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一十六章 古怪的老人

就在我刚昏迷过去,一辆劳斯莱斯停在了我的身边,车门打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青年从车子里走了下来,手中打着一把黑色的伞,走到我的身边,俯身将食指在我鼻孔间放了一会儿,旋即将我的身体扛起,放在了车厢后排。

“老板,人还有一口气。”青年对着副驾驶上的中年人开口说道。

中年人微微点了点头,淡淡的开口说道:“如果他在这点人的手里都撑不下去,那也没资格说是我的传人了,走吧!”

“好的,老板!”青年说着启动了车子,旋即又问道:“老板,人伤的挺重,看样子人被救活的机会不大,带他去医院吗?”

“去南山,除了那个老家伙,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他。”中年人说道。

“您说的是那个老神医?”青年眼中满是惊讶,接着又说道:“可是如果让老神医知道是您带的人,他会救吗?”

中年人一脸平静,思绪像是回到了过去,好一会儿后,才叹了口气,说:“如果他知道是我带去的人,肯定不会医治,不过我有办法,他的孙子每天都会进南山。”

“我懂了!”青年恍然大悟,不再言语。

车子一路行驶而去,然而我对这一切都不清楚。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浑身都缠着纱布,身上隐隐有些痛楚。

周围一阵浓烈的中草药味道,试图起身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没有力气,四肢感觉废了一样,身上的痛苦让我根本就爬不起来。

试了好几次都没能起来,我这才彻底的放弃,躺在病床上,尽可能让自己保持镇定平静。

慢慢的回忆了下,才想起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记得后来耳钉男带着林峰离开了,其他的保镖也都撤退了,然后我就彻底昏迷了过去。

昏迷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概不知,现在竟然醒过来了,那就说明我撑下去了。

想到自己竟然还活着,我的嘴角不由的弯起了一抹弧度,人活着就是本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林峰,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记忆慢慢的清晰之后,我十分冷静了下来,躺在病床上,朝着屋内打量了一番,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十分简陋的屋子里。

我身下竟然是一张石床,躺在石床上面,特别的舒服,本来还感觉浑身都是痛楚,可是躺在石床上面安静了一会儿后,痛楚很快就消失了。

四周的墙壁都是特别古老的土墙,跟我小时候老家住的房子一样,土房子,屋顶是两根粗木横梁,竖着许多小木头椽子,在椽子上面铺着一层芦苇编织的遮席,遮席上面是黄土。

我在米方市生活了思念,对这边的一切都十分的熟悉,在米方市,似乎还没有这样一个地方,有土房子的地方。

屋子外面还有公鸡鸣叫的声音,就在我躺在病床上静坐的时候,忽然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走了进来,看到我醒了,他憨厚的一笑,走了过来,说道:“你终于醒了啊!”

我朝着傻大个微微一笑,问:“是你救了我?”

傻大个嘿嘿一笑,挠了挠头,说:“你是俺在山上捡回来的。”

听了傻大个的话,我微微皱了皱眉,我虽然昏迷了,但我却记得我并不是在山上。

不过这个傻大个看起来十分的憨厚老实,不像是会说谎的人,可是他怎么会在山上捡到我?

捡到?这个词怎么感觉有点怪?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傻大个从外面端着一碗草药味极大的中药走了进来,笑呵呵的说道:“这是俺给你熬得药,已经凉了,你快喝下去。”

我现在可以肯定,这条命就是眼前这个傻大个救的,他既然给我药,肯定不会害我,也没有犹豫,被傻大个扶起来后,我一口气喝掉了一大碗中药。

把碗放在了一旁,傻大个搬了条椅子坐在了我的身边,笑呵呵的说道:“你还真是命大,发现你的时候,你浑身都被雨水浸湿了,浑身滚烫,只有一口气在,不过你运气很好,遇到了我。”

这个傻大个挺有趣的,看起来傻乎乎的,但却很实在。

我笑了笑,问:“是你救的我?”

傻大个嘿嘿一笑:“我爷爷是个神医,是他救了你的命,如果不是遇到了我爷爷,就算把你送到市里最好的医院,他们也救不活你。不过说起来,你还是得谢谢我,毕竟如果不是我把你捡了回来,也就遇不到爷爷了,没有爷爷,也就没人救你了。”

我有些好笑的看着傻大个,点了点头,笑着说:“你说的对,我是该谢谢你。”

“嘿嘿,不用谢,俺爷爷小时候就说过,救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救了你,就是俺的功德。”傻大个笑着说道。

我忽然对傻大个口中的爷爷好奇了起来,傻大个说话听起来有点虚夸,说什么就是把我送到市里的大医院,也没人能救的活我,不过我自己受的伤,我还是很清楚的,如果不是很厉害的医生,还真没办法把我这条命救回来。

