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要死,我成全你

铁牛的爷爷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极其的冷漠,让我感觉我们之间似乎有一道难以僭越的鸿沟。

自从我被铁牛救回来之后,铁牛的爷爷就能为了我这样一个陌生人去上山不回家,连夜去采药,就是这样的一个好心的老人,却让我好几天没见,再次见面的时候就让我离开,语气中分明就是在追赶。

铁牛听了他爷爷的话,连忙说道:“爷爷,能不能让他在呆几天?”

铁牛的爷爷十分冷淡的拒绝道:“不能!”

铁牛也不敢跟自己的爷爷说个不字,低下了头,显然对我十分的不舍。

我虽然有些惊讶铁牛爷爷的冷漠,但心中对他还是充满了敬意,既然他让我离开,那我当然会选择离开。

拍了拍有些失落的铁牛的肩膀,微微一笑:“铁牛,爷爷说的没错,我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确实该离开了,毕竟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等有机会你来米方市了,可以去找我,我给你留个手机号码,出去了可以联系我。”

这段时间我跟铁牛讲了许多外面的世界,他虽然从没有离开过这里,但对我说的外面的世界还是非常的向往。

听了我的话后,铁牛的眼中满是激动,然而很快他就沉默了下来,有些苦涩的笑了笑,说:“我不会离开这里的。”

看着铁牛失落的样子,我忽然十分同情他,长这么大,竟然从来没有跟外面的世界接触过,在他的世界里,就是高山流水,跟他的爷爷过着隐士般的生活。

我看了眼铁牛的爷爷,眼中满是真诚的感激,朝着鞠了一个躬,开口道:“爷爷,您的救命之恩,我张泽永世难忘,当场我倒下去的时候,甚至以为自己不可能再活着了,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竟然还能睁开双眼,再看见这个世界,谢谢您!”

说完,我又再次鞠躬,旋即看了眼铁牛,铁牛也正红着双目看着我,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留下了我的手机号码,旋即转身,顺着山路离去。

然而我刚走出去几步,铁牛的爷爷忽然开口道:“等等!”

我疑惑的回过头,就看到铁牛的爷爷依旧冷漠,看着我说道:“这里的事情,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虽然不知道为何铁牛的爷爷一直跟铁牛在这里呆着,但我也隐隐能猜到一些,或许他们是在躲避什么仇人也说不定,一旦他们被仇人找到了,那就危险了。

想到这种可能,我连忙点头说道:“爷爷放心好了,我张泽顶天立地,绝对不会泄露半点你们的消息。”

铁牛的爷爷点了点头,旋即眼中满是威胁,盯着我冷漠无比的说道:“如果让我知道了是你泄露了我的消息,我会亲手解决了你。”

铁牛的爷爷说着,忽然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小石子,旋即忽然朝着我扔了过来,我顿时大惊失色,有种错觉,一旦我动了,我会死。

砰!石头十分精准的砸在了距离我仅仅一米远的一颗一人粗的树干上,我下意识的朝着石头落在树干上的位置看了过去,就看到刚刚那颗石头,此时已经深深地嵌入了树干。

我瞪大了双目,惊讶的看着这颗整体没入树干的小石头,心中的震惊让我几乎忘记了呼吸。

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铁牛的爷爷,这该有多大的力量,才能将一颗瓶盖大小的石子扔过来嵌入树干啊?

我看了眼铁牛的爷爷,又看了眼身边的树干,这距离估计有个十米吧?十米的距离,能将一颗丢过来的石子镶嵌到树干中,砸中树干本就十分不容易了,但把石子丢过来嵌入树干,这怎么可能?

“爷爷,你别吓唬张哥,他肯定不会泄露这里的。”铁牛脸色大变,连忙开口说道。

铁牛的爷爷只是冷哼一声,旋即转身,朝着屋内走了进去。

铁牛连忙跑了过来,看着我额头上都是汗水的样子,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张哥,我爷爷就是这样,心热外冷,你别介意哈!”

我有些心有余悸,看了眼嵌入树干的石子,开口道:“铁牛,你爷爷一定很厉害吧?”

说起爷爷,他一脸自豪的说道:“那当然,张哥,我跟你说啊,我小时候和爷爷一起上山,有一次晚上遇到了狼群,结果你猜怎么着?”

我下意识的问道:“怎么了?”

