看起来并不显老,不过我能感觉到,他应该年纪挺大,七十?”

铁牛摇头:“你再猜!”

“大了小了?”我有些惊讶。

“小了!”

“七十五?”

“不对,还是小了。”

“八十?”

“你就不能大胆点?还是小了。”

“九十?”我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我猜测八十岁,铁牛都说我胆小,猜小了。

铁牛嘿嘿一笑,说:“爷爷今年九十三岁了。”

铁牛的话让我惊讶的无以复加,我怎么也想不到,那个看起来也就六十多岁的老人,竟然已经九十三岁了。

再想到之前我差点被他一把就掐死了,我内心更是震惊。

我在一个九十三岁的老人手中,竟然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人家一把手就能捏死我,这到底是多么恐怖的人物啊?

“铁牛,还缺几种药材了?”一连两天,我一直跟着铁牛在山上寻找铁牛的爷爷给他说的几种药材。

铁牛说:“就剩最后一种药材了,百年人参。”

“铁牛,这地方真有上百年的人参吗?”我有些怀疑,毕竟上百年的人参,可不是说能找到就找到的。

铁牛嘿嘿一笑:“你跟着我就好,既然爷爷说有,那就肯定有,上百年的药材,一般情况下,都在凶兽的附近,你可要小心了。”

我越听越是觉得有些玄乎,不怎么相信,但铁牛也不像是那种说假话的人,只能跟着他一路寻找。

“找到了!”铁牛忽然有些惊喜的叫了出来。

看着他手指向的位置,果然有绿苗,我连忙朝着那边跑了过去。

刚跑出去,铁牛就连忙喊道:“等等!”

然而他刚出声,我已经跑过去了,这时候忽然吼的一道嚎叫声响起,接着就看见一头野兽出现在了那珠苗木前,是一头金钱豹,一下子向我扑了过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