“你爷爷呢?既然是他救了我,我理当跟他说声谢谢。”我忽然开口问道。

傻大个笑了笑说:“你先别急,爷爷去山里了给你找药了,估计今天不会回来,等明天他回来了你再当面感谢。”

听了傻大个的话,我心中又是一惊,看来这一次我是真的遇到贵人了,竟然为了我一个陌生的外人,亲自去上山挖药材。

看傻大个跟我应该差不多大,他叫爷爷,那肯定是个六七十岁的老人了,这么大岁数的老人,竟然去山里采药,这一去就是一天不会来。

虽然心中惊讶,也有几分怀疑,但看着傻大个真诚的样子,我又不忍心把自己的质疑问出口。

傻大个对我挺好奇的,一直缠着我问东问西,而我也很耐心的跟他讲外面的事情。

聊了之后,知道了傻大个的名字,他叫铁牛,我本来以为这是他的外号,结果他告诉我自己就姓铁,铁牛就是他的名字。

铁牛今年二十三岁,比我小一岁,浑身都是爆发的肌肉,给我一种感觉,就算是我全盛时期,也不会是铁牛的对手。

据铁牛自己说,他长这么大,竟然没有离开过南山,这倒是让我挺惊讶的,我虽然知道一些贫穷山区确实有那种一辈子不离开山庄的人,可没想到竟然让我遇到了。

“张哥,我看你这一身都是刀伤,你是跟别人打架受的伤吗?是谁伤的你,下手真狠。”铁牛忽然开口问道。

我笑了笑,说:“算是打架吧!”

铁牛听了我的话,挺惊讶的,说:“外面的人打架都这么狠,还是用刀的吗?”

我连忙说道:“你可别把外面想的那么黑暗,我这是得罪了人,被一群人围攻,也是我命大,被你捡回来,要不然现在就真的死在路上了。”

铁牛一脸认真的说道:“要是让我遇到了那些人,你找我,我替你报仇。”

我笑了笑,没说话,这个傻大个对外面的世界一概不知,还是不要让他把外面想的太阴暗了。

也不再说外面的阴暗,而是说了些外面的精彩,一些美好的事物。

铁牛对外面的精彩世界很感兴趣,一整天都坐在我的身边让我讲,他听的津津有味的,就像是在听故事一样。

不过下午到了我该吃药的点的时候,他很是准时的离开,去帮我熬药,等我喝了晚上的药,他又继续缠着我讲外面的事情。

当天晚上,铁牛的爷爷果然没有回来,第二天一大早,铁牛给我端了一大碗黑乎乎的肉过来。

铁牛笑呵呵的说道:“这是用药材煮的瘦牛肉,你吃了对你的伤口恢复很好。”

看着这一大碗黑乎乎的牛肉,我感觉有些难以下咽,不过想到是为了自己的伤,于是大口吃了起来。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中药已经渗透了整块肉,肉吃起来都是重要的味,特别的难以下咽。

看着我一脸难受的表情,铁牛哈哈大笑着说道:“你比我想象中的厉害,加油!”

吃过早餐,喝过药之后,铁牛又开始缠着我讲外面的世界。

正讲着,忽然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简陋的老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老人一进门,那双眼睛就看向了我,老人的目光十分的犀利,被盯上,我感觉自己浑身都有些不自然了起来,我有种错觉,自己就像是被一头野兽盯上了一般,让我惊讶的是,我一动不敢动,感觉自己如果动一下,就会死,冷汗不由的满头都是。

“爷爷!你回来了啊!”铁牛看到老人,连忙起身迎了上去。

老人冷淡的看了我一眼,旋即丢过来一个竹篮,对铁牛吩咐道:“磨碎了敷在他的伤口上。”

老人的目光不再看我,我才感觉松了一口气,连忙开口说道:“爷爷,铁牛已经给我讲了,是您救了我的命,谢谢您!”

老人只是冷淡的看了我一眼,没有搭理我,直接转身离开了房间。

看着他离开,我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知道为何,总觉得这个老人不太喜欢我,看起来挺冷血的一个人。

可如果他真的冷血,那也就不会为了我这样一个外人,特意跑上山一夜未归去给我采药了。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我没有再见到老人,每天都是铁牛照顾我的起居,而我始终躺在床上,无法起身,但我明显的能感觉得到,我身上的伤口在一天天的愈合。

一直在病床上躺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样子,我终于可以下床了,被铁牛扶着在院子里走动。

直到我来到外面,才知道这个小院落是在南山脚下的一处平地,周围并没有人家。

这一天,我正跟铁牛在院子里走动,铁牛的爷爷终于出现了,我连忙跟着铁牛叫了声爷爷。

铁牛的爷爷只是冷漠的看了我一眼,旋即忽然开口道:“既然伤好了,你也该离开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