铁牛说:“爷爷赤手空拳,打死了三头狼,其中一头就是狼王,从此之后,爷爷上山,再也没有狼敢接近。”

听了铁牛的话,我心中更是惊讶,上次我在米方森林打死了一头狼,但还是用两头磨尖的棍子杀掉的,可铁牛的爷爷竟然赤手空拳,还打死了三头狼,震慑狼群,这是多么牛逼的存在啊?

我心中对铁牛的爷爷更加敬佩了起来,从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遇到这么牛逼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医术通天的老人。

想起我几乎只剩下了一口气,就被救活了,忽然间想起了陆一凡的腿,如果让铁牛的爷爷出马,陆一凡的双腿一定可以治好吧?

想到这里,我忽然十分期待了起来。

“铁牛,我有个双腿瘫痪的朋友,爷爷可以治好吗?”我忽然有些激动了起来,双手抓着铁牛的双臂问道。

听了我的话,铁牛忽然有些犹豫了起来,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张哥,没有爷爷治不好的病,但问题是爷爷不会给你朋友医治的。”

我面如死灰,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却告诉我不治疗,我极其的不甘心,咬牙道:“铁牛,我是你捡回来的,爷爷他都把一口气的我救了回来,为什么我的朋友,他不愿意救?当初你不是说,爷爷从小就教育你,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

“爷爷只救命,不救病,如果你朋友双腿瘫痪危机生命了,爷爷或许会出手,可是如果她只是双腿瘫痪,爷爷不会出手的。”铁牛有些歉意的看着我说道。

我沉默了下来,目光看了眼不远处的土房子,内心十分的纠结,如果没有遇到铁牛的爷爷,也就罢了,现在既然让我遇到了这么厉害的医生,如果我还不能想办法让他出手治疗陆一凡的双腿,我不甘心。

好半晌,我才咬牙说道:“铁牛,我去求爷爷。”

说着,我转身就朝着土房子而去,铁牛顿时大惊失色,连忙追上了我,劝说道:“张哥,你别冲动,这是爷爷给自己立下的规矩,不可能出手,如果你激怒了爷爷,爷爷真的会杀了你。”

这时候我的心中只有一个执念,治疗陆一凡双腿的执念,根本就听不进去铁牛说的话,朝着土房子而去。

转眼之间,我来到了土房子,铁牛的爷爷此时正坐在一张凳子上,手中拿着一根长长的烟枪,口中吞吐着烟雾。

见我又回来了,他的眉头一挑,不悦的看向铁牛:“怎么回事?”

我连忙说道:“爷爷,不关铁牛的事,是我有事想求您。”

“滚!”谁知我刚说出要求他的话,他就脸色大变,直接朝我怒喝了一声。

我感觉自己的耳朵都被这一个滚字震的嗡嗡的响,老人的眼神十分的可怕,我忽然想起刚才铁牛跟我说的话,如果我真的激怒了老人,他真的会杀我,难道说铁牛说的都是真的?

然而想到那个单纯而有美丽的女子,我心中总是放不下,咬了咬牙,即便畏惧与老人的威严,我还是想要努力一试。

扑通!

我的双腿重重的跪在了地上,红着双目,盯着老人,一脸认真而又真诚的说道:“爷爷,我求您帮帮我的朋友,只要您能治好她的双腿,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我的话音刚落,忽然感觉一阵凉意袭来,铁牛的爷爷双目微微眯了起来,手中的烟枪也放在了桌子上,盯着我,冷漠的开口说道:“我再给你一个机会,立马给我滚蛋,否则,死!”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四周的空气都被冷意所凝固,浑身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我可以感觉得到,铁牛的爷爷是真的起了杀念,如果我再激怒他,他真的会动手。

铁牛顿时也急了,连忙拉扯着我说道:“张哥,你快起来,赶紧离开,别说了。”

然而我双腿像是插在了土中,任由铁牛拉扯着我,我的身体跪的笔直,眼中满是执着,我怕死,但我这条命本就是铁牛的爷爷救回来的,如果真的被他杀了,也不怨谁。

一想到陆一凡,我就有种强烈的心疼感觉,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她了,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为了她的双腿可以恢复,我就算是死,也不怕。

铁牛的爷爷看向我的目光中寒意更深,就在这时候,他忽然从座椅上起身,然而我刚刚还看到他坐在椅子上,刚站起来,他的身体就像是瞬移般,瞬间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啪!老人的右手像是钢钳一般,死死的抓住了我的脖子,眼中杀意突显,冷漠无比的说道:“既然你要死,那我成全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